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61章 必须死

第161章 必须死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53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5
    “大家喝一个。”百里玄月笑了笑:“如此美酒佳肴,不能辜负。”  “好。”方如蓉最爽快了,与百里玄月当即就仰头干了一杯,几位皇子也都端起了酒杯,与肖以歌一同干了。  此时气氛倒是缓和许多。  肖以歌提议众人对对联,划拳。  一点点的画舫里热络起来,都没了情绪。  “我出一个上联。”百里玄月几次没能对上他们的上联,有些懊恼了,就是没什么文化吗,也不用这样欺负她。  此时此刻人们也相信那诗不是她作的了。  “好。”众人都喝到了三分醉了,早就没了身份身段,个个倚在那里。  桌上摆着各种东离的名家小吃还有菜肴。  洒壶已经空了一大堆了。  “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百里玄月是最清醒的那个,她的酒量超大,这莲花酒更没有什么劲儿,喝着就像清水一样。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这对子倒是另类。  一时间画舫中,又安静了下来。  肖以歌喝了一口酒,笑看百里玄月:“下联你有吗?”  “当然有!”百里玄月瞪了肖以歌一眼,这个家伙的意思她当然明白,就像出题,自己不知道答案一样。  一边咬牙:“你们要是对不上来,就罚酒三杯。”  这莲花酒倒是十分爽口,众人也喝得惬意。  “一柱香时间。”百里玄月又加了一个条件,时间也算宽裕了。  几个人都皱着眉头,他们的才华对这种对子,不算什么的,难就难在要工整。  “水牛下水,水没水牛腰。”肖以歌打了个响指,随口接了过来,面上的笑意也增了几分。  “不错不错。”方如蓉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罚酒了吧?”南月锦年也笑了笑:“这样的对子还真有意思。”  “再来一个。”西泠牧朝不服气,竟然让肖以歌给对了上来,当然不行。  他不能让肖以歌有表现的机会,所以,必须要再来一个,他怎么能这样输给肖以歌呢。  “好啊!”百里玄月不好好读书,不过,她对这些旁门左道很感兴趣:“我再出一个上联,东亭亭阁阁东亭。”  众人再一次沉默。  更是都瞪了西泠牧朝一眼。  这些对联明显都上不得台面,让百里玄月出一个大家开心开心也就算了,竟然又出一个。  这真是没事找事。  西泠牧朝则狠狠皱着眉头,努力思考着如何对出下联来。  手中捏着酒壶,有些无奈,他就是想到百里玄月面前表现一下。  怎么会这样呢?  这个丫头出的对子还真是让人头痛啊。  方如蓉直接放弃,想也不想了。  肖以歌则品着杯中酒,一脸的笑意,他就是喜欢看到西泠牧朝吃瘪的样子,看他如何对出这个对子。  这种对子都是民间喜好的,他们这些皇子们想是没有接触过。  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也努力思考着,不是他们想要表现,而是也有些兴趣。  “虎丘丘石石虎丘。”肖以歌又慢吞吞的接道,一脸的笑意,不看百里玄月,却是看着西泠牧朝。  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都耸了耸肩膀,看来他们得多到百姓中间走走了,似乎不太接地气。  咬牙切齿的西泠牧朝也瞪着肖以歌,他觉得这个家伙就是有意的,有意跟他抢风头。  不过他的确是对不上这种对子,他们所学的诗司全都是有板有眼形势上的东西。  “闲王倒是文才过人呢。”方如蓉也眯着眸子笑,看到西泠牧朝在百里玄月面前丢脸,她就是高兴,打心底的高兴。  “多谢。”肖以歌也笑,笑得春风得意。  众人都跟着笑,南月锦年却突然以手撑着额头,狠狠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用力摇了摇头:“嗯……怎么突然头好晕。”  方如蓉本来还笑的欢,也突然顿了一下,抬手揉了揉脸:“我好像喝醉了……”  边说边倒了下去,直接醉的不醒人事了。  “怎么,本宫也觉得有些晕,真的是……醉了吗?”西泠牧朝站起身,招手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喝多的。  刚刚这些酒喝下来,应该不会醉的,他知道自己的酒量。  随即面色一冷:“不好,这酒被人动了手脚……”  随着话落,整个人直直的跌倒下去,直接人事不醒了。  百里玄月和肖以歌这才正了正脸色,都看向自己手中的酒杯,也是面色铁青:“什么人?”直直瞪着画舫外面。  还没有反映的北冥玉封也拔剑在手,一脸防备。  这些人里面,南月锦年修为最低,所以他最先晕了过去。  接着是方如蓉,然后是西泠牧朝。  那么北冥玉封没事人一样,只能说明,他的修为远在西泠牧朝之上……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们现在被人黑了。  画舫外面没有动静,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对视一眼,才又同时看向北冥玉封。  此时北冥玉封的面色仍然淡淡的,很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这个人的城府不是一身的深。  “是冲着我来的。”半晌,北冥玉封才淡淡说道:“连累各位了。”  “你知道这酒中有毒?”百里玄月愣了一下,没想到,北冥的人竟然跑来这里动手了,这位小皇子藏的极深,竟然也有人对他下手!  “我不知道。”北冥玉封摇了摇头:“不过,我知道,是冲着我来的,二位可以留在这里,不必动。”  百里玄月还要说什么,被肖以歌按住了肩膀。  然后下一秒,肖以歌也趴在了桌子上。  正要吃惊大叫的百里玄月就看到肖以歌睁开眸子对她用力眨了眨了。  也明白过来,头一歪也趴了下去,一时间画舫里,就只有北冥玉封一个人清醒着了。  “皇兄,你明知道我百毒不侵,竟然还要下毒,不是毫无意义吗?”北冥玉封还是笑了一下,才正了正脸色看向画舫的舱门处。  面上始终淡淡的。  说话的声音都是十分平静的,没有起伏。  “是没有意义,不过,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放倒他们,如何才能置你于死地。”一个身材高大,一身黑衣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一脸的冰冷,语气里带着恨意。  看来这是北冥的家事。  这样想着,百里玄月就把眼睛闭的更紧了。  只是随即又想到,北冥玉封还送了自己一只千年雪蝠,在关键时刻,那只雪蝠还救了自己一命。  自己也算欠他一个人情呢。  不过现在要看看情况再动了。  这个北冥玉封的修为远在西泠牧朝之上,或者,她出面也是出余。  更扯了扯嘴角,果然,高手都是不声不响的,像西泠牧朝这样全世界都知道的高手,根本没有什么内涵。  “皇兄还真是送心良苦,千里迢迢跑来东离杀人。”北冥玉封坐在那里始终都没有动,一边端起酒杯,仰头干了:“这酒不错,北冥没有,皇兄偿一偿。”  黑衣男子,北冥的大皇子,也就是北冥玉宇冷冷一笑:“皇弟竟然还有心情喝酒,那本宫就陪你最后一次,一会儿就送你上路。”  “干。”北冥玉封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仰头又是一杯酒下肚。  趴在一旁的百里玄月正转着眼珠,她在想,是北冥玉封修为高不可测?还是他只是百毒不侵?  如果是后者,北冥玉封就危险了。  可是这个小皇子临危不惧,半点都不慌乱,又让她猜不透。  肖以歌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不想管闲事的样子,毕竟这是北冥的家事,的确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如果这两个皇子真要动起手来,他也会管的,至少不能让北冥玉封死在东离。  至于北冥玉宇的死活,他就管不了了。  “说吧,是我送你上路,还是你自行解决。”北冥玉宇把酒杯扔下来,发出一声清脆的破碎声,有些刺耳。  “皇兄一定要赶尽杀绝吗?”北冥玉封的声音也有些清冷了。  “你不死,太子之位就永远也不会是我的。”北冥玉宇狠声说着,低垂着眉眼,眼神有些闪烁,可是他都做到这一步了,绝对不会手软的。  北冥玉封也明白,不过他就是想问一句。  现在,彻底的死心了。  “我离开北冥。”北冥玉封叹息一声:“去全真。”  “想都别想,全真派的势力只能是我的。”北冥玉宇又像被刺中了心事一样,大声喝道:“你必须得死,不但父皇器重你,连全真派那些老家伙也要站在你这边……”  似乎很心痛的样子。  百里玄月点了点头,同样是皇子,一个太成功,一个太失败,的确会让某些人心痛。  这个北冥玉封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主儿,鱼不惊水不动的将事情办了。  这种人的心计可是相当的深。  她倒要看看今天北冥玉封要如何对上北冥玉宇了。  有好戏看了。  “皇兄!”北冥玉封摇了摇头:“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北冥玉宇有些不淡定了,双眸凌厉的瞪着北冥玉封:“重点是,父皇要立你为太子。”  “什么时候的事?”北冥玉封也有些意外了,轻轻皱眉。  “只要你一回北冥,便向天下人宣布这个消息。”北冥玉宇双手狠狠握紧,手背上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带着嗜血的杀气。  “我不回去就好。”北冥玉封还是沉声说着,他的表情一向没有什么变化,温润如玉的笑意,意外也只是一瞬间便过去了:“皇兄不必害怕。”  “是的,你不回去就好。”北冥玉宇“啪”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死了,就永远也不会回去了。”  一边说一边抽出长剑,直接递向了北冥玉封。  北冥玉封的手中始终握着剑,此时也提起来,挡了一下。  却被震得整个人弹了出去,立时吐出一口血来,面色一瞬间苍白如纸:“皇兄,你当真要杀我?”  心痛,声音都是颤抖的。  “是的。”北冥玉宇没有犹豫,又刺出一剑,对付北冥玉封,他甚至没有动用法力,只是用平常的剑术,因为他知道北冥玉封没有修为。  趴在那里的百里玄月狠狠皱眉。  因为北冥玉封又拦了一剑。  那传来一声闷哼,想是又受伤了。  她想动,肖以歌始终按着她的肩膀,她只能焦急的咬着唇,一边拿眼瞪肖以歌。  肖以歌比她有分寸,他当然不会让北冥玉封死,可是也不能轻易出手,他总觉得北冥玉封不简单。  “皇弟,你死之后,我会替你照顾好玉香的……”北冥玉宇一字一顿的说道,长剑刺向了北冥玉封的心口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