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78啧啧

378啧啧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98更新时间:2017-12-28 07:27:29
   傲娇的,应该被称赞的,自信的,带点该被宠信的自得。  何木安舒缓的靠在沙发上,随意的把玩着渺渺的发尖,渺渺是理智的,被他看中的为数不多到不无理取闹的女人,知道在事后客观的听取别人的意见,知道应该不断的学习向前。  他家渺渺就是如此优秀,如此与众不同。  何木安带点自我满足又自我肯定的,认真分析道:“确切点说是没有必要。客观情况下,他们是食物链中层少了一只羊均没伤筋动骨的人,无法让人共情,无法影响客观看客的情绪,在这种大前提上,主观人物沉浸在抱怨中别人是无法体会的,你想想祥林嫂,她是悲情的代表最后依旧别客观看客否定,所以说,怨不怨,该不该,是个人的情绪,我觉不觉得不重要。”  夏渺渺呵呵的看着他,目光带笑,眼睛带光,像看一档科教台的普法节目,最后还能写篇观后感想。  您辛苦了,您太有学问了,为了迎合我这种世界名著读的少的人,委屈你用祥林嫂这样亲民的案例,真是太有心了,鼓掌、点赞、打赏,再用众多鲜花把你埋了,都填补不了你教书育人的‘光辉’!  “呵呵。”  何木安神色越缓,一股属于自己慧眼识珠的光辉照耀全身,他家渺渺何等与众不同,何等不落俗套,何等懂事有见地,何等不耻下问,他又事何等的有主见,不屈服,终于用真理战胜了盲目  “你要学会冷静,学会非感情用事,学会用分析的心态看待很多事情,当你情绪高涨时,不要说话,不要发表意见,不要做决定,明白吗?”  夏渺渺嘴角笑容不变,真诚的点头:“也对哦,回头你和尚尚掉进水里,我就站在岸边想呀想呀:  他们本身想活着还是想被冲走呢?是希望我救呢?还是不希望我救呢?我是打求助电话呢,还是自己跳下去呢?等我决定了呢,我再想想是先救谁呢?从发展的长远角度看,我是不是该救尚尚?可从创造的价值看,似乎又选不对?你说我该选谁呢?太纠结了?大师,不如你从客观的角度给我分析一下。”  “……”  嗯?大师怎么不说话了。  何木安的手早已经顿住,换个比较谄媚的位置坐好,非常认真的想了又想,思考了又思考,开口:“新巧姐怪王峰龙太应该了,王峰龙这件事做的不好,处理不够理智,该放弃的时候没有担当,有违诚信原则。”  新巧姐都叫出来了,夏渺渺笑笑:“是吗?”  何木安对自己说的内容点头,越想说的越对,越深入越有必要,渺渺是新巧的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有品格,值得肯定,情感充沛、善于共情,证明值得爱。  夏渺渺笑容越加甜腻一点,反过来拍拍何木安放在腿上,慢慢敲击肌肉的手,非常善意的安抚了一下:“说的对,诚信很重要,坚持初心很重要,激动的时刻过去了,也别把良心喂了小白球,你说是不是。”  何木安深沉的点头。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也渴了,去书房喝两杯咖啡,晚饭你就别吃了,晚上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何木安看着老婆真诚的脸,再看看她不断肯定自己决定的眼睛,和放在他手上的手,已经放在她肚子上的手。  何木安神色动了动,又动了动,最后冷淡的起身:“我有些公务没有处理完,你们先吃……”  夏渺渺点点头:很好,要努力哦!  ……  “妈妈,爸爸为什么并不吃饭呢。”她的金瓜小排骨可好吃了,尚尚抓着一截小小的肉类,吃的美美的,没说,是抓着,用爪子吃的。  木秀筝都忘了夹菜,就那么看着她彪悍的孙女,她明明教了小宝贝要淑女的,怎么,怎么两天不见就这样了,女孩子这样多不优雅,她的孙女哦,这样会镇不住那些男七男八的。  “你爸爸为了你吃到跟好吃的排骨在努力工作,爸爸很辛苦的。”  夏尚尚想了想:“那让辛苦的爸爸吃了饭再工作吧。”  夏渺渺又给她夹了块排骨。  ……  王峰龙精神有些不好,他从钱钧那里知道,新巧要结婚了。  王峰龙走在天桥上,停下来站在桥体上苦笑,他已经请了假没有上班。  八年感情,已经不是只有爱情那么简单,时间剥离开爱情,加入了很多斩不断的纠葛,他一直觉得新巧会在原地等她,她不是一个喜欢改变的人。  就算她偶然走远了,也会愿意回来,她性格软弱,会轻易原谅。上学时她就是她们寝室最温柔最好说话的一个,给人一种无论怎么捏都对你笑的古典感。  追求她的时候是真心的,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一定在一起,后来……到底是他忽略了她……  王峰龙站在天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匆匆忙忙的城市,数不清的高耸建筑、中心地段,仿佛攀登不完的高峰,一座翻过去,就会立即看到另一座,永永远远没有止尽一样。  以前只想给她最好的,她有了金饭碗,他怕她们家嫌弃他,他请何安帮忙,进了飞跃,一直走到今天,比当初想的得到的更多,最初的想法早已经视线,甚至越来越偏离,越来越不能控制,怎么都到这一步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直觉的这些年好快,快的回忆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连新巧都没了,新巧真的放弃他了,道歉没用,什么都没用的放弃他了。  王峰龙蹲下身,对着永远不会回答他的柱子,突然放声哭。  再怎么哭,也是哭,三十多岁。  他已经不是刚出学校的毛头小子,学会了承担,学会了圆滑,懂的了得失,懂的了内敛,不再认为爱情和新巧是他的全部,没有了,就要要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殴打对方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不顾一切。  现在他更理智,或者说不纯粹了,他只是想宣泄这一刻的感情,突然之间失去的心慌、心痛,和突然涌上来的思念。  哭曾经不记得现在回想起来却没用的,不回去的心情。太忙了,忙了忘了安于等待的她,忙着跟身边的人竞争、忙着创造些什么证明自己的价值、忙着让自己的仕途更好,忙到忘了爱人的存在,忘了一个家。忘了他如何享受过另一个人的温柔,自己却辜负的没有给予同等的汇报。  很累的时候他甚至还抱怨她什么忙也帮不上!他算什么男人!什么男人!王峰龙用拳头猛打自己的头!不停的打,不停的动手……  公路管理者把他带进休息站,给他倒了一杯水,企图联系他的家人,他一边哭一边抱着手机拒绝了:“我静一静就好——”  王峰龙缩在角落里,卷曲着自己的身体——颤抖!  ……  王静琪笑着跟偶遇的夏渺渺在金碧辉煌的慈善大厅越过镶金裹银的人们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想不到会这样遇到你。”王静琪嘴角含笑,高贵魅力又有感染力。  夏渺渺也笑,温和如初,如果仔细看,她们两人在待人处事上,笑容上有几分相似。相同的出身,不怎么有攻击性的性格,让两人有些姐妹相。  “工作室需要,过来聊表心意。”  王静琪撩撩头发,妩媚爽朗:“最近跟他有联系吗?”  夏渺渺笑的爽快:“套我。”抿口手里的果汁:“没有,尚尚跟他聊天的时候听到几次,应该过的不错。”  王静琪看着不远处来来往往的人:“我不知我追过去他会不会后悔认识你。”  “一定的。”  两人说完,莞尔一笑。  王静琪突然碰碰她的胳膊,眉毛一挑道:“我喊一声何夫人,你说你今天还出不出的去。”  夏渺渺严肃的看着她:“我出不出的去不知道,你肯定就出不去了,因为我怀孕了,我先生要认为你有谋害他子嗣的心思……啧啧啧……”  ------题外话------  早7点45没有,就在中午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