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48锋芒尽敛

548锋芒尽敛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034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33
   夏宇瞬间坐好,也不在床上摊着了,认真的看着大姐:“我管庆儿工作上的事好吗?我觉得庆儿姐挺有自己的想法的,如果我插嘴了,庆儿会不会觉得我干涉她工作上的事,再说万一她要是喜欢飞,我一开口,会不会让她以为我不想她飞,打乱了她的梦想。”  夏渺渺笑看她老弟一眼,这孩子,还没有娶进门呢,就不敢得罪了,儿大不由娘呀,娶了弟妹后,她们这些人的地位就得向后挪一级:“你就是问问她,看她有什么想法,一般情况下工作久了会有想换工种的想法,再说对她来说还是升职,是好事。”  可。夏宇有些底气不足,庆儿还不一眼看出他靠他姐夫才能帮忙的,放在自己身上,如果他的事需要老丈人家帮忙,他肯定有心里负担。  夏渺渺多有心眼,一眼就看出了夏宇的顾虑:“这有什么,他是你姐夫,这点事还不能帮忙,要他做什么?”这一句纯碎是大话,用来说给夏宇听得:“你就跟她说,都是自家姐夫,当然要紧着自家人来,再说她工作挺好的,怎么就没有资格。”  夏宇看着大姐,目光不确定的闪动。  夏渺渺瞪他一眼:“别贼头贼脑的,你不希望她一直在地面上,不承担风险呀。”  夏宇闻言立即不干了:“我们的飞机绝对安全,我们都是……”  “行了行了,你们飞机最好,雷电打上去都跟金身一样,你问问吧,如果她有想法,你跟我说,我找你姐夫说说。”  夏宇立即讨好的笑了:“谢谢大姐。”  夏渺渺笑笑,起身:“别跟我来这套,我先下去了,一会接了尚尚就会家,你回头跟妈好好说说傅庆的事,找个时间两家家长也坐在一起吃顿饭,把事情定下来,你是没什么,她可老大不小了,她不急她家里的人也不急吗,你躺着吧,我先走了……让你躺着,起来做什么……”  ……  和风徐徐的霞光山一千八百米的平土运动场上,夏尚尚穿着运动装,山上清新的晚风从耳边吹过,舒适、微凉,比在闹区身心放松一百倍。  不过跑过休闲区看到老妈玩着手机坐在观众席,和迈着小短腿在背后追她的弟弟时。她老人家无声的叹口气。  以前没发现,现在一对比,觉得总之站在出口像一尊炮台一样瘆人的亲爸是多么的认真,至少比坐在看台玩手机的人顺眼多了。  夏尚尚跑完,又打了一套拳,才向母亲跑来,弟弟已经被抱走了:“妈,走了。”  夏渺渺“哦”了一声,眼睛没有离开手机,人也没有动一下,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按着我又没有说别的,再说,我还不能不乐意了  夏尚尚耐心的再叫一遍:“妈”  夏渺渺的起身,目光还在手上:“听见了,你要洗涑就先去吧。”手指快速的瞧着何不才多大,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呢,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今天生了何不,明天就怀了,看我说一句,有了就生下来,你高不高兴!  夏尚尚翻个白眼:“你还没有给我东西呢!”  夏渺渺走下来,眼里闪着夺目的光,对着一本正经的小宝贝更上上前捏捏宝宝揉揉。  夏尚尚奋力挣脱她的怀抱,笑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运动完热的:“人家一身汗啦。”真是,以后嫌人家臭怎么办!  夏渺渺被尚尚可爱的样子逗的又挼搓了肉嘟嘟的小脸一会:“你就是一身泥,妈妈也喜欢。”  夏尚尚被妈妈热情的表白弄的目含娇嗔:“哎呀,你别总这样,人家都长大了。”  “长大了还让妈妈陪你走回去。”手机叮咚一声,进了一条信息,夏渺渺忙着逗女儿没有回。  说起这个夏尚尚炸毛了:“那是陪吗!你改给我卡了,你还没有给我今天的分例。”  夏渺渺掐着她小脸笑话他:“还分例,你以为真是你赚来的,如果每天给自己做运动就能得这些好东西,我想你后面排着上万小朋友等着做这样的好事。”  夏尚尚一愣,然后又骄傲的哼她妈一声,‘愣’是突然觉得妈妈说的很有道理,让她一直觉得靠自己劳动赚钱的行为变的好丢脸;哼她老妈,是觉得她妈总是戳破她的痛处,让她觉得自己好丢人。  夏渺渺就是故意的,还有点以前,老家长式的高高在上,喜欢打击孩子,谨防她们尾巴翘上天。  document.portant" id="tanxa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utf-8";  tanx_s.id = "tanxs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http:f9183.ziyouge.comex?i=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再说了,本来就是何木安的善意,是鼓励孩子的方式,是当爸爸的善意的好心,看她那嘚瑟的好像真能从何木安手里赚到自己人生的样子,一天天觉得自己就是了不起,自己不用靠看亲爸脸色也能过的很好,还能凭本事赚钱,哎呦,别笑死别人了。  在夏渺渺看来,她还不如以前傻不隆冬的时候招人喜欢。  更何况,不就是把她扔到不太平的战区转了一圈,见了些刺激的画面,惊悚了小孩子的心,就算是过激了,这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别人不救你,你就怨恨上或者说恐惧上不伸援手的人了。  是,夏渺渺也觉得木安不对,太急于求成了,她当时也心疼尚尚忍不住哭。  