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577

577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10421更新时间:2017-12-28 07:32:18
   对老婆的朋友一律抱着不得罪的态度。  孔彤彤觉得她们两位已婚女人嫉妒她的青春活力:“明明什么好看!不懂欣赏!”  张新巧闻言口吻淡淡:“意见给你了,你想怎么样随便,反正我不习惯。”  孔彤彤看着镜子里自己微卷的头发,突然有些不自信自己的眼光了:“真的显老吗?小碎卷,配烟花烫不是显得潮气蓬勃又卡哇伊吗……”  何木安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衣,神色随意,  夏渺渺良心提议:“要不要问问尚尚,尚尚不会骗你的。”  何木安从她镜头范围内走过,从床头拿了一个密码钥匙,顺便看了屏幕。  欧阳陆顿时坐正,微微对何先生隔空致敬。  何木安收回视线,转身去了书房。  夏渺渺看了一眼门口,顺便用脚勾了勾枕头下面,心里不屑,她家里唯一用的着密码的就是他的机密文件箱,切,好像谁会偷看一样,家里就他们四个人,锁谁呢?  也就是自己脾气好,不跟他谨慎到讨厌的性格计较。  孔彤彤立即戳屏:“新巧姐,你看我姐夫,吓的我刚才以为什么重要领导人来了,头发都烫糊了,姐夫呀!你不用对何木安这么客气,你要知道,他上学时成绩还不如你呢,语法都不会,经常不及格,要不是给学校捐了一座楼,连大学都考不上。”  欧阳陆声音温和有力的声音通过视频,不容忽视的坚定传来:“何先生毕业于国际知名学府,在校期间的结业成绩都关乎你的民生,如果细数先生的期中期末课题,就是您父母那辈杰出人士的笑泪史。”  孔彤彤张张嘴,又张张嘴!骤然瞪向张新巧。是谁说欧阳陆性格好、脾气佳的!  张新巧听出来的老公暗示更多,笑的不行,她还是不要跟彤彤解释,欧阳还暗示孔家级别不够可能连资本对经济的投入支出都察觉不到:“一会不让你姐夫吃饭,乖。”  孔彤彤又看向夏渺:“看你老公!隔着信号都发挥他无处不在的王八气!”  “我记得有人前几天还让我好好讨好人家,以示感谢的。”  孔彤彤低头,当听不见的认真卷自己的头发,好像确实不能过河拆桥。  ……  夏渺渺最近两天,站在道德制高点,非常高傲的鄙视了俞家的是是非非,多次明示暗示、同样是嫁入豪门的,自己就很好,就是例外,就是白天鹅,还是个好老婆,让何木安别对他们这个群体产生负面的认知。  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还没有完全感叹出还是我好的优越感,没有顺利的给自己找个台阶,给老公剪剪头发,就被老妈拉着脸叫回去吃饭了:“你再不回来!家里就翻天了!”  夏渺渺手掌一抖,不得不承认,穷亲戚其实还是是非多的。  安啦安啦,他们的存在拉低了豪门的格调,行了吧!  最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她女儿姓夏,在婆婆和老公公心里,她是不是也是俞文博的翻版,这样一想!夏渺渺简直没脸多看为他摆平女儿姓氏的何木安。  夏渺渺厚着脸皮把以上看成‘过去的小事’。  当下夏渺渺有些纳闷,出什么事了?夏宇把傅庆领回来了?怀孕了?还是束松璟把二宇带坏了?!除了随便睡女人还随便睡男人,把妈气着了!  夏渺渺默默为何木安垂泪,有些穷而炸富的亲戚,要操心的事的确多。  夏渺渺一回去,心一颤,就见老妈黑着脸,没有在客厅插花没有弄草,梳着光滑的发髻,穿着老气不失气派的衣服,满脸暴躁的坐在玄关处。  黑不溜秋五号在夏妈妈背后凝结出虚影,根据主人的心情,怯生生的向夏渺渺微微鞠躬,急忙消失不见。  