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45歹毒的心思

545歹毒的心思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173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27
   傅庆儿真担心他,不是说来让对方高兴,像所有母亲嘱咐自己的孩子一样。  傅庆儿喜欢夏宇,但不是年轻人纯碎的喜欢,是撮合了岁月沉淀后的郑重承若,如果两人在一起,不会因为爱情不如意争吵,不会因为婚后不是希望的模样有错差,不会因为夏宇一个错误就否定他的全部。  傅庆儿这个年级,爱情更多的是相互扶持的一路相守,彼此包容、相互磨合,无论好的不好的通通接受,彼此给与彼此约束,让彼此相携一生。  在这场爱情里,傅庆儿对夏宇,注定自己是付出更多的一方,她的心思爱情多一分,也郑重几分。  她不会去怀疑束松璟的喜好,会不会波及夏宇,就算有一天波及了,她也会与夏宇共同面对,婚姻不只要承担爱情中的甜蜜,还有彼此对彼此的照顾和能挽救时绝不妥协的放弃。  束松璟也好,任何人也罢,她不疑虑也不干涉,因为相信他。  夏宇心中激动不已,如果不是在车里他能高兴的跳起来,有什么比你爱的人在关心你,更令人愉快的。  夏宇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手指轻快的在方向盘上打着节拍,连周围无趣的街景、考验耐心的红利灯都变得可爱起来。  当初闷头学习,有点学傻了的自律男人。说自律是好听的,用束松璟的话就是没有犯错的成本,干脆什么错都不犯的傻子。  但再傻白的人也出社会几年,有了顺遂的心事,追到了想都没想过的女神,在他眼里,他的世界现在是彩色的,虽然没有粉色的泡泡般甜腻,但确实彩色相片,有了新的色彩。  傅庆儿打开门,波浪如瀑的长发蓬松的落在胸前,穿着孩子气的半袖连身睡衣,对着他温柔小意的笑。  夏宇立即血液上涌,乱七八糟的想法立即打乱他向来顾忌的理智。  傅庆儿看着他那傻样就想笑,忍不住把他拽进来,揽住他秀逗的脑袋,吻上可爱男朋友的唇角  两人已经私下交往两个多月了,傅庆儿也不是保守的人,没有遇到夏宇的时候她也谈过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的恋爱,而且这种事,她年长,主动一些也没什么。  在夏宇吻下来的时候,傅庆儿踮起脚尖,热情的回应他,勾的血气方刚的夏宇呼吸深重……  时间长的很,她可以教他更多……  ……  夏妈妈见儿子去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不禁有些抱怨束松璟,手里的插花也不像玩了:“他又不是没有司机,非让二宇送他……”  夏渺渺提着很重的水管往外走,她妈就那样,千好万好,她家最好,随便低估都是轻的,不当着人家束松璟说就行了,她也知道她妈的性格,懒得小题大做。  夏渺渺穿着运动衣裤,把胶皮管连上后院的水龙头上,身上套着防水的大围裙,脚上穿着靴子,一手拿着洒水管,一手转着开关,耳朵里塞着耳机,正在抱怨百米长的胶皮管重要:“胳膊都要断了,累死我了。”  耳机里传来男人厚重无波的声音:“三十多斤,自然重,让下面的人做不是一样。”  夏渺渺绕开缠绕的地方:“我妈这是折腾我呢,嫌我没有向着她说话,非要我亲自弄。”所以现在夏渺渺任命的在后院帮她妈妈浇成片的花,水花洒下来,清凉的冷意降低了些夏日的焦躁,生出悠然的田园心境来。  夏渺渺忍不住笑道:“你说我对着她娇贵的兰花冲下去,给她冲的七零八落,我妈一会儿会不会做地上唱作俱佳的骂我。”  “你想多了,妈会你让你再给她买一院子心的。”  夏渺渺笑着;“想的美,不过说真的,想不到我妈挺有养花的天赋,你看她把这些花草照顾的真好,牡丹现在还开着,就说这盆兰花,我看着它都体弱,竟然无端有着茂盛只感,不比咱家让人照顾出来的差,我看我妈可以应聘职业园丁了。”  “是吗。”何木安站在窗口,望着床位白雪皑皑的世界,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神色温和的凝视前方,在谋长的会议中途休息中,能静静的听会她说话,便不那么沉闷了。  夏渺渺哈哈一笑,自己把自己逗的瞎乐:“当然不是!你见过有园丁要把兰花移栽到院子里想培养成苍天大树的吗!”她妈是要笑死她了。  何木安嘴角的笑意也扩大了一点,站在异地冰封世界会议室楼内,无端温暖起来。这里半个月前开始实行军事管制,极地边缘的风光目前没有一个游客,放目望去,是日积月累的白色凝成的冰山,让人不分不清是冰山成了山,还是山体上冰冻着百丈厚的雪。  document.portant" id="tanxa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utf-8";  tanx_s.id = "tanxs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http:f9183.ziyouge.comex?i=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何木安的声音依旧那样沉稳:“妈妈也是有想法的老太太。”  “切,还想法,你岳母又不在,夸了也白夸。”夏渺渺拧上开关,托着沉重的管道往前移,明明给她安装了自动洒水,却要这样折腾她,要不是好久没做,觉得也挺有意思,才不出来。  夏渺渺手里忙着就忘了说话。  