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458章 夫妻间的暗示

0458章 夫妻间的暗示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17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2:22
   能爬到韩国大国家党党魁的位置,安谨谏的屁股上不可能干净。神域集团能快速崛起也不可能是脚踏实地循规蹈矩发展起来的,它的资本积累也是一部黑暗史。安谨谏是韩国大国家党的党魁,同时又是神域集团的董事长,就凭这两个身份,他的血管里流淌着的不可能是干净的血液,而是包含着罪恶的血液。  如果掌握了安谨谏的犯罪的证据,那就等于葬送了安谨谏的参选韩国总统的美梦,甚至有可能让他坐牢,动摇神域集团的根基!  夏雷的话让安谨谏感受到了压力,可他毕竟是大风大浪闯过来的人,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呵呵地笑了笑,“夏雷,你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过,你吓唬谁呢?你说你有让我进监狱的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夏雷低头翻着手机。  “没有?”安谨谏忽然拍了一下桌子,“申屠天音,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我不打算给你一天的时间了,你现在就给我一个答复。要么让这小子滚蛋,要么你完蛋!”  申屠天音忽然要说话,夏雷忽然将手中的手机从会议桌上滑了过去。  夏雷的手机贴着桌面滑到了安谨谏的面前。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安谨谏还非常年轻,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格子衬衫。一个老人抱着他的脚,苦苦哀求的样子。旁边,一群人正在拆除一间房屋。  拍摄这张照片的年代恐怕是七八十年代,那个时代里首尔正飞速地向周边地区扩张。黑道人物、政治人物和商人相互勾结,强占韩国普通老百姓的土地和祖屋,疯狂敛财。神域集团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发展起来的,而在那之前,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工厂而已。  看见这张照片,安谨谏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刚才的嚣张气焰顿时别浇灭了。原因很简单,这张照片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拍的,为什么会存在,又为什么会落入夏雷的手中!  夏雷淡淡地道:“安谨谏,你说我是小偷,可你是什么?你是强盗。你连老人的房子都下得狠心去抢,你这样的人还能做韩国总统?这张照片出现在韩国的媒体上,不知道还有多少韩国人会投你的票?”  安谨谏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你是怎么地道这张照片的?”  “你想知道?”  安谨谏点了一下头。  夏雷笑了一下,“可我不想告诉你,我想告诉你的是,不止是这张照片,还有,你再看看吧。然后,你再决定该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  安谨谏拿起了夏雷的手机,滑动屏幕,又一张照片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照片里的他已经不再年轻,大概四十岁的样子。地点是在一间ktv的包间里,他搂着两个年轻的女人,他的两只手分别插进了两个女人的领口,抓握着什么的动作。可这两个女人都不是陪唱陪酒的女人,而是穿着正规的女人,其中一个的眼眸里还噙着泪花,一副屈辱的样子。  这两个女人安谨谏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神域集团的两个犯了错的女人。他用这种方式惩罚了她们。那一夜,他倒是爽够了,却没想到还有这张照片存在。  这样一张照片传出去,别说总统了,就连韩国大国家党的党魁的位置都得丢!  安谨谏又滑动了一下屏幕,出现在他视线之中的是一份合同的照片。这份合同他也认得,如果他出现在检察官的办公桌上的话,不用二十四小时,他便会收到检察官的传唤。  看了合同,安谨谏又滑动了一下屏幕,不过没有新的内容了。  可是,就算只有这三张照片也足以把安谨谏吓得胆战心惊!  他确实掌握了申屠天音的一些把柄,所以他理直气壮地要挟申屠天音离开夏雷,与安秀贤在一起,继续安家之前做的那个美梦——取一个身家千亿的儿媳妇,还给安佳生儿育女,最终连万象集团都是他安家的。而且,他还可以利用申屠天音做踏脚板,进军华国的市场,最终超越韩国的现代集团和三星集团!  这个美梦在两分钟之前还是存在的,可现在已经破碎得捧都捧不起来了。安谨谏现在要面对的不是怎么逼申屠天音就范的问题,而是怎么说服夏雷不把这些东西流传出去的问题!  安谨谏沉默了半响,然后说道:“夏先生,请你们的人出去一下好吗?”顿了一下,他对神域集团的代表说道:“你们也出去。”  