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50章 谈谈月色

第50章 谈谈月色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4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2
    苏相一边擦着自己额头的汗珠,一边看向窗外。  他终于明白百里府这个傻丫头为什么如此嚣张了,原来是有皇上在撑腰。  怪不得如此胆大包天,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更能将他的宝贝女儿设计到土坑里,还毁了容,烧光了头发……越想,苏相就越气,只是此时此刻只敢乖乖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要是皇上真在这里,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岂不是一字不落的被听去了,有人传到皇上耳朵里是一种效果,皇上亲耳听到,就是另一种效果了……再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苏相被东离弦的灵压压着,大声都不敢喘。  要是此时东离弦一个恼羞成怒,他这个宰相再有本事,也怕小命不保了。  即使他已经是半人半仙,也抵不上东离弦的修为,差一阶,就是天地之差,悬殊之大,别说他们差的不只是一阶,一个是元婴期的初期,一个是化神期的初期,差了整整三阶。  有些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进阶。  像苏相,修行年龄比东离弦要多很多,修为却落后不止千里。  更重要的,两人的身份摆在那里,即使东离弦没有半点修为,苏相也是忌惮他的。  在这片大陆上,修行之人众多,却也都依势各个皇朝,修行之人无法独自为大。  这是这片大陆皇朝能存在的前提条件,所以,若有修仙之人有异动,四国便会联手将其制服,绝对不会出现比皇权更强势的另一种力量。  那是皇室不允许的。  他们会给修行者最大的权利,却不会让他们凌驾在皇权之上。  东离弦早就猜出百里玄月在打自己的主意,不过他也不吝啬出来替美女解围。  毕竟他看百里玄月,越看越有兴趣。  不仅仅是因为她那张与前皇后长的十分相像的脸,更因为她的神秘和手段。  百里昌和云肖迟更是脸色惨白,他们甚至没了任何想法。  这个时候他们只想着不要出错,否则他们还要住进大理寺的天牢!  “皇上,出来吧,不必玩捉迷藏的游戏。”百里玄月跪的膝盖有些不爽,便直接站了起来,一边大声喊道。  这个家伙还真能装,竟然迟迟不出来。  “总要给朕一点时间吧。”东离弦此时也走进了大厅,没有看跪在地上的一群人,而是看着百里玄月,一脸的笑意。  土坑里的两位千金小姐更是僵硬着五官。  不过,她们二人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特别是苏思绮,此时她已经狼狈不堪,就这样被皇上看到了,真的没法活了!  “行了,这里的一切交给你了,本小姐,已经无能为力了。”百里玄月摆了摆手,说的更是十分随意。  反正这一切都是东离弦的手笔,他来处理再适合不过了。  “皇,皇上……”百里昌双手扶地磕了一个头,惧怕之意全部写在的脸上。  云肖迟相对沉静了许多,跪在那里镇定开口:“臣女见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着的苏相也没有站起来,眯着绿豆小眼睛,在打着什么主意不知道,他明白,今天自己说错的太多的话,看来,最近得低调。  必须得低调,否则苏府怕是会有危险。  特别是苏思绮已经成了这副尊容,要想成为皇后,已经不可能了。  而苏妃入宫多年,却一直没有子嗣,无法名正言顺的册封为后。  一时间让苏相的心都凉了,他计划了这么多年,看来,一切都要泡汤了。  失望甚至是绝望涌上了苏相的心头,耷拉着脑袋:“臣给皇上请安,万岁万岁万万岁。”  没人敢说皇上怎么不请自来,也没人敢责备皇上来了怎么不通传一声。  此时此刻,敢说这话的,估计只有百里玄月了。  不过百里玄月乐得躲清闲,已经出了房间,手中还拎着酒壶,她要好好喝一壶,庆贺一番,今天真的是太高兴了。  她的高兴全部写在了脸上,一点都不懂得掩藏,更不懂得低调。  反正她再低调这些人也不放过自己,那么不如狐假虎威一次。  “给朕留些酒,一会儿朕找你谈谈月色。”东离弦只是盯着百里玄月,此时更是毫不顾忌的说着,他既然给百里玄月出头了,就不必掩饰。  “看姐的心情了。”百里玄月知道东离弦这是在约自己了,她这句话,很巧妙,也没说不答应,也没有答应。  让东离弦无法发作。  话落,百里玄月已经出了院子,向后院走去了。  小忆则随在了左右。  “小姐,相府真的退婚了,怎么办?”小忆有些担心,她家小姐再被退一次婚,岂不是成了这片大陆的笑柄?  这世间还没有一个女子被退婚两次吧。  她家小姐这是要开先河啊!  “什么怎么办,退了不是更好,你以为姐愿意嫁给苏思浩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吗?”百里玄月一脸不屑:“本小姐还想着如何退婚呢。”  “可是……以后谁敢娶小姐啊……”小忆一脸担心,极小声的说着。  “没人娶就去修仙啊!”百里玄月说的十分随意,一边仰头喝了一口酒,笑意十足,更显得妖娆倾城。  