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763章 谁的蕾丝花边?

0763章 谁的蕾丝花边?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70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2:59
   清道夫步兵战车在巴黎维勒潘特国际陆军武器展览上出尽了风头,国内外的媒体争相热炒。,夏雷、雷马集团、清道夫步兵战车、地狱犬单兵火炮,还有xl2500狙击步枪和疾风突击步枪一时间成了各大搜索引擎的搜索热点。“夏雷”这个名字的热度已经超过了很多当下正红的明星大腕,一时风头无两。  这是好事,可夏雷却高兴不起来。夜魔莎一直都没有打电话来,阿曼达的卫星电话又打不通,用赎金交换阿曼达和朴太勇的事情毫无进展。时间拖得越久,阿曼达和朴太勇就越危险。有这样一件心事压在心头,他怎么还高兴得起来?  “还是没有消息吗?”办公室里,夏雷向叶列娜问道。  叶列娜说道:“你不用着急,老爹已经在想办法了。”  “他能想什么办法?”  叶列娜说道:“你别忘了,老爹手里还有五个人。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恐怕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五个人就是  “那五个人是?”  叶列娜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然后晃了晃,“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我知道的也不多。”  “这怎么可能?”  “情况也不复杂。猪,我是了解的,但是只是以前的叶夫根尼娅,你知道她的,梁思瑶杀了她。现在有人顶替了猪的位置,可我并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那蛇、鼠、猴和兔,这四个人呢?”  叶列娜说道:“他们四个几乎不和我们一起行动,不过我知道老爹总是派给他们一些很艰难的任务。”  “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吗?”夏雷说。  “好吧。”叶列娜说道:“鼠是日本人,精通隐藏、刺杀和下毒,是一个很厉害的杀手。”  “你不会告诉我他是一个忍者吧?”  “你可以这么认为,她的名字叫月野杏子。”  “是一个女人?”  “你感到很惊讶吗?没准还是一个美女呢。”叶列娜说。  夏雷,“……”  “猴是印度人,他叫安谷密汗。他是一个神枪手,他能用手枪击中飞舞的苍蝇。兔是伊拉克的人,他的名字叫萨依木·阿尔马吉德·阿尔提克里特。萨依木是他的名字,后面的是他父亲和爷爷的名字,可以忽略不计。他是情报专家。老爹的眼睛和耳朵就是他,我之前为你提供的很多情报都是从他那里来的。最后一个蛇,抱歉……”顿了一下叶列娜才说道:“他大概是我们生肖战队最神秘的一个,我从来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虽然还没有见面,但夏雷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  猴是来自印度的安谷密汗,猴身手敏捷,是个神枪手,就连苍蝇都逃不过他的射杀。他的特点倒是与猴的特点相吻合。  兔是来自伊拉克的萨依木,他是整个生肖战队的情报专家。兔子的眼睛和耳朵都是极其灵敏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也与兔的特点相吻合。  鼠是来自日本的月野杏子,是不是真正的忍者还不知道,但她所擅长的隐藏、刺杀和下毒之类的事情还真是“鼠辈”,与鼠的特点相吻合。  猪,依然不知道其身份。  蛇,就连叶列娜都没见过,他显然是整个生肖战队中神秘的一个了。  “你可别告诉老爹是我告诉你的,他说过,暂时不告诉你这些。”叶列娜说。  夏雷笑了一下,“行了,我知道和不知道都不影响什么。不过你这么说,我不说就是了。”  “阿曼达和朴太勇如果知道你准备用五千万美金去赎他们,他们肯定会很感动的。”叶列娜看着夏雷,“如果有一天我落入了fa组织的手里,你会用这么多赎金来救我吗?”  “当然,不过我可不想再有人落入fa组织的手中。”夏雷说。  叶列娜叹了一口气,“巴古和马库斯死了,我们少了两个人。猪死了还有人填补进来,巴古和马库斯死了,谁又来填补他们的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夏雷忽然想起了秦香和鲁胜。秦香是个神偷,身手敏捷,大概可以补上巴古的位置,也就是羊这个角色。鲁胜是个武夫,他去顶替马库斯的位置,也就是牛的角色倒是很合适的。不过,这种想法只能是想想,他并不希望秦香和鲁胜过上那种枪林弹雨的生活。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梁思瑶出现在了门口。  叶列娜说道:“夏董,我先出去了。”  “好吧,你去忙你的吧。”夏雷说。  两个女人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走,擦肩而过的时候相互看了一眼,但谁都没有招呼谁。而且,叶列娜的眼神里带着敌意。  “她好像不喜欢我。”梁思瑶说。  叶列娜不喜欢梁思瑶,甚至怀有敌意,那自然是因为叶夫根尼娅的原因,夏雷很清楚这一点,可他却不能告诉梁思瑶,“她是这个脾气,别在意。坐吧,喝点什么?”  梁思瑶浅浅地笑了一下,“番茄排骨汤。”  夏雷笑道:“我这里只有茶和红酒,咖啡也有,但就是没有番茄排骨汤。我说你想喝番茄排骨汤你在家做啊,怎么跑我办公室来喝番茄排骨汤?”  梁思瑶的浩眸里闪过了一丝幽怨,“以前你经常给我做好吃的,我最喜欢喝你给我炖的番茄排骨汤。那时候你对我可好了,你还记得那些事吗?”  夏雷当然记得,可一想起心里就微微作痛。如果不是她当初的背叛,他和她的孩子恐怕都满地爬了吧?她现在提起那些往事又有什么意义呢?破镜难圆,覆水难收。  “呃,我开玩笑的,我口不渴,什么都不想喝。”梁思瑶转移了话题,“我来是和你谈谈那件事的。”  夏雷心中一动,“你查到了?”  梁思瑶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口,然后她的视线又落在了休息室的门上,“我们去你的休息室谈吧。”  “我的办公室……”夏雷本想说“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但梁思瑶却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往他的休息室走过去了。他苦笑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休息室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气味,不是香水味,也不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就像是橄榄油的味道。而且休息室里很乱,被子皱巴巴的。拖鞋这里一只,那里一只。茶几上摆着基本杂志,也不整齐,这里一本,那里一本,给人一种乱糟糟的感觉。  “你看你这里乱得就像是一个猪窝。”梁思瑶的鼻子嗅了嗅,表情也带着一丝狐疑,“嗯?这是什么味道?”  这是凡凡的解毒剂的味道。  这个秘密夏雷当然不会告诉她,他干咳了一声,“昨天晚上在这里吃了一碗凉拌面,大概是凉拌面的味道吧。”  “真是的,也没个女人来帮你收拾一下,我帮你收拾一下吧。”梁思瑶白了夏雷一眼,然后动手给夏雷收拾他的休息室。  “不用,待会儿我叫个搞清洁的阿姨过来收拾一下就行了。”夏雷有些尴尬地道。  梁思瑶显然不会听招呼,她手脚麻利地收拾了茶几上的杂志,然后将拖鞋放到了床下。最后,她抓起被子的边角抖了一下,准备给夏雷整理被子。却也就是这一抖,被窝里顿时掉出来一条黑色的蕾丝花边,而且还是原味的那种。  那条黑色的蕾丝花边在空中飞过一段距离,飘飘地坠落地上。两个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它的身上,一个尴尬紧张,一个……  “谁的?”梁思瑶的视线从内裤上移到了夏雷的身上。  夏雷表情严肃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的床,你会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内裤遗落在了床上吗?”  夏雷当然知道,最后一个跟他在这里睡的女人是凡凡,可他并不知道凡凡怎么就把她的蕾丝花边遗落在了被窝里。他的心里又忍不住骂了一句,还真是败家娘们啊!她离开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她的身上少穿了什么吗?  “算了。”梁思瑶的神色一黯,她苦笑道:“我算你什么人?我没有资格管你的私生活。”  夏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算了,既然你不知道是谁的,我帮你把它拿去扔了吧。”梁思瑶去拣那条黑色的蕾丝花边。  夏雷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个箭步上前,抓起那条黑色蕾丝花边就从窗口扔了出去。  梁思瑶拿走它的话,她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会给这条黑色的蕾丝花边做dna测试,如果被她知道这条小内内是凡凡的,那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你……”梁思瑶瞪着夏雷。  夏雷耸了一下肩,“直接扔了不就完事了吗?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发现了什么?”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了秦香的声音,“谁?他妈谁!谁往姐的头上扔这玩意啊!你出来,姐保证不打死你!”  夏雷,“……”  梁思瑶想笑,可嘴角浮出的却都是苦涩的伤感的意味,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查到了一些线索。”  “你都查到了什么线索?”  “我不相信是唐家的人出卖了你和唐语嫣,我也不相信是你身边的人出卖了你。你要是死了,谁最受益?唐家的人想让你和唐语嫣喜结连理,出卖你,让你去死显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你身边的人我简直不用去怀疑,我完全信得过,而且你死了对他们也没有半点好处。所以,这件事谁最受益,谁就最有嫌疑。”  他死了,谁最受益?  夏雷已经不用去深想也知道是什么人。  “你猜到了吧?”  夏雷点了一下头,“可你有证据吗?”  “没有。”梁思瑶说道:“我调看了你回来那天的监控录像。我看到余山河离开的时候在门口停留了两分钟。”  “他停留了两分钟?”  “对,他在看给你看过的那份文件。可这显然是一个破绽,因为他肯定是知道那份文件的全部内容的,你又没有签字,他为什么还站在过道里看两分钟。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偷听你和释老总的谈话。你回忆一下,那个时候释老总跟你谈到了去西省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夏雷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的情景,然后他点了一下头。  “以余山河的身份,他就算是听到你你和释老总之间的谈话,他也不会是那个直接将情报泄露出去的人。于是,我偷偷调查了余山河的手下,这一查,我查到了一个人。”  “谁?”  “宋百成。”梁思瑶说道:“在你和唐语嫣动身之前的那天晚上,他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我没有那家店里的监控录像,但这不正常。”  夏雷想了一下,“这事你别管了,查到宋百成的头上还好说,查到凌浩和余山河的头上,你谁都惹不起。这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你关心我?”梁思瑶眼神脉脉地看着夏雷。  刚才那条女人的黑色蕾丝花边影响到她了吗?一点都没有。  夏雷却沉默了。  他能设计出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战车,可他却设计不出一个理想的感情生活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