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5章 聘礼太少

第35章 聘礼太少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2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1
    肖以歌摇着扇子,淡定的笑着,面上有几分揶揄:“听说百里府上的老爷和夫人已经从天牢里出来了。”  这话让百里玄月一下子就泄气了,却有几分恼火:“还不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兵马大元帅。”  她也表示很无奈。  这不是云肖迟一回来就给她添堵了。  “不过,你这个院子倒是不错。”肖以歌环顾四周,看了看百里玄月的房间:“就是简单了些,你需要些什么,我给你送过来。”  “不必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百里玄月连忙摆手,她与肖以歌还没有那么熟。  “算了,不识好人心。”肖以歌也不勉强,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一边再抬眸,上前一步,拉近与百里玄月的距离:“听说你要嫁人了。”  这个才是重点嘛。  “谁说我要嫁人了。”百里玄月脸色不好看了,手中捏着的糕点放进口中,用边嚼了,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虽然平王府退婚了,可我不会嫁给苏思浩那种人了。”  苏思浩那种恶霸级的人物,她还是不喜欢的。  就算度情劫,也要找一个好欺负的。  对于苏思浩那样的,百里玄月可是半点都不来电。  连度情劫都不屑。  “满院子的聘礼,谁不知道啊!”肖以歌与百里玄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距离有些近,可以看清彼此一点点的表情变化,这肖以歌的语气明显的有些酸。  只是百里玄月没有注意罢了,只是扬了扬手:“姐一会儿会处理这些聘礼的,你看着也很碍眼是吧,我看着更碍眼。”  “是挺碍眼的,这聘礼太少了,应该将镇南王府的院子摆满。”肖以歌也认真的点头,认真的说着:“这苏家竟然将主意打到镇南王身上了!”  这样的大户人家,婚姻都是有目的,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定下来的,要经过家族长老的商议,深思熟虑。  特别是百里玄月昨日刚刚被退了婚。  “你那便宜娘亲怎么说?”肖以歌一撩衣摆,潇洒大方的坐在了百里玄月的身侧,手中的扇子“啪”的合了,就那样捏在手心里。  没了扇子的配合,即使一身红衣,也让他整个人显得冷冽了许多。  或者他的眼神,或者是他的气质。  无法掩饰。  “这么多聘礼送过来,她当然不舍得丢出去。”百里玄月却说的浑不在意:“不过,我的事情轮不到她做主。”  “不然……我带你走吧。”肖以歌心下一沉,云肖迟要做的事情,还很少不成功的,这个女人,他也在调查着。  “私奔吗?”百里玄月侧过头,笑看着肖以歌,两人本是并肩而坐,距离并不远,而百里玄月一转过身来,险些就是零距离。  肖以歌倒是沉稳依旧,百里玄月却无法淡定了,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身体向后倾了一下。  “如果你愿意,本王也不介意。”肖以歌淡淡笑着,一脸的春风得意,倒是压下了一身的凛冽气息。  “想的美!”百里玄月有些懊恼,自己刚刚有些失态了,这个男人是长的如花似玉,可是太过小气,她可受不了与这种人生活上几十年。  若是能早早飞升成仙也罢,只怕这个劫不是那么好过的。  耸了耸肩膀,肖以歌摇了摇头:“不是本王想的美,是你提出这个要求,我不忍心拒绝,不然,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就更差了。”  “要是没事,你可以滚了。”百里玄月气的不轻,耳根都有些红了,她的确是说错话了,对肖以歌这种人不能什么玩笑都开的。  容易误会。  “怎么滚?本王不会。”肖以歌的脸色一沉如水,黑如夜,浑身冷气乍现,眼底一片萧瑟,让房间的温度都下降好几度。  他生气了,百里玄月看的真切。  不过她才在不意,只是扭头看门边,一扬手:“倒在地上,像土豆一样翻来翻去,就出去了!”  她接触过几次肖以歌,知道这个男人也不是善类。  此时,却也收敛了几分。  这个男人虽然小气,却是今次真的帮了自己的小忙,她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就给他几分面子,不再说滚字!  “你示犯一下。”肖以歌的脸色缓了缓,却也不好看,手中的扇子顺手别在了腰间,直上直下的看着百里玄月。  一身红袍有几分惹眼,灯光下有些刺目。  穿在他的身上却是那么的养眼,和谐。  