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0117章 咖啡渍中的字母与腿

0117章 咖啡渍中的字母与腿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40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4:10
   刚一进门,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女人突然横切过来,一下子撞进了夏雷的怀。  “你干什么?”金发女郎很气恼的样子。她说的是俄语。  “对不起。”夏雷匆匆地用俄语道了一个谦,然后绕开金发女郎往里面走。  金发女郎却突然拉住了夏雷,“你撞坏了我的东西就想走吗?”  夏雷这才发现俄罗斯女郎的手拿着一件工艺品,是用秸秆编成的海螺。被他这一撞,海螺便变成了扁螺。  “道歉是不够的。”俄罗斯女郎说,她拉着夏雷的胳膊不松手。  夏雷心里着急得很,他不想和俄罗斯女郎争执,他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百元面额的华币塞到了俄罗斯女郎的手。  俄罗斯女郎这才松开了夏雷的手,“其实用不了这么多。”  夏雷哪里还有心思跟她说什么,他快步走进了咖啡厅。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了踪影。池静秋还坐在那张桌子前,低头查看那个男人给她的钱袋。  夏雷的视线快地在咖啡厅之扫了一圈,客人很多,可已经不见了那个男人的身影。他的视线停留在了工作区的一道门上,然后拔腿追了上去。那个长得极像他父亲的人不可能从前门离开,他要离开的话就只有走后门。  “先生,你不能进去,这里是工作区域。”一个服务员挡住了夏雷的路。  “对不起,我找人。”夏雷说。  “找人也不行。”服务员说。  夏雷一把掀开了服务员,追进了拿到门里。  门户确实是工作区域,咖啡店的员工在磨咖啡,烘焙糕点,调制冰激凌等等,一片忙碌的迹象。工作区的尽头是一道通往外面的后门,夏雷追到工作区里的时候,那道门还在轻微地晃动着,好像刚刚有人急冲冲地出去,没来得及关上门一样。  夏雷又向后门追去。刚才那个拦路的服务员追了进来,可没等他开口,夏雷已经追出了后门。  后门外是一条小巷,没有灯光,黑漆漆的。小巷的两边是楼房,没有门户。小巷的两头分别是两条街道,哪里倒是灯火通明,车流不息。可是,无论是两侧的楼房,还是左右两侧的街道上都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他的度好快!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黑漆漆的地面上顿时浮现出了很多脚印。他很快就确定了那个男人的脚印,因为他是最近一个从后门离开的人,他的脚印也是最新鲜最明显的。  确定了那个男人的脚印,夏雷循着脚印离开的方向向小巷的右侧追了上去。他很快就追到了小巷的尽头。小巷外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人行道下的车道上车来车往,唯独不见了那个男人的踪影。那个男人的脚印也在人行道与车道之间消失了,无法继续追踪下去了。  “他的度怎么这么快?他知道我在追他吗?他究竟是谁?”夏雷的心里一片惊讶,一片困惑,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就往咖啡厅里跑去。  他想到了那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女郎。刚才,如果不是她纠缠了他一下,他完全有能力在那个男人离开之前拦下那个男人。这看似一个巧合,但那未免也太巧了!他有一种直觉,那就是那个俄罗斯女郎是那个男人的同伴,对方知道他的身份,却就是不愿意与他见面!  肯定是这样,不然那个男人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下订单,反而要经过池静秋的手?  返回咖啡厅,池静秋看见了夏雷,她的神色显得很惊讶。她正要叫住夏雷说什么,夏雷却仿佛没有看见她一样,急冲冲地就从她的身边跑了过去。  夏雷追到前门,可哪里还能看见那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女郎。  那个俄罗斯女郎果然是那个男人的同伴,她早就在前门里埋伏好了,只等他现身便往他的身上撞。她完成了她的任务,岂会继续留在这里等夏雷追上来盘问她?  夏雷返回了咖啡厅,径直走到了池静秋的对面,坐到了那个男人之前坐过的位置上。  “哼!你果然是在跟踪我!”池静秋率先发难,“上次你就用这种方式撬走了柳莹这个客户,现在又想用这招撬走我的新客户吗?”  夏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急躁的心情才说道:“静秋,我没想过要撬走你的客户,我只是想知道谁给你了这笔订单。我要知道刚才那个男人的身份,请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池静秋冷笑了一下,“你跟踪我,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你居然还有脸问我要客户的资料?你以为你是谁啊?我需要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吗?”  “静秋,算我求你了。”夏雷说。  池静秋笑了,“真没想到啊,你也有求我的时候?”  “告诉我吧。”虽然被她冷嘲热讽,但夏雷却始终克制他的情绪。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长得和他父亲一模一样,他才懒得求她!  池静秋沉默了一下,她静静地看着夏雷,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然后,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你求我,你想怎么求我?”  “静秋,那个男人……”夏雷想说那个男人很像他父亲,可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池静秋虽然与他是高同学,但夏雷的父亲却从未去过学校,所以池静秋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父亲,而这件事很蹊跷,他不想让池静秋知道太多,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改口了,“告诉我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我得好好想想……”池静秋笑盈盈地看着夏雷。桌下,她脱掉了她的高跟鞋,将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伸到了夏雷的膝盖上。  夏雷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他一下子就明白池静秋想要什么东西了。  池静秋的那只脚在桌布的掩盖下撬开了夏雷的闭合着的膝盖,然后贴着他的大腿一直往前伸去,最后在障碍前停了下来。她的脚轻轻地踩着,挤着,压着,肆无忌惮的样子。  “我说过,我池静秋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池静秋咯咯笑着,“这附近有一家酒店不错,我们去那里谈吧。”  夏雷强忍着那种感觉,也忍着心头的火气,“静秋,我们能不能不这样?告诉我吧,那个男人是谁,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你这算是在求我吗?有你这样求人的吗?”桌下,池静秋的长腿就像是手表的秒针,灵巧而温柔。她能感受到夏雷的变化,那种变化让她兴奋。而她,始终是一副吃定了夏雷的样子。  想要答案?那就陪我上床!  这便是池静秋没有说出口的要求。  答应还是不答应?夏雷犹豫不决。  将他的第一次交给池静秋这样的女人?他不甘愿。可是,一想起那个几乎和他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他就忍不住想要点头答应!  却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的左眼落在了那个男人点的一杯卡布基诺咖啡上。咖啡几乎没动过,还是满的。杯子也干净得很,没有留下任何指纹。但是,咖啡杯下的桌子上却有一滩咖啡渍。  夏雷的视线停留在那一滩咖啡渍上,突然发现了那其实是一些俄字母——осторожно。  这是小心的意思。  “他叫谁小心?我吗?”夏雷的脑子里轰一下震动,“难道他真的是我的父亲?”  池静秋的那只脚还在使坏,她的声音已经变样了,“雷子,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我们去酒店开房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不也一直想要我吗?我全都给你。我那死鬼老公没动过的地方,我也给你。”  她挑逗夏雷,她自己的反应却比夏雷还要强烈。  夏雷似乎突然间就想明白了什么,他伸手抓住了池静秋的放在他身上的腿,使劲地掐了一把。  “哎哟……”池静秋一声痛呼,赶紧把腿缩了回去,她羞恼地瞪着夏雷,“你干什么?”  夏雷摇了摇头,“关于这个客户,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对吗?”  池静秋顿时愣了一下,“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算了,你自己去开房吧,我就不奉陪了。”夏雷说完起身离开。  池静秋恨恨地盯着夏雷眨眼远去的背影,呆了好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他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这家伙,我放低身价陪他睡觉他居然拒绝我!可恶!”  然后,她闭紧了双腿,脸上红潮明显,夏雷虽然已经走了,可她却还在回味刚才在夏雷身上吃到的豆腐。  让夏雷改变主意的原因很简单,那个男人所留下的俄语单词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方这么神秘且专业的行事方式,他怎么可能告诉池静秋他的真实身份?  夏雷穿过街道,回到了秦香的身边。  “怎么样?我看见你追那个男人去了,追到了吗?”秦香关切地道。  夏雷摇了摇头,“他似乎知道我要来,一早就安排好了退路,他不想见我,我追也没用。”  “他……他真的是你的父亲吗?”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不确定,但我相信他还会露面的。”  秦香耸了一下肩,“看来是白忙活了。”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秦香,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好吗?”  秦香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回去吧。”夏雷叹了一口气,好像干了一天的活,累坏了的感觉。  “嗯,你也别想太多了。”说了这句话,秦香打燃雅马哈电单车的火,一声轰鸣,驶入车道,眨眼就去远了。  夏雷也回到了他的长城h6之,他的脑海里还在回想那个男人的样子。  叮铃铃,叮铃铃……  一串手机铃声打断了夏雷的思绪,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跟着滑开了接听键,“喂,是我。”  龙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在机场等你,两个小时之内赶过来。”  夏雷讶然地道:“这么快?”  就这一句话,龙冰便挂断了电话。  夏雷苦笑了一下,开着车子往梁家的方向驶去。两个小时,他还可以跟梁思瑶和梁正春道个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