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99章 南月人士

第99章 南月人士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2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18
    南月的大皇子南月锦年,一身青色蟒袍,神情傲慢,正坐在东离弦下方的左首边,身后随了两个侍卫,也都冷着脸,没有表情。  正对面是北冥的小皇子,北冥玉封,坐在那里,一脸的温和,笑意十足,全身上下一脉书生气,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温润感觉。  倒让人想多看几眼。  西泠牧朝赶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两个皇子,嘴角也扯出一起弧度,分别打了招呼,却自顾自的坐到了肖以歌的身旁,以主人的身分自居了。  “太子殿下这是要入赘东离皇朝吗?”肖以歌也没有客气,半开玩笑的说着,一边看了看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  他还不知道南月和北冥何故来东离。  “如果月儿有此要求,本宫也会考虑的。”西泠牧朝也不恼,他早就想除掉肖以歌,可是能力不及,阴谋诡计也未能达到效果,对肖以歌就更忌惮了。  此时心头却是暗恨的。  在他认为,肖以歌城府太深了,如若两国真的刀兵相见,这个肖以歌绝对能以一人之力解决西泠。  他虽然一味纠缠百里玄月,却没有放充调查肖以歌。  在知道他是风水木三系魔法师时,真想立即就毒死肖以歌。  以他的他实,这一生都怕超越不过肖以歌了。  “月儿不会这么无理取闹的,太子殿下想多了。”肖以歌摇着扇子,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他可以感觉得到西泠牧朝身上隐隐散发的杀意。  这个人,太不小心了,竟然露出了自己的情绪。  “东离帝王,三位王爷,本宫敬各位一杯。”此时南月锦年很谦卑的说着,手中高举着酒杯,直接无视了西泠牧朝的存在。  他南月锦年是南月的骄傲,当然不会在意一个西泠的太子。  毕竟这里是东离皇朝,不是西泠。  说肖以歌腹黑,那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他端起酒杯的同时还是对着西泠牧朝笑道:“你做在这里,永远都是无法以假乱真的,南月大皇子一眼就知道你不是东离的王爷哦。”  说罢对着南月锦年扬了扬手中的杯子,仰头干掉了。  几分狂肆,几分潇洒。  他是人尽皆知的闲王,这般风采,这般张扬,并不引人反感。  反倒让北冥玉封一直都觉得肖以歌是性情中人。  随后北冥玉封也端起了酒杯,却显得十分的谦卑有礼,连同西泠牧朝和南月锦封都一起敬了酒,没有端半点架子,低调从容。  “听说一年一次的赏诗会十分精彩,本宫便冒昧前来观看,还请东离帝王不要见怪。”北冥玉封是一个很柔和的人,做事说话,更是半点都不压人,给人足够的面子。  又对着肖以歌三人一拱手:“几位王爷多担待,给几位添麻烦了。”  倒让东离弦,肖以歌几人不好多说什么。  他这是直接将别人的话堵死了,只是慕名而来,倒让别人挑不出毛病来。  当然,四国之间很少有这样的往来。  或是因为西泠牧朝来东离选妃,让南月和北冥有所忌惮了。  西泠可以说是四国之中国力最强的国家了,而且一向善战,若是他们有所图谋,东离,南月和北冥都要防备了。  “小皇子多虑了,赏诗会本就是供人们欣赏的,朕很欢迎各位的到来。”东离弦做为东道主,必须得大气凛然。  他也明白南月和北冥来此的目的。  西泠牧朝一个选妃,已经搅乱了四国的平静。  一边扬头将杯中酒干了。  对于东离弦的爽快,西泠牧朝,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也必须豪爽了。  都干了杯中酒,倒是宾主尽欢的样子。  “还有一事。”南月锦封干了杯中的酒,笑看所有人:“听说西泠太子殿下要选妃,南月皇朝也来凑个热闹,南月的小公主这一次也随本宫一道来了东离,更想见识见识东离姑娘们的才华和学识。”  这才说了真正的目的。  西泠牧朝的脸色一暗,他也没想到南月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看来,这一次他的选妃不会太顺利了。  “何不请公主殿下出来就坐?”百里玄夜说的不冷不热,他知道天下要乱了。  人们本以为北冥也会请出一位公主来,不想北冥玉封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想来这北冥还真是来看热闹的。  倒让东离弦对这位北冥的小皇子少了几分防备。  “小公主身体虚弱,这一路奔波禁受不住,已经先在客栈休息了。”南月锦年一脸笑意的说着:“多谢皇上和几位王爷的好意。”  “既然如此,便不折腾公主殿下了,一会儿本王差人接公主一道去别苑吧。”楚洛城却站起身,一脸温和的说道。  在人前,他一向都是温润如玉,笑意如春的。  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的手段是狠辣的。  