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7-12-28 07:30:57
   她不说话,好好的气氛都要冷场。不过看看何木安在他地盘上的穿戴还有过于严肃的眉眼,无怪乎给人距离感,她父母这些年了不也是见了他尴尬:“刚添的汤,味道很好你尝尝。”  何不认真的啃着它脑袋大的绿葫芦:“啊——”又低下头继续啃,好似不啃下来跟葫芦誓不罢休。  “怎么样,很鲜吧。”夏渺渺喝了一口,她刚才已经喝了一碗觉得不错又点了一份。  “嗯。”何木安用跟刚才一样的语调嗯了一声,慢慢的进餐。  夏渺渺已经饱了,拿起一旁的栗子帮他剥皮,一会放在汤里喝:“这栗子也不错,一会凉了就不糯了,要不要吃龙虾?”  “……”  剥了两个栗子,又拿起一旁的龙虾,龙虾个头不小,盘子里就三个,正好还剩最后一个:“现在龙虾传的邪乎,吃的人少多了,不过这东西好养,繁衍又快,为什么就不能降降价。”她只关心这个。  小晨小声的开口:“河流不多呗,如果能种在地里就便宜了。”  夏渺渺给面子的笑了:“这想法好,回头考虑一下有土栽培。”  “啊——”土,何不反映着自己的名字。  “玩你的,就您事多。”  两个男人安静的吃着,没有为刚才的话题给出一点表情。  小晨晨顿时觉得挺没意思的。  夏渺渺习以为常,何木安也就从前些日子起在家有些反常,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回应,还是不搭理人的时候居多,夏渺渺一点也不违和,很自然的和不说话的何木安自说自话:“虾钳吃不吃,算了,我没有指甲,刚才的开钳器不知道扔哪了,就这点肉别吃了。”  说着把剥好的虾放进他碗里。  以前何木安绝对不吃夏渺渺徒手给他剥的乱七八糟,一看就像剖尸现场的龙虾,恋爱的时候也不吃,他宁愿给她剥。  不过这些年好多了,什么东西不是入口,跟‘邋遢’的人生活久了,也就不那么讲究。  夏渺渺又帮他夹了些自己觉得不错的菜,没办法某些人被人伺候久了,太远了的菜色,就是喜欢也不降尊纡贵。  小晨晨看着她的夏姐姐一门心思的‘伺候’何木安用饭,甚至给剥了栗子又剥了虾,前者多硬呀,后者多油腻,她从来没有给庭庭做过,都是庭庭剥给她吃,在她眼中,或者说在大部分她同龄人看来,就该是男生这样服务女生,现在很少有女生愿意做这些了。  小晨晨顿时就不那么羡慕夏姐姐嫁的好了,嫁的太好就不清是该羡慕还是叹息了,至少她觉得庭庭这样就很好,虽然不如何木安有钱有势,但是会心疼人呀。  小晨晨心里嘟着嘴,夏姐姐都这样伺候对面冷脸的男人了,他竟然还没有给个表情,一直冷着他的脸,还舍不得说话,这样闷的男人,一点都不合适夏姐姐!  小晨姑娘在心里为夏姐姐抱不平。  秦庭放下筷子已经吃好了。  小晨下意识的想说已经吃完了,咱们再去楼下逛逛,她从这里看下面的中央公园可漂亮了,但想到还有一个人没吃完,所有的动作便没有表现出来,变成招手要了一杯饮料,慢慢喝。  小晨姑娘不是故意的,根不是懂礼貌,否则额也不会发现错了后,急忙补救,她只是习惯了身边的人以她为中心,她吃完了就是完了,她坐下就是开饭了,是惯性的行为。  夏渺渺喝完了面前的汤,也要了一杯果汁和小晨说着怀孕的注意事项。  秦庭点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  夏渺渺喝完了果汁,见何木安还在吃:“快点快点,差不多就行了。”想吃一天嘛。  “不急,你让姐夫慢慢……吃……”小晨发觉与平时说话的人不一样,赶紧闭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夏姐姐聊生宝宝:“你那时候吃什么了,小土头发那么黑?”  “这个呀……不知道,是查叔和她女儿做的,也没告诉我都有什么,我就负责吃,不过我觉得是我喝的花生牛奶好。”  何木安看她一眼,又收回目光,从她怀何不到生,就靠花生牛奶!  “姐生何不的时候好生吗,多少斤?”  “好生,六斤六两吧,黄金比重,你看他现在都不胖,对了,小孩子小时候一定不能吃太胖,一定要控制饮食,这和长大了三高没有问题,是和……其实也没又啦,随便喂,就看孩子能吃不能吃。”  “何不看起来就不错,夏姐怎么照顾的?”  “啊?这个……我才接手孩子几天,都是何叔和可真在照顾,到了饭点现在也是人家照顾的多。”  “姐就放心把孩子交给下面的人。”  “还好吧,何叔的爸爸是跟着我老公公的,何叔的大哥跟着我公公,可真家三代人也都在霞光山工作,而且可家擅长育儿,好像他们家每个孩子都学过系统的育儿知识,并且带过六个小孩才会被送上来。”  小晨惊讶的看着夏姐:“这么厉害——可……可……”孩子别人的照顾的多,跟妈妈就不亲了,你看这么长时间何不都不粘夏姐姐,夏姐姐心里没有落差吗?而且自己的孩子,当妈的怎么舍得给被人养。  小晨纠结的想说,又怕说了让夏姐误会她说她不是好妈妈。  秦庭突然放下咖啡杯,起身,对着何木安恭敬道:“何先生,我们吃好了,先走一步。”  “嗯——”  秦庭拉着小晨走。  小晨不明所以,她还在跟夏姐说话呢,但第一次见庭庭脸色这样严肃,也不敢问为什么,慌忙告辞后跟着秦庭的脚步,隐约听见后面夏姐训斥何木安不礼貌的声音。  秦庭直接把晨晨带下楼,到了外面的中央公园脸色都没有缓和过来。  小晨什么时候受过他这样的气:“你拉我做什么!还走那么快!”讨厌死了。  秦庭见状,心疼的回身,看着什么都不懂的她,无声的叹口气,伸出手牵住她,一起向前走,傻丫头,何家什么人家,只有她单纯的用普通人的想法想堂堂何夫人,还替人家着急,他是心疼她傻呵呵的样子让人看了笑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