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70秋门情怀(十一)

570秋门情怀(十一)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026更新时间:2017-12-28 07:32:07
   “现在不行了,天天围着家里的一群猪,要不是出门都不知道哪家品牌上新了,哎,想我在校的时候,只要捉摸着逃课,跟同寝的她们买好吃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到处作死,就好了!”  张新巧赶紧提醒:“我们可不是!我们是想着怎么学习更好,超过班长,只有邱大小姐这样的无忧无虑的才能天天那么开心哦。”  邱玲笑她故意取笑自己!  孔彤彤觉得她们的话题呆板无趣,她的人生还没有开始,怎么能就悲秋伤春,怀念以前,她还活力无限着呢。  孔彤彤不愿意在这里坐着听三个已婚女人聊曾经,她的现在就是她们的曾经,结了婚的人怎么都这么喜欢卖弄呢,也没人想想她这位没结婚的心情:“我在这里能遇到白马王子吗?”  张新巧赶紧点头:“刚才会议厅里一堆青年才俊,你抓都抓不过来,都等着你呢,赶紧去偶遇你的白马王子去。”  孔彤彤兴奋的起身,她也着急呢,拍拍身上沾染的竹叶:“我去了!这可是我旷工一天的所有意义,等我给你们带回一个姐夫吧。”  “是妹夫!”张新巧一脚虚踢在她屁股上,转过头跟穿着纪念装就可以不讲究的躺在竹林下看天空的夏渺渺聊天,感慨道:“今天人很多,本以为我讲话是多重要的环节,结果就像小石子扔进大海,起不了什么波澜。”  夏渺渺提醒她:“想想我们这些没有被邀请的,是不是觉得自己优秀多了。”  张新巧打她一笑:“取笑我,让你被邀请还不简单!何木安的邀请函你回一封,还不是想怎么被邀请讲话就怎么被邀请!”  夏渺渺自嘲一笑:“讲什么!怎么当好何夫人吗?”她现在就这点‘工作’心得,还是狗仗人势的结果:“我可没那么厚脸皮,再说了,我必须靠何木安吗!我要是不辞职轮的到你上去高谈阔论。”啊啊啊,我的小优秀!  张新巧被她想打滚的表情逗的想笑:“是,是,多谢承让。”  “你——”可不要感谢我:“脸色那么臭!猜到狗粮了?”  就见孔彤彤满脸不爽的冲回来,脸色十分难看!一屁股坐在三人中间不动了!  夏渺渺看她一眼:“跟你说话呢!”  张新巧也疑惑的看着她:“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有合适的?”  邱玲笑:“不会是人太多,不知道选哪个,吓回来了吧。”  孔彤彤生气!选座位的时候挡在了张新巧面前。  夏渺渺看她递来的眼神,几乎下意识的就懂孔彤的意思了,转而仰头望着天,绿茵茵一片,不见任何阳光,所及之处均是舒服,状似不经意的继续跟新巧姐聊:“不说你演讲的时候有领导在场,你们单位的老领导来了没?”  张新巧身体舒展:“嗯,来了,所以小石子演讲还有点价值。我说你你起来行不行,你这样子敢不敢让荣总看到!”不讲究!说完拍了她一下:“起来!”  夏渺渺不动:“我都是躲着他们走的,能轻易被看他们看到。”  “万一呢——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何夫人就是这样不讲究的给他们敬爱的何先生当夫人的。”夏渺渺就是怕这个:“看到了我,就说我是夏渺的双胞胎姐姐!记住啦!”夏渺渺笑眯眯的翻个身,不信这类小人物避暑的地方有大人物来,再说了,她身边没有何木安,没人会睁着眼睛盯着她。  “还双胞胎姐姐,你……”  夏渺渺见张新巧突然不说了,扭头看着她笑,还移开了小路径的视线,不再说话。  孔彤彤神色更难看!背着小路的方向,哼!了一声。  夏渺渺了然,余光扫了一眼,继而看向新巧的方向,眼角带笑,也像没看到小径上的人一样。  