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18章 心知肚明

第118章 心知肚明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8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0
    “这的确是冒险了。”百里玄夜也轻轻点头:“或者……应该让月儿退出。”  “王爷,这件事,皇上说了算,本宫来告诉你们这件事,只是让各位好好保护她。”西泠牧朝冷笑。  东离弦的圣旨也下了,要收回,绝对不可能。  所以西泠牧朝根本不怕百里玄月会跑掉。  要知道,百里玄月渡劫后期的修为,这整个大陆上也没有第二个,他当然要争取娶回西泠,到时候,西泠一定能独大。  百里玄夜险些发火,握了拳头,咬了咬牙:“本王自会向皇上禀报此事。”  没想到这个西泠牧朝会这样坚持,他绝不允许百里玄月的身边有任何的危险发生。  “南月锦年那里也不会安份的,王爷还是小心府上的二小姐吧,本宫不觉得南月锦年是找二小姐谈情说爱的,二小姐没有那份魅力。”西泠牧朝再次提醒道。  肖以歌也看向百里玄夜,这件事,的确很重要。  南月锦年来了王府竟然无人发现。  看来,百里玄月身边的暗卫还是太少了,两个人只能随时跟在百里玄月的身侧了,这王府发生的一切,就无从知道了。  “多谢太子殿下提醒。”百里玄夜冷冷哼了一声,他明白,让百里玄月退出是不可能了,只能在比试时小心翼翼了。  他只担心皇太后那边,一旦动手,绝对是大动作。  “没什么事,本宫就先离开了。”西泠牧朝傲气的说着,转身便走。  一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现在怎么办?”百里玄夜狠狠皱眉,西泠牧朝带来的消息太重要了,他们两人一时间都没有了睡意。  这种情况哪有心思睡觉了。  肖以歌手里捏着扇子:“如果只是出手暗算,月儿一定能避开的,有白青和白泽,还有你和我,洛王也会暗中相助的,只是眼下不知道皇太后用什么手段。”  “这些后宫的女人一向是杀人不见血的,怕是简单不了。”百里玄夜恨恨握了拳头:“皇太后,本王敬你,但是,惹敢伤了本王的妹妹,本王可不会顾念旧情。”  “皇上……”肖以歌叹息一声:“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  “我们现在就去见皇上。”百里玄夜顾不上那么多了,虽然已经夜深了,却也要打扰东离弦了,这件事,绝对不能拖延了。  明天一早,赏诗会就要开始了。  “好!”两人随即消失在王府里,只余下白青和白泽躲在暗处,面面相觑。  他们二人明日一样会随着百里玄月的,只要有人敢暗算,绝对不会让对方有好果子吃的。  王府闹鬼一事已经被东离弦压了下来,有心人想闹事,也闹不起来,就是苏妃想借题发挥都没能成功。  此时正窝在东离弦的怀里,却没有半点睡意。  明日就是赏诗会,更是选秀女的日子,看来是有的忙了。  苏家到底是错过了这次机会。  无人能帮助苏思绮恢复原貌。  因为苏相不能出府,白家和肖家的力量是有限的。  “爱妃怎么了?”东离弦没有睁开眸子,而是问了一句,面色却有几分清冷。  房间里散着淡淡的香气,十分怡人。  让人的心神都安定下来。  “明日要选秀女入宫,臣妾有些……激动了。”苏妃眯着眸子笑,借着淡淡的烛光打量东离弦,这个男人的五官极俊秀,百看不厌。  论样貌,三位王爷和这位帝王不分上下。  只是肖以歌比他们三人更多了气势。  即使东离弦贵为帝王,也略逊一筹。  “爱妃不要想太多,还有赏诗会,有你忙的,睡吧。”东离弦的声音倒是懒懒的,暗夜里睁开的眸子带着冷意。  让苏妃下意识的抱了肩膀,突然觉得有些冷:“臣妾只是想起了那年入宫之时。”  “朕也记得……”东离弦反手搂了苏妃,声音也缓和了几分,倒是很怀旧的样子:“那时,爱妃的胆子似乎很小。”  “嗯,现在臣妾的胆子也很小。”苏妃似乎听说了话外之意,忙笑着说道。  “是嘛,朕觉得爱妃一点都不怕朕了呢……”东离弦半开玩笑的说着:“反倒是朕,很怕爱妃生气呢!”  “皇上……臣妾不敢!”苏妃觉得今天的东离弦有些不对劲,心生冷意,有些惧怕了,就要翻身认罪,大太监安顺的声音却在殿外响起:“陛下,闲王和镇南王求见!”  顺势又坐了下来的苏妃轻轻皱眉,看了东离弦一眼。  东离弦的脸上明显带了不悦,却无奈的皱眉:“他们两个人不用睡觉吗……怎么总是半夜三更来见朕……”  “两位王爷一同前来,想是有要事。”苏妃这个时候也十分清醒,根本不敢留东离弦在这里了,能走更好。  她此时倒要感谢肖以歌和百里玄夜了。  救了她一次。  “更衣!”东离弦的面色沉了沉,还是吩咐道。  苏妃立即亲自动手替东离弦更衣,动作利落,极快速的替东离弦准备好了一切。  这样子,让东离弦想笑了,苏妃也有今天,看来这个女子还是十分清醒的,不然早就掉进自己的陷阱里了吧。  