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69秋门情怀(十)

569秋门情怀(十)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041更新时间:2017-12-28 07:32:06
   邱玲嘲讽的一笑:“你确定你这一千不到的耳环,有那么长的寿命?别你还没死,它就先去了!”  邱玲说着大方把小拇指上的金指环摘下来扔物品箱,一百块太拿不出手了,说出去她家的猪都会哭:“宝贝们,等她那个坏了,把我这个拿出来,正好给小学孙们表白用。”  三位小姑娘笑的像苞花骨朵:“谢谢学姐,谢谢学姐,学姐们真幽默。”  孔彤彤闻言赶紧找找身上,没结婚就是吃亏啊,想扔出金戒指都不行,伸手就要够夏渺头上的皮绳!  夏渺渺赶紧躲:“我一毛钱买的!真的是一毛钱的!”怕她不信,立证道:“就是昨天去买水的时候我顺便买的!”扔进去了还不够丢人!她的头发呀!  孔彤彤气她关键时刻掉链子!平时戴的你招神引鬼的,这会儿用到她了什么都没有,孔彤彤再摸摸身上,衣服不值钱,腰带没有,手表太贵舍不得。  找了一圈发现,唯一能扔出去的是自己价值八百块的鞋子?天气太热,人家肯定不要:“切,我的再不济也值一千!你那个细的撑死九百!”  邱玲给她个白眼:粗了谁扔物品箱!  夏渺渺思考着点着下巴,从她这个角度,穿过重重教学楼,依稀能看到高大的图书馆的一角屋檐。  秋门与所有大学不同,图书馆是最高的建筑,图书馆内除了一到三楼对外开放,上面的楼层嫌少打开。  据说上面保存着很多不易被翻动的珍本,有些属于秋门,有些属于地区博物馆。因为秋门有保存的技术,所以大多存在这里,也就等于免费赠送给学校,所有秋门藏书楼在世界上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夏渺渺突然眼睛一亮:“我在图书馆对面也捐一座图书馆怎么样!”  夏渺渺这话对孔彤彤说的,孔彤彤接的也很快:“为什么要再图书馆对面!”  夏渺渺一脸骄傲:“因为这座图书馆是何木安捐的,我再在他对面捐一座,这样就是好事成双,成双成对,相亲相爱,显得我们夫妻好又恩爱,一句好几的,你说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  夏渺渺憧憬着:“你想呀,这样故事有了、校园情怀有了、一段佳话也有了,是不是什么都捐了,等百年以后,哈哈哈!就是无形的!高调的!浪漫的!令人羡慕的!爱呀!”  “你有病吧!不过源起你神经病的想炫的想法!”  “那怎么啦,那也是无形的!高调的!浪漫的——”  “快别说了,我要吐了!这话是让你自己夸的吗!那是等你都百年了,不明所以的人拿来自我理解陶醉的!”孔彤彤认真想想:“我觉得图书馆不好,鸡肋!”眼睛一亮:“你捐一座体育馆吧!有天窗的那种,像鸟窝一样的,平时能打开,下雨了关起来,哇塞,你们两个这样就是文体一家亲,智商与健康两手抓,文体美劳全面发展,更是一段佳话!”  夏渺渺眯着眼怀疑她局信佛侧:“体院馆能建三层以上!,他那么高的藏书楼我就在他旁边弄个撑死两层楼高的体育馆!把我比进尘埃里!让人一看就知道他高我低,你是不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奸臣!”  “谁管你高不高!”孔彤彤憧憬着:“你想想以后霜冻下雨什么的,携手泡在有玻璃天窗的跑道上,抬头看着飞雨落下却打不到脸上,多么浪漫的经历,多么诗情画意,会成全多少对有情人花前月下畅想,到时候,多少人会想起你的名字,会感恩你的捐赠,会记住你的伟大付出!”  “雨落在脸上不是更浪漫,还能你给我擦擦脸上泥,我给你搓搓裤子上的水!”  孔彤彤给她个白眼;“没格调,那能一样吗!