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075章 夜探敌营

0075章 夜探敌营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42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1:18
   马小安被急救车拉走了,但那不过是一个形式,他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警察和交警也来了,运渣车司机最终是被交警带走的,而不是警察。这件事被初步认定为交通肇事,而不是刑事案件。这样的结果让夏雷和雷马工作室的人很气愤,但法律就是法律,它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它更不会照顾某一方的情绪。  夏雷坐着交警的车来到了医院,他在太平间里见到了马小安。他就那么站着,静静地看着马小安那张平静而苍白的脸,许久许久都没有动弹一下……  江如意闻讯赶来,哭了好一阵子。马小安也是她的朋友,只是关系没有她与夏雷那么亲密罢了。最后,她将夏雷送回了家。  江如意给夏雷炒了两个菜,但夏雷却看着饭菜一动不动。  “你吃点吧。”江如意苦苦劝道:“你这个样子下去怎么行?快吃点,多少你吃一点。”  夏雷却还一动不动地看着饭菜,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江如意皱起了眉头,“你吃不吃?不吃我喂你吃。”说着,她加起一筷子番茄炒蛋往夏雷的嘴里塞。  夏雷扭开了头,“如意,马小安是被谋杀的,你相信吗?”  江如意说道:“我相信,你把菜吃了。”  夏雷说道:“那你去抓那个运渣车司机,你审问他,他一定会供出幕后指使何老七。何老七想杀的人是我,马小安把我推开,但他却……”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眼泪忍不住又流出来了。  江如意也没辙了,她将筷子放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夏雷。她其实也没有胃口,只是不想夏雷太伤心,所以才做了饭菜,想转移夏雷的注意力,可现在看来她算是白忙活了。  “你去抓那个司机,你快去啊!”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江如意抓住了他的手,安慰道:“雷子,小安死了,我知道你很伤心,可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你让我怎么冷静?”夏雷冲她吼道。  江如意说道:“下午我就打电话问过交警事故处理中心了,那辆运渣车的刹车坏了,方向系统也有问题,那个司机也没有酒驾和毒驾的嫌疑,你让我去抓他,我以什么理由去抓他?就算我把他抓了,我又能关他几个小时?”  运渣车有故障,司机没有喝酒,没有吸毒,也不认识马小安,仅凭这些那个运渣车司机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运渣车司机甚至不需要赔钱,因为保险公司会为他善后。这就是事实,没有半点公平。  夏雷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白天的情景,他驾驶着polo车载着马小安往雷马工作室走。他正与马小安说说笑笑,突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猛冲上来的运渣车,他慌忙打了一盘子躲开了运渣车。运渣车从后面呼啸冲过,马小安从车窗里探出头破口大骂……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他的大脑之中也回放出了一幅静止的画面,在那个画面里,polo车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运渣车。通过运渣车的挡风玻璃,他清晰地看到了那个运渣车司机。运渣车司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他的纹身,他的面孔都非常清晰。  这辆运渣车与撞死马小安的运渣车是同一辆车,司机也是同一个司机。这不是巧合,是谋杀,只是对方想要的是他的命,但却失手要了马小安的命。  “雷子,你在想什么呢?”江如意的眼眸里泛起了泪花,“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夏雷不说话了,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具丢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他表面上是这个样子,但心里却燃烧着一团愤怒的火焰,他的心里暗暗地道:“那个运渣车司机不过是何老七的一条狗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是何老七,或者是古可文的授意。你们想杀我,马小安为我而死,这个仇我一定要找你们报!”  “雷子,你倒是说话呀,你怎么啦?”江如意一脸担忧的神色。  夏雷忽然抬头看着她,说道:“我们吃饭吧。”  江如意顿时愣在了当场。  “吃饭吃饭,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做事。”夏雷大口地吃着菜,一边含混地道:“嗯,你炒的菜味道还不错,以前怎么不见你有这个手艺?”  