何木安久等不到,还是等着,听着听筒里杂乱的声音,神色依旧,但感觉夏渺渺估计是快忘了她,提醒道:“我不在这半个月,记得督促尚尚,麻烦你多照顾她了。”  夏渺渺的确快把他忘了,刚才皮管打结,忙完,还没有想起他来,:“知道了,我会看着尚尚的,对她那么好,她现在都不看你一眼,你理她做什么,没良心的小东西。”  何木安的声音很稳很慢:“她还小,长大就好了。”那次的事吓到她了,她会想疏远他,何木安一点也不意外。  “走了还没有二十四小时,已经打两个电话关照你女儿了。”夏渺渺语气颇有些怨念,本来嘛,她怎么说也该是第一位,现在看来她明显就是顺便的:“放心吧,我会像你盯着她一样盯着她的。”  “也不用盯着,她很自觉,你记得她完成既定的量后给她鼓励、认可就行。”何木安想到什么,郑重道:“不用扑上去用行动,一个目光一个不动声色的肯定效果更好。”  “你回来好了,你戏多。还一个眼神,你先给我一个眼神我学学。”  何木安想了想,突然十分认真道:“你不用了,我定点跟她视频。”  “你想否定谁的智商,信不信我用水冲你。”  “你现在恐怕没有那个机会。”何木安声音低沉,没有起伏,丝毫听不出是会议空隙时想念另一国度的她挤时间打过去的。  夏渺渺声音轻快:“不跟你扯了,一会还要确定明天的菜单,你自己在外面注意的点,尤其小心各种姑娘。”  ……  夏小鱼三天回门是场大宴,只能比新婚更精致不会更次。  碍于邢家的家庭性质,何木安出国回不来,夏家怎么数也数不出能和邢家地位上相等的亲眷,夏妈妈最后只得厚着脸皮,好像没有说过嫌人家让她儿子送一样,让夏宇把昨天送走的束松璟再请回来充场面。  “我看看他今天忙不忙。”夏宇不是很在乎表面上的‘平等’,现在两家是一家人,哪有谁家非把谁家比下去的,何况回门宴就是家宴,家宴上搞这些,又意思吗。  夏宇头口应着,没有打电话的意思,两个人安安稳稳、实实在在的过日子才是正经事。等一会老妈问的时候就说束松璟没时间,束松璟又不是放着给他们家用的,想什么时候借就什么时候有。不打。  夏渺渺今天是一件宝蓝色的立领镶珠旗袍,发髻挽起,没有装饰,只在手腕上戴了一枚碧绿如水洗的玉镯,简单、端庄。转手把小儿子交给何叔后,便下楼帮夏妈妈核对最后的安排去了。  夏妈妈看看时间,早上九点半,夏爸爸正在整理裤口上的折痕,差不多亲家快送女儿回来了。  夏妈妈骤然看向从厨房出来的小儿子:“二宇,松璟呢,说什么时候过来?”  “束松璟没有时间。”夏宇说的干净利落,根本不把事当事。  夏妈妈顿时急了:“啊!这可怎么办,怎么没有时间呀,这可怎么办才好……”  夏宇见老妈急的不是地方,开口道:“妈,这有什么,不是由我和我姐,再说了,家宴你让他过来做什么。”嘴上这样说就是安抚自家妈,心里没有这样想,束松璟是他兄弟,自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你懂什么!”夏妈妈急了:“你忍心让你爸招待客人!”大女婿那是推不掉,这些‘小’一些的亲戚,当然不能委屈她老伴。  她和夏爸爸就是普通的劳动人民,见的都是左邻右舍,日子过的好的,是能骑电动车还找夏爸爸修的好心人。所以不想搭理那些资本家。  说她们没有见过世面也好、拿不出手也好,反正不想跟他们碰杯喝酒就是不想,她可不想自己老伴委屈自己!夏爸爸在夏妈妈心里可比几个孩子重要多了:“姓束的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不满意了就又成姓束的了。  夏宇一时语塞,再看看一帮憨厚朴实的老爸让老妈少说一句时开裂的手指,粗短、生满老茧。  头发虽然被染成了黑色,穿的也精神了一些,但长期劳作,与各种机油打交道,指缝带着洗不净的黑,深裂的指纹也是粗糙的黑色,脸色不像他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丝气质。  但那又如何,这是他们的父亲,一直在用尽有的能力撑起家的父亲。  如果老妈嫌老爸拿不出手他是绝对不会认的,打死他也要让他老爸堂堂正正的坐主位。  但如果是让父亲舒适一些,不用这么大年级还绞尽脑汁的应付亲家的桌面客套,学习不熟悉的客套,不用老人家尽量不娴熟的应对那些人,唯恐做的不好,夏宇是绝对答应的。  而且他理解父亲的不自在,就像他们一起对上来吃饭的何木安一样,不是觉得低他一筹,毕竟他们家不真求他什么,但就是会不习惯,不自在。  夏爸爸不紧不慢的声音还没有停:“……你这人真是,用到着小束的时候就一口一口松璟的叫,用不着了就是姓束的,谁没有点事。束松璟多大的公司,人多忙,是给你放着让你随传随到的吗,别不拿孩子的朋友当孩子,人家也是爹妈宠着……”  夏宇已经闪身去了阳台给束松璟打电话,都这个时间了,不确定能请他过来,毕竟松璟最近挺忙,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打了过去。  束松璟接到电话,听着里面咋咋呼呼的声音时,人正在去异地开会的路上,车刚上高速,司机目不斜视。  夏宇说完,见手机里久久没有人回话,不禁怀疑刚才是不是接通了,莫非是幻听:“喂?喂!喂松璟?喂喂喂”  束松璟想说喂你个神经病!他是传呼机吗!随时传都有时间!  束松璟心思烦躁的压下想踹车的欲望,眉头皱成喜马拉雅山,还要任命看看时间,将近十点!  很好!非常好!以他现在的身价,不提前三四天预约就腾不出时间的行程,他很想让夏宇去吃屎!现在、立刻、马上就去!  “喂,喂,信号不好吗?喂……断了吗?还是进电梯了……”完全不知道好友‘歹毒’的心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