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68章 西泠牧朝

第68章 西泠牧朝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3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5
    肖以歌脸色低沉,眸底冰冷,带着森森寒意,就站在那里,一手捏着玉骨扇,直直瞪视着百里玄月,平日里纤尘不染的衣衫上带了沾满的灰尘。  “闲王身手敏捷,怎么会如此落魄。”百里玄月掩了笑意,一脸疑惑的问道,下意识的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  比无耻,她百里玄月也不输给任何人的。  “百里玄月!”肖以歌以为这个丫头怎么也会有几分惧意的,毕竟他刚刚真的大意了,才会着了她的道儿!  “是,闲王殿下,有何吩咐。”百里玄月还是一脸笑意,眼底眉稍都是笑,完胜一局,当然欣喜。  “本王现在就去请旨,娶你为妃。”肖以歌突然说道,面上的寒意未褪,眼神锐利直接,如一把出鞘的利刃,冰层下透着冷凝的寒光,不伤人,却有掌握全局的气势,一字一顿,说的一本正经。  本来还笑意如花的百里玄月猛的僵在那里,也冷了脸,直直瞪着肖以歌:“就算下了圣旨,我也不嫁。”  “本王只请旨。”肖以歌这才爽了几分,看着百里玄月变了脸色,说不出的惬意,这个丫头太过份了。  若是换作别人,绝对不这种“待遇”!  一个潇洒转身,摇着扇子离开了。  留下百里玄月一个人站在那里,有些反映不过来。  这个男人还是这么小气,不就是让他尊贵的身体坐到地上了吗,沾了一点灰尘而已。  至于这样报复自己吗?还要请旨?  眉头狠狠拧在一处,若是皇上准了怎么办?  这样想着,百里玄月更不能平静了,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  刚刚摆平了这王府的后院,这个闲王又来找自己的晦气……这日子没法过了!  正在想着如何摆平肖以歌的时候,肖以歌大红的身影又晃到了眼前:“好戏要开始了,你要去看吗?”  倒没了刚刚的寒意逼人,换成了一副温温文尔雅的样子。  听这话,百里玄月也将刚刚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点了点头:“看,当然要看,我得让小忆通知我爹一声!”  “嗯,本王等你。”肖以歌点头,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里。  百里玄月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好戏不容错过,这一次,她要让云肖迟彻底的栽倒,永无翻身之日。  在后院找到小忆,见她正在给花浇水,日子也是十分惬意。  “小姐,王爷走了?”小忆放下水壶,说的很随意,在小忆眼里,任何男人都比不过闲王,她当然希望百里玄月能拴住闲王。  所以她总会有意的来后花园,给他们制造二人世界。  百里玄月抬起手指点了一下小忆的额头:“你这丫头,真该打,整日不在我面前侍候,在这里种花!”  她有意忽略王爷二字。  “小姐……”小忆后退了一下,笑得无害,眼底带着揶揄,她那次回院子,撞到百里玄月在肖以歌怀里,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呢!  正了正脸色,百里玄月觉得与小忆没必要解释:“一会儿你去老爷院子,就说二小姐发疯了,让他过来管管。”  “是,小姐!”小忆绝对忠诚的什么也不问,下午的事情她就办的极漂亮。  “去吧。”百里玄月拍了拍小忆的肩膀,也扯出一抹大大的微笑,想到一会儿有好戏要看,心情无比激动。  她不但要看一场戏,还要揪出与云肖迟一起暗害自己的人是谁!  “回来了……”肖以歌翘着二郎腿,摇着玉骨扇,眉若飞剑,眼深如潭,高鼻薄唇,每一处都跟凿子凿出来的一样,加上他身上总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贵气和清冷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跪地膜拜。  此时百里玄月也看的一呆。  这个男人的确是百看不厌,她已经不知多少次犯花痴了。  “可以出发了。”轻轻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失态,百里玄月边说边转身就走。  “等等!”肖以歌身形一动,已经站到了百里玄月的身前,拦了她的去路:“你要怎么看?站到院墙上?”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吗!”百里玄月挑了挑眉头,一脸嘲讽的说着,双手抱肩,直上直下的瞪着肖以歌。  “你……”肖以歌俊美无双的五官有些扭曲,刚刚的风度翩翩也被傲然绝世的锋芒代替,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一瞬间降了下来。  手中的玉骨扇“啪”的捏紧,上前挑起百里玄月的下颚:“你再说一句?”  “你傻啊,我又不笨,再说一句。”百里玄月看白痴一样看着肖以歌,顺嘴说道。  