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2章 亲你一口

第22章 亲你一口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8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09
    百里玄月走进房间,看了碧荷一眼,那丫头毕竟是百里府的家奴,随在百里玄冰身边多年,也有一些见识的,此时倒没有因为百里玄月冷冽的眼神而有半点变化,倒是恭恭敬敬的将一摞衣衫递到了百里玄月面前。  “大小姐,请。”碧荷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百里玄月。  她也不明月这个大小姐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  此时,她还是十分聪明的,不敢惹是生非了。  看了碧荷一眼,百里玄月抬手去接衣衫,却一个手势不稳,没有接住,那衣衫直接掉在了地面上。  “大小姐饶命!”碧荷何等聪明,第一个反映就跪了下去,大声求救。  门外的云肖迟亦听的真真切切,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她以为百里玄月发现了衣服的秘密,也心下一惊,她做的很隐秘了,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一边想着一边推门走了房间。  面上扯出一抹笑意来:“月儿,出什么事了?这个奴才是不是毛手毛脚的冲撞到你了。”  在外人眼中,她绝对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母亲,不然也不会由一个小妾被扶为正室。  此时云肖迟的表现就极妙。  百里玄月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看了一眼地上的衣衫。  见此云肖迟的面色一青,上前,抬手就给了碧荷一巴掌:“没用的东西,快滚出吧。”  一巴掌被打得险些倒过去的碧荷只能哭着跑了出去,一句话也不敢说。  “月儿,衣服脏了,母亲再让人给你备一套吧。”云肖迟还是不死心,关切的说着:“虽然……你与平王秦世子的婚姻取消了,却也不能因为中途离席,皇上和几位王爷可都在。”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好在百里玄月也不在意,扯着嘴有冷冷一笑:“母亲多虑了,这门婚事能取消,女儿才要谢天谢地了。”  噎得肖云迟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看百里玄月的样子,的确是浑不在意呢。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云肖迟倒是修练的极好,一瞬间的变脸后,又恢复如初了:“母亲让小忆去取套衣衫过来吧。”  “也好,如此,多谢母亲了。”百里玄月则淡淡蹙眉,就差与云肖迟撕破脸皮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坚持不懈啊。  想方设法要害自己这一次。  她也只好成全这个女人了。  小忆拿来的一套衣衫,较之先前那套更艳丽几分,在这衣衫上面,云肖迟绝对是下了功夫,让百里玄月挑不出一点不是来。  只是这衣衫太过细致,让百里玄月想直接杀了云肖迟了。  她只是在底衫上面轻轻拉扯了一下,便扯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咬了咬牙,百里玄月手指轻轻划过衣衫,那条长长的口子便消失无踪了。  当然,她没有傻到穿这种衣衫出去,要是百里玄冰一会儿过来拉扯自己一下,可能就春光无限了……这种小手段不会伤人筋骨,却能毁了一个女子的一生。  “小忆,将地上那套给我拿来。”百里玄月想了一下,将小忆拿来的那套衣衫整整齐齐的叠了,顺手放回了盘子里。  “小姐……这衣衫脏了。”小忆虽然只是一个丫头,却也知道这百里夫人没安好心。  只是这种场合,他们主仆二人的穿着打扮是有些碍眼了。  毕竟高坐上还有当今帝王。  “没关系。”百里玄月也解释什么:“一会儿,你将这套衣衫送去给二小姐,就说……姐妹一场,好东西要分享。”  说到这里嘴角轻扯,深深的笑了一下。  “二小姐……”小忆犹豫了一下:“会穿吗?”  “你就说是夫人送与我的。”百里玄月冷哼,她自有办法让百里玄冰乖乖上钩的。  “是。”小忆倒是一个极机灵的丫头,立即转身出了房间。  待她回来时,百里玄月也已经换好了衣衫,正在对镜梳妆。  “小姐,二小姐很是高兴的将衣衫收了。”小忆倒是有些意外,二小姐在府里横行惯了,今天受挫,一定是恨死了大小姐,不想大小姐送去衣衫,她竟然没有拒绝。  “嗯。”早在预料之中,百里玄月只是应了一声,一边起身:“晚宴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束,我们出去走走。”  