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764章 找到证据

0764章 找到证据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81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2:59
   帅的人已经起床,而漂亮的人还在睡觉。,  穿戴整齐的夏雷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被窝里睡觉的西尔维娅和阿妮娜,心中一片柔软和宁静。为了雷马集团的雷擎,她们这段时间实在是累坏了,就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吧。回想昨晚的激情而荒诞的经历,他的心中又有一丝得意的感触。以前,他需要很努力才能搞定这两个德国女人,也总是累得精疲力尽。可是现在,他已经是游刃有余了。  以前的关于能力在进化的猜想已经变成了事实,不过他的感觉却还是挺无语的。  走出西尔维娅和阿妮娜的房间,夏雷看到了在池塘边喂锦鲤的老爹夏长河。他走了过去,叫了一声,“爸。”  夏长河点了一下头,“要去公司吗?”  夏雷说道:“嗯,我从日本人那里得到了一些人工智能技术,这段时间我不方便外出,正好将那些东西整理一下,然后看能不能用在我们的生产上。”  “你有没有想过,你造出的武器越先进,美国人和日本人就越想除掉你?西方和日本对华国进行了几十年的技术封锁,这种封锁直到现在都没有解除,可你却打乱了他们的布局,搅乱了他们的整盘计划。你在扮演一个搅局者的角色,你破坏的是他们的战略利益,你要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你要面对的挑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夏雷笑了一下,“爸,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夏长河说道:“我知道因为我的关系,你过了一段穷日子。可你现在已经几百亿的身家了,你赚的钱,我们几辈子都花不完。你就没有考虑过收手吗?”  “收手?如果我现在收手能换来和平,换来平安的话,我会考虑的。可是,你很清楚他们想要什么,所以就算我不在军工领域发展,美国人也不会放过我,fa组织的人也不会放过我。我现在收手不会换来和平,也换不来平安,只会自废武功。”  夏长河沉默不语。  夏雷又说道:“爸,人生不过几十一百年,锦衣玉食能过一辈子,粗茶淡饭也能过一辈子。我不在乎赚多少钱,我也不在乎能平平安安活多少年。我们这个民族被西方欺负了几个世纪了,这片土地上浸满了血泪和屈辱。我们华国人现在出去旅游,不还是被歧视吗?我不是一个偏激的爱国青年,但我有能力,我想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点什么。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岂不是浪费了我的才能。将来我老了,什么都干不了了,我肯定会后悔的。”  夏长河叹了一口气,“我没有教过你任何爱国的思想,可你却如此热爱着这个国家和民族。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我老啦,胆子也变小了,可能是这段太平安逸的日子让我变得胆小了吧。好吧,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爸,你怎么突然想起劝我收手?发生了什么?”夏雷的心中有些疑惑。  夏长河苦笑了一下,“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小子,我已经知道是谁出卖你和唐语嫣了。”  夏雷顿时愣了一下,“谁?”  “余山河手下的人,一个叫宋百成的家伙。事情虽然是宋百成做的,但他肯定有宋百成或者那个凌浩的人的授意。”  夏雷的心里奇怪地道:“梁思瑶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因为没有证据,不确定这事我就没告诉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余山河可是个大人物啊,你在国内高军工,你做得越好,有些人的利益就损失得越重。他们容不下你啊。外有强敌,内有忧患,我们夏家又不是什么大家族,势单力薄,仅靠你一个支撑,你面对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我是想到了这些凶险,才萌生了让你收手的念头。”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爸,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当然有我的渠道。昨天晚上老虎回来了,我让他去了一趟那家日本料理店。他窃取了店里的监控录像,你去公司的时候,老虎会将东西交给你的。你看看吧,看看就明白了。”  “爸,那个……”  “别问了,去做事吧。”夏长河又开始喂池塘里的锦鲤。他一把饲料丢下去,池塘里的锦鲤争相拼抢,搅动了一池碧水。  夏雷的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来。他转身离开。  “呃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夏长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唐云海约我蜀地喝茶,蜀地是天府之国,我还从来没去过,我想去看看。”  夏雷的脚步顿时僵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老爹,“爸,你去蜀地唐家……做什么啊?”  “喝茶,不是告诉你了吗?”  唐云海约老爹去喝茶,只是喝茶吗?  夏雷的头有些大了,他苦笑道:“爸,你喝茶归喝茶,别的的事情你别答应啊。”  夏长河笑了,“你让我别答应什么事情?”  “那个,结婚什么的。”  “你是说唐语嫣丫头吗?我其实觉得还不错,知书达理,聪明伶俐,更是名门望族。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总不能总是不结婚,你不结婚,我怎么抱孙子?你赚了这么多钱,给谁留着?慈善机构吗?你个臭小子!”夏长河越说越来气,忽然抓起一把鱼饲料就向夏雷砸了过去。  夏雷跳着了开去,转身就跑,“爸,我可跟你提过醒了,不能答应,你要是答应了,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呼!又是一把鱼饲料从夏长河的手中飞了出去,“臭小子,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就你这一个儿子,你不答应,我从哪里再找一个儿子去?”  