余光中,王峰龙身边跟着一位一看便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他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穿西装,简单的短袖体恤配牛仔裤,他虽然没有离开飞跃传媒,但职位已大不如以前,跟新巧是没得比的,手里的资源又严重流失,现在也就是普通的上班族。  没什么好注意的,更没有什么值得记恨的。  张新巧神色自然,没有仗着夏渺这层关系对他赶尽杀绝,以前提到还有些情绪波动的关系,现在连情绪都没有了。  张新巧的视线之所以避一下,也是觉得没有必要对上,徒增麻烦。  邱玲跟新巧她们的关系没有好到那个地步,不知道怎么了,但她又不傻,这时候看到王峰龙带着别人来学校还有什么不懂的,也很快转移目光,歇了打招呼的意思。  王峰龙脚步顿了一下,刚才看到了孔彤,便想到她们肯定在这附近,本想转身离开,不想让新巧觉得他还有别的心思,但已经走到这里,后面的小路太长,离开显得太刻意,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想不到……真的见到了……  王峰龙以为自己已经想的很开,但见到了,心里还是像被刀割过一般,所有的一切血淋淋的翻出来,但也能瞬间埋进心底,情绪都不能带出来!  王峰龙心里堵着难受,快步带着要来看他母校的女朋友离开。  夏渺渺才转过视线,只看到两人一个背影。她听陈秘书提过这个女孩,大学刚毕业,一般般的家境,一般般的工作,跟王峰龙家世很配。  两人能很快在一起,是因为王峰龙年长几岁,有工作经验,有一定的存款,所以女方也算高嫁了一些,两人很快得到双方家长的认可。  王峰龙的女朋友还是张新巧婚后找的。  张新巧一点不买这个帐,更不觉得是因为自己结婚了对方心灰意冷才有新的开始。  她没有彤彤那么浪漫的想法,不合适了,又没了复合的可能,他重新开始,怎么就成了他是心灰意冷。  张新巧对他是不是重新开始没有任何想法,他就是在她们刚分手的时候重新找一个也无所谓,她嫁的好与不好,以后生活会不会美满与否,她都不会为那一刻的决定后悔。  张新巧笑容依旧,还像模像样的叹口气:“看把你们紧张的,害怕我吃了他!”  孔彤彤瞬间接口道:“我怕他女朋友自卑的甩了他!王峰龙现在也就配找个那样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后悔了,装成情深不悔的样子过来纠缠你!”  夏渺渺就奇怪了:“你平时这股机灵劲,怎么没用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  孔彤彤想起自己的感情世界:“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我猎艳去,万一有小学弟被我风情万种的样子迷住了呢!”  邱玲笑的不行:“然后让你养到大,等着被别人摘取果实!”说着站起来,追着孔彤彤走了,她觉得跟夏班和张新巧在一起,不如跟孔彤彤自在。  夏渺渺看着两人走远,回头看眼张新巧,没有提王峰龙,她也是有过过去了,过去的事,你总想着,它就永远存在,尤其在生活稍有不如意的时候,滋长疯狂。  其实呢,它就是过去的事而已,放不放的下,全在于你自己。  所以新巧不提,她也不提:“天气真好。”  张新巧也忍不住躺下来,从这个角度看天空,不束缚在约束自己的框架里就是舒服啊,像这样不介意别人目光随意躺着,不禁感慨道:“我现在知道何木安为什么喜欢你了。”  “我好呗。”  张新巧笑:“呸!你缺点多,容易让人有成就感。”  “我饶你不死。”  张新巧嘴角含笑,聊起了现在业内的琐事,部门的冲突,新鲜事背后被褒奖的或者被贬斥下去的新闻人:“你老东家真厉害,现在把宏大挤兑的见了她都不敢不绕路。”  夏渺渺一点也不意外,能理解敏总一直对宏大暗戳戳的仇恨:“敏总也忍让宏大这么多年了,当初很多地方她输的心不甘情不愿,一直憋着气,说真的敏总能走到今天真令人佩服。  