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69章 好戏不是刚刚开始吗

第69章 好戏不是刚刚开始吗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7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5
    西泠牧朝扯着嘴角笑:“那可未必哦,只怕那个废材会让你失望。”  “废材说你自己?”肖以歌的脸如翻书一样变了天,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的冷带着凶猛杀戮,嗜血妖娆,绝世傲然的铮铮霸气。  “废材说你。”西泠牧朝在西泠可是神一样的存在,论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论修为,放眼整个西泠无人能敌。  他的存在,比当今的西泠皇帝还要受人尊崇。  绝对是世人心中的神邸。  不过,他在肖以歌面前就没了那份优势。  此时看肖以歌是万分不顺眼了,特别是这个闲王嘴上不饶人,更让他不爽。  “你的确是个废材。”肖以歌才不怕与西泠牧朝翻脸,他们在天牢的时候已经撕破脸皮,之前,他更暗算自己,他们之间的仇恨,绝对是结下了。  此时,西泠牧朝才反映过来,是自己骂了自己,气得脸色铁青。  双手握拳,就要抽剑。  剑拔弩张,战势一触即发!  “太子殿下!出事了!”此时一个黑衣人快速飞身而来,更是上气不接下气,看来,真的出了大事!  肖以歌早就感应到了此人的存在,却不动声色。  他知道,只要西泠牧朝不亲自参与肖府之事,百里玄月绝对能摆平那些人。  别人不知道百里玄月的本事,肖以歌可是十分清楚的。  黑衣人走过来才发现肖以歌的存在,愣了一下,缄口不言了。  收了情绪的西泠牧朝也看向来人,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再看肖以歌,才瞪了那人一眼:“慌慌张张,成何提统,没什么事,就随本宫与闲王殿下去看一场戏吧。”  他知道是肖府出事了,心也沉了一下,可是他不能让肖以歌知道自己的计划。  绝对不能。  这个肖以歌不比常人,虽然第一次他暗算肖以歌占了偏宜,可是后来在天牢交手时,却让他大吃一惊。  虽然那时有百里玄月插手,西泠牧朝却并不将她放在眼里。  “是,太子殿下。”黑衣人低着头,压抑着喘着粗气,心下焦急,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站在了西泠牧朝的身后。  “走吧!”肖以歌如常的摇着手中的扇子,大步向前走去。  他也急,今天的事情比他预计的要复杂的多。  百里府上,有些混乱。  树上百里玄月笑得深沉,一手支腮,一手拎着酒壶,当空对月,饮酒为乐,好不惬意。  院子里,百里玄冰哭得很凶,她一直都在闹,闹了一个下午了,刚刚有下人送饭进来,也被她给打了。  这些年来,百里玄冰都被捧在手心里,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她一向泼辣,此时当然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去闹。  又是哭又是闹又是砸门又是摔东西,一刻也不消停。  一旁的云肖迟也抹着眼泪,根本管不住这个女儿,也是直叹气。  不过她并没有像百里玄冰那样哭闹,她只是借着百里玄冰大闹的时候,听着四周的动静。  她在等人,百里府出了这样的大事,一定会有人来的!  而且她也不会让自己走到这种地步的,不能偏宜了百里玄月!  这百里府,早晚都是她云肖迟的,只能是她的!这些年来,她为了百里府费尽心机,呕心沥血,不能偏宜了旁人。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风声,因为百里玄冰的吵闹,若不是细听,根本觉察不到。  云肖迟却动了动眼珠,看了看夜色,更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才又深深看了百里玄冰一眼,转身向后院走去。  后院,没有半点灯光,只有月光打下来,有些阴暗,视线所及范围内都是花草。  “你给她吃下了吗?”沙哑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云肖迟却没有看到人影,她已经习惯了,点了点头,放低声音:“吃下了,每日放进她的吃食里,一点也没剩下。”  树上的百里玄月冷哼一声,仰头喝了一口酒。  她喜欢喝酒,可是天庭很少有这东西,她的狐狸精娘亲也会阻止她,不过来了人间,倒可以好好过过酒瘾了。  更是千杯不醉,喝多少都如穿肠水一般。  “很好。”沙哑低沉的声音回了一句:“放心,今天就会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只要她死了,你要出来,很容易。”  “是。”云肖迟也明白,自己是栽在百里玄月手里了。  而且做的无声无息,手段高明。  