夏渺渺叹口气:“妈!你干嘛呢。”夸张的冲过去,抱抱自己的妈:“怎么在外面,晒到您老了怎么办。”放下两条鱼和背包,急忙殷勤的欲推着母亲往里面走。  夏妈妈冷着脸拒绝:“不回去!热死我算了!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妈!”  “哎呦!这帽子扣得,我们都不敢回家了!谁惹您老生气了,你跟我说说,我保证她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夏妈妈嗔她一眼!就会耍嘴皮子!但脸色莫名好了很多。  夏渺渺见状松口气:这样好哄,应该不是大事。  夏妈妈平复下怒火:“去院子里走走。”  夏渺渺立即应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不生气就行,谄媚的笑着,转身推着母亲出去:“怎么了我亲爱的妈妈?看你脸黑的。”  夏妈妈提起来就生气,拍的轮椅嗙磅响。  黑不溜秋五号,忧伤的显出电子形态,可怜兮兮的看着使用者。  夏妈妈满腔怒火,憋会肚子里,让黑不溜秋享受着自家外孙女才有的待遇,手上的动作停了,口气却不善:“还有谁!那个活祖宗呗!一天不气我她就活不安生,才结婚多久就闹离婚!真是要气死我!”  夏渺渺瞬间明白了:“小鱼?”明知道对方听不见还压低声音问:“现在在家呢?”怪不得让在院子里说。  夏妈妈冷着脸,只在楼下嚷:“在!怎么不在!就在楼上!气死我了!我还没死呢就敢不听我的话!”夏妈妈对着二楼的方向大声喊,一点也没有给对方留面子的想法。  “妈,你小点声。”真这么横,怎么不在屋里说。  夏妈妈估计也就是做做样子,或者真被小女儿气狠了,但心里怎么可能不心疼自家孩子,可想想小鱼的事她就憋的慌,这才刚结婚,才多长时间,就闹得这样难看!丢不丢脸!  如果真因为什么大事也就罢了,芝麻绿豆的小事!要气死她呀!再疼爱小女儿,也觉得她作的太过了:“日子才好几天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稍不如意就闹离婚!她以为她是谁!她前脚回来,你妹夫后脚就追来了,有事给她赔礼道歉,又是说什么都没有做,又是发誓又是下跪,可你看看她!看看她——门都没有开!好大的脾气!”  “吵架了!?”夏渺渺心安定下来。  夏妈妈冷哼一声:“吵什么!谁敢跟她吵!她现在是谁呀!谁小姨子呀!人家敢跟她吵!我看她忘了当初怎么死皮赖脸追——”  “妈——”  夏妈妈想吼一句:我说错了吗!男方在外面胡搞,她还不是全咽肚子里!但想想到底是自家丢人的事,没有吼出来:“我看女婿好着呢!哪哪都好,她前脚跑回来,小行后脚就到!我那孩子不像撒谎!都是你那个妹妹!以为能拿捏的了对方,不是鼻子不是眼的发横!说的那个难听!我这个当妈的都听不下去!现在刚结婚,男方图新鲜哄着她,以后呢!作威作福!早晚把自己的福气作没了!”  夏妈妈骂完,心里的火气才消了一些,心里对小女婿是一万个满意的,就她家小鱼的性子,找个小行那样的就不错了,她还想找个什么样的:“她就是吃饱了撑的!”  “妈,你也不能这么说,也许是小鱼受了委屈呢。”  “有木安在,她受什么委屈!就是真受了委屈,她说一声,你看我不让大女婿把姓邢的削死!可你看她那样子,像不想过了吗!把房间门一锁不出来解决问题!她闹给谁看!谁没有结过婚不怎么着!”  夏渺渺忍不住笑出声。  夏妈妈眼睛一瞪!  夏渺渺赶紧陪着不是,老太婆清楚的时候近乎精明,闹腾的时候谁也拉不回来:“既然你觉得没有事,你理他们做什么,小两口的,打打闹闹的很正常,你只管安安稳稳的当你的老封君。”  “我也想呀!可你看她赶着闹在我门上!