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72章 好巧又见面了

第72章 好巧又见面了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5
    百里玄冰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看着房间里自己的姐姐和闲王时,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大姐,你这么快就来看热闹了吗?”  一脸的嘲讽。  她一向不懂得委曲求全,满眼的恨意。  她也知道自己与娘亲被禁足在院子里,全是自己的好姐姐一手安排的。  即使没有证据,她也照样还疑。  “嗯,看到你没死就好了。”比嘴巴毒,百里玄月不输任何人。  “你……”百里玄冰其实很想维持自己的形像的,毕竟肖以歌也在。  每次见到肖以歌,她的花痴病必定会犯的。  只是此时她有些忍不了百里玄月了。  更看到面前的两个人相拥在一处,心底的恨意就像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凭什么一个傻子得入了闲王的眼?就连苏大公子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求亲!  得到这一切荣宠的应该是她百里玄冰。  全是因为她的傻姐姐,在百草园的时候给了自己那样一件衣服,让她丢尽脸色,暗暗握了拳头,却是这一动拳头,手臂上的伤扯动的疼了一下,疼得她直抽冷气。  “好了,你的妹妹没死,我们可以走了。”肖以歌看一眼百里玄月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催促百里玄月。  他知道西泠牧朝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百里王府,一定是有西泠的使臣来了。  不能有半点大意。  真如他所说,他要提出让百里玄月和亲,东离弦怕是无法反对。  他要加快动作。  百里玄冰就看着心仪的男神抱着她的姐姐潇洒风流倜傥风华的出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她一个躺在那里。  小忆和碧荷大气也不敢出,这位二小姐怕是接下来又要发疯了。  百里昌的怒气还没有消,瞪着被他打的昏迷不醒的云肖迟,还是不解气,他那么信任这个女人,扶她为正室,对她也是百依百顺的,大事小事也都这个女人作主,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对他……怒意,充斥在胸口,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燃烧了。  没了肖以歌的灵压,黑衣人也很快就清醒过来,看到远处全身散发着火气的百里昌和昏迷不醒的云肖迟,脸色也压抑了杀戮之意。  眯着眸子,猛的抬手,手指翻飞间,一道道风箭直袭向百里昌的身后。  这整个王府只要留下云肖迟就够了,其它人都不必活着……只是不等黑衣人手中的风箭击出去,便两眼一翻,死了过去。  他的背后有一支淬了剧毒的袖箭穿过了他的身体。  无声无息。  站在高处的人冷哼一声:“这点小事都办不成,只有死路一条。”  说罢闪身消失在暗夜里。  拖着昏迷不醒的云肖迟,百里昌一步步向前院走去,他现在只想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却又万分清醒的知道不能那样做。  今天的事情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丢脸的只能是他百里昌。  他要将这个女人逐出百里府,更要给一个绝对合理的理由。  他不要自己的脸面,也得顾及整个家族。  想到后院还有一个人,百里昌丢下云肖迟又返身回去,暗夜里,没有看清这个人的情形,拾起地上的剑,一剑贯穿了黑衣人的后心,觉得不解恨,又拔出剑再插了一剑进去。  将地上的黑衣人刺得面目全非。  待到肖以歌和百里玄月赶来的时候,就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了!  “我们来晚了一步。”百里玄月咬牙:“会是什么人干的?”  “这剑一定是岳丈大人刺进去的,换成任何一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都会无法忍受的。”肖以歌对着尸体指手划脚起来,一边双手抱肩,嘴角含笑:“只是这个人真正的死因不是这只剑,而是这只袖箭,这周围还有高手在。”  “我怎么没感觉到……”百里玄月一脸防备,更是一脸可惜:“还想从这人的口中知道点什么呢!”  “本王也没感觉到。”肖以歌猜测这一切是西泠牧朝干的,却是没有证据,便没有说给百里玄月。  让百里玄月少知道一些西泠牧朝的事情,也是好事。  这个西泠牧朝,的确不好惹。  