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417章 龙凤胎的节奏

0417章 龙凤胎的节奏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36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2:18
   夜幕降下,这个城市进入了另一种状态。闪烁的霓虹,汇成光梭般的车流,还有迷失在音乐和啤酒中的男男女女。繁华盛世,纸醉金迷。  夏雷也进入了另一种状态,在申屠天音的位于京都的家里,他的身份被重新定义。他是申屠天音的未婚夫,是申屠仁的未来女婿,现在还是厨师。他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展示着他的精湛厨艺。家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未来老丈人,一个是他的未来老婆,他当然要露一手,获得一个好的印象。  夏雷在厨房里忙,申屠天音与申屠仁在客厅里嘀嘀咕咕。  “真想不到啊,你们就这么就……”申屠仁假装不高兴的样子,“你们俩也真是的,这么大一个事情也不事先给我说一下,我可是你亲爹啊。”  “爸。”申屠天音一本正经,“我给你找了这么好一个女婿,不许得了便宜还卖乖。”  “呵呵。”申屠仁笑了,“你呀你,我了解你,你这么跟我说话没什么。可是,你的脾气性格太冷太傲,以后和夏雷说话要注意一点,不要太强势了。女人嘛,在职场可以强势一点,但在家里,在生活里,你得温柔一点。”  申屠天音握了一下申屠仁的手,轻声说道:“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你看你女儿是不知道怎么对待自己男人的女人吗?你放心吧,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那可不一定,他那么优秀的男人,就没别人家的姑娘盯着?再说了,你们现在才只是订婚,不是结婚。”  “爸,今天是我的大好日子,你非要这么败兴吗?”申屠天音翘了嘴。  申屠仁压低了声音,“我这是为你好啊,算了,我是指望不上你,我明天去找少林寺的释大师给我算一卦,看个就近的好日子,让你们俩早日成亲算了。”  申屠天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是我嫁人,又不是你嫁人,你着什么急啊。”  “我能不急吗?当年和我一起打天下的几个朋友,那个不是孙子满地跑,我可盼着抱孙子呢。”申屠仁呵呵笑道:“这事,你们看着办吧。”  申屠天音的玉靥上浮出了一丝羞涩的红晕。她和夏雷有过一些很亲密的肢体接触,可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她都快忘了那种感觉。现在被父亲提到“抱孙子”,那些已经变得模糊的感觉和往事又浮现心间,她的心里也就多了一丝痒痒的,酥酥的感觉。有一点想,有一点羞。  申屠仁拍了一下申屠天音的肩头,一声叹息,“哎,要是你母亲还在,那该多好啊。她一定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申屠天音轻轻垂首,这个时刻,幸福与伤感都是很美妙的感觉。  “开饭了,开饭了。”夏雷两只手捧着四只盘子,一边往饭厅走,一边招呼申屠天音和申屠仁过去。  “还不去帮忙?”申屠仁白了申屠天音一眼。  “现在就开始向着他了,哼。”申屠天音皱了一下晶莹小巧的鼻头,起身去给夏雷帮忙。  申屠仁苦笑了一下,移目窗外,斜眺星辰点缀的夜空,轻轻地念叨,“老伴,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女儿终于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了。夏雷不错,真的不错,你一定会喜欢的。”  一股夜风吹来,撩动窗帘,仿佛是心爱之人的回应。  申屠仁抹了一下湿润的眼角,往饭厅走去。  夏雷做了六个菜,羊肉连锅汤,酱汁鲍鱼,清蒸扇贝,还有两样素菜和一个德国风味的奶油猪排。中西合璧,高低搭配,色香味美。  申屠仁取来了一瓶看上去非常老旧的红酒,启开,倒进了醒酒器之中,轻轻摇晃。  夏雷看着那支老旧的玻璃瓶,好奇地道:“仁叔,这是什么红酒?看上去很老旧,恐怕有些年岁了吧?”  申屠仁呵呵笑道:“这里就看不出来了吧?这可是我珍藏了十年的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全世界就只有二十瓶。当年,我从一个欧洲收藏家手里买到的,花了十万美金。”  夏雷被吓了一跳,“仁叔,这么贵重的酒你怎么说开就开了,它价值六十多万啊。”  普普通通一顿家宴,喝掉一瓶价值六十万的红酒,虽然都是亿万富豪,可这未免也太奢侈了。要知道,就这瓶红酒的价值,许多人得工作一辈子!  申屠仁却不解释为什么开这么珍贵的红酒的原因,反而是假装不高兴地看着夏雷,“雷子,这么还叫我仁叔?”  申屠天音在桌下靠了夏雷一下。  夏雷跟着改口,“爸。”  “呵呵!”申屠仁顿时笑开了怀,“你刚才问我为什么开这瓶红酒,就为这个,就为你叫我爸啊。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我高兴,今天不开这瓶红酒,什么时候开?”  申屠天音嘟囔道:“也可以结婚那天再开嘛。”  申屠仁白了申屠天音一眼,“你们结婚我也有藏酒,你们生孩子,我抱孙子那天我也准备了一瓶好酒!”  