她但凡懂点事,就别让我做老的看见!我跟你爸这么大岁数了,看小辈们这么闹很有脸吗!新女婿怎么想咱们家。”  “是,妈,您老辛苦。”  夏妈妈在大女儿这里找了安慰,脾气也发的差不多了,又想起儿女都是债,没有让人消停的时候:“你去上面问问她怎么了?”  不放心了吧!夏渺渺点点头哄着她:“行,我去看看你宝贝女儿,不能让她受了委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回来,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原来就是给你哄小女儿,我呀,天生就是劳碌的命。”  “对你的命有意见分点给别人。”闲的你!“赶紧去。”  “是,是。”夏渺渺不知道老妈哪来的自信,认为自己有居委会大妈的能力,这种事也叫自己回来,人家两口气吵架,她回来做什么?  夏渺渺现在算是看出来,家里但凡有点什么事,她妈都得把她叫回来,你说她偏心也行,说她年级越大这种依赖姓越强。哪种都无所谓,能者多劳吧!  夏渺渺上了二楼,不抱什么希望的敲敲门,既不觉得小妹跟妹夫吵架有什么大惊小怪,也不觉得小妹把自己拒之门外有什么。  毕竟自己一个外人,插手人两口的感情生活,如果人家两人没有想过离婚,并不需要外人眼里的顺着说几句贴心的话就是帮忙。真到了离婚的地步,她更是不应该插手,她只能收尾。  夏渺渺敲了两下,见没有动静,觉得很正常,想着下去跟秦姨说把两条鱼烧了,她在家里吃饭,再做个醋溜白菜丝,炒道黄瓜鸡蛋。  至于老妈那里,也就是想吃一个定心丸,这新婚的小两口闹不闹得起来她心里应该有数。  好,就炒这几道菜,下去说,夏渺渺刚转身。  门打开了。  夏渺渺诧异了一下,想想,走了进去。  夏小鱼抱着小猫抱枕,穿着宽大的睡衣,窝在宽大的沙发上,眼睛通红,一看便是哭过,宽大的领口斜在肩上露出一小段白色的手臂,漂亮的眼镜因为哭过,水汪汪的,看着无比可怜娇俏。  夏渺渺心想,小鱼真好看,美人带泪,更是好看的不得了。轻轻的把门带上,走进来:“怎么了,看把老妈吓的。”声音温柔,像以前千万次哄她。  夏小鱼揪着猫耳朵,委屈的抽噎着……  可怜孩子:“哭到现在?”夏渺渺拉了一旁的五指沙发,也学着她的样子抱了靠枕窝进去。  夏小鱼倔强的擦擦眼泪:才没有哭!  夏渺渺觉得她这个可爱的样子好笑,也没有一点杀伤力,她脸颊红扑扑的,肩膀一抽一抽,小嘴嘟着,像个倔强的不认输的孩子在等着家长安慰:“他欺负你了?”  “他敢!”  哦了!这就是没事!夏渺渺心放松下来,揪着手里的抱枕不问了,她不喜欢听旁枝末节的隐私,小妹的生活更不插手,尤其两口子吵架,不管是出于好心也好什么也好,太亲近的人都不要向着任何一方说话:“这一个月给自己添新衣服了吗?”  夏小鱼点点头,和婆婆飞了一趟沿海,还去了民族集散地,找老手艺人,做了几套偏向现代风的民族服饰,视觉效果非常好,她很喜欢。  “怎么没有穿一套回来,也让妈看看。”  “不想!”哼!  “换唇彩颜色了?很适合你,眼色嫩嫩的又亮,前些日子,老同学的牌子给我送来了一些,颜色太年轻,我不太喜欢,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你看看喜欢吗?”  “嗯。”  夏渺渺视线正巧落在她脚上,小鱼皮肤嫩,高跟鞋很容易把她脚踝处的皮肤磨破,她如今穿着拖鞋,正好漏出一抹红,在嫩白的肌肤上,那抹红就显得十分刺眼:“穿鞋的时候注意点,看把脚磨得,不是给了你一张名片,以后少穿不合脚的,多让他们给你定制几双。”  夏小鱼努力听着她大姐说不到点子上,忍不住拿通红的看她大姐一眼,她到底问不问!她都这么伤心了!  这样想着又忍不住使劲扭折耳猫的耳朵,等着大姐问她。  