夏雷却已经跑得没影了。  夏长河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哪个做父母的不操心儿女的婚事,哪怕是他这样的特工父亲也不例外。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夏长河掏出了手机接听了电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哦,唐老啊,我下午的飞机……语嫣来接我?这怎么好意思呢?行行行……再见。”  这通电话夏雷是不知道的。  走到雷马军工厂门口,夏雷看到了门卫室里的额尔德木图,他走了进去,“家里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都处理好了。”额尔德木图将一只优盘递到了夏雷的手中,压低了声音,“这是从那家日本料理店搞到的监控视频,他们拆下了硬盘,锁进了保险箱里,我费了好大劲才搞到手。”  夏雷只是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  来到办公室,夏雷用电脑打开了优盘里面的视频文件。  视频里宋百成坐在一个雅间里享用日式料理,这个雅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别人。  一分钟后,宋百成起身离开。他面前的一只盘子中多了一张日元。那是一张折叠起来的一千面额的日元。  宋百成离开之后,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女子走了将来收拾餐具。她看到了那一千日元,她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将那张日元拿了起来,打开。那张日元上赫然写着:明日西省達旺。  達字在日语里对应的就是汉语的达字。  这句看似汉语的文字其实是日本人能看懂的日语。  穿着和服的女子跟着将一千日元收了起来,连餐具都来不及收拣便离开了宋百成就餐的雅间。  视频结束了。  夏雷拷贝了优盘里的视频,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机。他拨出了梁思瑶的号码,可跟着又扎断了电话。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告诉梁思瑶找到了证据,可转眼一想这件事牵扯的人物非同一般,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将梁思瑶牵扯进来,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夏雷拨通了释伯仁的办公室电话,“是我,释老总。”  “是你小子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释伯仁的声音,“语嫣已经从西省回来了,我给她了一个星期的假,你不去看看她吗?”  “那个,我会去的。”夏雷转移了话题,“释老总,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说。”释伯仁的语气顿时变得严肃了。  “我查到了是谁出卖我和语嫣了。”  “你查到了?谁?”  “宋百成。”夏雷说出了名字。  嘭!手机里传来了释伯仁怒拍办公桌的声音,“可恶!吃里扒外的叛徒!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你有证据吗?”  “有,有一个视频,足以证明他有罪。”夏雷说。  “我让龙冰过来拿。”释伯仁愤愤地道:“他死定了!”  “释老总,这事……”夏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恐怕会牵扯到凌浩和余山河。”  电话里顿时没声音了,只有释伯仁的沉重的呼吸声。  “释老总?”  “这事很大,很严重,但我向你保证,没有人出卖了国家还能高枕无忧地过日子。这件事你暂时别管了,我们先把人抓了再说。”释伯仁说道。  “好吧。”夏雷挂断了电话。  牵扯到凌浩和余山河,这件事确实很大很严重。释伯仁的处理也是正确的,先不碰幕后主使,先把做事的小兵抓起来,审问出真相,掌握了证据之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在等待龙冰来取证据的过程里,夏雷从他的保险箱之中取出了那只从服部正雄手中得到的固态硬盘,姐接上他的电脑,将里面的内容拷贝到了他的电脑硬盘之上。然后他浏览拷贝下来的内容,不知不觉就沉浸了进去。  很多国家都在研究人工智能技术,但做得好的就只有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的人工智能技术也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最高水平。华国在这方面很落后,很多生产线上的人工智能技术都靠进口。一旦出故障,就连维修都得依赖设备供应商。  “如果我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雷马军工厂的生产线上,不仅产量会提高,而且会节省大量的开销。人才很难找到,但如果人工智能解决了人力资源的问题的话,雷马军工厂就不怕因为扩展太快而人员不足了。”一个很大胆的念头在夏雷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慢慢成型。  他继续浏览那些人工智能的技术,他的脑海里也不断浮现出当初在服部正雄的别墅里看到的那些图纸。服部正雄给了他五百张图纸,每一张都非常复杂,正常人连一张都不可能记下来,但他却记下了五百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将他从人工智能的技术里唤醒,“在忙什么呢?”  夏雷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但却不是龙冰的,而是梁思瑶的。他顿时愣了一下,释伯仁不是说派龙冰来吗?怎么又变成派梁思瑶来了?  “你认真工作的样子真好看。”梁思瑶笑着说。  “怎么是你来了?”夏雷说道:“我给释老总打电话,他说让龙冰来。”  梁思瑶翘了一下嘴角,“怎么,你不喜欢我来吗?那我走好了,我让释老总派你喜欢的龙冰来。”  “别闹了。”夏雷苦笑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  “而是什么?”  “你拿了证据,下一步做什么?”  “释老总让我直接去抓捕宋百成。”梁思瑶说。  夏雷将那只优盘抓在了手里,起身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ps:感谢不再上的id的打赏,谢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