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158章 乖乖女的觉醒

0158章 乖乖女的觉醒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61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1:28
   思ˊ路ˋ客,更新最快的!  “夏雷,你快走吧,以后别来我们家了。”张慧兰翻脸比翻书还容易,“还有,以后别来我们家了,你和我们静子是不可能的。”  夏雷看着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宁静是一个人,不是你的玩具,也不是你的商品,她有权喜欢她喜欢的人,她也有权过她自己想过的生活。你虽然是生养她的母亲,但你不应该把她当成你的摇钱树。”  “你说什么?”夏雷的最后一句话刺激到了张慧兰,她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夏雷的鼻子骂道:“你给我滚!”  夏雷淡淡地道:“如果不是宁静,你就是用八抬大轿抬我来我也不想进你家的门。宁静有你这样的母亲,我为她感到悲哀。”  “你这家伙真是欠揍!”任文强突然将手中的玫瑰花花束砸向了夏雷,他早就想揍夏雷了,报一报因为夏雷被申屠天音赶出万象集团的仇,刚才当着宁静父母和宁远山的面他自持身份不便动手,但现在恐怕宁静的父母和宁远山都希望他揍夏雷一顿,他岂会错过这样的机hui!  夏雷偏了一下头,玫瑰花花束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撞在墙壁上,花瓣散落了一地。  任文强抢步上前,抓着凌霄的胳膊,侧身,一个过肩摔!  夏雷的右脚瞬间上提,一脚踩在了任文强的腿弯之上。  任文强本想将夏雷从他的肩头上狠狠地摔过去,可还没完成动作,他的右腿便受力下沉,一下子变成了单膝跪地的姿势。  柔道与咏春?  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格斗术。  就在任文强单膝跪地的那一刹那间,夏雷一记短桥肘击,狠狠地撞在了任文强的后背上。一声闷响,任文强的身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顿时向前冲,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秒钟之前,任文强想将夏雷狠狠地摔在地上,可是一秒钟之后他自己趴在了地上。  “可恶!”任文强一个滚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夏雷的速度更快,往前一终,右脚弹出,一脚踹在了任文强的面门上。  任文强再次倒在了地上,刚才是屁股朝天,现在是屁股着地。他的帅气的脸庞上也多了一只脚印,夏雷穿的是41码的鞋子,他用他的脸丈量了出来。他的鼻孔流血,嘴皮也破了,那样子好像有一只羊驼从他的脸上奔跑过去。  宁远山、池静秋还有宁静的父母都傻眼了。  就在任文强将手中的玫瑰花花束砸向夏雷发出挑战的时候,他们还都认为夏雷会被揍个鼻青脸肿,毕竟任文强是柔道八段,而夏雷学咏春才没多久。可转眼间,任文强就完败了,而且败得如此之惨!  没人愿yi接受这样的结果。  夏雷没有再追打任文强,他晃动了一下脖子,淡淡地道:“任文强,你是柔道八段是吧?好了,我已经活动好筋骨了,爬起来吧,我们好好打一场。”  把人都打躺地上了,他才说活动好筋骨,让人起来跟他好好打一场,还有比这更过分的吗?  任文强捂着狂流鼻血的鼻子,他看着夏雷,他的眼眸中充满了阴毒和仇恨,他恨不得将夏雷剁成肉酱,可面对夏雷的轻蔑的眼神,他却不敢从地上爬起来。  夏雷笑了笑,“你说你想教xun我,看来你是逗我玩的。”他走到了任文强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任文强的脸颊,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揍你,没有那个能耐就别来挑衅我,不然的话,下一次我会把你揍得更惨。”  面对这样的蔑视,这样的侮辱,任文强却连夏雷的眼睛都不敢直视。  “夏雷!你就是一个流氓!”宁远山骂了一句,跟着又对池静秋说道:“静秋,报警!”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宁远山!”  谁敢这么大胆,用这种口气直呼宁远山的名zi?  几个人的视线移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正好看见周围带着几个西装笔挺,神色冷峻的青年往这边走来。这几个神色冷峻的青年属于什么部门,除了周伟,没人知道。  “周主管?”宁远山神色狐疑地看着周伟,“你来这里干什么?”  周伟却没有跟宁远山说话,而是快步走到夏雷的身边,他凑到夏雷的耳边,小声地道:“东西在他身上吗?”  夏雷点了一下头。  “很好。”周伟忽然指着宁远山说道:“把他抓起来!”  两个神色冷峻的青年跟着走向了宁远山,二话没说,一左一右地将宁远山架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宁远山慌了。  这时宁远山的妻子于慧跑了出来,神色紧张地挡在宁远山的身前,不让周伟的人带走宁远山,“你们、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们家远山是好人,不是坏人!”  “好坏的定义可不是你说了算,要法律说了算。”周伟递了一个眼色,他带来的一个随从跟着就抓住于慧,将她拖到了一边。  于慧又哭又闹,周伟冷声说道:“你再闹连你一起带走,治你一个妨碍公务罪!”  于慧顿时被吓懵了。  宁远山说道:“于慧,没你的事!他们还奈何不了我!”  周伟只是冷笑了一下,他似乎不屑与宁远山斗嘴。  池静秋却似乎得到了勇气,她伸手去推那两个架着宁远山的周伟的随从,一边蛮横地道:“你们以为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抓宁董?你们不出示证件,更没有拘捕令,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周伟冷皱了一下眉头,“你是池静秋?”  “是我!”池静秋的口气依旧很强硬。  