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46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546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049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29
   “喂”夏宇就想挂了重新打,里面传出了,四十分钟到,还冷冷的询问他会不会耽误事,如果时间差太大,就不去了,免得不好。  夏宇怎么会觉得‘不好’,他绝对非常好,而且他已经想好绝好的对策,保证客人来了松璟再来也合情合理,忍不住语气轻快、得意:“你来的时候买一瓶好酒,什么八二、九三要不然你们很流行的窖藏酒坛也行,你要是比他们来的晚,我就说你特意出去买酒了,完不完美!”  完美!非常完美!您老是谁呀,想出的注意都是王者级别的!他还能再搭上一瓶酒,谁说夏宇蠢的!这智商分分钟碾压大多数人。  夏宇觉得搞定,才想起亲兄弟明算账来:“放心,钱我出,一会我转”  “不用。”高速路上的车已经下了路口,准备在市道内,转头往回走:“我当救济灾民了。”  哈哈!“那你多救济点,我还差一套房子,你看送我哪栋合适?不闹了,快点来,就等你了,谢了兄弟,大救星。”说了几句谄媚的好话后兴奋的挂了电话。  挂了!他说可以挂了吗!束松璟看着嘟嘟嘟的手机!TM觉得自己真不值钱!他为什么要回去!他就不问问他在哪,堵不堵车,让他展现一下自己的‘牺牲’!  束松璟无奈的靠在真皮座椅上,他也是被传染了傻气,答应夏宇做什么,夏家又不真需要他。  夏家人才济济不差他一个!别说邢家那样的,就是来一对邢家那样的也不敢没有眼色的开罪夏家!  何况有夏渺渺在,夏宇的担心就像秃子头上的狮子,没有必要,以邢家人的眼色,只会绕着夏爸爸不停找话题,死脑细胞的绝对是对方,轮的到他显示存在感。  何况他去就是打自己的脸,是把自己当盘菜!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嘲笑死束氏自大的嘴脸!  不过是他多虑了,人们只会觉得他为了讨好何家无所不用其极,回门宴也要上赶着出席!不是没吃过酒席是什么!  束松璟想强硬的吩咐司机调头,继续去外省,但最后只是把头转向窗外,爱怎么样怎么样!  ……  束松璟说四十分钟,二十八分钟就到了,一身西装,器宇轩昂,展现着贵族公子的气质,瞬间把在家的夏宇比成了高大修长的邻家大哥。  束松璟礼貌的带着夏宇不负责的说过的各种酒,可能连何家酒窖的门槛都及不上,也只有夏宇说的出来。  夏妈妈坐着‘小五’早已迎了上去:“松璟快进来,一路上辛苦了,可是麻烦你了,这孩子非要让你来,没有你在,他呀还不自在呢!你看你客气的,来就来,还拿东西。”  夏渺渺见状无奈的摇头,出卖她儿子好不心虚呀:“小束来了,里面坐,真是麻烦你了,夏宇这孩子也是,还给你打电话,这不是给你找事吗。”  束松璟十分客气:“哪里,夏宇能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大姐和伯父伯母可别嫌我烦。”  夏妈妈赶紧接了话:“怎么会,喜欢还来不及呢。”  夏渺渺心里对束松璟的印象更好了,目前说的时候她也没在意,跟夏宇印象一样,估计他有事不会过来,想不到人家就来了。  这束松璟人就是好,以前的时候照顾夏宇,现在也不怕人说闲话,一样的心思正,哎,就是私生活太放飞,否则真是个没得挑的好孩子。  ……  夏小鱼神色哪有一点娇羞,满脸都是新妇的开心得意,还有点我结婚了我是大人的自我感觉良好,叫起公公婆婆一口一个爸妈,非常亲。  夏渺渺见她如此微微点头,刚融入一个陌生的家庭,难免有想把对方压一头的想法,尤其邢家的家庭,她就怕小鱼为了不让邢家看不起她,过分的心里夸大她自己的家世。  看来并没有,这样就好,初期的磨合就不会差了,也容易讨人喜欢。  夏小鱼满脸高兴,见了束松璟一口一个束哥哥,尤其觉得给她长脸,连对着一向不对付的夏宇也多了几分真诚的笑脸。  夏宇可不是给她做脸的,若是以往可能刺她几句,看不上她小人得志的样子,可能也知道妹妹结婚了,再是一家人,也不是在家里随时让他看不顺眼的小鱼了,这时候看小鱼也不觉得她某些做派不顺眼了。  夏宇甚至还陪着和夏小鱼说了几句违心的大话,给小鱼长脸,比如顺着小鱼那句,‘我哥还不是想升职就升职,我哥这次没动地方是为了多积累经验。’  document.portant" id="tanxa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utf-8";  tanx_s.id = "tanxs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http:f9183.ziyouge.comex?i=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这句话若放在以前,夏宇会让她闭嘴,此时此刻,含蓄的点点头,没有一点妹妹仗着关系说大话不要脸面的羞愧。  夏妈妈就是那样感觉儿子的,觉得女儿说的没错,满脸带笑的点头,也跟着把华航自己家的东西一样,说了两句孩子们还小,再练练好。  夏爸爸老实不假,这时候也盲目的相信着儿子的本市。  束松璟看来小鱼说的是事实,没什么不妥。  