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96章 不在场证明

第96章 不在场证明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4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8
    三人合抱的大树程倾倒之势砸了下去,更有火球窜在半空中。  却是树后之人,始终没有露面。  “月儿!”肖以歌的红衣飘了过来,手中拎着百里玄月的衣衫,一脸的焦急和担心,因为打斗的太激烈,玉骨扇的扇面已经破损了。  好在身上没有伤,更不见半分狼狈。  这个男人一向注意形像,打了一架,还能如此潇洒,想来,打斗的过程中要多用些力气了。  看到百里玄月脚边死去的人,肖以歌却没有意外:“你没事吧?”  上下打量起百里玄月。  “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吗,让他们跑了!”百里玄月懊恼的说着。  “你就事就好。”肖以歌吁出一口气来,才注意百里玄月身上的袍子:“这是哪里来的衣服?”  脸色终于暗了下来。  “这个家伙套到我身上的。”百里玄月也看了看宽大的宽子,摆了摆手:“不过没关系,不管看到什么,他都已经死了。”  “你……”肖以歌无语了,这个丫头太与众不同了。  他真想撞棉花自杀了。  “还要继续泡温泉吗?”百里玄月抬手扯过自己的衣衫:“这些人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难说。”肖以歌深深看了一眼百里玄月,看到她露出来的纤细白晰的脖子和锁骨时,咽了一下口水,摇了一下手中的扇子:“还是改天吧。”  他现在真想将地上那个死人的眼睛挖出来,敢看他的女人,找死!  不过已经死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先送你回府吧。”肖以歌看着远天,看来黑暗森林的人是等不下去了。  要是他们的攻击再猛烈些,他和百里玄月未必能全身而退。  “走吧。”百里玄月又扯了扯身上宽大的袍子,十分同意。  只是她的脑海里全是刚刚那个人临死前说的话。  “你说云肖迟会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吗?”半途中,百里玄月一脸疑惑的看着肖以歌。  肖以歌摇头:“一定不知道的,否则,她不会去搬动皇太后的。”  “也是,她要是知道身后的势力是黑暗森林,不得在东离皇朝横着走啊!”百里玄月点了点头:“不知道那个女人今天感觉如何,一定爽到爆!”  想想都觉得过瘾。  “你还是想想如何面对你大哥吧。”肖以歌摇着扇子,儒雅风流依旧:“你大哥那个人……很霸道的。”  “是吗……”百里玄月歪着头想了想:“看面像,是有一点,不过,好像比你和洛王平易近人一些。”  “本王不平易近人吗?”肖以歌皱眉,有些不痛快,他可是三王之首,被这样评价,不爽。  “你是死缠烂打。”百里玄月不屑的说着:“好了,百里府到了,你可在消失了,不要再让人们误会我跟你的关系。”  说的十分决绝。  肖以歌看着一手抱着衣衫一手来推自己的样子,再转了转眼珠,因为苏思浩一句话,百里玄夜就急着让百里玄月嫁给自己了。  要是再多点误会呢……  这样想着,却上前一步:“皇上在王府,你一个人进去,怕是说不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不如我来给你证明一下。”  “皇上很了不起吗?”百里玄月扬着头,一边拢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长发在身后甩出一抹弧度,一刹那,让肖以歌有些失神。  不过对于她说的这句话,却不能苟同了,忙看了看四周:“小心,皇上……”  一边比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就算黑暗森林强势,也不敢惹各国的皇室。  这就是皇族的强大。  “我今天又没做什么事,皇上也不能平白无故杀人吧。”百里玄月还是笑道,一边摇头:“你不是一向目中无人吗,今天怎么这般小心了!”  肖以歌就能她使了一下眼色。  脸上的笑差点没绷住。  顺着肖以歌的眼势看了看身后,没有意外的,百里玄月看到了并肩走来的东离弦和百里玄夜。  这个皇上还真在百里府……  而且自己竟然没有发觉他们就在身后,是太大意了?还是着了肖以歌的道儿!  这个该死的家伙!  再回头就看到肖以歌在那里冲着自己眨眼睛。  一副欠揍样儿!  “皇上!”肖以歌随即就收了情绪,一本正经的看向东离弦:“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带了几分担心的语气。  百里玄月冷哼,瞪着肖以歌,装,真能装!  “月儿……你怎么了?”百里玄夜却看到了百里玄月衣衫有问题,额头顿进青筋暴起,上前就扯了肖以歌的衣领:“你对她做了什么?”  达到预期效果的肖以歌却一脸的小心,偷偷看了百里玄月一眼:“没做什么……就是带她去湖边转转。”  “把衣服都转到怀里了。”东离弦也注意到了,有些不满,他明白,今天夜里的骨骸案子要成为迷案了。  “哦,换一下太麻烦,就这样穿着回来了。”百里玄月却是身正不怕影子歪,随意的说着。  “肖以歌,你说清楚。”百里玄夜还是扯着肖以歌的领子不放手,平日里肖以歌早就还手了,这一看就是做了亏心事。  让百里玄夜更气了,气得七窍生烟。  “有什么可说的,就是你看到的样子。”肖以歌扯了扯嘴角,一脸无奈的说着:“月儿都不在意的。”  “你该死!”百里玄夜没能忍住就给了肖以歌一拳头:“你现在就娶了月儿。”  “什么跟什么啊?”百里玄月这才后知后觉的反映过来,嘴角抽了一下:“大哥,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们就是去湖边泡泡温泉,出了点小意外。”  “这也是小意外!”百里玄夜眼睛有些红:“月儿,你不能一味偏袒肖以歌,他……他……”  一时间却说不出来了。  他其实更希望肖以歌是真心爱着百里玄月的,不要是苏皇后的替代。  他可是将百里玄月捧在手心里的,绝不允许肖以歌欺负她。  摊了摊手,百里玄月看肖以歌:“你活该找挨打,我帮不了你。”  她也明白,肖以歌有意在人前制造误会。  “百里玄月,你们什么时候离开王府的?”东离弦这时却站到了百里玄月的面前,面色带了一抹冷意。  直直看着百里玄月,不放过她脸上一点点的表情变化。  “我今天夜里没回王府啊!”百里玄月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回答的干脆利落。  让东离弦的表情都有些挂不住了,就差骂人了。  “真的?”东离弦当然不信,用骨骸吓唬人,除了百里玄月,无人能干的出来。  搂了搂自己的衣衫,百里玄月用力点头:“嗯,臣女不敢欺骗圣上。”  东离弦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百里玄月,然后用力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百里玄月了,心塞啊。  这个丫头还能如此淡定。  亏得肖以歌在那里挨揍。  百里玄夜又将肖以歌打了一顿,打的过瘾了,才松了手,真的气不过了。  “到底怎么回事?”百里玄夜打完人,才又低声问向肖以歌:“丫头又闯祸了。”  “没事,有不在场证明。”肖以歌摇了摇头,揉了揉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你真狠啊,我可是在帮这丫头。”  “皇上能相信吗?”百里玄夜不想将百里玄月牵扯出来,他在想办法让百里玄月离皇家的人远一些。  以百里玄月的性格,惹上皇家,怕是要吃大亏了。  “不信没关系,皇上没有拿到证据吧?”肖以歌笑了笑。  百里玄夜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想也知道是月儿,冰儿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你那个二妹啊,没死就行。”肖以歌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欺负月儿的。”  “我知道。”百里玄夜的脸色沉了一下:“不过……”  “皇太后那里有皇上呢。”肖以歌知道百里玄夜在顾忌什么,先皇的母亲,他们答应要好好照顾的。  “可是月儿上次将太后都气晕过去了。”百里玄夜眼角挑了挑,一脸无奈:“皇太后找到皇上那里了,皇上还没说什么,想来,不好压事。”  “放心好了,就是没有月儿这件事,皇太后也会闹事的,她看咱们几个人都不顺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肖以歌拍了拍百里玄夜的肩膀,一边与他勾肩搭背的说着。  倒惹得百里玄月有些意外。  东离弦有些木的五官也抽了抽。  “怎么了?”东离弦还是瞪了一眼肖以歌和百里玄夜,他今天一夜未睡,全是因为这几个人。  “哦,没什么,我们在商议赏诗会的事宜。”肖以歌正了正脸色,又揉了揉发麻的面颊:“月儿是输是赢,还是皇上一句话。”  东离弦觉得一天有太多事情了,永远都处理不完。  百里玄月嫁去西泠,对他来说,绝对是有弊无利的。  从百里玄夜的角度来看,百里玄月其实入宫最好了,对东离弦最有利,对东离皇朝也最有利。  只是他不敢开这个口。  即使贵为九五之尊,也不敢!  “月儿姑娘有几分赢的把握?”东离弦剪着双手,看向百里玄月,皇威浩浩,连周围的空气都一瞬间冷凝了几分。  “没有。”百里玄月再次毫不犹豫的答道:“请皇上恕罪,臣女……什么也不会。”  “这……”东离弦的皇威有些把持不住了,百里玄月不能含蓄一点吗?什么也不会!  哪个女子会如此说!  “剑术,不错吧。”半晌东离弦才轻轻咳了一声,抬眼看百里玄月。  “哦,过得去。”百里玄月如实回答:“皇上应该欣赏过。”  “赏诗会有剑术比试的。”东离弦努力让自己镇定,他可是一国之君,要有威严,不能让这个丫头毁了规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