又过了五分钟,夏小鱼也明白,她要是不开口她大姐能聊一个下午,绝对不会问不确定别人愿不愿意提的隐私,就像当年她早恋,也不会让她下不了台。  或者也是,大姐根本就不觉得她们的事是事,以前大姐看她和夏宇就像看两个长不大的孩子,现在两个孩子恐怕在她眼里也没有长大到哪里去。  夏小鱼擦擦眼泪,倔强的开口:“你都不问问我怎么回事!”  夏渺渺看着小鱼委屈的看着她等安慰的样子,到底顺着她的心意,心软的问了。  夏小鱼突然哭的更加伤心:“我没有无理取闹!我也没事仗势欺人!”她一个不招大姐夫偏爱的小姨子,有什么仗势欺人的资本:“我也是忍过的,可是……可是……我心里下不去!你不知道一开始,还是早上,后来半夜裴颜还给小行打电话,好几次都是我接的,说有事,两人要合作一个什么项目,我最开始每晚心里去,可一次又一次,什么事白天不能说非要半夜打电话!还说一半留一半,留的那一半让我心里想不乱想都不行,裴颜又长的那么漂亮!”  夏渺渺疑惑头:“她不是在离婚吗!闹的挺大的,还谈什么生意!”  夏小鱼冷哼一声:“离婚!?她离了婚上哪里找哥条件那么好的人,以为自己长的漂亮男人勾勾手就能来的吗!贱!”夏小鱼心里发狠,口气十分不好。  夏小鱼开始的时候很喜欢这个表嫂的,她也长的好看家庭不好过,真正有点实力的,不等结婚就看腻你的容貌了,怎么可能一步登天!  家庭不好的又觉得配不上自己。女孩子谁不想嫁的好,她为裴颜能有这样的好运,感激过,就像看到没有大姐夫的自己也能像她一样欣慰。  现在!夏小鱼只觉得,那个女人死扒着她表哥不放!  夏渺渺不可思议:“不是说闹的十分难看,这都能和好!?”何止是十分难看,简直堪比大戏!  夏小鱼嗤之以鼻,嘴不饶人,实在是气很了:“人家有手段,会发骚……”  “你说话正常点!”  夏小鱼哼一声,到底有些触她姐,她姐不高兴了也心狠手辣的,心里更觉得委屈:“我本来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可我好几次给小行打电话都是她接的,说什么,小行去洗手间了,有时候就是,小行有事,让我一会打来!说话声音嗲的我都起鸡皮疙瘩!  她算老几!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接小行的电话!还一副理所当然的给我回话!别说小行去洗手间了,小行就是去外天空了用到着她对我说!就是去外太空了也要等小行回来才能接!随便接别人的电话是多亲密的关系她不知道吗!”  夏渺渺皱着眉点点头,这些话的确轮不到裴颜来说:这女人这样不靠谱呀?  夏小鱼擦擦眼泪,更觉得委屈:“今天这件事就是我打过去,又是那个小贱人接的,我忍不住跟姓裴说,不许她再接小行的电话!她直接在电话里哭了!不知道她跟姓邢的说了什么!姓邢的就说我疑神疑鬼!还说我不懂事!我疑神疑鬼!我不懂事!分明是他们两个有鬼!”说完又委屈的哭了。  夏渺渺看着小鱼哭的伤心,心里也替她委屈,但依她的经验这种事跟男人说了,他们也不知道结症在哪,反而觉得女方小题大做,偏偏这种小事,女人最敏感。  夏渺渺眼里有些冷,本来觉得裴颜也许只是待过娱乐圈,见过了娱乐圈的繁华,金盆洗手后对小陆不满意了。想不到又找了一个更不满意的,邢小行的可支配财产可并不比她姑姑家多多少:“你跟表弟说了吗?”  夏小鱼茫然的抬起头,她只顾着哭了,还没有。  “把这件事告诉他,不用看在亲戚的面子上跟他客气,你想什么说就怎么说。这件事,对方有知道的权利。”  夏小鱼抽噎的抬起头。  夏渺渺点点头。  夏小鱼见状,仿佛自己抓住了那个女人的软肋,直接打给不争气的表哥,什么管好你勾三搭四的媳妇,什么狐狸精随便勾引人,骂的十分难听。  尤其小鱼骂人,十分贱她能骂出一百分,莫须有的事到她嘴里全成了真的,她不单说具体的事,还把揣测出的结果当已经发生的往外说,就差没有指着小陆说‘窝囊废’了!  