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65天还没黑你做什么

365天还没黑你做什么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810更新时间:2017-12-28 07:27:12
   夏渺渺觉得以前天大的事,因为这一份懂得,时过境迁。  夏渺渺突然一笑,才发现眼睛里有泪,不禁更多了一点笑意,结婚生子后就这点不好,总容易感动,容易想到别人的不容易,曾经恨不得甩了何安的矛盾,竟然想出点感动来。  也不想想他可是塞在箱子里没有穿的,就是再喜欢再珍惜也不违背不穿原则的,有什么好感动!  但一滴眼泪还是心甘情愿的滑落。  夏渺渺赶紧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擦,对着镜子确定没有哭过的痕迹后深吸一口气,撩撩头发拿起一旁的木梳给自己梳的精神点。  何木安推门进来,就看到她坐在梳妆台前的背影,视线里冰透若水的丝线下漏出圆润的肩膀,偏肩胛的位置开着一朵小小的牡丹花,非常小的一朵,却开的最盛,层层叠叠,花色尽染,掩盖了所有岁岁点点的星,恩耀着所有的视线,腰间一条溪光穿过,便是流光溢彩的重抹山色。  除了结婚那一晚的凤袍她没有尽心打扮过,她的人就是她的性格,简单、舒适,会享受纯棉的肌肤渴望,不追求颜色的极致,随遇而安的选择,看着舒适也好看,但盛装之下总是更多一份衣物附加的绝伦。  何木安视线拉上,一条细细的肩带系在脖子上,穗带一直垂到腰侧,仿佛只要过去,轻轻一拉,整条质感绝佳的裙子就能落在地上……落在地上……  何木安目光一暗。  夏渺渺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了他,突然一笑,何安。曾经那么意气风发他捡起被他鄙视过很多遍的东西放进箱子时,是不是捏着鼻子,皱着眉,心里腹诽着:一堆垃圾我为什么要捡起来!为什么要捡起来!  夏渺渺笑的更加温柔。  何木安恍惚的看着她笑,**瞬间膨胀,穿透人的意识。镜子之中,明明没有什么不一样,可一笑间都是飞舞而出群魔乱舞豁人心智的妖气。  何木安脸色阴沉,抵制着超控的欲念,非常不乐意,天还没有黑,尚尚还没有睡,她这是……  夏渺渺就笑,笑那些分手前不能接受的对撞,现在都变的幼稚。  何木安看看四周,突然按下手边的一个按钮,对面的两面窗帘缓缓合上。  夏渺渺疑惑的看向他:“你做什么?”  何木安也茫然的看向她:你说呢?你的意思?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的原因。  夏渺渺恍然,笑的更夸张了,险些没有因为何木安的表情笑岔气:“你……你……太有意思了,你都在想什么……哈哈哈……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不会是想了吧……”  何木安脸色更黑了,阴恻恻的盯着她,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他是那种人吗!还笑!没看到他脸面都不知道往哪里隔!  夏渺渺见他那样笑的更愉快了,他以前也这样,笑死人了。  何木安盯着她:她穿成这样了,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她还有脸说别人!  夏渺渺笑的不行,脸颊微红,睫毛微颤,刷过不大不小刚刚好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何木安!  何木安咒了一声解开身上的衣服砸在地上,走过去,抄起她扔床上,笑!是不是!没有勾引他是不是!一会看看是谁别有居心!  何木安嘭的一声用脑袋砸到她额头上,顺势吻住她的唇!还说没有勾引!还有没有——  你个神经病,用头撞我!踢你——  夏渺渺后来主动拦住他的颈项,把他从床上折腾到床下,又从床下折腾回来: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何木安蒙上被子不想搭理她,肩膀的位置被她咬的很疼,最后一下,她是死命咬的,骤然他再铜皮铁骨也是肉长的,非常疼,疼的不想说话。  夏渺渺体贴的帮他摸摸,刚才就想着他怎么这么闹心这么闹心,特别特别想下死力咬他,一时没有控制住就:“别生气了,我平时也想咬尚尚的,那是因为见你可爱。”  不说还好,一说何木安干脆蒙着薄毯翻个不看她:我是你儿子吗!  