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8章 小惩大戒

第28章 小惩大戒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4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0
    整整一个晚上,百里王府的人都提心吊胆。  肖府更没有清净过。  百官受伤,那些千金公子们也都毁了容颜,抓了云肖迟和百里昌,肖以歌也不能甩手不管,要陪着一起审理。  回宫之后的东离弦更是忙着安慰苏妃,宣太医为其诊治,明明知道没有什么大病,却将太医院的太医都弄到宫里来了。  让人们觉得苏妃真的是宠冠六宫,更觉得皇上对她宠上天了。  而从百草园出来后,更是流言四起,说苏妃有隐疾。  让众妃联想到了她迟迟没有子嗣的原因……  被卸了一条手臂,苏妃当时更是痛的撕心裂肺,再被百里玄月的话一刺激,险些就晕厥过去,哪还有机会辩解,此时弱不禁风的躺在床上,更是嘤嘤哭着。  她不会直接找东离弦告状说什么,会用行动来表现出来的。  “爱妃,还在伤心吗?朕知道今天不过是个意外。”东离弦换下龙袍,一身白衫,双目间仍然带着一抹冷寒,与生俱来的贵气无法掩饰。  听了东离弦的话,苏妃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那个傻子草世给设计了,想到自己的妹妹还被百里玄月给狠狠教训了一顿,心底的恨意就“噌噌”往上涨,半条手臂不能动,只能用泪水淹没面前的皇上了。  “皇上……你要给臣妾作主啊!”苏妃哭的伤心。  “爱妃放心,朕不会让你白白吃亏的。”东离弦的心头闪过百里玄月那倔强不服输,却又傲慢嚣张的面孔,嘴角不自觉的带了一抹笑意:“朕现在就去审百里夫妇。”  “百里夫妇……”苏妃有些反映不及,难道因为百里玄月,整个百里王府都被牵连了?  聪明如苏妃,当然也明白,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这点小事:“皇上,臣妾有些累了,恕身本有恙不能侍奉皇上了。”  倒是说的十分委婉。  更不会多打探一点后宫之外的事情。  这也是她宠冠六宫的原因之一。  东离弦抬手揉了揉苏妃的脸颊,点了点头:“爱妃好好休息吧。”  直到皇上离工,苏妃那张柔情似水的脸才变成有些扭曲,一边低眉看了看接好骨的手臂一边咬牙:“去打探一下,百里王府出什么事了。”  若是事情犯大了满门抄斩,她就让自己的父亲去送些礼物过去。  若是事情不够大,她不介意“帮”百里王府一把。  得罪苏妃,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天牢里,肖以歌打着哈哈,百般无聊的看着大理寺的人审着云肖迟。  虽然人在天牢,云肖迟的气质没有变,更没有慌乱害怕,反倒是百里昌吓得直哆嗦。  对于这一点,肖以歌也不奇怪,毕竟百里王府的一切都与百里昌无关,这王位是百里玄夜的,功劳,更是百里玄夜的。  “那些蜂子不是民妇放出去的。”云肖迟镇定自若:“还请王爷明查。”  “本王只是旁听,这件事,还由大理寺卿来定夺。”肖以歌忙表态,他的确是来旁听的。  “民妇知道。”云肖迟妆容都没有半点乱,眼底更是一片清明:“只是请王爷作主。”  “有半数人亲眼看到那些峰子是从你的袖子里飞出来的,你作何解释。”大理寺卿也一脸无奈,这种事情交给他来审,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而且显然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民妇这衣袖里若是能藏得住蜂子,想来已经被蛰的不能看了。”云肖迟一边说一边做势要撩衣袖。  “等等。”肖以歌和大理寺卿同时喊住了她:“这话有道理,验一下便可。”  明知道云肖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想要拿下她,也要有充足的理由和证据,百里玄月的那点把戏,有些修为的都能看明白。  随即有女官儿带了云肖迟去检查。  百里昌跪在那里:“求王爷看在镇南王的面子上,不要为难小老儿……”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这一天百里王府的面子已经丢尽了,两个女儿先后成了笑柄,一个被退婚,一个在人前露背!  这让他有想死的冲动了。  “镇南王的面子自然是要看的,可是百官的怒火要如何来平息?”肖以歌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件事,本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但是肖以歌却偏偏要让百里夫妇吃些苦头。  想到百里玄月那灵动的眉眼,邪魅的笑脸,肖以歌就忍不住心头一暖。  