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660章 天王老子都不怕!

0660章 天王老子都不怕!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46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2:46
   夏雷将那几份fa组织的秘密文件和装着照片的大信封放在了茶几上。一看书w?ww·1  释伯仁拿起了那只信封,唐天龙和宗正武魁则各拿起了一份文件。  夏雷观察着三人的神色。这个时候,他比谁都紧张。父亲夏长河能不能回归,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能不能安享晚年,成败在此一举,他不能有半点马虎。  释伯仁、唐天龙和宗正武魁交换着看完了夏雷带来的东西,整个过程三人都没有说一句话。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这个办公室也因为他们而变得沉闷压抑。  “你早就知道吧?”看完最后一份文件,释伯仁看着夏雷说,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唐天龙只是看着夏雷,没有表情,也没有话说,心事重重的样子。  宗正武魁也看着夏雷,表情冷峻,眼神严厉。从他的眼眸中还能看到一丝怒意。  就三人看完文件和照片的反应,夏雷的心中已经一片雪亮。眼前着三个人里,如果有一个愿意为他说话,给他帮忙的人,那就只会是释伯仁了。可是,这件事释伯仁显然做不了主。  “是的,我早就知道了。”沉默了一下,夏雷开口承认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释伯仁质问道。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怎么告诉你?他是我父亲,生我养我的父亲。我是1o1局的顾问,站在这个身份的立场,我应该抓他。我是他儿子,站在这个身份的立场,我应该保护他。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如果我连自己的父亲都出卖,我夏雷还算是人吗?”  释伯仁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他似乎能理解夏雷的处理方式。  就在这时宗正武魁突然将手中的一份文件砸在了茶几上,怒道:“夏雷!你好大的胆子!”  夏雷被他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淡淡地道:“我这个人的胆子确实很大。宗正老先生,我就这一个条件。我要一份赦免,保我父亲没事。”  “你还敢说!”宗正武魁的怒意更强烈了,“国有国法,自古以来就是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一看书?w?ww·1你是为国家做了不少的贡献,你也确实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奇才,可是你怎么能用你的功绩,你的才能来要求国家队你的父亲法外开恩?你难道不知道你父亲犯下的是叛国罪吗?更不用说他还杀了不少的人!”  夏雷说道:“我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我不会为他辩解,我只要保他没事。”  “固执!顽固不化!”宗正武魁猛拍了一下茶几,“你这样做,你置法律什么地位?自古以来不缺大义灭亲的人物,你就没有一个榜样吗?”  夏雷的眼神也变冷了,他的心中也燃起了一股怒火。不过,他并没有被愤怒蒙蔽眼睛,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个宗正武魁显然不是不清楚利益轻重的人,更不是不顾大局的人。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去看,显然满足他的这个小小的要求更有利。逮捕父亲夏长河,治父亲的罪,法律的尊严倒是顾全了,可潜艇的技术却没有了,他甚至可以将雷马集团转行生产拖鞋袜子,让雷马军工厂生产自行车什么的!可是,宗正武魁明明知道这件事的厉害关系,他为什么还如此强硬,不肯放过父亲夏长河呢?  释伯仁清了一下嗓子,“宗正老先生,我看这件事……”  宗正武魁看了释伯仁一眼,眼神阴冷。  释伯仁的话顿时没了。  “夏雷,你可以要名,可以要钱。”宗正武魁的口气冷硬,“你父亲的事,不行。不过我可以保他不死,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要逮捕他吗?”夏雷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宗正武魁说道:“有些事情需要向他问清楚。”  夏雷的心中忽然一动,暗暗地道:“这个宗正武魁极有可能是zn局的局长,那么他的目的就是我,是古合金和ae的秘密。与古合金和ae的秘密相比,德国的潜艇技术显然不够看。他要的是更大的利益!他要我的父亲,他显然是要把我的父亲当成是突破口!”  “你还可以要官。”宗正武魁又补了一句,“我可以向你打包票,全国范围内,省市级的职位任你挑。以你的才能,你现在所拥有的政治资本,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夏雷沉默不语。  宗正武魁继续游说,“你父亲的事不是你的错,寻常百姓家不也有父母报案抓犯罪的儿子的事情吗?不也有当子女的举报违法犯罪的父母的吗?法就是法,要是人人都将法律置于脑后,那世界还不乱套了?”  