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透视>目录>

1256章 血与喉

1256章 血与喉

小说:超品透视作者:李闲鱼字数:348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4:20
   1256章 血与喉  从无法看见到通过烙印之力的能量场发现朱玄月的本体,这对于夏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也让他有了少许信心。毕竟,一个无法看见的敌人对他来说几乎是没法与之战斗的。现在能看见了,至少可以一搏。另外,他早晚得面对另一个死敌,也就是史前唯一,而史前唯一从第一次出现到现在一直都是纯能量体的形态。现在与朱玄月的战斗经验,将来也就能应用到与史前唯一的战斗上。  夏雷继续往后退,他必须与朱玄月拉开距离,因为朱玄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给他的感觉,朱玄月的速度不说堪比子弹,但绝对堪比7级的强风风速。  “你看见我?”朱玄月并没有追上来,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的意味。  夏雷没有说话,继续后退。他的左手很快完成了更换弹夹的操作,在那之后,他的手中抓起了一只手雷。子弹无法伤害朱玄月,不知道爆炸威力巨大的手雷好不好震伤她?他很想试试。  朱玄月向夏雷移动,但速度很慢,她的声音再次从虚空之中传来,“你的进步很快,我越来越想吃掉你了。不是一部分,是全部。”  嚓!一声轻响,夏雷拉开了手雷的保险栓,但没有将手雷扔出去,而是握在了手中。  朱玄月继续向夏雷移动,她似乎并没有将夏雷手中的那一颗手雷放在眼里,“这段时间你都经历了什么?一定有人告诉你什么秘密,我不相信是卡西亚鲁伊斯,因为你也是他的棋子,他不会蠢到让你强大到超出他的控制。他是谁?”  朱玄月竟然不知道老爹的存在?  夏雷震惊莫名,因为朱玄月的一句话让他有了更多的联想。在此之前,他认为老爹是史前唯一的人,或者是一件衣服,他真正的父亲夏长河早就不在人世了。可现在看来,当初的推测并不正确。老爹是史前唯一的手下或者衣服的假设还需要证据去证明,而可以确定的是,老爹的身上藏着一个大秘密。  “你本来不愿意进食,是那个人用手段逼你进食了吗?”朱玄月的声音,充满了试探和猜疑的意味。  夏雷冷笑了一声,“卡西亚鲁伊斯为我设定了最后的期限,你要吃掉我的孩子和女人,甚至要毁灭这个世界。我要保护我的妻儿,我要活下去,我能不变强吗?不管我做什么,那都是你们逼我的。”  他对老爹夏长河一字不提。  “就算你不说出来也没有用,我会将那个人找出来,然后干掉他。”朱玄月说。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劲风扑面,朱玄月竟趁着说话的一瞬间突击到了夏雷的面前,一拳轰向了夏雷的胸膛。夏雷躲闪已经是来不及,情急之下他慌忙将手中的疾风突击步枪抬起来,双手撑着挡在了胸前。  砰!  一声闷响。  合金材质的疾风突击步枪的枪身从中弯折!  巨大的冲击力下,夏雷的身体倒飞了起来,炮弹一般飞出了跑道,重重的砸落在了一块荒地上。也就在那个时候,掉在地上的手雷轰一声爆炸。爆炸的位置刚好是朱玄月将他击飞的地方。火光、硝烟和碎片以他刚才的立脚点呈半球形向四面八方推射。他的肉眼虽然无法看见,可他的大脑里却还是浮现出了一个画面,那是被手雷冲击波撕碎的朱玄月本体,她的碎片向四处飞射。  就这样搞定了朱玄月这样的强敌?  夏雷不敢相信。  一秒钟之后,还在空中飞射的朱玄月的本体碎片突然飞了回来,重新凝聚在了一起。那画面就像是有无数根强力的弹簧,在被绷直了之后突然回收,瞬间就恢复了原状!  下一秒钟,朱玄月的本体便突破了十几米的距离,将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的夏雷压在了身下!她的速度,人类根本就无法抗衡!  如果夏雷也是舍弃了身体的纯能量形态,那么他和朱玄月还能一战,可身体是他的累赘,他根本无法打赢对物理攻击免疫的朱玄月。朱玄月压在身上,他的感觉就像是突然坠入了一个零下一百度的冰窖之中。他的身体虽然能抵御远超人类极限的寒冷,可这突如其来的极寒却还是让他手脚发麻,思维迟钝!  突然,他感觉有东西从身体之中流溢出去,进入朱玄月的本体之中。他明白了过来,朱玄月正在将他当成食物!  生命力和身体之中的烙印之力正在流失,心跳减缓,大脑快速昏沉。这样的感觉和他吃掉克斯汀的感觉是一样的,只是他远比克斯汀强大,所以这个过程会更慢。也正是因为慢,他对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细节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被人一点点吃掉的感觉非常可怕,恐惧占据了他的身体。  “我以为你不会害怕,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下场。”朱玄月的声音,冰冷无情,高傲轻蔑。  死亡的恐惧犹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夏雷的心中一片悲凉。他是这个世界的首富,放眼整个人类没人能与他为敌。他现在可以随意进攻美国的资本市场,也可以随意乱入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演习,而不用担心有什么可怕的后果。可是,就是他这样一个在这个世界近乎无敌的存在,在另一个世界的敌人面前却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个恶毒的讽刺。  “求我,我会给你留一条命。”朱玄月说。她的脸庞在虚空之中浮现了出来,用能量凝聚而成脸庞并不是她的肉身的面孔,而是一张光滑和干净得像一只剥壳的鸡蛋一样的面孔。  这是她本来的样子吗?  一点都不漂亮,甚至可以说好丑。  夏雷没有求饶,他拼尽全力,一膝盖撞向了压在身上的朱玄月。他的膝盖嵌入到了朱玄月的本体之中,可并没有将朱玄月撞飞。相反的,他的膝盖该向被冰块冻住了,无法再放下来。  “你还真是顽固啊,你这样一颗棋子,我担心到时候真的无法控制力,现在我真的想杀了你,怎么办?”朱玄月的声音里带着调侃的意味,但从她那冰冷的声音里却不难感受到她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  命运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别人杀与不杀只在一念之间,这样的感觉对夏雷来说其实比死更难受。可他毫无办法。他开始后悔这段时间都在忙着研究和制造阎王战斗机和鲲鹏轰炸机,而没有去地狱犬病毒爆发的地方进食,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看来,如果他死了,这个世界上无人能阻止朱玄月和她的将这个世界变成猎场的计划,他研究出来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知道为什么,夏雷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夏长河的脸庞。父亲夏长河在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做了很多伤害他的事情,可现在回想起来,父亲夏长河所做的却是对的。如果没有父亲夏长河的那两次逼迫,他在纯能量形态下的朱玄月的面前根本就坚持不过两秒钟!  “卡西亚鲁伊斯用了那么漫长的时间都没有解开那些秘密,我又怎么能指望你能呢?或许,我是被卡西亚鲁伊斯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打动了,所以才让你活到现在,才会让你威胁到我的计划。现在,我做出决定了,接受你的命运吧。”朱玄月的声音,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夏雷的脑海里又闪过了一张张面孔,龙冰的,梁思瑶的,唐语嫣的,凡凡的,江如意的,申屠天音的……还有他的孩子,梁家毓、夏龙、夏凡、夏江荷、夏阳、夏月和夏达旺,然后又是夏雪的脸孔,这些面孔纠缠在一起,是一种不舍和牵绊,他的心中一声充满悲伤的叹息,“对不起,我爱你们,我很想和你们在一起,可我做不到了……”  朱玄月就像是一只蜘蛛一样缠着夏雷,让他无法动弹。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黑洞,不断地吸扯和吞噬着夏雷的生命力,还有存在于大脑之中的烙印之力。  夏雷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这个时候别说是透视扫描了,就连几米远外的东西都无法看清楚了。他的心里的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我就要死了吗?死亡究竟是什么感觉?  咔咔咔……  异样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一盏盏灯亮了起来,灼眼的光芒驱散了基地内部的黑暗。  一只探照灯突然移了过来,对着夏雷和朱玄月所在的地方,那灯光比太阳还要灼眼,让人无法直视。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身上的禁锢突然都消失了。身体恢复自由,夏雷的双腿在地上一蹬,他的身体往后滑行了两米,然后他的双掌在地上一撑,整个人便从地面上直立而起。他的视线飞速扫过四周,然后在阎王战斗机的旁边停顿了下来。  雪白的灯光下,一个身材感受的男人正抓着朱玄月的身体。他站在朱玄月的身体之后,右臂从朱玄月的肩头上绕了过来,而他的右手之中抓着一把寒芒闪闪的军刀。他的左手上提着一只箱子,那只箱子就放在他的大腿一侧。  夏雷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那是他的父亲夏长河。他也一眼就认出了夏长河手中的金属箱,那是他装着水晶头骨和三界之盒的箱子。他将金属箱放在雷马集团京都总部的地下实验室之中,那里有一支精锐特种兵部队镇守,可以夏长河的实力,他要想将箱子偷出来,那一点都难。  “你就是那个人?”朱玄月的声音在夏雷和夏长河对立的中间出现,她的位置也在夏雷和夏长河的中间。  朱玄月真的不知道夏长河的存在,或者说朱玄月不知道夏长河的秘密。  一直以来,谁又弄清楚过夏长河身上的秘密?  夏雷的心里也冒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念头,“难道老爹是朱玄月和史前唯一之外的第三极?”  “你是的,你就是那个人。”朱玄月似乎已经动用了她的能量场完成了侦察,她的声音之中带着杀气,“不过你来得正好,我把你们一起干掉,那样的话就没人能干预我的计划了。”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夏长河突然将右手一抽,锋利的匕首顿时割开了朱玄月的身体的脖子。  鲜血从突然割开的咽喉中喷射出来,好几米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