以前没有机会的时候你从她脸上一点看不出她会用这样辛辣的手段对付宏大,你都不知道,她以前跟宏大高层接触的时候和蔼的像大姐姐,看着一点情绪都没有。哎,想不到她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让宏大损失那么严重。  好在宏大经营了这些年还是有自己的强项的,总体来说也能生存。”  张新巧感慨的叹口气,现在业界谁提起敏总不竖大拇指,隐忍多年,就连最初和宏大握手时都没有动手,一点点瓦解对方防备心理,卧薪尝胆也不过如此了:“上个星期敏总找你做什么?”  “想给我一部分股份。”夏渺渺说的轻描淡写。  张新巧闻言却骤然看向她,又……渐渐恢复平常:“她会这样做一点也不稀奇。如果不是你,敏行很难为维持下去,收了吗?未来的媒体大老板!”  “没有。”  张新巧闻言比刚才更震惊的看向她,忍不住坐了起来:“你疯了!突然之间视金钱如粪土!你是不是被人夺舍了!再说!那本来就是她该给你的!你帮了她多少!你收了也不算占便宜,那是你应得的回报!你总不好意思让敏总给你一张卡吧,都是明面人,玩那一套太虚了!你也该给人留点面子。”  夏渺渺不是那个意思,神色淡淡:“敏行当初就是遭遇了不正当竞争,你只看到它现在因为我能翻身,你要想想当初它还是因为我遭受了无缘无故的打击。  宏大是有一定的班底,慢慢发展有个三四年也能占据一席之地,但它是因为飞跃传媒的介入,瞬间一跃到顶,登顶后处处打压敏行,我哪有脸要人家的股份。”  张新巧闻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这也是我离开敏行的原因,除了师父那段时间要组建工作室外,我觉得再待在那里很尴尬,不明所以的人觉得你是救星,因为你,公司有了反击的能力把你当英雄,但是你是英雄吗?  如果不是你,这些人这些多年不会受到如此多不公平的待遇,宏大也不会有机会处处针对她们日夜感出的稿子,甚至有些人可能不用房贷,全款买房,媳妇也能早娶几年。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还在感激我,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我不想被人这样捧,有罪恶感,就跟着师父出来了,现在做服装搭配也挺好,工作室一半是自己的,还有一个大设计师坐镇,挺好。”  张新桥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找了很久才找到切入点:“万一是敏总还想搭上你这辆车呢……你不是拒绝了她,没了报恩的机会……”  “敏总不是那样的人,她比较信任自己的努力,当年她也是没办法才选择让飞跃融资,就是那样,她也没有选择出售敏行,她对自己有信心,也不会轻易像礼物一样把心血送出去,说白了,她没有想过把生意做的多大,但一定要做的顺她心意。”  张新巧黯然,在境界上她差老一辈媒体人不是一点:“……你挺了解你们敏总……”  “多多少少对她比较熟悉。你呢,听说又要动地方了?”  张新巧摇摇头,望着绿荫密布的天空:“不想动。”说完,突然又笑了:“我就是说说,没有真不动的意思。”哎,大小也是进入这个体系了,说想清闲些,只会是再努力也动不了才会考虑。  夏渺渺能理解,不能动削尖脑袋也要动,更何况有好机会落到新巧头上:“先恭喜你了。”  “等任命下来再说不迟。”说完公事,张新巧问夏渺:“彤彤和陈质怎么回事?”  “陈质口味叼!”  张新巧嗤笑,本来以为彤彤苦尽甘来,傻人有傻福,可惜这年头哪有那么多凑巧的缘分:“他看不上彤彤是不是!狗眼看人低!不合适也好。”还不一定谁吃亏!  夏渺渺突然看向张新巧,眼睛危险的眯着:“‘狗眼’的主人是不是何木安!你找虐是不是!”  “救命啊!”  ……  另一边,王峰龙觉得有些累,不想走了:“我们回去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