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50快要忘记的往事

550快要忘记的往事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644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36
   何木安再傲气,这时候也不会让渺渺自己想开。  等了一会,何木安披上外套出来,下楼开了左侧客房的门。  一个枕头顺势砸过来,落在距离何木安六步开外的正前方:“出去!”  何木安神色不变的走进来,摸上去。  夏渺渺不高兴,起来踢了他两脚没有踢下去,生着闷气蒙上被子,背对着他睡觉。  半个小时后,何木安往她身边挪挪,把人圈在怀里。  一大早,夏尚尚穿戴整齐,梳着两条辫子下来,奇怪见客厅的壁橱方向的墙开着,房里的佣人各司其职,好似一点也不吃惊,夏尚尚对自己家的墙能打开也没有惊讶,她是好奇为什么打开了。  夏尚尚走过去,站在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不解,这是一件很小的厨房,甚至谈不上好看,还不如她以前和妈妈住时的厨房看着宽敞,她记事的时候妈妈工作已经不错,租的房子已经很有选择性。  何木安围着围裙、颠着平底锅看尚尚一眼:“起来了,早上好。”  尚尚漂亮的眼镜看爸爸一眼,茫然过后是全然的惊奇,她爸爸围着围裙做饭呢!她爸做饭呢!她爸可不是高爸爸,从不下厨的!  何木安翻出一颗荷包蛋,又打了一个进去,利落的打蛋动作,看着很有范,可惜欣赏的是个小孩子,没有痴迷,也没有崇拜,就是觉得……  夏尚尚站在门边顿时有些扭捏,她那天……就是妈妈凶爸爸的那天后,就觉得亲爸应该、其实还是以前的亲爸,冲他发脾气、不听他的话他也不会打她,他只是习惯不怎么对她们笑而已。  亲爸也不常对妈妈笑,不笑不代表他生气,她就想也对亲爸态度随便一点,也许亲爸那时候放弃她像信姐说的为她好呢,虽然她一点也不喜欢那种好。  妈妈那天说的话也有道理,可她还有一点不敢,就一点,但今天看包亲爸做饭,她突然就有点不一样,尤其她亲爸做饭——就更不一样了。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亲爸就不该做饭。  何木安回头看女儿一眼:“有事?”他对女儿的关系不强求,不单是他,很多与他关系不错的友人,儿女关系都类似上下级,并不是不亲近,而是尊重,这种关系方便管理,更好,儿女们亲则不逊,在亲子关系上他不慕任何人。  “没有……”尚尚瞬间跑开,蹬蹬蹬上楼找老妈,她需要有人壮胆,才敢进去看他爸做饭!  咦?没人:“我妈呢?”  “大小姐,夫人在客……”  夏尚尚不等人说完,蹬蹬蹬又跑了下去,兴奋的踢了鞋子爬上床,摇晃她妈:“妈,妈,快起来!我爸亲自下厨还在一个破小厨房里!”  如果这话被查叔听到肯定不干,一定会跟大小姐念叨念叨这坐‘破’厨房不凡的出身。  不对是怀旧版本厨房的造价。  这间占地不大,看着都是从原来的小地方照搬过来的结构、款式、东西,其实不然,单墙体选用的泥土,就能从绿色土说道有机土特供土,战略安全土壤的重要性,从用料、做工,包括那真正的铁锅打磨出的怀旧痕迹,能让大小姐知道什么是低调到骨髓里的奢华。  现在找出一口不粘锅、铁元素加温后渗出量精准到毫克的铁锅那是什么技术,还有怀旧的琉璃台,做旧的年代感,比他现代感十足的厨房分毫不差。  夏渺渺一点也不稀罕,以前何木安还是愣小子的时候还给她做过面、温过奶,有什么稀罕的,灾难还差不多。  夏渺渺不想动,但突然坐起来:“你说什么?”  夏尚尚眼睛顿时亮了,妈妈也觉得有意思了吧:“我爸,我爸他做饭呢?!”  夏渺渺赶紧捧住女儿的小脸:“你可千万别吃!一会不管你爸给你说什么好话都不要吃知道吗?”  “为什么!”夏尚尚不懂的看着老妈。  夏渺渺已经完全清醒,批了件薄衫感激下楼,千万别把厨房烧了,查叔要面子不好意思说他,他可别认为自己真诚大厨了。  夏渺渺急急忙忙往下走,看了眼没有任何异常的厨房,立即拢拢身上的披肩恢复了自己一家之主母的冷静。  夏尚尚站在壁橱边,喊她妈。  夏渺渺立即走过去,站在门口第一眼,便觉得时间仿佛倒回了十多年前,年少疏朗的何木安,叽叽喳喳的自己,还是那温暖的好年华,那最好的年级,谈着认为一定天长地久的恋爱。  何木安回头,要上系着俗不可耐的格子围裙。  十多年,再不变的容颜,也不一样了,比如他不是皱着眉非常不耐烦的样子,也不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老子不下厨的理所当然样。  现在的何木安岁月沉淀,沉你捞都捞不上来,他嘴角不笑而安,比笑都让看着的人觉得有味道。  何木安目光扫向他脚下时,皱眉:“你没穿鞋。”拿着锅铲走过去,自然而然的把脚上的拖鞋拖到她脚边:“穿上。”走回去继续煎鸡蛋。  夏渺渺突然笑了,大夏天的在家也穿袜子,永远的独树一帜,就像永远宽广的肩膀,好像永远不会倒下、永远是她们的顶梁一样。  夏渺渺见他利落的打了一个蛋,不禁笑出了声,继而笑的止不住。  夏尚尚茫然的看着妈妈。  夏渺渺能不觉得好笑吗,以前这位爷爷是九级手残,被说打鸡蛋了,他知道鸡蛋长什么样子,全赖他吃过。  何木安不高兴了,娶个认识时间久的媳妇就这点不好,很多黑历史她信手拈来。  