夏渺渺小意的讨好的趴在他肩上,哄他:“好了,以前你咬我的时候,我不是也没有生气吗,你怎么这么小气。”  哪次咬疼了没有把他从床上踢下来!下手之狠,根本不是对男朋友!  夏渺渺晃悠着他:“好啦,好啦。”刚披上的睡衣滑落,伸手拽回来:“真生气啦,就这么一点小时,你看看,就出了一点点一点点的血——”  何木安突然掀开薄谈,直直的看着她:“说话的时候心虚吗!我明天要去视察温泉!三十有几,身为有追求的新时代女性,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和自我价值的实现上,而不是只盯着老公、床,孩子、厨房明白吗!”  夏渺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过:“说起厨房我想起来。”夏渺渺从他身上坐起来了:“你是不是建了个私家小厨房?”  何木安无事训妻的神色一愣,一瞬间所以轻快的情绪烟消云散,仿佛被窥探了宝藏的恶龙,谨慎警惕的盯着她。  “看我干什么!”  何木安目光不懂。  夏渺渺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率先闪烁的移开目光,男人都要面子,她这样扒,总觉得像窥人**,反而有点不自在了:“那个……”  何木安见她不自在了,自己那点不自在的心突然豁然了,那种只要别人痛苦,自己这点痛苦就不算什么痛苦的感觉滋生的莫名其妙毫无理由。  何木安看着她开了头却不知道接什么话的扭捏样子,温和的笑了,犹如七九冰川开河,缓缓却壮观。  夏渺渺看着他。  他感受着她的在意,私藏的内心角落被拨开的不自在在一点点愈合,反而觉得也不是多难说出口,渺渺再喜欢拔高自己的地位,骨子里很传统的,言语中咄咄逼人时,眼睛便避开;眼睛咄咄逼人时,言语中柔和,做事留一线——传统、怯弱。  面对她,放松。  何木安抽出手臂把她圈进怀里,有些话便顺其自然了:“那件事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不介意——”他人生为数不多的失败,其中竟然有被甩,所有人都觉得女人他可以随便挑,还自认别人都没有人格想怎么送就怎么送的高看他时,他是被甩了。  自己的面子,别人严重娇惯出的自己的颜面,天塌地陷一般想遮掩起来不让人知道,这种自欺人的情绪他现在甚至想不出来为什么,年轻果然是很好用的词。  何木安声音更加平静:“我想,如果我会做饭、懂家务,那时候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闹到那一步;如果我再做到好一点,会的多一点,你是不是像每一次一样回头,又站在我身边,跟我说你错了冤枉了我,然后求着跟我在一起……”  夏渺渺本来挺感动挺不好意思的,但什么是‘求着跟我在一起’!她那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玩女朋友脾气!  何木安缓缓地摩擦着她的手臂:“这么多年了,有事没事我就进去站会,告诉自己还有不足,不要妄自尊大,不要目空一切,不管别人怎么看重你,你都是一个凡人,甚至狂妄的丢过重要的东西……”  夏渺渺缩卷的身体,脸埋在他手臂上。  何木安突然又开口:“所以你看禾木一直在稳步前进。”  夏渺渺所有的情绪刹住,眼泪挂在眼角恨不得吞回肚子里去,恼怒的看着她,合着那是你座右铭,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何木安看着她气呼呼其实眼角微红的样子,突然笑出声——  夏渺渺气的不行,扑过去,咬他的唇,把他全部囊括在自己的怀里,包容所有……  “……嗯……不要了吧……还没有跟尚尚说晚安……”  上面的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  “……渺渺,你总是这样真的不好……”做人要有节制:“……呼……”  开门,左转……  “渺渺……”  “嗯……”  “渺渺……”  “嗯……”  “渺渺……”  “……”  ------题外话------  最后一天求票!  看到大家抽的如此奇葩我就放心了。哈哈!  元宝是订阅的时候可以用的,在页面找找看应该有是否优先使用元宝订阅,单比金额最大的前十名也会有奖励,所以我看看大家有没有抽到非常厉害的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