申屠天音的脸更红了,“爸,你说什么啊,怎么就扯到生孩子的事情上去了,你以为是蒸馒头吗?捏一团面,放进蒸笼就能蒸一块馒头出来?”  夏雷,“……”  万象集团的申屠女王居然会打出这样的比喻,这真的是让人想象不到。  一顿晚餐,三个人吃得开开心心。唯一让夏雷介怀的是,那瓶价值六十多万的红酒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值得赞美之处,倒是与市面上售价一两千的红酒差不多。  不过,有钱人的世界,谁懂呢?  他现在虽然也算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了,可他不会这样去花钱。  晚餐结束,申屠天音主动收拾了碗筷。夏雷要帮忙,她却不让,执意一个人收拣。平时,家里其实是有佣人的,还有傅明美和傅传福。不过今天是特殊的日子,这些人都被请出去了。  夏雷无事可做,上了楼,进了书房。  他用申屠天音的电脑搜索了一下“圣地王国”,百度引擎提供了一大堆内容。耶路撒冷,鲍德温四世,他的姐姐西比拉,还有娶了西比拉的法国骑士巴里安。这些人物早已经作古,就连一块墓碑都难以找到。可在几百年之后却牵动了他的心,让他去寻找隐藏其中的秘密。  “没有描述什么‘神圣之心”啊,不过也不奇怪,那毕竟只是一串项链。要想知道这串项链为什么落在了永美公主的手里,还成了她的陪葬品,这恐怕得永美公主亲口讲述其中的故事了。”想到永美公主,夏雷的脑海之中忍不住又浮现出了她的样子,没有衣服,美绝人寰,艳丽无双。  他也忍不住去想象,如果这个时候永美公主就在他的身边,她会做出一些什么奇怪的举动呢?  申屠天音从门口走了进来,脚后跟轻轻一磕,书房的房门咔一声关上了。  “在看什么?”申屠天音走到了夏雷的身边,凑头看了一眼显示器,然后她笑了,“原来在看那个经理说的故事,那部电影我看过,很壮烈,很凄美。真没想到,我会得到西比拉公主的项链。我会将它当作我们的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  夏雷笑道:“要是生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你传给谁啊?”  申屠天音想了一下,“当然是传给儿子啦,女儿要嫁出去嘛,既然是传家宝,那肯定得儿子才能代代相传。”  夏雷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柔荑,“那要是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你传给哪个儿子啊?”  “啊?你要我给你生三个啊?”申屠天音柳眉微皱,“我才不给你生那么多呢,生孩子很疼的。”  “你又没有生过,你怎么知道很疼啊?”  “我是女人,天生就知道。”说话的时候,申屠天音的上身微微倾了下去,柔软的部位亲密地挤压着夏雷的肩膀,还有一部分肩胛。  温柔的挤压,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夏雷看着她,眼里也只有她。她的身上仿佛有一种磁性,吸引着他一点点地靠近。  申屠天音没有退缩,她闭上了眼睛,樱唇也一点点地向夏雷移动。终于,两人的唇结合在了一起,然后两条舌头也纠缠在了一起,就像是两条好斗的鱼,在狭小的池塘里争斗,要分一个输赢。  没有说话的声音,却又很多含混的莫名其妙的声音,它们从申屠天音的喉咙里飘扬出来,给人的感觉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快乐。  门外走廊里,一个老头慢吞吞地走来,手里还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  万象集团的前任董事长,曾经叱咤华国商界的重量级人物给未来女婿泡茶,还端来,恐怕也只有夏雷能享受这种待遇了。  可是,申屠仁高高兴兴地来,还没走到书房门边,门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娇弱欲滴的声音。  “不要,不要……你坏死了……”这是申屠天音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仿佛在蜂蜜里浸泡过一样。  申屠仁的双脚顿时一僵,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他确实是想早早地抱孙子,可旁听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想去做的。  然而,书房里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夏雷的小腹中烧着一团火,可是这团火却被一张能吸水的纸片给浇灭了。他亲自发现的,这让他尴尬得很。  申屠天音咬着嘴唇,脸色红红,看着夏雷那只偷袭的手,那水汪汪的眼神儿恨不得将夏雷淹死。  “呃……”夏雷干咳了一声,“我们去看新闻联播怎么样?”  申屠天音忽然咬住了夏雷的耳朵,声音妩媚到了极点,“看你老老实实的样子,却没想到你这么坏,我有一种跳进火坑的感觉呢。”  夏雷伸手钻进了她的咯吱窝,一边挠,一边笑道:“那我就让你尝尝我这个火坑的厉害!”  申屠天音大声求饶,“哎呀,痒死了,痒死了,你轻点呀,皮都破了啦!”  楼梯口,申屠仁的身体颤了一下,手中的茶杯啪一声砸在了他的脚背上。  这阵仗,是要生龙凤胎的节奏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