夏渺渺听的心一颤一颤的,对她小妹尖酸刻薄的本质有了新的了解,可到底是自己妹妹,只觉得这孩子此仇必报,喜欢夸大事实,以后让她收敛点口德,别因为嘴,得罪了人。  陆家小表弟接完电话,气的欲死!心里多有宠爱裴颜现在的就有多失望,一个人这样说她、两个人这样说她,她还怎么狡辩!?  他们姓陆的也不是好欺负,怀孕!?谁知道她怀的谁的孩子!  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裴颜,哼着歌柔柔软软的打开房门,刚才邢小行一直在跟她道歉,她顺便把两人在一起的吃饭的相片给夏小鱼发过去了!  裴颜嘴角露出一抹自己才懂的笑:有好戏看了。陆家小表弟一巴掌就打在她脸上!  裴颜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整个身体一偏,毫无防备的倒在地上,膝盖撞到了台阶,顿时像一根钢钉瞬间扎入骨髓,疼的她眼里瞬间蓄满泪光:“你干什么!”  陆家表弟神色狰狞,更觉得没脸:“我早说过!你不愿意可以走!离婚也行!你说你什么都没有做,让我看在孩子的份上相信你!裴颜!你就是这样让我相信你的!”  裴颜觉得姓陆的疯了!她怎么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她敢说她做的事拿出来没有不能说的!  还有!他竟然又打她!还是在她怀孕的情况下!这个窝囊废除了打老婆还会做什么!裴颜也怒了!她早受够这个男人了,如果不是为了报仇,不是为了大计!她怎么会忍气吞声!  她今天就让这个男人知道什么叫对她的愧疚!什么是以后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对她言听计从!到时候那些乱嚼舌根的,那些看着她落魄的,还有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有脸对着她喊:“你打我!好!好!”裴颜忍着想抽死他的冲动,极力让自己忍耐。  裴颜想,你要冷静,为了大计不要跟这个蠢货一般见识,他生这么大的气不是在你的意料之中吗!这证明你的计划凑效了,夏小鱼那个笨蛋吃醋了,等眼前的蠢货知道误会了你,一定会愧疚,一定会恨不得跪在你面前求你原谅他,一定再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误会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谋划不来的!  裴颜从地上站起来,柔弱的背脊‘坚强’的挺直,微微扬起的雪白颈项透漏着孤傲的冷静自持,语气带着练习多次的委屈:“你说,你为什么打我,我裴颜自认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你!”  陆家小表弟,觉得自家的脸都被丢尽了还说没有地方对不起他:“你为什么去找表妹夫!让小鱼不高兴!”  裴颜心里冷笑,果然是这件事,面上却越发倔强;“你说我为什么去找他!不是你说的吗,想找人一起做生意,以后不用什么事都靠家里,也不用总觉得低了大表姐她们一头,我问你想跟谁一起做生意,你说邢家,我才去找他的,你忘了!”最后一句说完,忍不住哭了!  陆家小表弟看着妻子哭的梨花带雨,心生不忍,但心里更恨——她让他的不忍看起来像个笑话:“我让你去谈工作,让你半夜给他们打电话了吗!”  