几个韩国人跟着起身,鞠躬离开。  万象集团这边的人却没有动,都看着申屠天音和夏雷,等着两人的指示。  申屠天音轻声问道:“老公,要让他们离开吗?”  夏雷点了一下头。  申屠天音这才说道:“你们也出去吧。”  万象集团的人也离开了,偌大一个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申屠天音、夏雷和安谨谏。会议室里的气氛显得沉默和压抑。不过,这份平静却只是摊牌之前的平静,根本就保持不了多久。  “看来……”安谨谏终于说话了,“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夏先生。你给我看的这些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它们还存在,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夏雷说道:“我告诉你,你会去杀了那个人,你说,我明知道你会这么干,我还会牺牲我的线人吗?别幼稚了,面对现实吧。如果这就是你深思熟虑之后的态度,我已经打算联系韩国的媒体了。”他招手,“姓安的,麻烦你把手机给我。”  安谨谏没动,脸上也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夏先生,何必闹得这么不开心呢?我收回我之前说过的所有的话。你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安谨谏服软了,也不得不服软。  夏雷嘿嘿笑了一声,“来的时候你像一只狼,很凶悍,气势凌人,现在你像什么?你像一条狗。我觉得这不是你,你需要我给你一面镜子照一照,看看你的变化吗?”  安谨谏的嘴角抽了一下,眼眸里也满是恨意。可这些都在一秒钟之内消失了,他显得很平静,“如果你想侮辱我,你的目的也达到了。你出了气,你满意了吗?你满意了的话,开个价吧。不满意,你接着骂我,我听着。”  这就是安谨谏,就凭这份隐忍的功夫,这份处事不惊,他能混到今天这种地步并不是偶然。  申屠天音在桌下轻轻抓了一下夏雷的大腿。这是一个暗示,她似乎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夏雷懂她的心思,这才说道:“好吧,看在你这种态度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请开价。”安谨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满满的人畜无害的感觉。  申屠天音正要说话,夏雷却又在桌下抓了一下她的大腿,然后在她开口之前说道:“安谨谏,这样吧,把时代手机的股份以一元的价格转让给万象集团。另外,万象集团在韩国的投资,一分不少按当日的股价折成现金打到万象集团的账户上。”  “你欺人太甚!”安谨谏的隐忍能力再强,可面对这种条件也忍不下去了,这等于是白吞了神域集团在华的投资!  夏雷淡淡地道:“安谨谏,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十几二十亿还不在你的眼里,这会儿怎么又着急了?你要是觉得太吃亏的话,我还是联系韩国记者算了。”  申屠天音在旁边帮腔,“对,那点钱对我来说也没什么。”  安谨谏怒道:“不要忘了,我手里也有你申屠天音的把柄!”  夏雷说道:“你手里有什么把柄我不知道,就算你从古可文那里得到了一些东西吧,也算是你手里的一张牌吧。好吧,我给你分析一下,你出你的牌,这边有人调查我妻子,我可以从中周旋,将她的惩罚和损失降到最低的限度。可我一出牌,你会失去什么,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夏雷一出牌,安谨谏首先失去的便是大国民党的党魁之职,然后又是参加总统竞选的资格!这样的损失,安谨谏承受不了!  “我们都不提把柄的事,股权兑换,这是我的底线。”安谨谏说。  “妈的,你当我是你们国会的议员吗?”夏雷腾地站了起来,大步走向了安谨谏。  “你……想干什么?”面对怒气冲冲的夏雷,安谨谏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夏雷一把抓住他的手机,从安谨谏的手中夺了回来,然后拨号码。  “等等!”安谨谏慌了,“我……答应!”  夏雷这才停止拨号。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些东西的原件,你得交给我。”安谨谏说道。  夏雷说道:“同样,你从古可文手里得到的东西,原件也得交给我。”  “那我们改日再谈,我得从韩国把东西带来。”安谨谏说。  夏雷却一把将安谨谏按回到了座位之中,“先解决股权的事,然后再解决别的事情。”  “你不要得寸进尺!”缓兵之计被识破,安谨谏也怒了。  夏雷冷笑道:“我一个电话,你就等着上报吧。”说着,他又要拨号。  安谨谏没辙了,“我……同意。”  夏雷这才说道:“天音,把你的人都叫进来吧,与安先生谈谈一元的生意。你要是没零钱的话,我这里有。”  申屠天音笑了,那笑容阳光般明媚,她说,“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夏雷也笑了,他觉得这是一个夫妻间的暗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