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15章 灌醉

第115章 灌醉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7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0
    “娘最聪明了。”百里玄冰搂了云肖迟的肩膀,一脸笑意:“那我们今天夜里去皇家别苑。”  “皇家别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云肖迟却摇了摇头。  然后云肖迟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你想嫁给西泠太子吗?”  对于云肖迟面上的一本正经和冷沉,百里玄冰犹豫了一下。  “西泠太子不是你的良人。”云肖迟正了正脸色,脸上带了一抹担心:“明天你要做的是名扬天下。”  “可是夺得第一的女子就是西泠太子妃人选。”百里玄冰有些不服气,不就是西泠的太子吗,百里玄月能,她百里玄冰一样能。  “你可以输给离愁公主和玲珑仙子的,还有南月的小公主。”云肖迟叹息一声:“听娘一声劝,西泠太子,绝不是什么好夫君。”  “有权利有地位就够了。”百里玄冰就是要争这一口气。  她其实更想抢了肖以歌,却知道没有那个能力。  肖以歌要的不是才华横溢的大家闺秀。  肖以歌是喜怒无常的,所以她宁可拉上白心琴一起。  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百里玄月得到。  “冰儿,你会后悔的。”云肖迟接触过一次西泠牧朝,知道这个人不好惹,自己的女儿根本不是那块料。  她当然不会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但是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攀的太高,一旦掉下来,绝对会摔得粉身碎骨。  “娘觉得冰儿配不上西泠太子吧,百里玄月就配吗?她更是什么也没有。”百里玄冰恨恨说着,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恨意,其它的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冰儿,这不一样的!”云肖迟叹息一声:“百里玄月去了也是受罪,母亲当然不会阻止了。”  “那可未必,那个西泠的太子这样重视她,怎么会受罪,我绝对不会让她去西泠享受荣华富贵的,现在是太子妃,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这等好事绝对不能让百里玄月抢了去。”百里玄冰是铁了心。  云肖迟摇了摇头,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能放弃说教。  不过,她也打定主意,一定不会让百里玄冰嫁去西泠的。  其实她早就打定了主意让百里玄冰留在东离,更是将目标都定好了。  把白心琴拉进来,就不能再打肖以歌的主意,那么,东离还有一位人物,楚洛城,她觉得再合适不过。  而且看现在的形式,楚洛城绝对比肖以歌更有前途。  她云肖迟很有眼光的,更有深谋远略。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不要让你爹爹看出什么来,晚上娘安排好了,会来接你离开的。”云肖迟又揉了揉百里玄冰的脸:“一会儿我会让碧荷给你送些吃的过来。”  “娘要小心。”百里玄冰点了点头。  “一定要打起精神来,明天你要面对的是整个东离的才女。”云肖迟语重深长的说着:“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  “当然。”百里玄冰笑着应了,只是眼底却是满满的自负。  她不会小瞧任何人,却不会将百里玄月放在眼里。  云肖迟有些担心,却无话可说了,她一心想让自己的女儿幸福,却对她太过纵容了。  以致于如此的目中无人。  “大殿下!”文仲喝的有些高,此时晕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玲珑仙子……”  然后就没话了。  南月锦年也摇了摇头,他也是真的醉了,百里玄月一杯一杯的敬酒,他就一杯一杯的喝,喝着喝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听到文仲的话,只能用力揉着自己的额头,头痛,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觉。  这酒是锦画流年的,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本宫……竟然喝醉了,百里姑娘呢?”半晌,南月锦年才用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有些恍惚。  文仲的酒量更差,此时已经睡的人事不省了。  “文仲……”南月锦年相对还清醒一些,用力推了一下文仲,狠狠皱着眉头,他此时觉得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出现的太巧合了。  一定有阴谋。  这不,他和文仲的大事就无法商议了。  