夏渺渺见他蹙眉,忍着不笑了,但因为怀孕后一直不好的心情今天出其的好,何大帝王做饭,能不好笑吗:“这里是你什么时候装的,挺怀旧呀?”夏渺渺眼睛调侃的盯着他,隔壁锁着不是还有一个。  何木安不搭理她,知道她嘚瑟上了,这也是他一直不露这些东西的原因,很多东西不摆出来,就是怕她狂的上天,没有几两肉就放不下她了,给她贴上翅膀这个家还不定要姓什么。  若不是看她怀孕了,情绪不好,他根本不会打开这道墙。  夏渺渺靠在墙边,嘴角的笑怎么都压不下去的看着他:“怀念旧时光呀,我怎么记得某些人当事非常不喜欢我选的房子,差点没拎着行李走人呀!”  何木安当没听见,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这里建了多少年了?不会我没有嫁给你的时候就有了吧?——”夏渺渺顿了一下,继而忍不住就乐了,笑的直不起腰来,平时装的正儿八经,原来这么闷骚。  这样怀念有她的曾经……  “妈妈!你笑什么!”夏尚尚没胆子冲她爸爸嚷,有胆子冲老妈嚷,急的跳脚。  “笑你爸,你知道你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以为花生是长在树上,鱼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夏渺渺说完笑的更开心了,就是想起两人的曾经,越想越觉的以前的何木安搞笑,你说他堂堂一个何木安,天天混在平民窟里是要干什么!  何木安也不纠正她,懒得跟没有常识的老婆一般见识,他五岁已经学的比她十八多了,花生只要不长在她傻老婆头上,他都不侧目。  何木安任她笑,整个家里也不会有人敢看他笑话,何木安端着煎好的荷包蛋从她身边走过:“吃饭。”  “你还没解围裙呢,啊哈哈哈哈——”不行,受不了了,她终于明白鸭群里掉入一只白天鹅是什么感觉了。  夏尚尚觉得老爸好有趣呀,原来老爸小时候比她还笨,顿时觉得老爸高大的形象亲切很多。  何木安把盘子放下,站在餐桌旁看着渺渺:“我说过来吃饭。”  夏尚尚放松的心情顿时又绷了一下,她亲爸站在白色的欧式简约风的餐桌前,背后压重的装饰仿佛都不堪承受的烟消云散,只剩下她爸爸,巍峨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们,莫名让她出下头,心声崇拜。  夏渺渺毫不受影响,以前看多了他这样,在廉价的出租房里,一个考试会不及格的没有存在感的三五同学,天天拽的二五八万吗,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以至于夏渺渺对他这种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表情有很强的免疫力。  夏渺渺本想说要先洗涑,但想到他老人家亲自做了早餐,到底是先上桌了。  桌子上陆续摆上查家厨房出品的早餐,仿佛家里的男主人一早的忙碌不存在一样。  夏渺渺惊叹的看着眼前颇有卖相的煎荷包蛋,顿时点点头:“虽然有的糊了一点,但是相当有进步。”说着吃了一口。  何木安看似随意,但目光却都在她身上,想知道她喜不喜欢。  他承认,刚分手的时候练过一段时间手艺,有着他学会了渺渺就会回来的幼稚想法。  但结果是,他太忙,也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为了这一点‘小事’他便长时间扎进去出不来,不是他的风格,很块就调整好自己,不钻牛角尖了。  所以练习是时间不长,以后就算偶然想起她来,进去后也多半发呆,真下厨了也不追求味道,  做好了,也是直接扔垃圾桶。于是说是练手艺,不如说是一种情怀。  何木安觉得自己就是这么有立场,善于管理自己任何一种情绪,绝不沉迷,娶她当然也不算,只是凑巧遇到了,男未婚女未嫁,又不是不合适,还有孩子,过到一起是最好的结果,为什么不往最好的结果发展。  何木安就是嘴硬的这样想,谁不服,撬开他脑袋试试!  夏渺渺吃下去,微微的自我肯定的点点头。  何木安顿时松了一口气,有种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豪情!做饭都能被他拿下!看渺渺以后还有什么话好说!  夏尚尚见状迫不及待的挑了一个一口咬下去,下一瞬,瞬间吐了出来:咸死了!  夏渺渺笑的趴在了桌上,拍着桌子笑话她宝贝女儿。  何木安脸顿时黑了,黑的想把渺渺塞保险箱里,按下一百年的保质期!眼不见心不烦!  夏尚尚猛灌了几口牛奶,拧着眉想抱怨吃下的‘炸弹’,抬起头看到亲爸严肃冷峻的脸,态度顿时蔫贬下去,什么都不敢说的,低头吃饭。  夏渺渺笑够了,用手指擦擦眼角笑出的泪,一看女儿就不行,她又不是面不改色的吃何木安煮的饭,面条卧鸡蛋从不放盐,也就是她在月子里时,吃过几次不说他,他就真以为自己是大厨了。  如果何木安手艺好,她会让小查跟着她们住吗?想到刚才何木安盯着她吃就有意思,当谁不知道,这么多年,都这么有意思:“不行,不行,不闹了,我先去洗涑,你们先吃。”说完放下筷子,哼着轻快的歌上楼去了,中途还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何木安的脸色像锅底刷过一样,心里窝了一肚子火,发布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