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61秋门情怀(三)

561秋门情怀(三)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744更新时间:2017-12-28 07:31:54
   只能说有些人第一眼就能让人讨厌,本来都是好久没见的关系,曾经再有龌龊的人事,也该烟消云散再见便是一笑敏恩仇,再不然就是长大了,不太在意年轻的磕磕碰碰,倍感珍惜同学情谊。  可是吧,可是吧……从几声尖锐的、像喊路边碍事的路人甲乙丙丁的声色中,夏渺渺实在拿不出大班长一家之主的气度接纳对方。  再说明月湖和主干道之间,在这一段有一截小土坡,前面二十米外有上下的石台阶。如果真有心,她们在认出她们后该从那边绕过来,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如果嫌麻烦,也可当没看见走人就好了。  这是让她们上去呢!  夏渺渺叹口气,算了,算了,好久不见了,为了美好的回忆见啦见啦!都是为了高兴!  “你们上来呀!夏班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怎么还像以前一样怪里怪气的!啊哈哈哈!”  “就是,夏班你真逗!还在头上插着柳条,哎呀,笑死我了!夏班!你可是我们汉语言文学的高材生,不会不知道往头上插草的含义吧,笑死了,哈哈哈!”  夏渺渺脸色一黑,嘲笑、拿人取乐的语气她还是听的懂得!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舔着脸过去,能有什么好结果!  夏渺渺书那件转过头,当没看见她们一样,继续开心对彤彤道:“刚才姿势很好,快去站好,我再给你照一张。”  孔彤彤惊讶的张张嘴,自然也听出对方讨嫌的语气,但都是一个班的,就这样无视,是不是不太……何况,装没听见也太刻意了:“真不理她们呀?”  “理她们什么,把脸伸过去让她们高兴高兴,我什么时候品德那样高了?”  “夏班!夏班!你回头干什么!你听见没有!你听不见我们叫你吗!”  “不会是耳朵聋了吧,啊哈哈哈!”开着玩笑般的仿佛纯碎说笑的语气。  问题是我跟你关系好到,多年不变后第一次见面,可以这样开玩笑了吗!“快去站好,照相了。”  孔彤彤哦了一声,大不了再不小心碰见又避不开了,就说耳朵不好使,没听见。  高处的人间孔彤彤那傻妞反而跑回远处摆姿势去了,不禁脸色难看,站在为首女士左侧的女人道:“她们是不是故意的!夏班!夏渺!夏渺渺!”  “这人怎么这样!”站在为首女士右侧手里捏着一款小包的女士皱着精心修过的眉:“那股臭脾气!”  “谁说不是。”后面的人附和着:“还当是上学的时候想什么时候甩脸子就什么时候甩脸子!这都多年都没有变,看着还技高一筹的样子!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穷傲气!当年不就是仗着学习好!出了校门谁惯着她!”  “不识好歹!”  “行了,少说两句,都是同学,好久没见了,别总打击别人,谁生活也不容易。”  拿着精致手包的女士立即挽上为首女士的手:“阿青,你就是心太好,你看看她,穿的什么,纪念装?!都丢我们汉语言的脸!有些人啊,你不把她点醒,她就总认为她自己是对的。”  “就是,就是,我们也是为了夏班好,夏班那脾气,谁受到的了,肩上还搭了两件红色的,这——不会是指望回去当T恤穿吧!”说完惊恐的好似被吓到了一样。  也让身边的人都想到,曾经她一件校服穿半个学期的丰功伟绩,又是忍不住一阵憋下的笑。  为首的悲天怜人般的女士闻言,语气更加温和:“她也是没办法,本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学习,能有一份好工作,谁知道临毕业被国企拒绝了,谁能受的了那样的打击。她也不容易,你们都少说两句。”  “那也是她自己作的!就算让她进去了,就她逢高踩低!见风使舵的本事,上面的人还不膈应死她。