刚刚他也听到玲珑仙子几个字了,他更想知道玲珑仙子要如何让步!  只是现在的文仲似乎要睡到地老天慌的样子。  只能叹息一声,揉了揉额头,也歪在桌子上继续睡了!  夜楚心看着手指,面色有些苍白,她这样,怕是以后都不能弹琴了,只能凭着一张脸留在这锦画流年了。  她又不甘心,此时心底是满满的恨意。  那时她匆忙看了百里玄月一眼,记忆深刻。  她要找这个人报仇,而且凭她的直觉,今天来听自己唱曲的两个人一定大有来头,是冲着主子来的,所以她不能大意。  “楚心,这几****就好好休息吧。”老鸨走进来,刚刚安顿好了南月锦年和文仲,她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反映不及。  现在南月锦年不发话,她也不敢擅自主张。  只能等着。  已经日上三竿,主子睡的却极香。  “娘,女儿这手怕是废了,主人怎么说?”夜楚心有些紧张的盯着老鸨,说的声音极小极小。  她真的害怕这锦画流年会弃了自己。  “主人……”老鸨犹豫了一下,她当然也明白夜楚心的心思,摇了摇头:“主人还在睡着,楚心不要想太多,不会有事的。”  “嗯。”夜楚心大大的眼底闪过一抹悲伤,轻轻点头,绝色五官上染了一层悲霜,让整个人更美艳了几分。  不过老鸨离开后,她还是偷偷的去了一趟二楼的包相。  看到文仲和南月锦年还在睡着,才低垂了眉眼站在那里深深看着。  她的眼底只有南月锦年,再无其它。  她之所以甘心留在这锦画流年,也是为了南月锦年。  南月锦年警惕性极高,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不过没有动,他想知道夜楚心要做什么。  半晌,夜楚心才叹息一声,转身离去,背影有些落寂。  睁开眸子,看着夜楚心离去的背影,南月锦年突然明白了什么,闭了一下眸子,才翻身坐了起来。  看了一眼角落里睡着的文仲,嘴角上扬。  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劈头盖脸的洒了文仲一身。  只是这冰凉的酒洒下去,文仲依然没有反映。  睡的很香很香。  让南月锦年想打人了。  明日赏诗会就要开始了,他们不能白白来一趟东离。  南月一定要与一国联手才行,不然,太被动了。  而且南月锦华千里迢迢来了东离,也不会空手而回的,她是冲着西泠牧朝来的,皇上派他南月锦年来东离,也算是重用了。  他不能将此事搞砸,不然,离太子之位又远了一步。  见文仲不醒来,南月锦年便抬手将文仲丢了出去,很恼火。  一个纵身从窗子飞了出去。  百里玄冰正在试练九连环,这种才艺比拼,一定会有这一项的。  不过历年来都没有女子能解开这九连环,倒是东离的几位王爷都能解开。  云肖迟为了让百里玄冰解开这九连环,没少花心思和银两,可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  其实云肖迟的目标是皇宫,只是女儿不争气。  “姑娘这解法有些慢了。”房顶处,一抹声音传来,带了几分失望。  “什么人?”百里玄冰僵了一下,猛的将手中的九连环藏在身后,直直瞪着房顶,一脸的防备,随时准备喊人。  “姑娘莫怕。”南月锦年纵身而下:“本宫是南月的大皇子,慕名而来,看看东离的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  这九连环,就是他南月锦年也研究了多年。  “大皇子……”百里玄冰有些怔愣,还有些反映不过来,就那样直直瞪着南月锦年。  “正是。”南月锦年一脸笑意,倒是十分友好的样子,嘴角上扯,尽量掩了身上的戾气,也直视着百里玄冰。  论相貌,百里玄冰的确输百里玄月太多了。  怪不得,同样是百里玄夜的妹妹,人们却都在打百里玄月的主意。  他南月锦年一向就是以貌论人,特别是女子。  他要娶妃,样貌绝对不能平常。  至少看过百里玄月之后,百里玄冰就无法入眼了。  “不知殿下有何指教?”百里玄冰转了转眼珠,她们正准备去皇家别苑打南月小公主呢。  这个大皇子竟然送上门来了。  “二小姐明日也要参加赏诗会吧。”南月锦年说的很随意:“这个九连环想来,无人能胜过二小姐。”  “这个未必。”百里玄冰却很是谦逊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明白,天下间的女子,能解开这九连环的的确不多。  或者她明天能独占鳌头。  这就有机会赢得所有人了。  “二小姐太谦逊了,据本宫所知,这天下间没有女子能解开这九连环。”南月锦年眼底全是精光,他在暗暗打量着百里玄冰,这个女子前些日子刚刚受挫,倒是很有锐气,没有倒下去,也让他刮目相看。  “殿下谬赞了。”百里玄冰对于南月锦年还是十分小心的。  一个冒昧而来的陌生人,当然要小心。  “二小姐的目标可是西泠太子殿下?”南月锦年正了正脸色,面无表情的问道。  “看来,殿下是来警告臣女了?”百里玄冰也不惧怕,从前的百里府是一个空壳子不错,现在百里玄夜回来了,就不一样了。  “当然不是。”南月锦年笑了笑:“本宫只是觉得西泠太子已经定下了太子妃人选,比下去,还有意义吗?”  百里玄冰也笑了:“殿下多虑了,我大哥还不想将大姐嫁去西泠,所以这场比试一定是要有的。”  “嗯!”南月锦年点头:“既然这样,二小姐也不希望大小姐嫁去西泠吧。”  百里玄冰挑眉,直直看向南月锦年,满脸防备,这话题有些敏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