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190章 狠心的爷爷

0190章 狠心的爷爷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13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1:35
   小岛不大,几平方公里而已。天赐医院位于小岛中心,处在群山环绕的山谷之中,四周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这里风景如画,四季怡人,确实是一个养生治病的好地方。不过,一般的老百姓是没法来这里治病或者疗养的,在这里住几天院,随随便便便是几十上百万的花销,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起。  天赐医院,申屠天音和夏雷在一个护士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病房前。  “你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夏雷说道:“他不想看见我,我进去他肯定会生气的。”  其实,他已经用左眼观察了这间病房里的情况,确定没有危险的时候才这么说的。  “嗯,那你在外面等我。”申屠天音跟着护士进了病房。  夏雷虽然没有进去,但他却也没闲着,他继续用左眼观察病房里的情况。这个病房的配置的豪华程度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极尽奢华。  病房里,申屠伟业躺在病床上。申屠天音的二婶汪芳坐在病床边的一只椅子上,申屠天音走进去的时候,她正拿着一把水果刀在给申屠伟业削苹果。她只是看了申屠天音一眼,然后又埋头削苹果,两个招呼都没有。  “你来干什么?”申屠伟业一见申屠天音便没好气地道。  “爷爷,你生病了,我当然要来看你。”申屠天音不卑不亢地道,然后她又主动跟汪芳打了一个招呼,“二婶,辛苦你了,这么晚了还照顾爷爷。”  汪芳不冷不热地道:“辛苦什么?都是一家人,尊敬老人照顾老人是应该的。”顿了一下,她又说道:“对了,你的那个什么未婚夫怎么没来?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也不来看看老爷子?”  申屠天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申屠伟业也看了一眼房门,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怎么?他还真是有脸来?就在门外?”  也不知知道为什么,申屠天音点了一下头。  汪芳啪一下将手里没削完的苹果砸果盘里了,人也腾一下站了起来,瞪着门口的方向,“人来了,却不进来,什么意思?老爷子生病就是被他气病的,他居然不进来道歉?天音,不是我说你,这样的男人靠不住,你怎么就非要跟他在一起呢?”  她并不知道她看着门板的时候,夏雷其实也正看着她。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汪芳也在这里,她显然是知道她的丈夫和儿子想干什么事情,所以她也参与了。那么,申屠伟业也参与了吗?”  想到这里,夏雷的视线忽然移到了申屠天音的脸上,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他却也看到了申屠天音的浩眸里的泛起的水花。这一刹那间,他的心也微微痛了一下。  就申屠伟业的气色而言,还有说话时的洪亮声音,他就算是有病也不会很严重。如果是一般的小毛病或者老毛病,市区里的医院就可以解决了,根本就没有必要跑这么远到这座奢华的私人医院里来。所以,种种迹象都表面申屠伟业也有可能知道申屠义和申屠天风要干什么。  这就是让申屠天音感到悲伤的原因,她的亲爷爷也希望她死。  病房里,申屠天音用袖口擦拭了一下眼角。  “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申屠伟业并不领情,语言很粗暴。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爷爷,你说什么话呢?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你喜欢男孩,天风哥和嫂子一定会生下一个男孩的,也就是你的曾孙子。你还要看着曾孙长大,读大学,娶妻生子,五世同堂呢。”  听到“五世同堂”,申屠伟业的脸色总算是和软了一些,他说道:“你让那小子进来,既然来了,躲在外面不进来,算什么?”  申屠天音转身来开了房门,她对夏雷说道:“我爷爷让你进去。”  夏雷点了一下头,走进了病房里,他面带笑容,“老爷子,感觉好点了吗?”  “哼!”申屠伟业就只是冷哼了一声,看夏雷的眼神也充满了厌恶与憎恨。  “阿姨好。”夏雷又笑着跟汪芳打了一个招呼。  “别假惺惺了,有话快说,说完了出去。”汪芳更不客气。  “二婶。”申屠天音不高兴了。  汪芳跟着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又要护着这小子,我不说话了行了吧?在你眼里,我这个二婶还不如一个外人。”  