随即楚洛城又安排了南月和北冥的皇子住进皇家别苑。  看来今天晚上,西泠牧朝就不寂寞了。  百里玄月还在府上睡得香甜,过度惊吓的云肖迟还在自己房间里不敢出门,她是做的亏心事太多了。  连大白天都不敢出门了。  太医给百里玄冰开了压惊的药方,百里昌也是心下觉得蹊跷,却又无处可查。  现在百里玄夜回府了,这整个王府都由百里玄夜说了算,他说不追查,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醒过来的云肖迟其实心头明白昨天夜里是有人故意为之。  只是现在的她,在王府已经没有什么地位,有百里玄夜在,她也不敢兴风作浪,要知道以百里玄夜的为人,只要抓到把柄,定会让云肖迟永远也回不得王府的。  皇太后的面子,百里玄夜不会买的。  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云肖迟眼角闪过一抹光芒,将门反锁,便轻手轻脚的推开窗子跳了出去。  倒是十分的小心翼翼。  她要让自己的女儿在这次赏诗会上出尽风头,一定要下些功夫。  还有两天,赏诗会就要开始了,她绝对不能再让那个傻子出风头了。  小忆拿了早餐送到百里玄月房间,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去。  “小姐,我看到夫人从后门出了王府。”小忆有些焦急的说道:“现在怎么办?”  “你拿些银票,去找些乞丐,将夫人围了……”百里玄月睡眼惺忪,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清醒的。  “嗯。”小忆转身就要走。  “等等,给我拿件衣服,我倒要看看夫人去见什么人!”百里玄月决定亲自出马了,这些年来,一直有人暗中帮助云肖迟,那日的人被灭口了,看来,还有其它人。  “是。”小忆很乖顺,对于这几天府里发生的事情,她也心知肚明是百里玄月干的,昨天她还亲手抽了夫人,心下正过瘾着呢。  她也不怕,因为百里玄夜一回府,她们主仆就翻身了。  即使百里玄月还痴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  乞丐见了钱当然高兴,足有十几个,速度极快的就围了云肖迟,倒是没有暴动,只是跪下来讨钱。  本来就心神不安的云肖迟此时有些恼怒,想亮出自己的身分,又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能忍着火气,给这些人散银子。  只是这些乞丐却没完没了一般,不断的有乞丐涌过来。  放眼看过去,像是丐帮在开大会一般。  气得云肖迟想发火,手上的银子更是分纹不剩。  “我身上已经没有银子了,你们快走开!”云肖迟不断的后退,只是身后也是乞丐,让她根本无法脱身。  百里玄月则绕过乞丐群,悠哉悠哉的向后方走了过去。  她敢断定,云肖迟要见的人就在附近。  她倒要看看,这个人会不会替云肖迟解围。  找一个二层楼酒庄,百里玄月坐在二楼靠窗的附近,一边品酒,一边看戏。  因为这里是偏僻的小巷,所以,没有那么快引来官兵。  “姑娘,可否借座?”正在百里玄月看得尽兴的时候,一男子却走了过来,谦卑有礼的开口问道,站在一旁,没有直接坐下。  看着面前一身白衣,几分儒雅的男子,百里玄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人群中的云肖迟,她一时间无法将眼前的男子与云肖迟联系在一处了。  “姑娘?”男子又轻轻问了一句,脸上带着笑着。  手中也捏了一把折扇。  五官清俊,眼底更是清澈如水。  “随意。”百里玄月缓过神来,点了点头,却还是看着窗外。  男子坐了下来,招手让店小二过来点了酒菜,眼角余光看到百里玄月只是盯着窗外,也看了过去,轻轻皱眉:“这位夫人的情况不太好,怎么没有官府的人来解围?”  “这么偏僻的地方哪有官府的人!”百里玄月却摇了摇头。  看了一眼百里玄月很随意的样子:“姑娘识得这位夫人吗?”  “我母亲。”百里玄月如实回答:“哦,继母。”  “姑娘不打算出手相救吗?”男子更意外了,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眼底带了一抹冷意。  似乎不满百里玄月所为了。  “我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要如何出手相救?”百里玄月也挑眉,看向男子,此时离的近了,她才看清男了的脸,有些尖削,直接毁了他的温润气质。  倒显得刻薄了。  心下起了防备,人不可貌相,或者这个人真的是云肖迟要找的人。  语气也冲了几分。  “是我唐突了。”男子这才缓了脸色,一边摇了摇头:“这东离的风气不太好啊。”  “你不是东离人士?”百里玄月更多的是意外,再次瞪向面前的人。  “在下……南月人士。”男子柔声说着。  “原来如此!”百里玄月心下一惊,再去看云肖迟,她真想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大的本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