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52没有

352没有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752更新时间:2017-12-28 07:26:53
   靠!久不粗俗的夏渺渺觉得唯有这一个字能形容她现在诡异的心情!  这种仿佛后退了几千年的既视感!这种一口气堵在你胸口偏偏又觉得对方那样真诚、那样为你着想的感觉,这一团棉絮穿在夏天的爱心,让人像吃了一大口冰棍后发现身在南极,冷的从牙齿到心扉开始颤抖。  呵!可如果真的退了几千年,就凭对方没有挑个好时机投诚,她是不是可以说:拉出去杖毙!  她从来不恶意的揣测别人,楼小姐更是让人生不起任何歹毒的心思,可就像她说的,她急功近利了。  如果在晚个三四年,她大概能练出很多技能,比如再不高兴,也不会为此生气;再觉得对方挑的时间不对,也不会为此有情绪波动;就算听了不想听的话,也能理解对方的苦楚,更加能为她人着想。  但对方真的挑错了时机。  她现在只有一种,不能站在街头骂小三的憋闷感。楼小姐非常真诚,真诚到一点没有向她耍心机的样子。  人家比她美、比她会说话、比她受到的教育更系统,现在看来甚至多了些积极进取的孤注一掷的勇气。  这样的女子仰着鹅蛋脸、睁着虔诚的眼睛看着你,成熟的妖娆与妩媚甩了稚嫩十条街,如此聪慧、美丽的女子甚至还此为您着想,你反而会庆幸对方没有越过你给你添堵,感激对方把你放在第一位。  夏渺渺有一瞬间几乎被策反了去。但,还是那句话,时机不对,太不对了,她只是结婚刚满一个月,出身普通的一个女人,再好听的话落进她耳朵里就几个字:想上你老公的床!  这是挑衅她的地位!碾压她的道德!本能的想踩死你!不踩死你是因为手里武器不够多!  他娘的!  果然任何脏字污语都在某个时刻最能表达人的感情,她觉得现在这个此就很好,他奶奶个卷的也行!  楼右夜见何夫人没有回答她的意思,神色瞬间低落,失败了吗?她这些年所有的努力,寄人篱下长到这么大的时间,她所有荣耀,还没有长成到独当一面的弟弟,她背后的家庭,都因为她的失败要烟消云散了吗!  楼右夜想到那种可能,再看看眼前的何夫人,突然反而豁达了,失败就失败吧,她年纪大了且已经尽力,以后就算不能给爸爸妈妈和弟弟最好的,一家人也能在一起,这样一想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了,没有爱情她还有爱她的家庭,离开利益,回到父母的身边也算是另一种成全,她欣慰!  夏渺渺一口气堵在胸口险些没有吐血,敌人因你的行为在你眼前突然悟道的既视感,真他妈让人想死,看着对方的无畏的气质一再升华,就像一掌拍在你飞升时的胸口,硬生生打扰了你上界的路,那感觉!让人想发泄,。  “右夜打扰夫人了,右夜告辞。”  看吧!还如此客气!让你觉得说一句重话都显得你没有教养!  夏渺渺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本能的找能拿捏的拿捏:你不是红颜美眷各个都能秒杀我吗!来呀,都出来对比一下我的无知!  夏渺渺愤慨的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趁四下没人,拿起桌上的端砚摔了出去——哐当!墨汁四溅如血!  过瘾!  ……  “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打算半夜走?赶紧回去,免得晚上吵的我睡不好觉。”夏妈妈一身改良的宽松旗袍,特别有气质的盘坐在阳台的地摊上,周围堆满了各种各样盛放的鲜花,眼前半高的花瓶里,零散的插了几株,旁边散落着她未捡起的花枝。  轮椅高速旋转着,小表情无限谄媚——老夫人手艺棒棒,手艺棒棒——  夏妈妈笑的牙齿不见眼睛:“你呀,鬼灵精——”  ——我不是鬼灵精,我是黑不溜秋,手艺棒棒是大小姐说的哦,我把夫人的插花图发给大小姐了,大小姐说老夫人手艺棒棒哒——  夏妈妈笑的更开心了,外孙女就是孝顺,她家夏宇再给她生个孙子孙女的家里就更热闹了,一抬头见大女儿还在玄关换鞋:“还不走?