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94没必要

394没必要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73更新时间:2017-12-28 07:28:09
   夏渺渺见她笑的那么贼,知道肯定有事,还不是好事,于是带着几分探究回头,便看到一张不令人讨厌的脸,旖旖旎旎符合她的审美。  夏渺渺却回过头,脸上轻松的神色顿时变了。  孔彤彤见状,赶紧垂下头装作认真的吃饭,她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夏渺渺等着她路过过去,也希望她只是路过。  但天不遂人愿,柔和轻软的声音带着三分笑意响起:“这么巧又见面了,我在楼上做sp正好下来吃饭,想不到您见到两位。”  “……”夏渺渺垂着头搅动着手里的汤汁不说话。  孔彤彤见状欲习惯向陌生人展开的‘笑意’立即收住,奋力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心里却纳闷渺渺怎么了,渺渺不是对人不礼貌的人,何况她是原配呀,对一个曾经的小三有什么可闹脾气的,这时候就该拿出原配的气度,用优雅大度怼回去,让这些自命不凡的三们知道我们根本不在乎你们的存在!  拂衣久久见没人说话,绕是她见多识广这时候也有些尴尬,真的因为挺巧的,她刚进门何夫人对面的这位朋友也正好看到她,既然看到了不过来打声招呼挺没礼貌,正好就几步,便过来打算说两句话。  不过,现在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对方并不想理自己,拂衣的实现从何夫人神色冷漠的脸上略过,也没有生气,礼貌的打算告辞。  柳拂衣真的不生气,反而有些说不清的莫名其妙,她和何先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么多年来她和何先生根本没有遇到过,何夫人还如此介怀似乎……有点不应该……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放在心上,这位何夫人的未来可想而知,何先生自然不需要沾花惹草,可对他有心的女子只多不少,如果何夫人因此都要有脾气的话,真是……  柳拂衣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现在的何夫人,只能说,何夫人的格局太窄,连表面上基本的礼貌都不做,有些落了她的身份,对她不利。  夏渺渺不等拂衣说出声,直接漫不经心的道:“坐。”  柳拂衣一愣。  孔彤彤闻言突然看了渺渺一眼,然后赶紧给柳拂衣让了一个作为,她不惊讶夏渺渺让大美人坐下,她惊讶好友说话时的语气,怎么说呢,有一句话就是:她从未见过的高贵从容。  仿佛那一个字是恩赐一样漫不经心的从朋友嘴里说出来,十分有气势,这是她从未在渺渺身上见到过的。  好友一向和善,就是做班长那些年,上令下达时也十分有技巧,从不让人觉得不舒服,但刚才那个字,好友带有很明显的个人情绪倾向性。  柳拂衣收起刚才一瞬间的呆愣,温和大度的看向对方,尽显个人修养与气度。  孔彤彤看着两人,却不觉得大美人此刻的好修养能衬托好友的小气,反而有种好友被觐见的感觉,孔彤彤顷刻间意识到了这一刻渺渺是何夫人,真正的豪门大族底蕴深厚的夫人,看下面的人,她可以有千万种样子,她想用什么样子就用什么样子,十足的高傲却不傲慢。  夏渺渺放下筷子,认真都看向柳拂衣。  柳拂衣也不惧,她真的觉得何夫人没有必要介意她,那样很无聊。  夏渺渺看着她,目光不算友善:“我一直对拂总印象很好,觉得拂总给人的感觉与对外宣传的一样,进退有度、性格和善,像拂总这样的人能在如今的高位不骄不躁,必然有很高的素养,能体贴的照顾到别人的情绪,我向来敬重这样的人。”  “……”柳拂衣的笑容有些挂不住。  “我以为拂总会向我欣赏你一样欣赏我,并善待自己曾经的现在的身份,远离不必要的污名,在偶遇我时当不认识一走而过,无法避开并被介绍时,当做初次相见,热情招待,这是我心目中拂总的修养,但显然,你不是。”  “……”柳拂衣十年后第一次有种重回以前狼狈的无所适从的感觉,好像她又成了初入这座城市时,不敢踩脏这片土地的小毛孩。  夏渺渺叹口气:“你不单不是,还有些令人失望,你与我打招呼时和看我的眼神告诉我,你觉得我在乎你让你高兴,因为我的介意你高兴,为什么?为什么你认为能取悦你?”  “……”柳拂衣恨不得拔腿而跑,自己内心深处龌蹉的心思被人活生生的挖出来,就像一个偷人老公的女人被剥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里外都见不得人。  夏渺渺见她懂了,也不怕得罪她,很干脆的说:“我不是介意你的存在,想你这样的你应该知道不止你一个,你甚至不算最漂亮最有本事的,我就是杀鸡儆猴也犯不着拿你这种前后不沾开刀。”  “……”柳拂衣觉得自己最后的脸面也没了。  “我只是惋惜拂总的人品,以咱们潜在关系,真不是见面适合打招呼的朋友,但碍于时间久远,再见也是能合作的朋友,但现在看来,是我相差了,柳总要的比我想象中还多。”拂总也不叫了。  柳拂衣立即起身,常年带笑的脸上第一次没了微笑,满脸的不能见人:“对不起……是我妄想了……”被质疑她引以为傲的人品她觉得自己在何夫人面前就是拔了毛的山鸡,样子委实难堪。  夏渺渺见状,点点头:“恩,妄想的不止你一个,比你吃相好看的楼小姐投诚后从此没了楼家。”  “……”柳拂衣心底震惊,楼家是因为……她一直以为是楼家产业铺设的太广所以才……  夏渺渺看向她:“你的事我一直没有说,是因为我对楼小姐心有愧疚,我并不能保证何先生后续会把事情弄到什么地步,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女人,事业做到这个地步不容易,能在当今社会占有一席之地更该珍惜,我希望柳总好自为之。”  柳拂衣惊的后退一步,带动了座椅发出刺耳的响声都没有察觉,脸上的血色尽退,面前的女人仿佛变成一直足以吞了她的怪兽,让她两股战战:“多……多谢夫人……包涵……”  “恩,你的确比我漂亮比我有才华比我在事业上成功,但我是何夫人,不管何先生喜不喜欢我,都是他的夫人,他夫人这个位置不容挑衅,所以你不必总是介意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谁,你只要知道这个位置上有人了就行,这样你心里或许能平衡一点……过去吧,我见你的朋友们都上楼了,恐怕都在等你。”  柳拂衣怎么狼狈的离开何夫人视线的已经忘了,但她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为什么是她坐在那个位置上。  她……配得上那个位置。  孔彤彤惊叹的看着好友又坐没坐相的夹了一块肉塞嘴里,啧啧称奇道:“你行呀,真看不出来,我都要崇拜你了,你看你把那大美人说的,我的天,都快说死她了,我觉得如果让她叫你声妈你能闭嘴的话,她恨不得叫你奶奶。”  夏渺渺没觉得有什么,反而因为没有机会看着柳拂衣破产挺可惜的。  “诶,把你刚才的其实再摆摆,我给拍张照。”  “吃你的饭,没事瞎来。”  孔彤彤也不觉得失望,收了手机,好奇的伸长脖子:“你真对她那么好,你就告诉何安,让何安整死她呗。”  夏渺渺撇彤彤一眼,没什么兴趣的道:“我只是不想让她恶心我、碍我的眼,跟她破产不破产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跟她无冤无仇的,又不是想弄死她,非要把一个修炼有成的女人,逼成自己的敌人做什么,这种女人就算破产了,也有能力再找个男人东山再起,说不定因为心里恨我让她破产不介意更快的祸害一个还算幸福的家庭,都是因果孽债,没必要。”  ------题外话------  求票,求票,咱们是不是从月票榜掉下来了,呜呜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