江如意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雷子,你……没事吧?”  夏雷说道:“我说你才没事吧?刚才不是你让我吃饭的吗?我现在吃饭了,你又来问我,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呃……吃饭吃饭。”江如意也拔起了饭来。  吃了饭江如意去洗碗,夏雷会屋里睡觉。江如意洗了碗从厨房过来,夏雷已经开始打鼾了。  “真是的,睡得跟猪一样,这样也好,他醒着又要胡思乱想了。”江如意嘀咕了一句,然后关上房门离开了。  江如意前脚刚走,夏雷便睁开了眼睛。他来到阳台上,看着江如意进了楼梯间,她的房子里亮起灯的时候,他也转身出了门。  出了小区,夏雷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郊区而去。大约四十分钟后,他从出租车上下来,往一个渔村步行而去。  渔村靠海,村子中有一幢非常气派的别墅,这座别墅的主人便是何老七。  何老七在城里也有房子,但有钱人都不喜欢住城里,他也不例外。何老七究竟有多少钱,没人知道,但最少估计也有好几千万。  夏雷将戴在头上的棒球帽拉下了一些,遮住额头和鼻梁,然后慢吞吞地向那幢别墅走去。  何老七无论是出行办事,还是在家里蹲着,他的身边总有四个保镖。那四个保镖都是跟着何老七混了多年的干将,能打能杀,在道上也都很有名气。  这些,都是从秦香那里得到的情报。  夜色笼罩着渔村,村里没有路灯,一片漆黑。这正好方便夏雷靠近那幢别墅。那幢别墅灯火通明,老远就能看清楚。借着别墅里的灯火,他老远便看见了别墅里面有人在活动。位于别墅三层之上的观景阳台上有一个人,他坐在沙滩椅上抽烟,眺望夜幕下的大海。二楼一个房间之中有两个人躺在床上看电视,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楼的客厅里有一个人在看电视,他胡乱按着遥控板,有些毛躁的样子。院子里有两个人在聊天,很小声的样子。  这些情况都是夏雷一眼透视之后所获得的情况。  收回视线,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二楼房间的一男一女会不会就是何老七和他的老婆韩莉呢?”  何老七的老婆叫韩莉,儿子叫何家豪,这些也是从秦香那里得到的情报,可惜的是秦香没能给他提供照片,所以他虽然很怀疑二楼房间之中的一男一女就是何老七和韩莉,却也无法确认。  夏雷避开了大路,从一条小路慢慢靠近别墅。  别墅周围虽然一团漆黑,但夏雷却还是看到了安装在墙体上和别墅顶部的监控摄像头。那些摄像头安装得很考究,每一只都覆盖一片区域,整个别墅周边竟没有留下一点可以潜入的监控死角。  在更近的位置,夏雷又看到了几个人,他们在别墅一楼的一个房间之中打牌。牌桌上堆着一扎一扎的现金,还有一些粉末状的东西。那些人要么戴着耳钉,要么染着金发,身上也都有看上去很邪恶很狰狞的纹身,一眼便可以看出不是些好人。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这些打牌赌钱的人难道是何老七的小弟?加上那四个,这座别墅里仅保镖就有十人。妈的,他还真是谨慎。这么怕死,混什么黑道?”  夏雷的视线移落到了三楼观景阳台上的那个保镖身上,他的左眼微微一动,那个保镖身上的情况顿时进入了他的视线。他看到了那个保镖插在腰间的一支手枪。随后他又分别透视了另外三个没有打牌的保镖,一样的情况,那三个保镖的身上也带着枪。最后,他透视了那些打牌的人的身上,结果发现那些人看上去很凶恶,但身上都没有枪,只有猎刀和蝴蝶.刀之类的冷兵器。这个发现,他几乎可以判断出来了,没有大牌的四个人是何老七的贴身保镖,那些打牌的多半是召集来的小弟,帮着保护何老七的。  陈传虎带了那么多小弟去砸雷马工作室,却被夏雷一个人全部摆平,差不多十个人都被送进了医院。何老七派人去杀夏雷,结果却把马小安给撞死了。何老七肯定会防着夏雷走极端路线,找他报仇。所以,这里防卫这么森严也就不奇怪了。  “何老七的保镖都带着枪,他也防着我要来,我要是贸然进去的话,我就中了他的圈套了。我现在虽然能打,但对方要是有枪的话,我就算再能打也没有用。”夏雷带着一腔复仇的怒火而来,可发现何老七的保镖身上带着枪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他根本就不要等十年那么久!  离开之前,夏雷的视线再次移落到了二楼的那个房间之中,他记住了床上的男人和女人的样子。随后,他顺着小路往回走。  刚刚走出渔村的村口,一束雪亮的灯光突然从路边照射过来。  夏雷根本就没有伸手去挡那刺眼的强光,但他的左眼却穿透了光束,看到了站在光后面的人——秦香。  坐在雅马哈摩托车上的秦香皱着眉头,“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不过,你总管还有理智,没有闯进去。你要是闯进去的话,那你今晚就死定了。何老七的四个保镖枪法都非常好,你就算是李小龙转世,你也没法活着出来。”  夏雷向秦香走了过去,“明知道我有可能会死,你还来?”  秦香说道:“我们是朋友。你刚失去了一个朋友,而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再说了,你答应过我,要帮我摆脱何老七的控制,你要是死了,谁来帮我?”  夏雷叹了一口气,“走吧,带我离开这里。”  秦香打燃了火,“上车吧,我带你去喝一杯。”  夏雷爬上了雅马哈摩托车,秦香一轰油门,眨眼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