那人说罢,就要离开,却是树上的百里玄月突然动了,手中几片树叶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叶子上注了强劲的法力,只要被树叶沾到必死无疑。  除非金丹期以上的修为,能抵挡一时。  树叶没在院子四周,传出几声闷哼,便没了声息。  更在一片叶子直飞向云肖迟……  前院,小忆喊来了百里昌,一脸慌张的赶了过来,这边的动静闹的很大,百里昌也不疑有他。  树上的百里玄月见百里昌来了,忙翻手为掌,一阵劲风吹过,一片树叶直划向百里玄冰的手臂,当时鲜血如注!  “啊……”百里玄冰本来是在哭天喊地,此时就是惨叫了。  这叫声绝对的惊天动地,将周围那些人的闷哼声一一压过。  让走过来的百里昌惊了一下:“快,打开大门!”  就算对百里玄冰失望至极,百里昌仍然是心疼这个女儿的,毕竟从小捧在手心里的。  后院的云肖迟也听到了动静,就要迈步冲出去,一片落叶刚好打了过来,封了她的穴道,暗里的人也猛的抬手攻向了百里玄月。  刚刚百里玄月那些小动作,已经被这人发现了。  本来他今天就是来取百里玄月的小命的。  只是他还是惊了一下,如果按照云肖迟所说,这个丫头应该彻底废了,没有灵根没有灵气,再加上筋脉俱损,他要弄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不过,他并没有看到出手之人是谁,心下先否了百里玄月,一边推了一下身旁的人:“快去报信,事情有变!”  那人一惊,周围同伴已死,他也清楚,便不顾一切的去给西泠牧朝报信了。  百里玄月在树稍上,侧身避过来人的风箭袭击,嘴角的冷笑更深了几分,这人一出手,她便知道修行深浅了。  以她的能力要摆布这个人,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的。  再击出几片树叶,百里玄月借着风势还击,每一片树叶都打向了云肖迟。  这是逼暗里的人现身了!  除非云肖迟已经没有什么用处,否则这人一定会现身救人的。  “啊……”云肖迟惊叫,不是被树叶打中,而是吓得大叫,她虽然心狠手辣,却极怕死。  其实百里玄月手中的树叶力度掌握极好,在空中时还夹着风声,如厉剑一般,到了云肖迟的身边时,便收了力道,只是轻飘飘的落叶了!  暗处的人顾不上太多,竟然一个闪身,手上也飞出一片树叶,拦向了百里玄月丢出来的几片叶子,更用整个人挡在了云肖迟的身前。  前院扶了百里玄冰一脸心疼的百里昌正准备喝问云肖迟人在哪里,就听到了她的尖叫声,也是心下一沉,看了小忆一眼。  “小忆,照顾好二小姐!”丢下百里玄冰,百里昌便禹后院走去,月光有些幽暗,百里昌走的有些匆忙,身边甚至没有随从。  百里玄月人在高处,眼观六陆,耳听八方。  这边知道百里昌来了,重头戏再不上演就错过最佳机会了。  一边在心底骂肖以歌小气,一边连飞树叶,逼得暗里的黑衣人连环还击,更一心保护云肖迟,就差将她护在怀里了……“就差一点点!”百里玄月一边皱眉一边说着:“大叔,你认真点,抱一下没关系的,不然,你的小伙伴就死翘翘了!”  边说边凌空抛出一把长剑,直取云肖迟颈上人头。  挡了树叶的黑夜人见又飞一把长剑,忙乱之中,抬手推了云肖迟:“蠢女人,快趴下,找死吗……”  显然怒了。  飞身而来的肖以歌一脸笑意,弹了弹手指,指尖处结出一个风箭,攻向黑衣人。  正骂骂咧咧的黑衣人一个站不稳,趴在了云肖迟的身上。  大惊之下,想要站起来,肖以歌又甩了甩扇子,一道劲风压了下去,爬起来的黑衣人又趴回了云肖迟的身上。  可以说是温香软玉在怀。  不乱才怪了!  只是黑衣人明白,暗里的敌人太强大,他不能有半点大意,再次准备爬起来,又被肖以歌的灵压压了回去。  这样反反复复的动作,在远远走来的百里昌的眼里,就显得格外的不堪了!  慢了一步的西泠牧朝也站到了树稍上,却没有动手,只是看着百里玄月依在肖以歌的怀里,一脸笑意,双眼放光。  那绝对是报仇时的惬意和爽快。  灵动的五官此时更显瑰丽迷人。  连西泠牧朝都愣了一下,这真的是百里玄夜的傻妹妹吗?  什么时候,这般惊华绝艳?  “你怎么才来?”百里玄月一脸不满,睨了西泠牧朝一眼,再看向肖以歌:“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招待一位朋友。”肖以歌意有所指的说道:“好戏不是刚刚开始吗!”  “快落幕了。”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随时观注着下方的动静。  “你是什么人?”百里昌的胸膛仿佛有一把火在烧,他简直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一切,他的解花语,他一直都放在第一位的云肖迟,竟然在这个时候不顾自己女儿的死活,与男人在这里幽会!  却还是很理智的问着骑在云肖迟身上的男人!  双手紧握成拳,随时会暴怒。  “你不必知道……”黑夜人也万分恼火,这样一折腾,他竟然有了感觉,真是该死!一边抬手拍了云肖迟一掌,直接拍得人事不醒了。  手中的剑更是第一时间对上了百里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