一边准备绕过肖以歌继续向前走。  下一秒,整个人却腾空而起,已经被肖以歌拦腰抱起,飞出了院子。  肖以歌觉得自己的耐心真的用尽了,这个丫头知不知道她已经处在危险边缘了。  “你带我去哪里?要看戏不是吗?怎么出了王府?”百里玄月四处看了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紧紧抓了肖以歌的腰身,粗细刚好,抱在手中,很舒服。  “戏不看了!”肖以歌恼怒的说着:“本王应该让你知道蠢的意思。”  “像你这样就是蠢。”百里玄月不怕死的说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恁小气!  肖以歌就差风中凌乱了,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猛的松开双手,就要将百里玄月丢下去,他必须给这个丫头一点教训,让她记住得罪任何人,都不能得罪闲王殿下!  不是死,就是残!  百里玄月双手紧紧搂着肖以歌的纤腰,还不忘记啧啧称赞。  这点高度,她才不怕,看来闲王殿下不过如此,什么凶残冷酷,传说而已,传说而已!  见百里玄月双手抱着自己,双腿还缠了上来,像八爪鱼一样,面上没有半点惧意,反倒一脸笑意。  他的怒意都不知道是该飙,还是该消了。  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怕这片大陆只有这一个吧。  登时没了怒意,一边抬手反搂了百里玄月,一边低头细细看她,一时间不知该将这个丫头如何是好了!  百里玄月却低垂着眉眼,奸笑。  她是不怕这高度,可是被摔一下也不好过,让她向这个男人道歉,绝无可能,赞一下他的纤腰,还不会吝啬的。  就知道这个家伙自恋,夸他两句,就不知东南西北了。  “你在笑什么?”肖以歌瞪着百里玄月,他真的想出手打人了!  “没笑什么,我在想,我爹这会儿看到了什么!”百里玄月抬头,收了笑意,说得一本正经,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挫败了肖以歌,却也让他气的半死。  自己还是胜利了。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肖以歌顺势说道,在空中一扭身,眨眼间,便回了肖府。  而林子下方,一个黑衣男子缓步走了出来,眼底一片森寒,看向肖以歌消失的方向,扯下面纱,露出一张无比完美的脸,一头长发倾洒在肩头,飘逸若仙:“肖以歌,你竟然看向了这个废材,是不是本王应该做点什么呢!”  “西泠太子想做点什么呢?本王随时奉陪。”一身红衣的肖以歌摇着扇子站在树枝上方,如仙邸下凡般。  嘴角的笑意冰冷异常,眸光深不可测,直视着一身黑衣的西泠牧朝:“太子殿下竟然没有回去西泠,是不是被魔兽群围劫了?”  更带了一脸的幸灾乐祸。  闲王不冷,却让人觉得寒意逼人,就是此时的肖以歌。  的确不冷,面上的笑意如沐春风,那寒意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他将百里玄月放在百里府最高的树上之后,便任由她在那里看戏,一个人又折了回来。  他早就发现这片林子里有异样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收了脾气送回了百里玄月。  “哼,若不是你,本宫早就进阶了!”西泠牧朝的脸色一暗,眸底如千年枯井般深邃幽冷,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不包括肖以歌。  “是吗?看来本王还做了一件好事呢。”肖以歌摇着扇子,好整以暇的说着,眸底的冷冽如草原上的鹰隼看到猎物一般。  上一次在大理寺的天牢让西泠牧朝跑了,正愁无法破案呢,他竟然又送上门来了。  “肖以歌,你不必嚣张。”西泠牧朝知道逞口舌之快不能解决问题,就放了一句狠话,面色也恢复了一派的淡然。  他是西泠的太子,在东离皇朝的天牢里修行进阶,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本王很嚣张吗?没觉得呢,本王只是想着,带你去见见皇上。”肖以歌的扇子摇啊摇,站在树稍上,风流倜傥无限,俊美五官却染了一层冰霜般的冷意。  今天,他绝不会放过西泠牧朝。  “不劳闲王费心了,本宫自会见东离的皇帝陛下。”此时西泠牧朝却淡定自若,浑不在意的说道,一身黑衣裹身,显出几分阴邪之气。  这话说的很自然,很随意。  倒让肖以歌起了疑心,剑眉轻挑,桃花眼底泛起冷冽寒意,如草原上的狼,危险凶猛,残忍冷酷。  “闲王殿下不去看看百里府上的好戏进展的如何了?本宫可是很感兴趣呢。”西泠牧朝后背靠在树干上,带了几分悠闲,他这一身打扮,绝对不是要入宫,只是他现在遇上了肖以歌,一切计划都得打消。  所以,不如与肖以歌一起,大大方方的出现在百里王府。  他在东离皇朝所做的一切,一定不能毁在这个闲王的手里,绝对不能!  肖以歌身形一动,已经自树枝上落在了西泠牧朝的眼前:“好看当然要看,只怕西泠太子殿下看过之后,会大失所望。”  此时肖以歌不得不还疑,云肖迟的背后是西泠牧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