周伟忽然说道:“我正找你,一起抓了!”  又有两个随从上去架住了池静秋。  池静秋踢着双腿,撒泼地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我要告你们!”  周伟厉声说道:“池静秋,宁远山,你们涉嫌窃取国家机密,你们被捕了。请你们跟我们走,接受调查。”  “放肆!”宁远山怒道:“我是什么人?你们一定搞错了,我怎么会窃取国家机密?”  “搞错了?”周伟冷笑道:“你让池静秋收买雷马制造公司的员工,盗取我们公司的机密,那东西现在恐怕还在你身上吧?”  宁远山和池静秋顿时愣了一下,但两人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周伟带着人过来抓他们的原因。  周伟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心领神会,他走到宁远山的身前,他知道宁远山将那张手机内存卡揣在哪只衣兜里,但他还是假装搜遍了宁远山的几个衣兜,最后才将读卡器搜出来。然hou,他将读卡器递给了周伟。  周伟将读卡器连接到了他的手机上,很快就看到了上miàn的图纸和照片,他将手机的屏幕对着宁远山,“这就是证据,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是你们下套诬陷我!你们不得好死!”宁远山的情绪已经彻底失控了。  周伟又看着池静秋,冷冷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等等!”池静秋忽然想起了什么,“东西是雷马制造的一个员工卖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还有,你说那是你们公司的机密,可怎么会在夏雷那里?你们根本就是串通起来陷害我们!”  周伟说道:“我相信你们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它是我们公司委托夏雷完成,但所有权归我们。你窃取的可不是一般的机密,那是国家机密!”顿了一下,他又冷哼了一声,“真是搞不懂你们这样的人,偷了东西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还有你,宁远山,你以为你是谁啊,是天王老子吗?竟敢偷我们公司的机密!带走!”  宁远山终于怕了,他的嘴皮动了动,可没说出什么话来。  他其实比谁都清楚神州工业集团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公司,偷神州工业集团的机密,那真的是找死!可他想不明白的是,那台机床明明是夏雷在制造,它怎么就变成神州工业集团的东西了呢?  他忽然看了一眼身边的池静秋,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恨意,如果不是这个贪婪的女人,他怎么会掉进这个坑里!  这时的池静秋哪里还顾得上宁远山,她看着夏雷,流着眼泪哀求地道:“雷子,雷子,我们是老同学啊,你……给他们说说,这是一场误会,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好不好?”  夏雷静静地看着池静秋。他要想解救池静秋,其实也简单,一句话的事情。可是,他没有被池静秋的眼泪所感动。不是他铁石心肠,而是他并没有傻到解救一个处心积虑想整死自己的敌人的程度。  “雷子,我错了行不行?你帮我说句好话啊,求求你了……”池静秋还在哀求,但她已经被两个神色冷峻的青年架着走远了。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不想整死我,我又怎么会整你?”  周伟对夏雷说道:“夏总,我们走吧。”  夏雷点了一下头,跟着周伟往小区门口走去。  张慧兰忽然小跑着跟了上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小雷,这一定是一个误会,你远山叔不是一个坏人,你帮忙说说好话吧。”  夏雷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张慧兰,“我人微言轻,你还是找有能耐的人吧。再见。”  张慧兰的笑容顿时像浆糊一样凝固在她的脸上。  夏雷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宁静静静地站在窗前,她看着夏雷的背影,忽然笑了。就在夏雷驾驶着他的黑色宝马m6小时在小区门口之后,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那小子真可恨!”别墅门前,张慧兰恨恨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他会遭报应的!”  任文强揉了揉肿得老高的鼻子,安慰道:“伯母,宁董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还是你好。”张慧兰的语气柔和了很多,“进屋坐吧,还有嫂子,你也进屋坐,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把人捞出来。”  于慧木然地点了一下头。  就在这时宁静提着一只包下了楼。  “静子,快给文强泡杯茶。”张慧兰说道。  宁静却大步往门外走。  宁远海挡住了宁静的去路,“都什么时候了,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没看见文强来了吗?”  宁静忽然一把推开了宁远海,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一屋子的人都懵了。  走出门口,宁静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眼里噙着泪,但嘴角却露着笑,“雷子说得没错,我是个人,不是你们的商品,也不是你们的玩物,我应该有我自己的生活。我受够了,从今天起,我搬出这里,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完,宁静转身就跑。  宁远海却还愣在那里,奇怪的是,他的心脏病并没有发作。  思˙路˙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