就建个体育馆,屋顶是玻璃的那种!”  “我不!太低,我捐图书馆。”  “你老公已经捐了一座了,你想啊,好学生一进图书馆就想到你老公,不爱学习的一溜操场就想到你,你看,你两珠联璧合、天衣无缝,不管什么学生,都逃不过你们两人的影子,这不是一件更令人陶醉的事!”  这……这两人病的不轻吧……  夏渺渺想想也有一定的道理,他们两口子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那就这样:“一层足球!二层篮球!三层排球!四层舞蹈房!五层健身房!六层游泳馆!七层露天观星台怎么样?!”是不是高大上多了!  孔彤彤歪歪头,砸吧砸吧味道,觉得:“不好吧,没有乒乓球,乒乓球怎么说也是是咱们的国球……还没有滑雪场,我觉得一层足球不好,一次只能上场那么几个人不说,还占地方!”  “你懂什么!一层足球成本还能低!要是在二层,铺草坪那么容易的,后期保养更费事!你见谁家足球场建在二楼的!好像建在一楼也没有阳光直射,要不建成欧式那种中间露天的?”  “不行,不行,露天的话场地太小吧。”  邱玲嘴角抽抽,抽的都要打结的时候,看到一直站在她们身后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们的小学妹,顿时觉得脸火辣辣。  邱玲小心翼翼的戳戳沉寂在双方世界中的同窗:背后还站着人呢,人家没有跑,很照顾你们老一辈人的身份了!  夏渺渺想起来了,豪气的从运动裤的口袋里掏出支票。  孔彤彤惊奇道:“你还有这玩意,我一直觉得何木安给你最大的面额也就是吃饭可以多点一份米!”  夏渺渺扫她一眼:“怎么也能再加个鸡蛋。”想了想自己的体育馆,问:“一千万是不是太少了?”一层都建不起来的那种,  邱玲抚额想死:“你们刚才畅想的体育馆最低要十个亿!十个亿弄不好只能盖六层,还不露天!赶紧扒下你手腕上的镯子,让人家小妹妹们走吧!”邱玲不是乱说,夏班手腕上的镯子看着不是银的就是白金的,她是善意提醒,对夏渺来说应该也是能拿出手的捐赠。  夏渺渺有些尴尬,非常尴尬,因为镯子是何木安为了安抚她情绪,上个月送她的,还有更尴尬的:“超过一亿的支票我开不出来!”没有那么大权限!我太可怜了!我太对不起母校了!我——刷刷写好了,扔进去。  邱玲死的心都有了:你不会写了九千九百万吧!那可是钱呀!钱呀!  一直在背后看着的孔彤彤想抽死她:“你的体育馆呢!你的佳话呢!你力压何木安的理想呢!你身为女人的骄傲呢!两百万!你也开的出手!”孔彤彤跳起来想抽夏渺渺!  夏渺渺笑的不行!逗的就是孔彤彤,转身歉意的示意小学弟小学妹自己捐好了,可以离开了!  三人惊讶不已,两百万!?真的是两百万!?  今天这样的日子,学校不是没有大额捐赠,那些捐赠会直接赠到校方,记入校薄,进行校园建设,是要写入例界人物榜的,不像他们这个箱子,捐了后纯碎就是直接给学生们玩的,管理方就是学生会。  想不到有人会给她们这么多钱,还谁说对方捐错地方了?几位小学妹瞬间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我们……”  “走吧。”学生会很穷的,赞助并不那么好找,尤其是一些小活动。  “谢谢学姐,谢谢学姐……”  孔彤彤看着几个傻孩子!简直怀疑她们是不是新一代!就这样好打发的走了!夏渺渺既然说了,就死赖在这里不走!缠着她要体育馆,这功劳就是你们的了!这些孩子,一看就不是会长、部长之类的人精:“你打算捐哪?”孔彤彤却不会放过她!非要为学校谋贡献!  “图书馆对面。”跟他面对面,想想真有些小浪漫了。  “他当初为什么捐这栋楼?”  “因为他没考进秋大,成绩不好呗。”夏渺渺诋毁完自家老公,自己先笑了。  邱玲听出来:“你真捐!?”不是开玩笑的吗!  “真的呀!”夏渺渺越想越觉得想在何木安捐的楼旁边捐一座,就是特别想,但想完后又怂了:“不能动用额度太大的支出是真的!呜呜呜!”要跟何木安商量一下。  孔彤彤捂着脸,觉得她丢女人的人,夏渺渺怎么就被何木安吃的死死的,没有身为女人的霸气:“这么点小事都不能做主!我告诉你!你就不能事事顺着他,养他一身脾气,你看他最近,咱们出来吃个家属饭,他都敢不来,不是有小事,就是有大事不能来,摆架子呢。”  邱玲忍不住道:“这是小事?!孔彤你先给我表演个一个亿的小事让我开开眼!”  夏渺渺当彤彤的挑拨是空气,家属饭?一共就张新巧家一个家属,还是何木安的员工,又经常晚班,何木安一个人去了,对着四个女人做什么,碍事吗!不去!  孔彤彤反正觉得夏渺就要立起来,不给何木安好脸色看,天天管着何木安!嫁入豪门的灰姑娘不是都该享受这样的荣宠!  可事实上让何木安跟大爷一样,一点也不知道低三下四的围着夏渺转!连花多好钱也管着她!夏渺就是好性子,以前就这样伺候着何木安,现在还这样:“男人,你就不能对他好了,都是蹬鼻子就爬脸,你得让他尝到你的厉害,你就该——”  “邱玲,我去拿杯果汁,你去不去?”  邱玲赶紧起身,总结出来了!孔彤跟何木安有仇!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孔彤彤想尖叫,就看不惯何木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结婚后还是主导的地位!简直气死她了,牙疼!  ……  张新巧忙完后,便是四个人漫步在秋门的林荫大道上,瑰丽园的花,百折园的竹林小路,还有后山的草,不能或缺就是孔彤彤念叨夏渺渺的声音。  邱玲觉得夏渺渺脾气真好,容忍孔彤不停的叨叨,彤彤也是都时过境迁了,也还像以前一样,想怎么诋毁何安就怎么诋毁,哎——往好了想这也算不畏强权了。  夏渺渺不理会彤彤,她就只会对着她念经,找何木安说去!见了何木安都不说话的,每次都是何木安一走,就显出她来了——纸老虎!纸老虎!  张新巧卷起耳畔的头发,嘴角含笑,她理解彤彤,因为她对着何木安也越来越不敢交谈,无形中就想渺渺给他添些堵,看他那张脸怎么高的起来。  张新巧含笑的走着,她在这里的回忆很少,甚至不能说有情怀。她的大学生活简单没有起伏,唯一能想起的初恋,如今也没了回忆的必要。  如果不是学校的邀请,如果不是本市有两三好友,她路过都不见得会进来。  这也是很多没有校园情怀人的感觉,因为不是所有校园生活都值得令人怀念。  竹林的休闲椅上早已坐满了人,竹林边上,有发废旧报纸的小学弟,几个人拿了几张铺在竹林内一块块的树荫下,享受午后阴凉中的宁静。  有孔彤的聒噪,邱玲越来越感慨张新桥还像当初一般,温柔、可亲,像永远没有脾气一样。  孔彤彤说她眼瞎,直言,张新巧训斥属下的时候一点也不客气!  “看不出来,新巧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温温柔柔的,觉得她再使劲喊也没有杀伤力,当初我们都觉得新巧是没有脾气的人。而且新巧姐看着也温柔,贤妻良母类型的女孩。”  张新巧笑着伸展腿,双手向后支撑着身体,神色温柔:“怎么可能没有脾气。”以前不能有脾气而已,何况也没有人在乎你的脾气:“倒是你,才叫没变,还是像以前一样,我以前就特别羡慕你,笑的特别爽朗,我就想着,这个女孩笑的真好看,真有活力。”  邱玲笑的不行,觉得张新巧不愧是当编辑的,就喜欢用词嚼字,也没有想到张新巧混的这样不错,能被学校特意邀请。  哎——想不到呀,很多当初比张新巧优秀的,不见的有她的人生际遇好,人生呀,很难说的,赢了开始,不见得能赢到结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