想到镇南王百里玄夜,大理寺卿更没了底气:“小惩大戒就算了吧。”  毕竟皇上那边也交待过过场子算了。  这件事不能闹大。  “这个由大人说了算。”肖以歌凉凉的扔出一句,坐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喝着清茶,摇着折扇,好不惬意:“就是毁了本王好好的生辰宴会。”  这话,让百里昌的心咯噔一下,这个王爷是不想给百里玄夜面子了……连大理寺卿都抬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皇上驾到……”此门天牢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喊声。  众人都齐齐跪了下去。  由女官检查过的云肖迟也走回来,跪了下去。  这件事惊动了皇上,就让云肖迟心里没底了,触额跪在那里,狠狠皱着眉头。  她本想着将事情推掉就没事了,此时看来,没有那么容易了。  一身蟒袍的东离弦缓步而来,面色冰冷,眼底深如枯井,看不出半点情绪来,大太监安顺紧随其后。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小的审厅里,众人都跪了下去,连肖以歌都有些意外,没想到半夜三更,皇上竟然亲自来了天牢。  “审的如何了?”东离弦看了一眼百里昌,暗自摇头,这样的人,竟然会有百里玄夜那样的儿子,还真是天理难容了。  再想到百里玄月,那样的天之娇女,也不应该是这样一个无用之人的女儿!  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这样的东离弦让大寺理卿文圣杰拿捏不准了。  如果皇上要用此事说事儿,怕是百里王府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回皇上……百官为人证,却没有物证。”文圣杰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用眼角看着东离弦的脸色。  他们这些人,最拿手的就是揣摩圣意了。  “既然没有物证,就等明日有了物证再审吧。”东离弦大手一挥,毫不犹豫的说道。  云肖迟今天在冥会上做了太多,东离弦不想再姑息了。  必须给她一点教训!  “皇上英明。”文圣杰倒乐得甩手不管,谢了皇恩便安排人将百里昌夫妇带下去了。  明日再审,那么今天百里昌夫妇就只能留在天牢里了。  这一个晚上,想来够云肖迟“享受”的了。  肖以歌捏着扇子,与东离弦缓步走出天牢的长廊,两个人却都是一脸玩味。  “你在给百里大小姐报仇吧。”东离弦也不看肖以歌,淡淡笑着,没人的时候,他的威压之势不再。  “皇上说笑了,臣与那丫头没有半点交情。”肖以歌的扇子“啪”的收了,却是一脸防备。  他与百里玄月是走的有些近了。  在他还没有突破化神期之前,在东离国的地位无法平步青云,不能太大意。  “那根针……”东离弦却不恳放过他:“你收着?”  “丢掉了。”肖以歌潇洒的扬了扬手:“难道皇上真的要治百里夫人的罪?”  这话让东离弦的脸色一暗,眼底寒光乍现,连步子都慢了一拍。  这个百里夫人云肖迟的来头太大,不是他不想治罪,而是怕得罪了南方的云家!  云家可是凌驾在皇权之上的存在。  只是这个云肖迟是不是南方的云家,却有待调查。  东离弦也不想错手。  “算了。”东离弦有些懊恼的摆了摆手:“还有,让百里大小姐收敛一些,苏府可不是她能惹的起的。”  “这话,皇上何不亲自去告诉那丫头。”肖以歌事不关己的样子,更有些君臣不分。  “你不怕朕捷足先登吗?”停了脚步,侧身看向肖以歌的东离弦一脸的揶揄:“百里大小姐长的太像她了……”  “他们不是一个人。”肖以歌也脸色一僵,侧过脸不看东离弦。  望了一眼远处的黑暗,东离弦点头:“朕知道。”  “后位空悬,并不是好事。”肖以歌又提醒了一句。  “朕当然知道。”东离弦却突然一笑:“爱卿觉得百里大小姐如何?”  “她不是她。”面色微沉的肖以歌却说得一本正经:“皇上三思。”  “朕只是觉得,今天这场戏很漂亮,若是将她放在后宫,一样可以吧。”东离弦也认真起来:“苏家虽然根深蒂固,百里,何偿不是功高震主?”  “皇上!”肖以歌浑身一僵,这话,让他的心急速下沉。  原来,东离弦已经在防备百里玄夜了!  脑子里急速思考着,肖以歌觉得有些事情要摆在表面了,遮遮掩掩已经不能解决问题。  “王弟是不舍百里大小姐?”东离弦缓步向前走,眼角眉稍带着淡淡的不满,却极力掩饰着:“其实朕更想知道,她这些年在百里府装疯卖傻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如此心机,想是有人在暗中提点,爱卿莫要大意。”  这一番话说的很客观。  更带了几分心机,绝非是儿戏。  让肖以歌有些僵,他一直都知道伴君如伴虎,即便他们曾经桃园结义,也是曾经……他更明白,百里玄月的风头太旺了,已经引人注目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