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79章 你应该是有隐疾

第79章 你应该是有隐疾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40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6
    百里玄月狠狠皱眉,她不想玩了。  这群人都无事可做吗?  “你应该是有隐疾!”百里玄月没好气的瞪着西泠牧朝,她现在只想说求放过啊。  一句话,让西泠牧朝风华绝代的笑消失得无影无踪。  肖以歌和楚洛城则按耐着笑意,不去看西泠牧朝。  只有半醉半醒的苏思浩瞪大眼睛看向西泠牧朝:“怪不得太子殿下要到各国选妃,是西泠人都知道这个秘密,不敢把女儿嫁给你吧!”  这绝对是不怕死的,怎么说也是皇城有名的恶霸,这点攻击话语不算什么,小儿科!  “哈哈哈……”肖以歌终于没能忍住,笑了,连楚洛城都笑了,五官都明媚了几分,让百里玄月呆愣了一下。  本来大笑的肖以歌却猛的拉紧百里玄月的手:“不许看其它男人。”  命令式语气,独断霸道。  脸色青了白,白了青的西泠牧朝更是狠狠瞪着百里玄月,这个丫头一定是在找死……他一定要向她证明自己没有隐疾。  最好证明方法就是娶她为太子妃,现在他更加强了自己的信念,非百里玄月不娶!  当着闲王,洛王和苏大将军的面前,他只能咬牙切齿,暗自握拳,一甩袖子:“月儿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真想血洗东离皇朝。  一字一顿,字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若不是肖以歌和楚洛城在场,他一定直接掳走百里玄月,让这个大胆的女人承担惹怒她的后果……百里玄月也只是笑笑,她有些要激怒西泠牧朝的,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忍了。  想来是肖以歌和楚洛城全部在场,他有所顾忌。  昨天夜里那份嚣张跋扈倒是隐藏的极好。  “太子殿下若是没有隐疾,就不必找我医治了。”百里玄月也想甩掉西泠牧朝,这个家伙的存在,只要让她不自在。  仿佛自己是餐桌上的美食,时刻被他盯着。  “本宫……”西泠牧朝无话可话了。  他若一意随去洛王府,就是承认自己有隐疾了。  一边瞪着百里玄月,这个丫头竟然如此有心计,让自己进退两难了。  进不得,退不愿,此时西泠牧朝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嘴角紧紧抿着,长长的眼睫遮了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太子殿下,就此别过。”肖以歌趁机拉着百里玄月转身就走,他也很佩服百里玄月刚刚那一招。  就是阴损了点。  肖以歌已经飞身出了餐馆,楚洛城也一本正经的向西泠牧朝道别。  毕竟人家是客,他们要尽主道的。  餐馆里再次剩下苏思浩和西泠牧朝了。  不过西泠牧朝的脸色绝对的阴转多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就这样被百里玄月耍了。  “太子殿下,我带你去一处好玩的地方吧!”苏思浩也觉得好没意思,他怎么争也争不过肖以歌和楚洛城。  “什么?”西泠牧朝知道苏思浩最懂得吃喝玩乐了。  “地下赌坊,敢去吗?”苏思浩双眼放光,提到玩,他绝对是行家。  若是平日,西泠牧朝绝对不会去那种污秽之地,只是眼珠转了一下,却点头应了:“好啊,不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此事!”  “放心,就我们两个人知道!”苏思浩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随我来。”  一边摆手让自己那些护卫退下来。  两个人一路从无人的偏巷走到了一处酒庄。  也是挂着招牌,招揽生意。  苏思浩拉着西泠牧朝直接走了进去,熟门熟路,酒庄的掌柜点头哈腰的向他问好,更打量起了他身旁的西泠牧朝。  却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吓退了,甚至不敢出口询问,直接领着苏思浩走了进去。  打量着这家地下赌坊,西泠牧朝再次恢复了一脸的冷漠傲然,高高在上的仿佛天上神邸,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周身是一种张扬放肆的气息。  连苏思浩都为之一震,绝对的有压迫感。  却还是挺直了腰身,怎么说他也是东离皇朝的第一恶霸,强龙难压地头蛇,即使西泠牧朝是龙,他苏思浩还是地头蛇了,当然不必惧怕。  他对西泠牧朝的惧意绝对与肖以歌不分上下。  “苏大元帅经常光顾这里吗?”西泠牧朝扯出一抹笑意,那笑都是尊贵霸气的,这一份气质便彰显了他的身份。  绝对是人中之龙。  “也不算经常了,就是闲来无事打发一下时间。”苏思浩迈着四方步,双手剪在身后,一副花花公子的风流相。  这张脸倒是没给他丢脸,也是俊俏非凡。  只是与西泠牧朝站在一起,就显出几分小家子气。  上不了台面。  说着话,已经走进了赌坊的大厅,里面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一进去,西泠牧朝就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苏思浩已经挤进了一桌,开始压银子了。  突然西泠牧朝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快走两步随了过去。  感觉到有人随在自己身后,云肖迟快走了几步,在拐角处藏了起来,一边偷偷看着追过来的西泠牧朝。  