夏雷并没有将申屠伟业和汪芳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申屠伟业的身体情况便一览无余地进入到了他的左眼的视线之中。申屠伟业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不存在外伤。他的血液流速正常,心肺的能力也不存在问题。他的其它器官也没有明显的发炎或者别的病理性特征,所以也很正常。一眼透视,他也得到了一个结论——申屠伟业果然是装病。  “夏雷,你就一句话,就没有话要跟我说了吗?”申屠伟业这才出声说话,很是不满的样子。  夏雷的从申屠伟业的身上移开了,漫不经心地扫过正常视野里的所有东西,他并没有结束左眼的透视状态。  “说话!”申屠伟业怒了。  夏雷的视线停顿在了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只花篮上,他看到了一只隐藏在花篮里的微型摄像头。那是一只非常先进的摄像头,上面还有捕捉声音的信号孔。显而易见,这间病房里的一切都在这只微型摄像头的监视之下,包括所有人说话的声音也会被捕捉,传送到终端。  “嗯嗯……”夏雷清理了一下嗓子,脸上还是带着笑容,“老爷子,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不是坏人,我会好好待天音的。我把你气生病了,这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好不好?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原谅我吧。”  申屠天音也帮腔道:“爷爷,你就原谅他吧。”  “好了,看在天音的份上这次我就原谅你了。”申屠伟业很不情愿的样子。  夏雷跟着说道:“谢谢老爷子,我一定会改掉我身上的毛病的。”  “哼!”申屠伟业冷哼了一声,不想跟夏雷说话了。  汪芳说道:“就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了,医院有酒店,你们暂时住下,明天再来看老爷子吧,他是病人,要早休息。”  “好吧,雷,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看望爷爷。”申屠天音说。  夏雷却说道:“等我一下,我上一下洗手间。”  汪芳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就你事多。”  夏雷也不斗嘴,捂着小腹快步走进了洗手间。进了洗手间,他反手关上了门,然后拧开了洗手池里的水龙头。他把水量调得很小,造成一种他在嘘嘘的假象。做好了这一切,他才从西服的内兜里掏出了一只小盒子。  盒子里面装两只微型窃听器。  夏雷将一只微型窃听器放在了洗手间的雾化玻璃门的门楣上,这个位置,除非爬上去,人站在下面根本就看不见它。  放好了窃听器,夏雷关掉了水龙头,然后冲了一下马桶。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夏雷径直走到病床边,凑头到申屠伟业的耳边,小声地道:“老爷子,晚安,好好保重身体。”  说话的时候,他将另一只窃听器黏贴在了床下。  申屠伟业瞪了夏雷一眼,“要走就走,假惺惺干什么?你巴不得我死吧?”  夏雷笑了笑,退开了。  这两只窃听器是金大虎准备的,非常先进,它们能捕捉到十米范围内的环境音,这个范围内只要有人说话,接收器都能接收到。两只窃听器,窃听的范围完全覆盖了整个豪华病房。  “我们走吧,别惹爷爷生气了。”申屠天音挽着夏雷的手臂,离开了病房。  走廊里静悄悄的,夏雷一句话都没说,直到走出住院部,他才小声地道:“那只花篮里有监控摄像头,而且……”  申屠天音打断了他的话,神色凄然地道:“我知道,我爷爷没病,我了解他。”  夏雷叹了一口气,“这人啊,怎么说呢,你爷爷是鬼迷心窍了。你别太伤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我不伤心,我算是没了爷爷,但我爸却回来了。”  说是不伤心,可夏雷却看见了她眼里的淡淡的水雾。她的亲爷爷想她死,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不伤心呢?  两人往小岛上的酒店走去。那是一片修建在山腰上的别墅群,一幢幢欧式风格的别墅坐落在森林之间,宛如童话之中的欧洲古镇,宁静美丽,就像是一副天然的油画。  可在夏雷和申屠天音的眼里,它却是一个充满杀机的地方,稍一不慎便万劫不复。  申屠天音握紧了夏雷的手,夏雷也能感受到她的紧张。  夏雷安慰道:“别害怕,有我,只要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更何况,还有金大虎和金振焕在,他们也会保护还你的。”  “我不害怕,只是有点紧张。”申屠天音说道:“雷,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  “我们……”夏雷本想说“我们当然还是好朋友”,可话到嘴边,他才觉得这样说是多余的,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件,申屠天音和他又岂止是“好朋友”那么简单。可是,不只是“好朋友”的话,那他和她的关系又是什么呢?  然后,两人都莫名其妙地沉默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