但就因为这样回来后对自己爸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敬重者,看着老爸因为你的态度,不得不适应你面前的那栋墙,很有感觉是不是!  可能夏尚尚没有这样转着歪的乌七八糟的心思,但她就是这样做了,至少在夏渺渺这个大人看来,尚尚就是矫情的不让何木安再靠近她、安慰她,以前对她的疼爱都疼狗身上去了!  当你是谁!说句严重的,以后孩子多了,有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夏渺渺现在打击她的自以为是都是轻的,可骨子里到底疼她,看不得小可爱被戳穿心思后的伤心,语言更不可能把想的说出来,使劲打击孩子。  要不然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是动之以情的希望尚尚像以前一样亲近父亲,结果没有一点用,大概是表述的太温和,她还更‘冷静自傲’了:“哼我什么,我还能贪了你的,等你睡觉了再给你不一样。”  “那能一样吗,现在给才有感觉……”  夏渺渺笑着看着她,伸手把何木安走时给他的十五张卡拿出一张,伸手摊开在她面前:“你想要什么感觉!自我成就感?还是……哇!跑一圈能赚一桶蜜,我好了不起!也不怕笑死别人,你问问你可信姐,她跑二十圈能赚一桶蜜吗。”  夏尚尚闻言指控的看妈妈一眼,再看看默首不吭声的可信,夏尚尚眼泪刷的一阵就下来了,抬脚向自己的私人领地跑去。  夏渺渺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跑什么!你多本事,天伦之乐都不让你爹享,拿人东西的时候都是给他面子!”  夏渺渺看着可信立即追上去,在原地站了一会见她跑到没影了,叹口气,哎,都是孽债,训斥了心疼,不训斥,气得慌,生孩子干什么,讨债一样的耗人心神。  手机响了。  夏渺渺不用看也能猜到是等不到回信的何木安,没敢说自己把他宝贝女儿气哭了,接起来,先发制人的把孩子他爸损了一顿。  但心里没有一点抵触生老三的意思,虽然一个个不省心。  夏渺渺不给自己告状,何木安在霞光时间晚上八点时还是得到了消息,拿着手机想了一回还是没有打给尚尚安慰,只是加快了会议进程。  同一时间,忙完了的束松璟给夏宇发了一条图片信息,一张他刚刚回办公室后特意放在办公桌上给他照的银行卡照片,发给夏宇让他缅怀一下。  果然,消息很快得到回应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  束松璟满意收起手机,拿上外套,通知司机楼下等着,他今晚肯定能睡个好觉。  ……  夏宇和傅庆在公司里很低调,两人工作中遇到了,也是多人中相视一眼,只一眼,便可以让夏宇一天浑身充满力量。  只一眼,夏宇的傻样就能让傅庆儿在忙碌中笑一天。  “傅姐,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最近常见你笑。”今年刚转正的小赵最活泼,唯几的新人中敢和傅庆开玩笑的。  “我哪天不高兴了。”  “不一样,傅姐最近笑的尤其好看。”小赵歪着头看着她,满满胶原蛋白的脸透着逼人的青春活泼。  傅庆儿莞尔,促狭道:“恭维我也没有奖金,好了,列队,今天继续训练平衡感。”  七八个小姑娘立即各就各位,小赵中途还不忘调侃:“肯定是好事近了,只有爱恋能让女人美的那么绚丽,这些日子傅姐笑起来都快把我们比下去了。”  “站队还管不住你的嘴,再说了,本姑奶奶不笑也能把你比下去。”傅庆儿又想起刚才夏宇的傻样,忍不住又想笑了,夏宇那个小青头,真是怎么看怎么逗乐,想不到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说是被他姐逼着练起来的。  傅庆儿想到昨晚回到宿舍,夏宇已经做好晚饭等她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又慢慢扬起,觉得能遇到他、等来他真好。  至于不再飞的事,傅庆儿眼底浮现一抹苦涩,和夏宇一样,她也有差不多的家事,不过比夏宇好的多,这些年她的工资陆续寄回去,给家里买了房,给弟弟结了婚,她手里也没有多少积蓄。  至少别人口里的几百万肯定没有,只有个四五十万的存款,就算买公司的福利房首付也还差一点,所以她想再飞一年,虽然和夏宇在一起不用再考虑这些问题,但年龄到了她这个时候,又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还是想买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并不是觉得婚姻和老公不可靠,就是想有自己的家。  一个小时后形体课散场,年轻人在一起讨论的还是年轻人。夏宇没有结婚,背影又不错,永远是小姑娘讨论的焦点。  傅庆儿换下工装,见她们依旧聊的开心,仿佛谈谈男人都不用吃饭了,不禁笑笑:“姑娘们记得用餐,拜拜。”  “拜拜傅妈妈。”  傅庆儿给她们一个又调皮的眼神,也不介意她们乱叫,是她不同意夏宇在公司公开的,否则以夏宇封建自大的男人性子,肯定嚷嚷的她们科室都知道。  不过想想刚才小姑娘对夏宇这个话题的热情劲儿,傅庆儿突然又想公开了,至少就算是意淫他也不会是别人的话题。  傅庆儿突然笑了:想不到这么大岁数了,她还吃上醋了。  这一幕正好被来接他下班的夏宇看到,顿时看呆了,庆儿好看,很好看,和小鱼不一样的舒朗睿智、锋芒尽敛的美。  ------题外话------  看大家召唤,我在番外放一篇如果渺渺没有嫁给束松璟的番外,在十二初左右放。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美,耽美这条路,还是有一方不是g的情况下,呵呵,呵呵。哭的会是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