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54缺个朋友

554缺个朋友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697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43
   高湛云最不济还长了眼!这个恐怕眼是什么都不知道!  夏渺渺冷哼着,自顾自说的痛快,自说自话的本事几乎点到满点:“……喝咖啡,我倒是想跟他喝,可惜连话都没有说。人家是谁呀!能随意搭理我这种平头百姓。”最后一句带着身后有何木安的小傲娇。  不过,很快就下去了,她觉得就算搬出何木安的名字,那种人也没有什么可聊的。  何木安隔着手机看不到很快被否定下去的心里活动,心情就又莫名的的好了些,连这些事都不计较了,口吻温和:“你现在身体弱,别总是在外面,会中暑,也别总是带阿土。”这么土气的名字,她愿意用就用吧:“他没有轻重再累着你。”  夏渺渺没注意这些,阿土是她闲的闷了愿意带才带的,脑子里还转着影帝的事:“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不会都闹到你那里吧!这得闹的多大呀……不行,不跟你聊了,我得去看看都写了我些什么,跟影帝排在一起持续热搜,想想都高兴,不跟你说了,拜拜。”  何木安黑着脸:买有眼界!  ……  关于自己的新闻夏渺渺就看了一个尾巴,当天晚上,网络上已经消失殆尽,闹到沸沸扬扬的职业道德观,被更具社会讨论性的话题占据,那件事的后续,仿佛再没了价值一下,无人问津。  另一边,莫家特助有些好奇,这些天他被各大媒体堵得出不了门,出门包的比老板还严实,地下特务都没有逼出他这样干高的反侦察能力。  可从今天下午开始,如浪潮一样每天在围堵他想拿到第一手资料的记者统统没有了。  这么好的弄死他老板的机会,就这么放弃了?好不容易把话题挑这么高,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现在却中途熄火,不应该呀!  莫家特助有些纳闷,但此刻社交网站上真的一点都搜不出来相关的信息,除了他以前保存的旧帖子,没有一篇新帖子问世。  这就奇怪了,还是如此雷厉风行,万家买账的手段!会是谁?  他家老板吗?莫家特助看向不远处带着反军帽子还帅的一塌糊涂的老板,很快又移回目光。  既然不是他老板,还有谁会压下这件事?为了莫影帝的商业价值?!别逗了,这么多年因为他老板不受教,只有想把他踢下去,更何况他们老板人蠢,这样的橄榄枝他根本不懂领情,所以渐渐地也就没有人会在榆木疙瘩上做文章。  就只剩一种可能,当事人中另一方公关?!但这也太彻底了,彻底的令人心惊!  莫家特助不死心的翻着手机,没有,一点都没有!  莫墨穿着军大衣,边往休息区走边往嘴里灌水,喝的急切,还不能洒在衣服上一点,他都要热疯了,想像别人一样脱了军大衣,但他的军大衣因为身形问题,里面用针缝上了,根本脱不下来,而且一会还要继续拍戏,没有自己是大牌自觉的莫墨,只能捂着大衣,蹲在助理身边,猛烈灌冰水。  “老板,你知道上次咱们在咖啡馆遇到的女人是谁吗?”小特助声音慢悠悠的透着一股古怪。  莫影帝顿时看向他,他不问其他事,并不见得不知道,那些记者隔着空气喊成那样他能听不见!  莫家特助嘴角一扬,举着手机:“看到了吗,一点没有了,就像你嗓子里的水一样瞬间蒸发,连跟咱们的记者都没有了。”  莫影帝瞬间明白了自家特助意味深长的意思,莫影帝皱眉:“不知道,跟你一样,是在那家工作室认识的。”  莫家特助仿佛懂了,又仿佛没懂,背后是何家公司多了,但都是非重大事故禾木不公关,这算什么重大事故,处理好了还能给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增加名气,却被如此果断的方式掐住了,这个人的身份就不得不被人推敲了。  莫家特助脑洞开的再太也推敲不出具体的原因,最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半揣测,自己逗自己的道:“不会是那位传说中的木大娘吧。”  莫影帝答的很快:“颜值不对。”  小特助语塞!  莫影帝却想着,怪不得对自己的专业不用心,原来背后有人,这么好的条件不努力,白白浪费,不过别人愿意,他才懒得管!见导演要拍第三场了,莫影帝一口灌下瓶里的冰水,急忙跑了过去。  莫家特助却若有所思的看着手机里空空的信息,和媒体区空荡荡的位置,突然觉得自家老板该有一两个朋友了,尤其是空闺妇人的朋友,就当普度众生了。  ……  “校庆的邀请函?你没收到!”张新巧把玩烫金字帖的动作停住,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坐正:“你翻翻你家邮箱,我不是说电子邮箱,你家山下不是有个特大的石箱,是不是信件太多,没有注意到。”  夏渺渺翻个白眼:“你当它大,它就一定乱糟糟十天半个月被扔到垃圾桶扔一次,它每隔一个小时都有人整理,分门别类放好,又专门的人审上面的信息,私人的都会送上来,就是说,真的没有给我寄。”想了想又不爽道:“就算会通知也不是第一批,估计就是最后被群发通知一下,爱去不去的那种。”夏渺渺颇为不爽。  张新巧乐不可支。  “你笑什么,办个校庆还这么势力,我当初少说也是给学校建设做过贡献的,当了那么多年干部的人,就这么过河拆桥呀!”  夏渺渺就是说说,其实心里明白校庆不是班级聚会,第一批的邀请函请的自然都是现今社会在各行各业有影响力的人物。弄  不好是要在校大会上讲话的,她们这些充其量就是逛逛校园,吃吃食堂,重温一下校园时光绝对不会被郑重接待的。就好比一颗树上接出的众多果实,最大、最香、最好的挑出来卖大价钱,剩下的批发,很正常,没有什么可不服的。  夏渺渺也就是嘴痒,跟好友什么都说,就像儿女抱怨父母,抱怨抱怨而已,没有话语里的意思。  张新巧是真乐呵:“你现在给校长去封信,就说携家属同去,让他开火箭来接你,哈哈哈哈!”  夏渺渺想起来:“也没听安安说收到邀请函呀?”  “不可能,你收不到时因为你把时间用去生孩子了,何木安怎么可能没有!”  “我生孩子怎么了!让全校的师生站出来,生的比我多的我服她!”  张新巧这一点无话可说,现今实打实的敢生老三的人真不多:“你稳赢,没人抢你的宝座,这件事足以让你在大多数人中嘚瑟起来。问问你家老何,肯定有,到时候你拿着他的邀请函,妥妥的。”  “我拿他的干什么,学校对外开放三天,我自己没张脚不是秋大毕业的呀,不跟你废话,到时候你自己去吧,我和彤彤这种孤家寡人可怜兮兮的走着去,母校抛弃了我们,我们也深爱母校。”  “啧啧啧!瞧这个深情的,我回去一定让老师给你发个终身荣誉奖。”  “承蒙你关照了,你记住了我会找你要的,亲妈生的新巧姐。”  ……  夏渺渺的好心情不会被一封没有的校庆函影响,夏渺渺穿着修身的长款睡袍,光着脚踩在偌大的客厅的地摊上,顺便用脚丫逗了逗所在沙发腿边的小白球。  小白球不敢招惹她,扭过头,嘴巴都不会冲女主人露。  夏渺渺无趣的端着刚榨的果汁坐到沙发上,翻杂志,魅力新版,她曾经领导过的孩子,感情不一样,一直订购着。  夏渺渺翻到自己曾经的版面,刚看了标题,手机响了:“喂,说。”不用眼的结果就是以为是自家那口子。  “请问……是……是何……何夫人吗……”  夏渺渺立即合上杂志,神色谨慎:“是,请问您是?”  “我……我……”  老主编看不下去了,夺过小张手里的手机:看你没骨气的样子。态度却不比小张少恭敬多少:“您好,打扰您了,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是XX杂志的。”  符号杂志,有这家杂志吗?  不等夏渺渺问出来,主编已经开口道:“我们是一家媒体杂志,就是为了博眼球,什么都写的,没有什么公信力,何夫人没有听说过很正常,是这样的何夫人,首先我代表我的员工向您道歉,是他不懂事随便刊登您的相片险些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但……”  老主编有些不好意思,可现在也不能不倚老卖老再加卖惨,否则小张这孩子就完了:“我听说何夫人以前也是做媒体的,当年了何夫人做的媒介比我们质量高多了,这不也是没办法,都是为了糊口饭吃,小张这孩子不懂事,求功心切,刊登了您和莫影帝在咖啡馆的正面照,何先生不高兴了……”  “那个……何夫人我知道我这么要求您有些过分,但小张这孩子真的知道错了,他,他就是一时被理智冲昏了头脑,您看您能不能从轻发落。”  夏渺渺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了,但基本脑子里过一遍也八九不离十,毕竟这些天何木安还因为那件事对她拿乔,她想忘记也没有那么难。何木安连她都迁怒上了,会这样对付乱写的一点也不稀奇,何况还有尚尚的事情在先。  不过那时候她没嫁给他都没有拿下他的意见,现在人嫁了,孩子生三个了,估计更够呛,说不定连从轻发落的影响力都没有。  老主编见对方沉默,立即求情道:“何夫人,小张才二十多岁,家里有老有小,都指望他一个人,何先生这要是告下来,小张这辈子就完了,何夫人发发慈悲,看在他知道错了的份上,让何先生只给孩子一个教训您看行不行……”  夏渺渺语气平淡:“我知道了,但请您见谅,这件事并不是我处理,我没有发言权,但我会尽量帮您问问,希望不会令您失望。”夏渺渺没有第一时间在语言回复对方有用的信息,更不会承诺下这件事情。  虽然事情是她的事情,但经了何木安的手,自然是已经有了具体运作流程,她不知道何木安的安排,既不会为了别人可怜打何木安的脸,甚至一丝表示同情的话都没有。  对方语气隐隐失望,但还是很客气;“不会,不会,让何夫人费心了!何夫人肯帮忙已经感激不尽,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代小张跟您道歉,这孩子太没有轻重了。”  “无碍,工作吗,都有不小心冲动的时候,如果没事我先挂了。”  “叨扰何夫人了,再见,再见~!”老主编回头又想骂手下,但见小张无精打采、浑身死气的站在那里,他一句话也骂不出来。  夏渺渺挂了电话,直接打给何木安。  何木安看都没看来电,不接。她不是笑他至于吗,不至于就是不至于!  夏渺渺怎么会在他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题外话------  求月票呀,求月票,这个月求月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