裴颜看着他,像心里有无限的委屈:“原来……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眼里蓄起淡淡水光:“我为你着想,为你考虑,原来你就这么想我……”说着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陆家表弟不忍的撇过头,他对她有感情,才想一次又一次的给她机会,可是她……  裴颜见状,更加倔强的站直:“是我收到了国外那边的回复才想尽快通知他,而且我记得只有一次,也只是夜里十点多。”就算差一分十一点又如何:“我能有什么企图!什么想法!我还不是为了你,不想你被人看不起!”  陆家表弟觉得裴颜为什么总觉的有人看不起他,他怎么了?!他有工作,能自己赚钱,父母不用他养老,子女的教育费用甚至都不用他考虑,他有什么好被人看不起的!  他身边的人不知道有多么羡慕他,裴颜不是也因此才觉得他是良配的,为什么现在就成了看不起!哪里会被人看不起:“你随便接他的私人电话是怎么回事?!”  裴颜闻言更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屈辱,控诉的看着他,仿佛没料到她说了这么多,这个男人还不相信她,她觉得非常失望一样:“那是因为手机总是响,我一看是小鱼,又是亲戚不是别人才接起来的,大家都是亲戚!我为什么不能接,我是把小鱼当妹妹看才接的,难道我把小鱼当妹妹看也错了!我没有资格把小鱼当妹妹看吗!”陆家表弟闻言非常失望,不敢相信她竟然把这些没有道理的话说的理直气壮:“你有没有爱过我,你竟然不知道怎么了!”  裴颜倔强的看着他,我怎么了!我没有错!我做的所有事你都住不住把柄,更没有跟西邢小行暧昧不清!你会知道全是你们揣测!是你们小肚鸡肠!你们该想想怎么向我道歉!还要看我会不会接受!  陆家表弟,神色悲苦,他懂了,她从来没有一丝心思放在他身上,如果有也不会问出为什么“……如果……如果你姐你妹你全家女性总替我接你的电话你高兴吗?你愿意吗?  你半夜收到你姐你妹打给我的电话,一听是你接的直接挂断,你心里会不会胡思乱想……裴颜!别总说自己无辜……”  陆家表弟手忍不住抚上她耳畔的发丝,心中失望:“你总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如果你真的认为你什么都没做,就是你连做人都不会!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娶了个蠢人当老婆!”  裴颜又慌又生气!他竟然说她蠢!这个笨蛋蠢货没人要的东西!竟然觉得她蠢!裴颜很想大声吼出来你才是懦夫,你才什么都不懂。  陆家表弟看着她,非常失望:“而且你不止一次这样做,你好几次这样做,这样做你想过吗,是个人都会误会,更何况是新婚又敏感的小鱼;你总暗示我,我没有夏宇能干,我要更努力,我该自卑。”  “我没有——”裴颜极力否认!  陆家表弟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就是看着她,失望、无波:“其实你的所作所为才是让我自卑、让我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的根源,我以为的我娶的好太太,竟然是这个样子!她不通情理,还仗着不通情理模糊男女关系!一个连男女关系都不知道避讳的女人,我怎么出门骄傲。”  陆家表弟不给裴颜开口的机会,继续道:“我一点也不觉得不如夏宇有什么,我表姐嫁的好那也是她辛辛苦苦搏来的,是她该的,禾木集团更是我大姐夫认真经营的,我为什么要嫉妒他们,他们愿意跟我们,我们为什么觉得那是施舍,为什么不能是照顾,我们不想要不想拿,那些钱也不是非要塞进我们口袋里,必须让我们接收,我们完全可以还过以前的生活,靠自己的双手过日子,我们既然觉得那样太苦,伸手用了那些钱,对对方有丝感恩,有些敬仰甚至有些谄媚,怎么了?”  