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章 比剑

第23章 比剑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7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09
    “你又去哪里吓人了?”肖以歌摇着扇子走回来的时候,洛王苦着脸瞪他,他也想离开与那些美女赏花吟诗的。  偏偏被东离弦抓住在这里听百官们的奉承话。  这些话,东离弦喜欢听,他楚洛城可一点兴趣也没有。  此时白净的面庞上全是渗人的冷意。  “我这样能吓到人吗?是迷人吧。”肖以歌手中的扇子又摇了摇,声音略带薄凉,对东离弦一礼,便一撩袍角坐了下去。  “还真自信。”洛王笑着打趣,眉毛都拧在了一处,笑的有些深刻,一身白衣倒衬得风雅俊逸风流无限。  他可是与闲王肖以歌有并世美男之称的洛王爷。  自信二字让肖以歌的脸色隐隐黯沉,他的脑海里闪过那张自信傲慢的小脸,更想到在湖中的张扬。  可是一遇上百里府的人,她又仿佛变了一个人。  她明明是一个傻子,这是天下皆知的,却突然就变正常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有人医好了她的病?如果是,也应该是百里玄夜的手笔,却从未听他提起过。  百思不得其解。  “那不是百里府的大小姐吗?”东离弦的耳朵也有些受不了百官的荼毒了,抬头就看到百里玄月一身光鲜的衣衫走了过来。  与刚刚的粗布衣衫截然相反,未施脂粉,长发只是随意的拢在脑后,却有一番别致的风韵,让东离弦看的有些呆愣。  眼睛明显一亮的楚洛城也抬眸看向百里玄月,嘴角轻轻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头:“传说中,百里府大小姐比二小姐更貌美,看来传闻不假。”  “你们看的是衣衫吧。”肖以歌拧眉,眼神明显暗了下来,连脸色都沉如水面:“刚刚那身粗布衣衫没听你如此说,洛王,你也这般肤浅。”  这两个人虽为东离弦的左膀右臂,却是貌和心离,从来不会站在同一战线上。  当然,面对群臣和天下人的时候,他们二人会东离弦为中心的,一切个人恩怨都抛在脑后。  东离弦没有接话,只是直直看着百里玄月:“你们可知道,她明明是一个痴女,为什么今日开口说话了?”  疑问,绝对的疑问。  “这要问百里府的人了。”肖以歌扇子按在桌案上,顺手拿了桌上的酒杯仰头干了,眼波流转间,带出了几分冷芒,他其实也想知道呢。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女人一直都在装疯卖傻,不然,在没有百里玄夜的百里王府,早就尸骨无存了吧。  安排好了一切,百里玄月和小忆便也来到了院子里,此时百里玄冰也在,她之所以收了小忆送去的衣服,就是因为小忆那句话。  夫人送给大小姐的衣裙,来自江南苏家的锦绣,大小姐不敢独享。  这让百里玄冰很有存在感,她觉得百里玄月就应该如此待自己,她的东西都只能是她百里玄冰的!  此时正穿着那身富丽多彩,光鲜亮丽的长裙招摇市。  被百里玄月坑了一次的秦云理倒低调了许多,看着身旁有说有笑的百里玄冰,眉头轻轻拧了一下,眼底有几分不悦。  他不是不喜欢百里玄冰的貌美,只是因为百里玄冰的闺誉问题,他内心相当纠结。  除去在百里府看到的,还有被土匪劫走一事。  就算他愿意,平王都未必愿意。  平王可是铁帽子王爷,开国元勋,在这大离皇朝,与百里玄夜齐肩共名。  若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怕得罪百里府了。  “世子,百里玄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信你。”百里玄冰几分娇羞,几分妩媚的立在一旁,轻声说着。  云肖迟可是让她多与秦云理接触的,一定要争娶成为世子妃。  她也知道自己的闺誉被百里玄月给毁了,她心里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断袖这两个词实在是有损平王世子的形像了,毕竟他的相貌温润,清秀俊雅,百里玄月说过那些话后,人们就很容易联想出来。  的确是有那么几分味道。  “多谢二小姐。”此时秦云理也偷眼看着一路走来的百里玄月,眼神极为复杂,换掉了粗布衣衫,百里玄月的美更光芒万仗,引人注目了。  可是秦云理就是恨透了这个丫头说的话,而且是在皇上的面前说出来的。  这直接能婚了他的一生。  “她只是会说话了,其实还是那样傻,我娘送了她两套衣衫,她将这套送与我了,你说她不是很傻吗?长眼睛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套衣裙更高贵,更大方。”百里玄冰扬着头:“说到底,她还是要依仗我娘,才能在百里府活下来。”  这话让秦云理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他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他没有接触过百里玄冰,此时听到的话,却心下失望,这个女子也是徒有脸蛋,没有脑子,不过,却有一个精明的娘亲。  