做个十几年也是一个文字处理的料!”  韩青的语气更青了,唯恐大声出气把下面人的自尊吹跑了一样:“哎,当初她可是咱们这届成绩最好的,说学霸都撑不起她当年义无反顾的投入。”  “好吧,看在以往的‘情义’上,我们不跟她一般见识,臭脾气我们也忍了好不好,我的好青姐,好席夫人。”  韩青娇嗔一笑,说不出的曼妙:“你们又拿我取笑。”  “夏班!夏班!好不容易遇到了!你就一点也不想我们吗!我们可是想死你了!”最后一句说的颇为戏谑!  夏渺渺回头,笑:“你还别说,我真挺想你们的!都过来朝拜吧!”笑的仿若没心没肺。  高处的女人顿时怒了:“她什么意思,别给脸不要——”  “好了!”韩青拦住她:“都少说一句,校庆这样好的场合,让别人看你们的笑话吗!夏班!不好意思呀!她们没别的意思,就是好久没见,看到你觉得亲切,说真的,看到你才有一种回到大学,又年轻一会的感觉。”韩青笑的妩媚:“你等着,我们这就去沾沾你的仙气。”  说着向这边走过来。  孔彤彤走向了渺渺:“妖青怎么还这幅做派,她的团体多招人厌她不知道吗!”叫她妖青并不是对方多漂亮多勾人,而是她生在江南水乡,那里有些特有的女生,走路到时候习惯性的有一股天然的软绵态。  本身这样的姿态也没有什么不好,还非常招人喜欢,但就这个韩青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话不讨人厌,遇事喜欢摆道理,但就是不招人喜欢。  对了,她还喜欢撩弄自己的风姿,也许也不是故意撩,可能是习惯性的动作,见到异性就习惯撩耳畔的头发,没有必要的时候也撩,刚开始觉得很女表,后来才知道她就是有那样的习惯,一紧张就撩,和男生说话更紧张,撩的更厉害。  以前甚至还有些胆小,个子也不高,但比例长得好,小小巧巧的按说明明没有攻击性的,但总体来说,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招大多数女生喜欢。  不一会,韩青仿佛踩着云,娇娇绕绕的过来,虽然走路的姿势天生拉仇恨,但相处久了应该也能理解,估计身边总跟着‘奇怪’的人,她在这幅做派,想洗白都难了。  若说那是明事理的人没有伸出友谊之手,放任她被人带坏了。她到觉得对方像彤彤在看男人的诡异上一样,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就喜欢跟‘最贱’的人在一起。  韩青很快带着自己不甘愿的小团体从石阶上下来:“夏班,夏班,你还真生气了呀,彤彤,快哄哄班长,别那么大火气。”  孔彤彤一阵鸡皮疙瘩,听她说话就是想起鸡皮疙瘩,而且跟你不熟,叫孔彤行不行!  还有,人又不是我弄生气的,凭什么是我哄。再说了!你谁呀,命令我!  韩青见状,也不跟彤彤生气,大有天下人都误会她,但她不介意的从容。  韩青笑着上前拉住夏渺的手,好像两人多熟一样:“好了,好了,班长不生气了,时她们不好,她们不应该,你也是的,多少年了,还跟她们一般见识!快,笑一个,原谅她们了。”  孔彤彤觉得韩青像诱哄孩子的长者。  夏渺渺觉得她更像乐于平衡这种关系的好事者,越是这种时候越喜欢演绎大气。  夏渺渺裂开嘴笑笑,一个笑容而已,不珍贵。  拿着精致手包的女士也立即笑着开口道:“对,我们不会说话,班长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呀。”  夏渺渺淡淡一笑,心里几乎下意识的想到:韩青一定嫁的很好,老公家很有权势,能带着她们一起富裕。不对,应该是已经带着她们富裕了一段时间,才值得她们这样捧着,才能让韩青代替她们说话的语气时候如此平常。  韩青嫁得好,夏渺渺一点也不稀奇。  韩青人不错,在爱她的人眼里说不定还有点呆差萌,唯一不好的估计就是:烂好心,需要被体贴的保护起来,再加上身娇体软,前面的一些缺点也就变成了可爱的小缺点。  所以总体来说韩青青属于那种毕业就能把自己高嫁出去,如果再运气好点,能豪嫁出去的女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