裴颜骤然十分害怕。  “裴颜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卑躬屈膝,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做坠姓陆的颜面,而且我们家就是这样的,你跟我好的时候就知道,你现在跟我谈尊严,而且你还一遍跟我暗示你有尊严,你却给我做出这么丢人的事!”  陆家表弟苦涩的深吸一口气,他尽心中不舍,尽管是真的爱过她,但是也觉得够了:“我们离婚吧,孩子你愿意生就生,不愿意生就不生,我尊重你的意思!”说完陆家表弟打开门,忍着心里的失望悲伤,径自走了出去,碰的一声关上门!  裴颜心中一片茫然,在门关上的一刻颤颤巍巍的又倒回地上!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十分可笑!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笑话!觉得就像脱光了衣服站在街头被人数落的小偷,所有人都在指指点点的笑话她,她却不自知。  她自以为是的聪明,她自命不凡的身价,她不屑于顾的爱情,她觉得玩弄于手心的丈夫,原来什么都没有!原来根本不是她聪明不是她自己多能干!甚至她根本不聪明不能干,她还很蠢!  裴颜蹲在地上,眼泪像要抽干身体里所有的水分疯狂的拥挤而出,撕扯着她看不见的的悲伤,碾压着她自以为是的尊严!  她以为的委曲求全,她以为的牺牲!原来经不起一点推敲,她就是笑话!是个笑话!  裴颜突然笑了!笑容疯癫、愚昧,当她得意的向大姐吐露自己的计划时,对方不屑一顾的目光;当她骄傲的说她可以报仇时,大姐看向孩子不听话一样的淡漠;她侃侃而谈自己小‘成功’时,她甚至没有多看她一下的目光。  她现在懂了,那是不以为然的蔑视,甚至连提醒、担心都不用,就像在看一个小婴儿自我商量着要办一件大事,结果,大事就是晚上尿床一样的无聊。  裴颜只想哭,大力锤着自己几乎呼吸不过来的胸口,大声哭。卑微的想把自己的身体缩卷在角落里再不要见人,免得自己都看不见自己!  ……  夏渺渺看着渐渐不哭的小鱼,她能理解小鱼的悲伤,已经不能理解感情受创后悲伤的反应,但也能体会小鱼以为的爱情崩塌感。  夏小鱼的舒心,必然有人不舒心。  夏渺渺看着小鱼宣泄的差不多了,叹口气:“不给妹夫也打个电话?”  夏小鱼脑袋一扭,还有些生气,裴颜固然有错,邢小行就没有了吗?!他如果不给裴颜那样的机会,裴颜能伤害到她!  夏渺渺叹口气,已经开口:“男生在这些方面反应比较迟钝,也考虑不到那么多,尤其小行又被家里宠坏了,怎么会注意这些细节,还大大咧咧的觉得没什么呢,或者是他知道裴颜动了他的手机,那么私人的东西,他心里或许还不高兴呢,但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有跟裴颜计较。你却在这里怪他,还跟他闹成这样,他心里委不委屈。”  夏小鱼闻言下意识的想反驳,但想到或许真有大姐说的这种可能,又觉得如果真是如此,小行一定很委屈,可想到那个贱人的所作所为,还有邢小行那个笨蛋什么都想不到就觉得自己很委屈。  “还有你刚刚,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你表哥打电话,你想过会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吗?”  “那是她活该!她自找的!”夏小鱼想起这点眼睛都要竖起来,凭她的直觉,她觉得对方就是故意的,就是想挑拨她和小行的关系。  