眯着眸子,百里玄月难得的正了正脸色:“这要什么样的高手……”  她忽略了西泠牧朝的存在。  “好了,好戏已经看的差不多了,你的目的完成,我送你回房间睡觉吧。”肖以歌又走回百里玄月身侧,轻柔的说着。  仿佛他们真的在蜜恋……  “好吧,的确没什么好看的了!”百里玄月一脸厌厌,云肖迟是摆平了,可是背后之人还是没有揪出来。  看来,他们只能抓住云肖迟这个女人问清楚了。  “我还没吃晚饭呢。”百里玄月摸着瘪瘪的小肚子,一脸无奈的说着,刚刚看戏太入神了,忘记饥饿了。  肖以歌也无奈的笑了笑:“好吧,本王就再陪你出去吃个饭。”  边说边拉着百里玄月就走。  皇城一处酒楼内,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刚走上二楼,就被拦了下来:“这里已经被一位爷包下来了。”  “什么人这么猖獗!”百里玄月狠狠皱眉,这皇城里恶霸还真多。  “是……苏大公子!”店小二赔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说着。  面前这俊男美女,穿着打扮也不一般,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主儿!  “原来是那个恶霸。”百里玄月翻了个白眼,不久前刚刚见过呢。  “这么巧!”肖以歌轻轻皱眉,他有些想不通,苏思浩刚刚受了打击,怎么来到这里逍遥了,还将整个二楼都包下来了。  二楼大厅坐着的西泠牧朝眼尖的发现了百里玄月和肖以歌,挑了挑眼角:“苏将军,有熟人来了呢。”  他已经将自己划为百里玄月的熟人了。  苏思浩也有些意外,西泠牧朝刚刚来东离,怎么会有熟人?顺着视线看过去,也愣了一下:“月儿……”  双眼放光。  听到月儿两个字,西泠牧朝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你与她熟?”  “她是本将军未过门的妻子,能不熟吗……”苏思浩说的理所当然,起身就向楼梯口走去,留下一脸阴森的西泠牧朝。  他怎么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傻子废材,竟然这般抢手!  就连这个东离一霸都打起主意来了。  也随着站了起来,与苏思浩一同走了过去。  “月儿!”苏思浩走过来,带着一脸笑意:“闲王殿下这么巧啊。”  “是挺巧。”肖以歌冷着一张脸:“本王就是带月儿出来吃个饭。”  “王爷对月儿这么好,属下感激不尽。”苏思浩有意这般说着,一脸的笑意,少了几分痞子气。  “闲王殿下,百里大小姐,咱们又见面了。”西泠牧朝已经换了一身白色长袍,长发束在头顶,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俊俏非凡,却晚显阴柔之气。  眼角邪邪挑着,阴邪之气更甚。  “原来,太子殿下已经见过闲王殿下了。”苏思浩也是一僵,讪讪说道,却见百里玄月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似乎百里玄月并不待遇这个西泠太子。  难道他们有什么过结?  这样想着,苏思浩看西泠牧朝的时候,眼神也有些不善了。  他是奉皇命接待这个西泠太子的,若是他敢打百里玄月的主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刚刚见过。”西泠牧朝何等聪明之人,一下子就看出苏思浩变脸了,脸上的笑意却没有减:“闲王殿下的威名在西泠时,本宫就已经如雷惯耳了,来到贵国当然要先见一见闲王殿下了。”西泠牧朝面色未变,淡定依旧,镇定自若。  威震一方的太子,当然手段了得。  “太子殿下说笑了,谁人不知道太子殿下在西泠是神一样的存在,万民敬仰。”肖以歌也不吝啬的说道。  夸人,谁都会。  但是要讲究方式方法。  苏思浩见这两人话锋转的太快,还有些反映不过来,却也是官场上混的,哈哈一笑:“两位殿下,上坐。”  才又走到百里玄月的身侧:“月儿,这里,你不该来。”  说得语重心长。  “有什么不妥吗?”百里玄月浑不在意的样子,四处看看,倒是重兵把守,刚刚西泠牧朝的随从也在,正一脸不善的瞪着自己呢。  百里玄月却心情大好的对他抛了一个媚眼。  差点就闪瞎了那个随从的眼睛。  这一幕刚好落在肖以歌和西泠牧朝的视线里。  “百里大小姐太调皮了。”西泠牧朝摇了摇头,脸上竟然带了一份宠溺,与那阴柔的气质相衬,显得不太和谐。  “月儿一向如此。”肖以歌却笑得潇洒如旧,洒脱非凡,眼底更是深深的眷恋。  “闲王似乎弄错了什么,百里大小姐是苏将军的未婚妻?”西泠牧朝这也是间接打探此事。  “过去很久了。”肖以歌的笑更深了几分,眼底深邃凌厉:“即使没过去,本王想要的女人,谁也别想染指。”  “哈哈哈,夺人所爱,不像闲王的作风啊!”西泠牧朝大笑,眼底却没有半点笑意:“这倒像是本宫的所为……”  意思就是,百里玄月即使是你闲王的女人,本宫也要染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