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暗骂肖以歌,却还是扬了扬脸:“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只有你这样的高手才行。”  “不然,我们一起。”肖以歌提议道,随即上前一步,拉了百里玄月的手臂一用力,猝不及防的百里玄月直接就扑到了肖以歌的怀里,再被他顺手一带,两人双双倒在了地面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百里玄月下意识的出手反击,动作凌厉,出手如电,直接抓向了肖以歌的喉咙!  这还是他们两人第一次正面交峰。  不过,肖以歌只是偏偏了头,就避开了百里玄月这一击,随手极快速的握上她的手腕,却不想,也握了一个空。  面上微微诧异。  他知道百里玄月绝非平庸之辈,却也没想到,如此了得。  两人你来我往,纠缠了一阵,因为肖以歌留了力道,不想伤到百里玄月,便也没什么结果。  却也让他知道了百里玄月的实力如何。  心下更是疑惑,百里玄月这般实力,如何装疯卖傻这么多年?  凭这份实力,不必装聋作哑,一样能扳倒云肖迟吧。  或者云肖迟这个人比他们想像的还要可怕?还要势大?  怎么都想不通。  彼此抓着彼此的手,都在暗里用力,百里玄月更是火大:“你想怎么样?”  “我们一起滚出去。”肖以歌却笑的云淡风轻,说的温柔似水,滚字咬的有些重。  让百里玄月的脸“噌”的红了,轻轻咬了唇瓣:“放手。”  她知道自己就算动用仙法,也不是肖以歌的对手,这个家伙若要胡搅蛮缠,今天可能不好收场。  她还不想与这个男人纠缠不休。  特别是此时,竟然有些暧昧的气息,让她的心都乱了。  肖以歌的手用了用力,随即松开,却躺在地上没有动,也不看百里玄月:“你打算怎么拒绝苏思浩?”  这个问题很现实,百里玄月对肖以歌的火气也被压了下来:“我让大哥回来。”  “回来可以,不过……怕赶不及。”肖以歌也一本正经起来,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要想些其它办法。”  “其它办法……”百里玄月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真的想不到更好的能和平解决的办法了,除非大婚那天,她杀了那些来迎亲的人。  斜眸看百里玄月,倒是没有看到万分焦急的样子,似乎任何事情都难不倒她。  大不了,就暴力解决。  他看过百里玄月杀人,绝对的手脚麻利,更能快速处理现场,处理的一干二净……只是,苏思浩纳她为妾一事,似乎用暴力无法解决,至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就算她杀了苏思浩,是不是会纳她为妾了,怕是苏家会要整个镇南王府的抵命。  苏家可就苏思浩一个儿子,不然也不会如此蛮横跋扈,不讲道理。  两个人就那样躺在地面上,外面小忆听到里面有动静也没有进来,毕竟闲王不是别人,倒是小忆喜欢看着站到百里玄月身侧的。  好半晌,百里玄月才叹息一声:“办法是有,只怕不易。”  “说说看。”肖以歌的眼底闪过一抹光亮,他没有说我定会帮你,却是一脸的焦急。  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着肖以歌:“你把我这个院子点了,随便找一具尸体扔进来。”  “好主意。”肖以歌也坐了起来,却没有笑,难得的一本正经,刚刚两人纠缠了一阵,长发和衣衫都有些乱了,倒让俊俏非凡的他显出了几许妖媚。  一旁的百里玄月看的有些呆,这个男人怎么能长的这么美?简直就是天理不容啊!  “我现在就可以带你离开,然后放火。”肖以歌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只是从此这世界上就没有百里玄月了。  而且他也能做到。  一边说一边去拉百里玄月的手腕,却发现她正直直看着自己,看的有些呆。  让肖以歌一阵火大:“流口水了……”  百里玄月下意识的去擦口水,一无所有,然后瞪向肖以歌:“你太自恋了。”  “你刚刚在看什么?”肖以歌瞪她,一脸不善,这个丫头竟然倒打一耙。  “看……”百里玄月语迟,脸色有些僵,她刚刚的确看得呆了,这个男人长的太好看了,不看的是傻子。  “肤浅。”肖以歌再瞪了百里玄月一眼。  “你才肤浅。”百里玄月平视着肖以歌:“你长的就肤浅。”  “该死!”空气中乍现一阵冷意,肖以歌的周身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凌厉的眸底闪过一抹危险,也直视着百里玄月,却是瞪视。  “快说我的办法可行不!”百里玄月轻轻知道自己理亏,轻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现在能帮自己的,也只有面前这个自大自负自恋的男人了。  肖以歌若是知道自己在百里玄月心中是如此评价,一定会火冒三仗,拂袖而走吧,不过现在,他就是破天荒的想帮助百里玄月,更不想让她嫁进苏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