百草园极大,临山而建,除了人工栽植的花草,还有一些野花野草,从这园子的设计看来,这闲王爷倒也是一个有品的人。  缓步走在花丛中,百里玄月的身边便招来了大批的蝴蝶,倒是一段奇景,引人入胜。  连小忆都驻足不前,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样的奇观。  迎面却见肖以歌摇着扇子风流无限的走了过来,看了看空中飞舞的蝴蝶,轻轻皱眉,上下打量百里玄月:“倒是不失雅致,只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么多蝴蝶绕着你……”  现在的百里玄月与刚刚的粗布衣衫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绝对是一种视觉冲突,让人眼前一亮,还能晃瞎了那种。  却是这肖以歌恁小气,更是如此毒舌。  “王爷这话说的有失水准,苍蝇的确不叮无缝的蛋,可这些是蝴蝶,你身上的才是苍蝇吧。”百里玄月面色未变,淡定沉静,也没有气恼。  肖以歌下意识的低头看自己的衣衫,却哪里有苍蝇,让他有些恼火,这丫头竟然敢如此戏弄自己!  他曾经发誓让百里玄月去阴曹地府,现在却改变主意了。  缓了缓情绪,跟上了百里玄月的脚步,手中的扇子摇啊摇:“百里玄月,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百里玄月头也没回,顺手挥散了那些蝴蝶,在野花丛中摘下一朵样子丑陋的果实状的东西,顺手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赌你的才艺。”肖以歌知道,今天自己的生辰,皇上和洛王都在,那些千金小姐们一定会挤破脑袋上台表现的。  而他知道百里玄月一定不会,没有理由,就是觉得她不会上台表演的。  “这个,你赢了。”一边向前走一边假装欣赏百花的百里玄月想也未想便答道,身后小忆远远跟着。  “嗯,我还没说赌注呢。”肖以歌快走两步拦下百里玄月,一脸揶揄的笑着:“可是你要认输的哦。”  “什么赌注?”瞪着肖以歌,百里玄月一脸戒备。  “你输了,亲我一口。”肖以歌说的十分自然,浅浅的凤眸微眯,美绝人寰的俊颜上,唇角邪魅勾起,拉近了与百里玄月的距离。  这话本是百里玄月在天庭时常对上仙们说的,这一次轮到肖以歌调戏自己了,还真是风水流转了。  耸了耸肩膀,百里玄月一笑:“那要是我赢了呢?”  “我亲你一口。”肖以歌邪邪笑着:“你刚才放进袖子里的应该是天下极少的苗疆臭果吧。”  这是在威胁吗?  百里玄月挑了挑眉眼,眼底的不满相当明显:“怎么?你也要一个?”  “你说呢?”肖以歌的神色却是阴测测的,让百里玄月觉得周身有一丝寒意。  忙摇了摇头,甩掉这种不被掌控的感觉,百里玄月有些抓狂的瞪着他:“你最好收潋一些,小心我……”一边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杀人灭口。”  肖以歌的扇子早就收在手中,招牌笑意也消无踪,眸光又冷又沉:“你确定要这样做?”  他也想着杀人灭口,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去阎罗那里狂妄吧。  “不要考验我的忍耐性。”百里玄月也凉凉的抬头,直视着肖以歌,这个男人绝对不像表面这样简单,他年纪轻轻就能突破化神期,潜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要是本王非要考验一下呢?”下一秒肖以歌却抬手揽了百里玄月,唇附上她的耳边:“你现在能自保吗?扛上本王,不好!”  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百里玄月心思转了一回,却云淡风轻的笑了:“不劳王爷挂心,你真的太将自己当作一盘菜了。”  远处的小忆看的更晕,她这主子一甩了平王世子,就与闲王勾搭上了?  打了一个冷战,小忆不敢想了。  “一盘菜……”肖以歌的气场顿时就有hold不住了,一脸的诧异,眸色又冷又复杂。  他其实不是如此小气之人,在湖中的事他们也算扯平了,可他就是想缠着百里玄月,想看着她抓狂的样子。  “就是太自以为是了。”百里玄月好心的解释了一遍。  空气很净,天空很蓝。  静寂中,却听到关节被捏得“咔咔”作响,肖以歌的脸色已经一沉如水了。  半晌,才听他说道:“打赌的事?”  其实他也不想打什么赌,就是想与百里玄月纠缠不清罢了。  他的兴趣已经彻底的被她撩拔起来了。  “我才不与你打赌,输了赢了都是你占偏宜。”百里玄月挑了挑眉眼,准备撤步离开了。  这么难缠的人,还是少惹为妙了。  “怎么会?你亲了我,不是你占偏宜吗?”肖以歌已经收了眼底的冷意和周身的凌厉气息,换上一抹笑意。  这样的闲王,连皇上都琢磨不透。  按一下袖子里的臭果,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怎么样,百里玄月只能皱眉点头:“好,打赌,晚上见。”  说罢快速后退一步,绕过肖以歌走向小忆,两女一起离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