半夜别吵着要回去。”  “拜托老妈,我住二楼,你跟老爸在三楼,怎么可能听得见。”  “人老觉少不知道吗。”其实看着大女儿夫妻感情好她也高兴,那么晚了一听老公回来了还要回去,女生外向呀。  “知道知道。”夏渺渺转身上楼。心烦,尤其楼右夜那句‘我二十岁时跟了先生’让她觉得尤为古怪,‘跟了’‘跟了’对方轻描淡写的语态,后来的言语。让她觉得不给何家生出个优秀的继承人,还霸着他,就是时代的罪人。  还是哪句‘我二十岁跟了先生’哎呀,铺开来的床,不想都不行。夏渺渺抱了空调被转身去卧室沙发上躺着!  烦!娶了这样的老公不止吃喝玩乐方便,烦也别具一格!突然之间觉得婚姻一片黑暗。  若不是理智还在,这种烦躁的自我情绪几乎要压住何木安真切为她的好占据上风,觉得结婚就是自己吃亏是自己委屈是自己受了迫害,因此而产生的庞大的负面继续计划要磨灭他曾经所有的付出,生出离婚让他滚蛋的意思!  夏渺渺猛然从沙发上做起来,不行!不能想了!  不过,也够闹心的。回去了她估计也没有心情给他做饭,先在娘家住一晚再说……  ……  “先生还没有下班?”施秘书不自觉的惊讶过后,赶紧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走进去,把一份新出炉的文件放在先生办公桌上。太稀罕了,先生这个点竟然没有下班。  何木安面无表情的把文件拿过来,翻看了几个位置,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施秘书冷静的转身离开。  何木安心情不错,他就是如此有自制力的老板,丝毫不为女色所迷惑,结了婚还依旧如此自律。  何木安确定办公室的门锁好后,拿出最下面抽屉里的画册,打开未完成的部分,为一条项链修饰暗扣的部分……  时间沙沙,‘加班’到差不多的时候,何木安收了画册,下班了……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下车买了个西瓜……  何木安把家里能藏人的角落找遍了,冰箱里、衣柜里都没有,如果可以他还想弄个警犬再嗅一遍,但如此没有智商的事他做不出来。  何木安想着昨天说她胖的事,对她夜不归宿特别无奈,哎,又来脾气了,五点就下班了,现在都不回家,不是闹情绪是什么!总是为自己一两句话如此在意不好。  何木安打开阳台的窗户,吹着夏夜十点的风,凉爽惬意中给她打电话,觉得应该哄哄她,毕竟女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容貌:“你加班?”她没有加班,他知道。  “嗯。”夏渺渺无聊的坐在客厅里翻杂志,手机夹在肩膀上,姿势懒散,语气不咸不淡没什么激情还没什么力度,坐在一旁的夏小鱼怀疑她有在听吗?  何木安脸色突然变了,身体顿时坐好防御姿势,她没有加班:“你在加班?”给第二次机会。  夏渺渺仿佛才回过神来,看眼来电显示,但依旧没什么兴致:“没有,在我妈这……”  何木安随即放松,刚才的行为有些过了,不好:“什么时候回来。”声音找到一贯的平静,等着她一会回来,昨天都要凌晨了她还为他回来了,何况现在才十点。  “不回去了,小鱼有点感冒,我陪陪她……”依旧翻着杂志,心神没有在手机上,如果在手机上,会想撕了他。  夏小鱼惊愕的看着大姐,她没有感冒呀!大姐干嘛诬陷她,但她又不傻,吵架了?!  感冒!何木安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感冒跟渺渺有什么关系!小鱼二十四还需要喂药吗:“吃药了吗。”声音平静,偶然也是关心小姨子的好姐夫。  “吃了。”夏渺渺继续翻看杂志,心思渺渺。  “打点滴吗。”  “不打。”这条裤子不错,搭配哪件上衣比较好……尽量想着别的……  “……四十五度吗?”  啊?“……”夏渺渺终于恍惚了会,会不会烧化了?“没有。”  那你怎么不回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