这个人,她绝对没有见过,只是这气场,这份气势,让她不由自主的惧怕。  其实在这之前,西泠牧朝也不识得云肖迟,昨天夜里看了一场好戏,不认识也认识了。  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云肖迟有些紧张,微微颤抖着手,猛的对着西泠牧朝:“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  她昨天晚上刚刚被百里昌逐出了王府,夜里就有人将她送到了这里,更让她先避一段时间,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西泠牧朝反手捏了匕首,一手已经捏住了云肖迟的喉咙:“你想找死吗?”  其实在看到云肖迟的时候,西泠牧朝已经知道这是哪里了。  “你……”云肖迟欲要大喊,却是西泠牧朝手上用力,让她一时间无法呼息,更别说呼救了。  只能痛苦的闭着眼睛,五官都扭曲了。  见云肖迟的脸已经有些紫胀,西泠牧朝才松了手,一边冷哼道:“最好不要喊人,否则一定是你先死。”  拼命咳了一阵的云肖迟心下更怕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遇上这样的高手,的确只有吃亏的份。  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西泠牧朝。  这皇城中有些权势的人,她也是识得的,这个人,却从未见过,不禁有些疑惑。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管,你还想回去镇南王府吗?”西泠牧朝冷冷说着,带了几分不屑,甚至连看了看云肖迟。  “你有办法?”云肖迟转了转眼珠,面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喉咙处有一个掐痕,狰狞可怖:“什么条件?”  “真是聪明人。”西泠牧朝不禁对云肖迟刮目相看了,怪不得他们会找到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云肖迟没有接话,她何偿不明白,对上面前这样的人物,她没有谈条件的权利,不过,好在这个人先提出了送自己回镇南王府。  她当然要回去王府,她的宝贝女儿还在王府。  她这一生的指望就是这个宝贝女儿了。  “想办法将百里玄月送到这里。”西泠牧朝一边说着,眸底骤然一冷,他倒要看看,是肖以歌和楚洛城的手段更高明,还是他西泠牧朝更阴险。  论手段,他可以不计后果。  “又是那丫头……”云肖迟现在不得不思虑一下了,昨天夜里就因为那人要杀百里玄月,才会害得自己这般惨。  而且那丫头还活的好好的,反倒是要杀人的人,惨死街头。  “怎么样?”西泠牧朝心下一动,倒怕云肖迟会反悔了:“除了我,没人能有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送回镇南王府。”  云肖迟当然清楚西泠牧朝说的是事实。  昨天救自己离开的人都没说能不能再回去王府了。  这的确是一个机会。  只是她不知道眼前的人可信不可信。  西泠牧朝言尽于此,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轻眯着眸子,等着云肖迟的决定。  “好,只要将那丫头带到这里是吗?”云肖迟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眯着眸子算计着,现在要将那丫头骗出来,不是易事了。  可是她不能让自己留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她必须回去百里王府。  点了点头,西泠牧朝倚在那里,身姿优雅尊贵,坦然自若,端的高高在上的姿态,神态漫不惊心。  面对此人,云肖迟倒是万分小心了,这个人,绝对不是她能惹上的,好在要对付的人是百里玄月,即使没有人提出来,她也容不下百里玄月的。  而现在,正是一举两得,不但能解决百里玄月,还能让自己重回王府。  “我只答应送你回王府,至于回去之后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西泠牧朝挑眉,声音淡漠的说着。  在任何人面前,他都是一副天人下凡的傲然绝世,当然,百里玄月除外。  不是他端不起来这个架子,而是百里玄月不买他的面子。  想到那个丫头,西泠牧朝嘴角扯了扯,扯出一抹笑,那笑却冷的渗人。  云肖迟去了赌坊的后院,西泠牧朝则见了赌坊的大掌柜,说了什么,无人知道!  苏思浩还在压着银子,心下不爽,手中的银子输的更快,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此时一摸怀里,已经输得一干二净了,眼睛有些红。  抬眸,刚好看到西泠牧朝站在身侧,皱了一下眉头:“殿下,可否借些银钱?”  “可以,不过本宫有事要先走一步。”西泠牧朝甩了一叠银票给他。  “回宫中吗?”苏思浩这才正了正脸色,收回再去压银票的手,有些不舍,却还是正了正脸色:“本官与你一起。”  “好啊。”西泠牧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两人先后又出了赌场,按原路返回。  看着西泠牧朝走进皇宫的大门,苏思浩才叹息一声,离开了。  他昨天夜里便奉命陪同西泠牧朝,当然要知道他的行踪。  若是将人弄丢了,皇上一定会拿他是问的。  他也是一个有头脑的恶霸。  入了皇宫后,西泠牧朝便去见了东离弦,更提出要见一见闲王和洛王。  这两位可是东离皇朝的传奇人物,西泠太子提出一见,东离弦并不觉得意外,便立即让人去召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