唐天龙的嘴唇动了动,“夏雷,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要看??书?ww?w?·1”  夏雷忽然笑了,“这么说是谈不成了?”  宗正武魁面色一寒,“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妈的。”夏雷的嘴里忽然冒出了一句粗口。  “你说什么!”宗正武魁腾地站了起来,一个小老百姓居然敢如此藐视他的威严!  夏雷忽然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然后他也腾地站了起来,怒视着宗正武魁,怒气冲冲地道:“我说——妈的!”  “你——”宗正武魁指着夏雷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唐天龙好释伯仁都被夏雷的举动吓蒙了。  夏雷冷笑道:“我为国家出生入死,我冒着生命危险和被终身监禁的危险去德国学技术,我冒着生命危险去阿富汗和日本执行任务,还有韩国和耶路撒冷。老子在枪林弹雨之中舔伤口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在喝茶还是看报纸?还是在公园打太极?你们想用我的技术换取德国人的技术,却还指望我出卖我的父亲?妈的,你们还是人吗?有你们这么做人的吗?”  宗正武魁的一张老脸红一下青一下。  “哦,对了,你谁啊?”夏雷直视宗正武魁的眼睛,“你是以什么身份参与进来的?”  “我是——”宗正武魁气得直颤,可还没说出来。  “不肯告诉我?也行,那就告诉我,这件事是你主事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宗正武魁的眼神冷得可怕。  夏雷冷笑了一声,“都简单,如果你不是主事的,我还跟你废什么话?如果你是主事的,那也好办,直接谈崩。”  “谈崩?你想怎么样?”  “我的技术谁都不卖。雷马集团不会再生产任何武器,我转行生产袜子衬衣。”夏雷说。  “夏雷!你别忘了,你还欠银行两百多亿!你转行生产袜子衬衣?你怎么偿还贷款?”宗正武魁冷冷地道。  夏雷耸了一下肩,笑道:“两百多亿贷款?华币而已,我只需要在阿联酋或者别的国家建一个生产袜子的厂,他们就会帮我还掉贷款。或者,我只需要再动手打造一台雷龙智能机床,也有人愿意为我还掉贷款。钱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只要我想要钱,这个世界上就有人迫不及待地送上门来。”  这是事实。  以他的能力,他只要将“生产袜子”的厂转移到国外,没有哪个国家不愿意给他提供资金。这还不是最简单的,如果他愿意卖他的雷龙智能机床,也有财团愿意帮助他偿还贷款,换取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智能机床!  一句话,他就是一座人形宝藏,他的大脑他的双手就是无法估量的财富,他随时可以推倒他现在所建立的一切,然后异地崛起!  这样的人,你拿什么去威胁他?  “嗯嗯。”释伯仁干咳了一声,“夏雷啊,好好说话,别那么冲。”  唐天龙这才开腔说道:“是啊,夏雷,宗主老先生一把年纪了,你得注意一下你的用词。我们还是坐下来谈吧,这件事总得谈到一条路子上不是?”  宗正武魁坐下了,夏雷却还直挺挺地站着。  “接着谈?”夏雷说道:“可以,不过我想问清楚,你们三个谁主事?”  释伯仁和唐天龙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移到了宗正武魁的身上。  宗正武魁没出声。  夏雷呵呵笑了笑,“没主事的?没主事的还谈个屁啊?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以后也别找我了,我们不约。我就不信了,天大地大,这个世界上还找不到一个能容下我们父子俩的地方吗?”  “小子,你……”释伯仁着急了。  夏雷也懒得说什么了,他收起桌上的文件和信封,装进了公事包里,然后转身就走。  “是我。”宗正武魁终于承认了,“你的这个要求真的不能改吗?”  夏雷说道:“我就这一个要求,不改。我要一份最高领导签署的赦免令,我父亲不会被起诉,也不接受任何人的调查,你们也不能派任何人监视他。你们给我想要的,我就给你们想要的。”  “我签的都不行吗?”  “不行,我不相信你。”  “好吧,成交。明天会有人将赦免令送到你的手中,你也好自为之吧。”宗正武魁虽然是同意了,可语气里却透着冷意。  夏雷淡淡地道:“我做事想来问心无愧,我上对得起国家民族,下得对得起良心。我这样的人,老天都会保佑我。所以,不用你提醒我什么。”  “说得好,再见,夏先生。”宗正武魁起身走出了释伯仁的办公室。  宗正武魁离开之后释伯仁才出声说道:“你小子,你小子上辈子是属牛的吗?你怎么能冲他火啊?”  夏雷说道:“这个老头是谁啊?这么大年纪了这么还不退休?”  释伯仁,“……”  唐天龙叹了一口气,“夏雷啊,事情虽然谈成了,可你也人得罪了。回头,找个机会道个歉吧。”  “行。”嘴上答应,可夏雷却绝对不会去跟宗正武魁道歉。  “那我先走了,我还赶着去汇报。”唐天龙也离开了。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释伯仁和夏雷两个人。  犹豫了一下,释伯仁还是凑到了夏雷的身边,“宗正武魁是zn局的局长,所有针对你的事情都是从那里出来的。你现在把宗正武魁得罪了,你得小心一点了。”  夏雷露出了笑容,“谢了,释老总。”  虽然他早就猜到了宗正武魁的身份,可这样的话从释伯仁的嘴里说出来,这对他来说却是另外一种意义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