这样也能弥补她的缺点。  现在他的名声被百里玄月毁了,所以他似乎别无选择了,只能是百里玄冰。  “这是……她送你的?”想到这里,秦云理也打起精神来,细细看了百里玄冰身上的衣衫,上好的蜀锦,一流的苏绣,这件衣衫的确价值不菲。  又看了看百里玄冰身上的衣裙,就差了一个档次。  不过,秦云理不得不承认,百里玄月即使穿着粗布衣衫,一样光彩迷人。  “是啊。”百里玄冰点了点头,眼睛也看向了百里玄月的方向,却愣了一下:“苏妃娘娘……”  一旁的人都看向了苏妃和百里玄月。  连同肖以歌,楚洛城都看了过去。  当然东离弦更是皱着眉头,他今日出宫为闲王庆生,并没有带后宫的妃嫔,此时苏妃出现在这里,他当然不,俊脸沉了沉,神色比之平日都要显得严肃冷冽。  苏妃是与百里玄月擦肩而过的,众人都看得出来,苏妃脸上的杀意凛冽,那杀意绝对是冲着百里玄月而来的。  看了苏妃一眼,百里玄月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张脸与苏思绮太像了,只是比苏思绮更妩媚更风韵。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苏思绮找来帮手了。  看来自己教训的太轻了。  两女都看互相看了一眼,又都迅速别开视线。  不多时,苏妃已经缓缓走到了东离弦的身前,盈盈下拜:“臣妾见过皇上,臣妾是代表众姐妹给闲王送贺礼的。”  虽然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的东离弦只是摆了摆手:“平身吧,各位爱妃有心了。”  这边肖以歌只能硬着头皮笑了笑:“娘娘客气了,臣惶恐。”  打着给他送贺礼的幌子,还真让他无奈了。  苏妃一笑,便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东离弦的下首:“这么多的才子佳人,皇上为何不让他们献礼给闲王呢。”  面上有淡淡的不悦,东离弦轻轻拧了一下眉头:“爱妃有什么好的点子?”  这百草园的确聚集了整个皇城的才子佳人,极难得。  其实这也算是一次变相的相亲大会儿了,百官都借着给闲王庆贺生辰的机会,让自己的千金公子们入皇上的眼。  “臣妾才疏学浅,琴棋书画自不如这些千金小姐,不如……来比剑如何?”苏妃是开门见山,直达目的了。  “这不好吧。”东离弦直接反对,他不能搞砸了肖以歌的宴会。  “没关系,刚好让臣等开开眼界,早就听闻苏妃娘娘剑术了得。”肖以歌却拍了拍手,十分感兴趣,似乎与苏妃一唱一合一般。  “闲王殿下谬赞了。”苏妃看了闲王一眼,轻轻皱眉。  苏家一直与这位闲王不合,她当然不喜欢肖以歌,若不是自己的妹妹跑去皇宫告状,她一定不会出现在这里。  她就想看看百里府的傻子,什么人给她的胆子,敢伤苏府的人。  本来苏妃是相府一心培养出来的皇后人选,可是入宫几年了,肚子里一直没有动静,即使宠冠六宫,却还只是一个妃。  让苏府看不到希望。  所以,他们便接着培养二小姐苏思绮。  苏妃也不愿意,却为了家族的兴荣,她不能袖手旁观,必须拉自己的妹妹一把。  更不能允许一个傻子白白欺负了苏思绮。  “既然如此,朕就开开眼界吧。”东离弦最知道后宫妃子的手段,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的爱妃怎么会跑来这里对上了百里玄月!  似乎讲不通。  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挪出一块空地,苏妃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武士装,长发束在脑后,倒也是英姿飒爽,巾国不让须眉。  这个年代的女子极少有修行之人,百里玄月一眼便看出了苏妃三级武士的修为。  心下只是冷哼了一声。  这样的修为,的确了得了,特别是在场的女子数这个苏妃的修为最高了。  “百里府大小姐。”就在百里玄月冷哼的当儿,空地处却有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在喊叫着:“苏妃娘娘在叫你。”  百里玄月才收了情绪,上前一步:“何事?比剑吗?”语气中满是不屑。  “百里将军的妹妹想来不是等闲之辈,本宫只是想与你切磋切磋。”苏妃直接睁眼说瞎话,提到百里玄夜将军,谁不知道他有一个白痴妹妹!  “娘娘倒会想像。”百里玄月上前一步,接过太监送到手中的长剑,一点恭敬之意也无,一抱拳:“皇上王爷皆在场做个见证,刀剑无眼,若是伤到娘娘,还请见谅。”  “当然。”苏妃也冷啍一声,她倒想见识见识一个傻子的剑术了。  说罢提剑上前,横劈了一剑。  一身长裙的百里玄月没有动,以手横了剑抵上了苏妃的剑,两剑相交之时,左手已经按上了苏妃的手腕,轻轻一错,便卸了她的手臂。  “啊……”苏妃一声惨叫,右手脱了剑,痛得抽气。  百里玄月的动作之快,让在场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