那种随性和仙姿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刻在骨子里一般。  小忆无言以对,却还是一脸的悲伤,她真的替小姐着急啊。  “修仙也是可以双修的啊。”一抹人影从墙外纵身而来,声音里夹着懒散之意,更有几分恼意和不甘心:“那婚是我老子退了,我可不退。”  正是刚刚提到的苏思浩。  “你怎么不请自来?你知道谁在百里府吗?”百里玄月拿眼瞪苏思浩,不想见什么人,偏偏就撞到什么人。  “只要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苏思浩嬉皮笑脸的说着,更是一脸的深情:“我这一生,非你不娶。”  “你怎么知道我不说。”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冷哼一声:“你还能做你老子的主了?没看出来,大元帅。”  有名无实的大元帅。  百里玄月想了想,还是给苏思浩留了一点面子。  “当然能。”苏思浩也不犹豫,已经站到了百里玄月的对面,顺手拿过她手中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口:“好香。”  “送你了,记得今天晚上在百里府后花园,以酒壶为证,谈谈月色。”百里玄月没恼,而是笑着说道。  双眼如弯弯月牙,更像是邻家小妹,笑得甜蜜可人。  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绝对不是吃素的主儿!  “真的吗?”苏思浩举着手中的酒壶,有些不敢相信,又是惊喜万分。  他当然希望这是真的,要是百里玄月现在摇头,他一定想去死!  “当然是真的。”百里玄月回答的十分干脆,用力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没有减半分,反而更深了。  “太好了!”苏思浩的双眼也笑得只剩一条缝了,整个人都照在阳光里,仿佛从阳光中走出来的一样。  让他的形象高大了许多。  小忆有些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两个人一个希望退婚,一个已经退婚,却又要天黑之后约会!  这是什么情况?  “你可以离开了。”百里玄月见苏思浩笑得这般开心,耸了耸肩膀,突然就很想看晚上的好戏了!  皇上高高兴兴而来,见到执酒壶等在这里的苏思浩会如何呢?与他谈谈理想吗?还是谈谈人生,或者谈谈爱情,还有可能讲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好好好!”苏思浩用力点头,嘴角上扬,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来。  整个人更像一个单纯的小孩子。  根本没有注意到百里玄月嘴角的笑意。  待到百里玄月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已经一片安静了,至于东离弦是如何解决苏相和苏思绮的,她没有兴趣知道。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让苏思绮那样狼狈不堪,的确够本了。  而且自己也没有暴露什么,在百里府上,不会有什么危险。  “月儿!”百里玄月刚刚躺在床上,窗外就有人倒立着挂在那里,还亲切的呼唤着,帅脸放大,满是柔和的笑意。  让百里玄月一再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闲王不是有洁癖吗?不允许任何人碰到他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他笑,就表示风雨欲来吗?笑的越深越危险吗?  可是现在她感觉不到一点危险啊!  “你下次能不能正常一点的出现。”百里玄月翻了个白眼,本来白日里看到树上站着的是东离弦而不是肖以歌时,她意外,更有些小小的失望。  现在东离弦已经解决掉了一切,他才赶回来!  算什么嘛!  连百里玄月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不知不觉的在依恋肖以歌了!  “一定一定!”肖以歌一个纵身一百八十度大旋转,已经站在了百里玄月的面前,笑得十分无害,手中的扇子,招牌一样的摇着。  换来百里玄月大大的白眼:“有话快说,没事就可以走了……”  “你真的希望我走吗?”肖以歌一脸受伤的说着,却强势的上前一步,一手揽在了百里玄月的肩膀上,此时离的近了,百里玄月才看到他的身上有风尘仆仆的味道,俊俏的尖毅的下巴上竟然有了胡渣。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肖以歌。  下意识的拉开两人的距离,百里玄月更抬手拍掉了肖以歌的手:“希望!”  下一秒,肖以歌一个侧身,猛的抬手搂紧了百里玄月,纵岙后退,一股风箭透骨袭来,好在肖以歌手中的扇子挡在了两人的面前。  强势的风箭将玉骨扇的扇面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百里玄月更感觉到了肖以歌的用力,想来,来者不善!实力之强,绝不在肖以歌之下!  这箭风是冲着肖以歌来的,也是冲着百里玄月来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