越是这样清醒,才越是可怕,他必须防备这个女人。  御书房,肖以歌和百里玄夜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都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东离弦一进来,就觉得气氛不对劲,也暗暗眯了一下眸子:“你们两个人很闲吗?朕批奏折到很晚才睡,你们现在还要来扰朕。”  “皇上!”百里玄夜忧色重重的站了起来,正了正脸色:“臣有要事相商。”  “你呢?”东离弦的脸色也不好看,泛着青色,显然在生气。  “臣与镇南王是为一件事而来的。”肖以歌也站了起来,难得的一本正经:“明日的赏诗会,是由太后娘娘一手操持吗?”  “是,这是朕临时决定的,没有通知你们二人。”东离弦倒是答的很痛快,这件事,的确是临时决定的,他不想皇太后插手选秀一事,便将赏诗会的一切事宜交到了太后娘娘的手里。  他其实看到太后娘娘也会心烦!  只是当时答应了先皇,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可是臣接到消息,太后娘娘欲在赏诗会上动手脚,害死臣的妹妹。”百里玄夜说的很直接,义愤填膺的样子。  眼睛瞪得大大的,带了几分暴怒。  “你在哪里得到的消息?”东离弦的脸色也瞬间暗了下来,面色一冷:“此话可不是儿戏。”  “臣当然知道。”百里玄夜用力点了点头:“西泠太子刚刚离开王府。”  “西泠太子……”东离弦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西泠的太子竟然知道东离的后宫之事,这意味着什么?  看来这宫里的人,要清理一批了。  “西泠太子说什么了?”东离弦的情绪倒是起落的很快,这时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平静,直视着百里玄夜和肖以歌。  “他说皇太后在宣纸上做了手脚。”肖以歌接过话来,捏着扇子说道:“臣只是希望皇上心里有数,到时候真有什么意外,一定不是月儿所为。”  “太后是何意?不想让月儿姑娘嫁入西泠吗?”东离弦有些不明白了,离愁公主和玲珑仙子都一致希望百里玄月嫁去西泠的。  当然东离弦是不愿意的。  只是不愿意也无法直接回绝西泠,只看这场赏诗会的结果了。  “太后当然是想月儿死。”肖以歌说的咬牙切齿:“这里没有别人,皇上你应该心知肚明,月儿与她长的那般相像,太后能不恨吗?”  东离弦刚刚接到手中的茶杯“啪”的落在了地上,传来一阵清脆的破碎声,让几个人都僵在那里。  的确他们三个都知道太后多么恨苏皇后!  百里玄月得罪过在太后,以太后的心思,一定是想整死百里玄月解气了。  “皇上……”安顺在书房外喊了一句。  “没事。”东离弦回了一声,有些呆愣的坐回龙椅里,面色有些灰:“朕明白,只是……那天真要发生什么,大庭广众之下,朕要如何护住月儿姑娘……”  眸底有几分不舍。  “你是皇上,还护不住臣的妹妹吗?如果不能,臣自是不让她参加这场比试了。”百里玄夜就差拍案而起了。  为了这个妹妹,他可是什么也不怕。  “胡闹。”东离弦拍了一下桌子:“朕的圣旨已下,岂能出尔反尔,让西泠南月和北冥如何看我大离?”  百里玄夜没有接话,只是气轰轰的别过脸去。  他其实是怪皇上将赏诗会的一切交给了皇太后。  东离弦也想到了这一点,又收了情绪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这样,那****陪在她的左右。”肖以歌自告奋勇的说着,他更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百里玄月是他闲王的。  不会嫁给任何人。  赏诗会只是一个形式。  “这样不妥,不符合规矩。”东离弦立即摇头,他其实也十分矛盾。  “我护着月儿。”百里玄夜也大声说着:“不然如何?”  “西泠太子自会护着月儿姑娘的,其实朕更想知道,西泠太子何以一定要娶月儿姑娘?”东离弦却反问了一句。  直看向肖以歌二人。  让他二人也一愣,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了。  “这个……得问西泠太子了。”肖以歌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或许是冲着臣来的。”百里玄夜也不敢托大,只能如此说道:“毕竟月儿是臣的妹妹。”  “你不只这一个妹妹。”东离弦也一直想不明白。  “冰儿……”百里玄夜摇了摇头:“冰儿说到底是庶出。”  “除了百里府,几人会知道。”东离弦却不信,他觉得这件事蹊跷:“还有,月儿姑娘痴傻了十五年,是如何清醒的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