夏渺渺看着满桌人,心里叹口气,以前是邢小行想什么说什么,他们觉得人家不靠谱;现在轮到小鱼说大话,一个个听到到乐呵了。  夏小鱼看着一家人因为她坐在一起,心里别提多高兴,前些年的阴影似乎也烟消云散,活泼开朗更胜从前。  夏妈妈看着邢妈妈那通身的气度,笑起来浅浅的资本家小姐气息,非常能衬出她气质的披风,跟她这种半路出家的气质一点也不一样。  夏妈妈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觉得自己低了对方一等,就等于女儿也低了对方一等,怕自家小鱼不够本事,让亲家慢待了,骤然开口道:“别说我家夏宇了,当初小鱼也在华航做,还是经理呢,配着专门的秘书、司机,那排场,比夏宇强多了。  就是小鱼心实在,人也小,觉得自己年轻,非说压不住阵,硬是不在华航做了,又跑去敏行当什么站门经理,你说这孩子实在不实在。”说完无不得意,别以为我女儿只是礼仪就看不起我女儿,我女儿那也是相当经理就当讲理,想换工作就换工作,想进哪家企业就进哪家企业的,你家行吗!  夏渺渺见母亲把曾经那件事说的这样大义凌然,也是没边了,不过在场的人都不会这时候拆她的谎言,微笑的表示支持她老人家的言论。  邢家父母立即表示了佩服,能娶到小鱼是他们儿子的荣幸。  不管心里是真佩服还是假佩服,邢家都给足了亲家面子。  邢家大哥在工作上接触过束松璟,虽然他们是小生意,不是每次都能经过堂堂束总的金笔,但有小鱼结婚那天的接触,这时候也算半个熟人。  邢家大哥也难得放开商业竞争那一套,跟这位下一代的商业老秀,攀谈起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项目。  在夏渺渺看来,人束松璟来陪着喝两杯酒就完成任务了,这种酒桌上找生意的事,他要不是不赞成或者觉得邢家不合适,以他身经百战的酒场经验,不是彼此面子的混淆过去也轻而易举。  但夏渺渺听着听着,便听出束松璟是真的在给邢家哥哥出谋划策,看两人突然严肃下来的状态,项目可行度不低,两人还约了下次再谈。  夏渺渺对束松璟微微一笑。  束松璟微不可查立即递上恭敬的眼神表示收到。  夏渺渺不觉得对方是看在木安的面子上,只是觉得束松璟这孩子不错,以他们家和束松璟的关心,以束家他这一点能和何木安坐到桌子上的地位,这不用是手段讨好谁,所以束松璟做了,只能是人家看重朋友,交友认真。  夏渺渺觉得夏宇交朋友这点不错,虽然朋友不多,但都心成:“都别单吃菜呀,喝一杯,咱们祝他们小两口和和美美、永远能这么没心没肺”  夏小鱼立即娇嗔道:“姐,我哪有没心没肺,人家好着呢。”  惹得全桌的人都笑了。  邢妈妈温婉道:“是你好着,你和小行都好着。”  桌上又是一阵笑意。  回门宴在热闹的气氛里结束。  送走了邢家人,夏宇陪着束松璟往别墅区外走,司机开着车慢慢的跟在十米开外。  束松璟也不怕人看到,拎着外套搭在肩上,领口的扣子开着,露出年轻人半截脖颈,带着午后闲散的慵懒随意。  夏宇的衣襟什么时候都扣着严实,即便是六月过后的天气,他也没有在客人走后有什么不一样,死板的刻板,就是这样刻板的人,一路走来时接了个电话后,脸颊泛着春意盎然的燥红。  束松璟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夏宇哪里是送他,再说他有资格让堂堂夏大少爷送吗,夏宇是为了打电话随口跟夏妈妈说的谎。  束松璟觉得自己也是贱!为什么就真走上了!他跟他生一句话的闷气,他能知道什么,凭白又添新的闷气。  束松璟语气冷冷淡淡的:“说什么了脸红成那样,不是还没开过荤?”  夏宇立即反驳:“哪有……”说完觉得不对,撇开头有些不好意,但眼里都是光:“谁没有开过!”  束松璟那个日了狗了的内心呀!很想把肩上的衣服扔地上使劲踩两脚!“呵,怎么告别第一次了。”  夏宇羞愤中带着甜蜜,还有跟朋友分享人生经历的嘚瑟:“说的好像你没有过一样,你都百十来次了,我有没有笑话过你。”说着哥两好的揽上束松璟的肩。  束松璟随脚把他踢开:“热。”心里一点没有‘吾家儿郎初长成的骄傲’。  “热什么热,心静自然凉。”说着又凑了上去,长胳膊揽上,以两人相等的身高,刚刚好,夏宇神色更加神采飞扬:“我打算下个月跟她求婚,只是买枚戒指是不是太俗了。”  束松璟没有再踢开他,任他死皮赖脸的靠过来,散发着烦躁的灼热:“哼,你倒是负责,吃过就结婚,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的想法,结过婚的人太多了,轮得到你。”讽刺傅庆不干净。  “束松璟!我是认真的!”  束松璟看他那样,说了也后悔,知道什么事不能开玩笑,刚才是忍不住想刺他:“叫唤什么,开个玩笑,我看我也没什么地位了,玩笑都要看你老婆脸色,也是你有了老婆,我就是墙根的草。我还不能感慨一下我直线下滑的地位。”  夏宇友好的拍拍兄弟的肩:“看你说的,朋友如手足,你地位永远不变。”  “手足没了也得穿衣服。”束松璟就事论事。  夏宇想想:“哎呀,你说的对。”  对!你!个!头:“小鱼刚结婚你就求婚,你家今天也不嫌喜事太多,我告诉你,我今天有两项入不敷出的投资,没钱包红包。”  夏宇立即道:“什么投资,差的多吗,我那里还有十万。”  束松璟想上车了!十万还不够那瓶八二:“挺会持家呀,都有存款了。”语气讽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