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11章 闹场子

第111章 闹场子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43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0
    “他就是文仲吧。”肖以歌拉过百里玄月,低声说了一句。  一边用眼神打量文仲,倒是不俗气,不似大多数皇商那样钱大气粗的模样,一身白衣,有些清瘦,一手摇着折扇,却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是。”百里玄月看了一眼又收回了视线:“一定是有什么事,他来找南月锦年的。”  “嗯,怪不得南月锦年会来这边。”肖以歌眯着眸子,一脸阴沉:“我们得再回去一次。”  “现在?”百里玄月犹豫了一下:“容易被抓现形。”  “先换了衣服再说。”肖以歌拉着百里玄月的手躲在了暗处,避开文仲的视线。  文仲是商人,他来东离也一定是在经济上做手脚。  东离本就是三国之中国势最弱的,若是在经济上再受限制,就真的很难发展了,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两人拐进了一家裁缝店,顺手捏掉锁子,便钻了进去。  “我们换上衣服,再去锦画流年。”肖以歌给百里玄月扔了一件外衫,自己又换了一套,面色冷凝的说道。  他绝不允许南月皇朝的人在东离兴风作浪。  敢打东离的主意,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这一次不乔装打扮了?”百里玄月也没有多问,倒是很配合的换了衣衫。  留了银子,肖以歌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们去拜会一下南月大皇子,商议一下赏诗会事宜,要是南月的小公主一定要嫁给西泠当太子妃,我们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  “可是……这样,查不到文仲什么事吧。”百里玄月被肖以歌揽在怀中,纵身在空中飞过,有些疑惑。  她仿佛跟不上这个男人的思维了。  “嗯,一会你刁难文仲。”肖以歌却笑了笑:“再拖住南月锦年。”  “这个没问题,放心好了。”百里玄月要想刁难什么人,绝对让人哭的找不到方向。  “我们就说是冲着文仲来的,碰巧遇上南月大皇子……”肖以歌绝对要让文仲不好过,让他暴露在人前。  那样他们的阴谋诡计就很难成形了。  “南月锦年会那么单纯吗……”百里玄月却摇了摇头,表示有些还疑。  “聪明点更好,他应该知道,东离不是他们胡作非为的地方。”肖以歌想到三国都在打东离的主意,就有杀人的冲动。  这些人太嚣张了。  “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才是。”百里玄月一向手狠心黑:“让我想想,让锦画流年烧一场大火如何?烧上三天三夜那种!”  “好是好,却无法阻止他们。”肖以歌摇头:“除非找到他们所有的据点,全部毁掉。”  “这个,相信楚洛城能做到的。”百里玄月浑不在意的说着。  “明天得找洛城商议这件事了。”肖以歌一边说一边招了招手,躲在暗处的暗卫都出现在眼前,足足有十个人,一定排开站那里。  “漂亮!”百里玄月赞了一声,先不说这些人的修为如何,能藏在暗处让她都无法察觉,这也是相当了得了。  一边看了看身后,白青和白泽一定也在附近。  这些人的隐藏功夫让百里玄月相佩服,如果她不修练隐气决,怕是都无法避过人们的视线。  当然现在不用修习隐气决的,因为这身体本身就没有灵气和灵根。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肖以歌看着十几个人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暗卫们。  声音没有起伏,竟与平时判若两人。  “文仲一直都在城南的客栈下榻。”暗卫一也冰冰冷冷的答着:“期间见了一个女子。”  肖以歌没有接话。  他不必问,这些人自会知道如何回答的。  “蓬莱岛的掌门弟子玲珑仙子。”暗卫一又继续说道,偷偷看了一眼肖以歌,又看了看百里玄月,这个丫头他们一点都不陌生的。  只是几次暗里保护都将人保护丢了!  险些让他们丢了饭碗。  “玲珑仙子……”百里玄月十分意外,眨了眨眼睛,咬了咬唇瓣,又看向肖以歌:“你的……梦中情人。”  “不要给自己加仇恨,你才是本王的梦中情人。”肖以歌瞪了百里玄月一眼,这个消息也让他万分意外。  玲珑,蓬莱岛的掌门弟子,东离皇室都要礼让三分,无尚荣誉,她竟然还与南月的人勾结,这个女人还真是找死!  十几个暗卫都拼命忍着不笑出来,低着头。  “嗯,你打算怎么处理?”百里玄月没接他的话,她就是觉得肖以歌和玲珑仙子的关系不一般,以他的性格,不会容忍任何人的,玲珑仙子就是一个例外。  想当初自己就是正当防卫打了他一拳而已,他就没完没了的迫害自己。  这男人,绝对是天底下最小气的。  “听到当时的对话了吗?”肖以歌又看那个暗卫,声音依旧是冰冰冷冷的,更没有半点表情。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在桌子上蘸着茶水画了几笔。”暗卫的声音更低了。  其它几个暗卫也都低着头,让肖以歌能忽略他们的存在。  “倒是够小心的。”百里玄月在原地走了两圈,摇了摇头:“这倒适合文仲那样的人。”  “调查玲珑仙子。”肖以歌狠狠眯了眸子,阴阴的说道。  “她在皇宫,不好调查吧。”百里玄月却摆了摆手:“还有离愁公主和苏妃罩着,你这是为难他们吧。”  “放心他们自有办法的。”肖以歌想说什么,终于顿了一下忍了,扬了扬手,让十几个暗卫退开了。  “我们还是走吧。”随即肖以歌又说道:“文仲应该到了。”  “好。”百里玄月也没想太多,既然肖以歌有办法,她就不必操心了,点了点头,与肖以歌纵身离开了。  两人都是男装,毕竟女装为这种地方有些劲爆了。  一走进去,便有姑娘拉了二人,不过这一次百里玄月不太配合,而是推开那些姑娘,直追了文仲而去。  “文仲!”百里玄月一路追,一路喊叫,让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几个。  文仲是用走的,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则是飞来的,所以到这里的时间相当。  既然来光明正大的搅局,就不怕南月锦年识出身份来。  本来还摇着扇子风流无限迈着八字步的文仲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没想到在这里,会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来。  就算南月锦年想招呼自己也不会这样啊。  回过头,入眼就看到一身男装的百里玄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想起来,这是白天那位女子,更是脸色暗了下来:“你怎么来了这时?”  显然是十分的不欢迎的。  “这里是你家吗?”百里玄月也走了过来,因为个子有些小,仰着头瞪着文仲:“哼,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你说什么?”文仲的好修养快保持不住了,这个丫头竟然如此挑衅自己。  真不知道他们二人谁才是道貌岸然。  连自己母亲都不管不顾的女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他也不必客气。  “你听到是什么,我说的就是什么啊,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高贵多少,你比我更君子吗?更有善心吗?更孝顺吗?那又如何,不也还是来这种地方……”百里玄月的声音里全是不屑,看文仲的眼神更是冰冷。  整个人都显出几分不屑来。  对这种人,绝对不会能口下留情。  绝对让他知道,得罪什么人也不能得罪百里玄月。  肖以歌站在一旁,只是笑着,他可是领教过百里玄月的刁蛮,绝对让人头痛不已。  “你一个姑娘家不也来了这里?难道你是这里的姑娘?”文仲也没有嘴下留情,咬牙切齿的说着,就差动手掐死百里玄月了。  “这里的姑娘能随意走动吗?真是白痴,本姑娘就是来听曲的。”百里玄月的面色未变,对于已经围过来指指点点的人,不屑一顾。  “哼,本公子也是来听曲的。”文仲的脸色阵青阵白,大眼睛死死瞪着百里玄月,他今天的计划一定是毁了。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也后悔白日里惹上这个女人了。  嘴角都抽了。  “这种理由太烂了。”百里玄月摆了摆手,坏坏的笑着:“想来你是这里的常客了吧,不然怎么如此熟门熟路,本姑娘还是第一次来,不如你给我指条路,这里哪个姑娘的曲唱的好啊!”  她就是要纠缠着文仲。  纠缠到南月锦年出现……  这边的吵闹的确引起了老鸨的注意,更听到文仲二字时,头大了许多。  今天晚上的事情似乎不断的发生。  忙悄悄去找南月锦年了。  此时南月锦年正在照看夜楚心,因为琴弦断开,夜楚心的手指受伤不轻,郎中已经包扎过了,纱布上还是沁着丝丝血迹。  怕是这双手废了。  “主人!”老鸨一进来,就白着脸:“有人闹事了。”  “什么人?”南月锦年的面色也冷了下来,刚刚让那两个人跑了,他已经相当生气了,又听到有人来闹事,他也要爆发了。  他刚来东离,竟然就被盯上了,看来不是好兆头。  “一个姑娘……”老鸨也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着。  “姑娘……”南月锦年彻底无语了。  一边深深看了夜楚心一眼:“派人好好照顾她,本宫去去就来。”  老鸨应了一声。  外面的两个人还是吵得不可开交,只是南月锦年一看到女扮男装的百里玄月时就愣了一下,随即觉得头痛,连牙齿都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