夏渺渺看她这样就知道是沉底把裴颜恨上了,刚才让小鱼告状,也是觉得如果男人只是粗心,女人的想法都是细腻的,某些心态上大同小异,这样的举动一而再再而三,就是挑衅,小鱼话虽然难听了点,没有顾念亲戚情谊!也不排除是气狠了:“你骂裴颜就好了,你看你刚才把你表哥说的,他心里能好受,等你气消了,向他道歉。”  夏小鱼还在生气,不听她的。  夏渺渺也不是现在就让她应了,但有些话还是要说给她:“你能刚结婚,感情受到一点委屈心里不舒服是人之常情,但你要知道,结婚后不是谈恋爱,并不是说结婚后就不该甜蜜了,而是看待婚姻时更要看到它背后的相互扶持,看到除了爱情以为他的付出,婚姻不应该只用爱情去衡量,还要他的付出,你就说老爸的高血压,结婚后,你都没有回问过,他还带着爸去医院找人做了检查,上次买药的时也私下里跟妈说了抱歉,虽然你姐夫找人给爸看过,你觉得他在做无用功,可他不知道,那就是他的付出,就算你们感情上有点小瑕疵,你也要看在他对你父母对你不错的份上,收敛你不如意就出口伤人的话,你想想他寒不寒心。”  “我再说去难听的,就算你们两个以后没有爱情了,他还能对你父母视若亲生父母,对你尽责,对你们的子女尽教导义务,你就愿意以爱情不再的名义离婚,你就不想给他点颜面,给你自己一点空间,安静的享受以后的日子。”  |“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也不懂,小行是爱闹,还油嘴滑舌,但人应该不错,你也要适当的给他适应为人夫的过程,刚才你把人轰走的时候,他怕妈担心,还一直安慰妈呢,说等一会再过来看看你,先去打听一下怎么了,你看看,已经可以了,别要求太高,就是天仙,还不能爱情和董永如意呢。”  夏渺渺见小鱼的神色有些缓解:“你跟小行闹就跟小行闹,如今他人都走了,你也该跟妈通通气,别让她担心你,你本身就已经是闹出来了,还不让她老人家省点心,平时白宠你了,好了,再伤心一会,下来陪妈吃盘水果。”说完夏渺渺出去了。  夏妈妈吓的把轮椅往后挪挪,‘一脸无辜’的表示自己没有偷听。  夏渺渺笑笑,无奈的握住轮椅双耳,推着她往下走:“小鱼那么大的人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怕她钻牛角尖,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自以为自己多好。”  “不是你天天说她好的,她听多了当然就觉得自己好了,何况她不好吗,我看她挺好的。”  夏妈妈知道女儿提她以前呢,闭嘴不说了,她那时候也是没办法,小鱼迟早要嫁,以小鱼的容貌,为什么不选一个好的,难道因为感情嫁给穷苦潦倒的,就算是后者就能保证对夏小鱼好。  不是她看低小鱼,小鱼那样的被人骗了都不知道,不如听她的话,嫁衣食无忧的。  ------题外话------  本文即将完结。  新文《皇后在位手册》,求收藏了。  上辈子,她谨言慎行,位及皇贵妃,这辈子,她想更进一步……  她知道他是未来的帝王,为了摆脱未来凄凉的处境,她遇见了他……  上一世,她继母嫌她母亲定下的未婚夫处境尴尬,不能给继母出的弟弟带来利益,私下里退了婚事,把她许人做了继室;嫁妆、子女被人惦记谋害,这辈子,她只想按部就班,守护母亲留下的东西,安安静静的生活到老。  穿越而来即是庶出,好在家族和睦,姐妹恭谦,她也谨言慎行,只求将来嫡母怜惜,能为她谋一位身份不高,人品不错的良人。  但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她以为的身份不高的小兵,竟然是滴亲姐姐的夫君!兵临城下的未来帝王!  她是端木徳淑,身边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