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75章 对策

第175章 对策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2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7
    “你需要在朝中站稳脚跟,至少也要考个一官半职。”云肖迟也不拐弯抹角:“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这……”秦云理一下子就明白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更有些不可思议的惧怕。  云肖迟的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要让他为了百里玄冰造反!  说的太过容易了。  “不要急,我自有办法,有黑暗森林当靠山,一个东离皇朝又算什么。”云肖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背后的势力是黑暗森林,如果早就知道,一定不会这样小心翼翼了。  早就扬眉吐气翻身作主了。  现在,在她眼里,东离弦和百里玄夜都不算什么。  “是!我听夫人的。”秦云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百里昌,眼底闪过一抹担心。  见此,云肖迟也看了百里昌一眼,嘴角带出一抹冷笑:“老爷,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能舍弃冰儿而只管月儿。”  百里昌冷哼一声,不理她。  “老爷,你还要明白,现在的镇南王府里外都是黑暗森林的人,你知道……一旦我们有异,后果如何……”云肖迟又继续威胁道。  “肖迟……”百里昌痛心疾首,好像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几岁,那张完全的脸都似乎扭曲了几分:“你真的要对月儿赶尽杀绝吗?”  “不是我要对她赶尽杀绝,是黑暗森林容不得她。”云肖迟冷哼一声:“那个小贱人竟然是渡劫后期的修为,你觉得这天下间,能有几人能容下她?”  “什么?”百里昌和秦云理都在一瞬间石化了,仿佛是晴天霹雳,比晴天霹雳还要震撼。  这话简直就是天雷打了下来。  “我亲眼所见,不然南月那么多的魔法师能无缘无故死在王府外面吗?”云肖迟其实也害怕百里玄月。  她甚至也还疑黑暗森林是因为害怕百里玄月才要一再的除掉她的。  她更还疑,自己一直都给百里玄月喂着毒药,她竟然无事,还能有那么高的修为。  就是想不通。  又不敢与任何人说起,只能自己慢慢调查着。  却也调查不出来什么来结果。  真的让她有些懊恼。  “竟然有这种事……”秦云理的面色一瞬间苍白,他此时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要是知道百里玄月的修为那么高,即使她是傻子,他也愿意娶啊。  只是这个秘密无人知道。  若不是今日云肖迟说出来,他甚至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吧。  百里昌更是意外,他的女儿,他竟然从来不知道,看来,他对这个女儿真的关心的太少了。  而现在他的夫人更想要了这个女儿的命。  也是一瞬间,他就想到了百里玄月的生母……  只是记忆却有些模糊了。  一边用力揉了揉额头,叹息一声。  只是想到百里玄月的修为那么高,又放下心来,或者黑暗森林的人根本不是自己女儿的对手,百里昌更希望是后者。  他可以不在乎这个女儿,可以利用这个女儿升官发财,却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死。  “嗯,的确如此,只是世子殿下,现在想什么都晚了。”云肖迟笑了笑,以她的心智,秦云理在想什么,是一清二楚了。  “夫人……”秦云理的脸色暗了暗,也有些别扭,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的确没有退路了。  “好了,记住,要想娶冰儿,你还要努力。”云肖迟冷哼一声,扬着头傲慢的说着。  赏诗会上,百里玄月已经连输两场,第三场是骑术。  她连马都没上,直接弃权了。  这让西泠牧朝有杀人的冲动了,五局三胜,百里玄月是输得彻底了。  与西泠太子妃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离愁公主也直接弃权了,她一个金枝玉叶,娇生惯养的,根本没骑过马。  其它几位小姐也都输给了方如蓉,以方如蓉的修为,骑个马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太子殿下节哀。”南月锦年笑了笑,看着场上的结果,也有些意外,这百里玄月还真的对这太子之位没有半点兴趣啊。  这明显的是在涮他西泠牧朝嘛。  西泠牧朝瞪了南月锦年一眼:“大皇子还是小心一些,黑暗森林的帐不好买。”  这话让南月锦年的脸色一黑,他收了黑暗森林的信不假,却是到现在也没敢看一眼,他是真的犹豫不绝。  连南月锦华那里也没有说一个字。  “哈哈哈……”见南月锦年如此,西泠牧朝摇着扇子笑了笑,一脸的嘲讽,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本宫知道,你也想打月儿姑娘的主意,不过,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和条件。”  这是明显的不将南月锦年放在眼里了。  论修为,论地位,论能力,论才华,如一点都在人上。  可就是比不过肖以歌,而偏偏他喜欢的女子就喜欢着肖以歌。  只要今天一过,东离的皇帝就会下旨让百里玄月和肖以歌成婚了吧!  想到这里,西泠牧朝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怎么也无法从心痛中恢复过来,更有一种深深的失败感。  “西泠太子,不要太嚣张。”南月锦年的脸色更难看了,真想与西泠牧朝打一架,却是忍了又忍。  此时楚洛城也走了过来,看到两人的样子,就知道闹得不愉快了。  “秦云理今天不在,一定不对。”百里玄夜也走了过来,今天的一切都算顺利,到现在还没有出半点意外。  “是,百里二小姐不在,他不来也正常。”楚洛城笑了笑,对于秦云理的处境也觉得可笑,本来是高高在上的,现在却是低三下四的感觉。  “不……”百里玄夜摇头:“他不是冲着冰儿来的,一直都是冲着月儿来,只要月儿在,他就应该来的。”  “是不是因为百里夫人出了事……”南月锦年提醒了一句。  他也看得出来,秦云理与云肖迟的关系更近一些,有什么事,都是云肖迟在给他作主的。  “对。”百里玄夜似乎想起了什么,轻轻皱眉,又看向西泠牧朝:“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娘失去了一只手臂……”  “是的。”西泠牧朝点头,他知道百里玄夜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是他们有意拦住了这个消息,不让传出来的。  “她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对付月儿的。”百里玄夜的面色很沉,一沉如水,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不会善了。  这时西泠牧朝才正了正脸色:“看来这几日我们都留在月儿身边,不有让她有半点意外。”  “只怕不会这么简单。”百里玄夜摇头:“你们或者不知道我娘的手段。”  几个人都沉默了。  远远走来的肖以歌面色也有些难看。  “白心琴和百里玄冰已经各自回府了。”肖以歌看着几个人,一字一顿的说着:“不知道是什么人动了手脚。”  “能让皇上放人的……”楚洛城也意外了一下:“这件事还没有向天山派交待呢。”  “有些势力比天山派更让皇上惧怕。”肖以歌也皱眉说着,这样的场合,他仍然是一身大红的衣衫,整个场地上,就属他最显眼了。  一眼便能看到。  “的确。”西泠牧朝也点了点头:“看来,他们连皇室的事情也插手了。”  “必须要有点动作了。”百里玄夜咬牙切齿的说着,肖以歌入狱的事情上,黑暗森林就插过手了,他不顾一切守护着的国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黑暗森林也不能,他也不怕。  “嗯,要怎么做?”楚洛城也有些愤愤,握着拳头。  “这样,不管今天有什么事,大家都不要去管,只管保护月儿姑娘就是。”北冥玉封也走了过来,说的一本正经。  面色很柔和。  “嗯,计划没有变化快。”肖以歌摇着扇子:“百里夫人真要对付月儿,一定会计划得天衣无缝的。”  “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皇上。”百里玄夜冷声说着,他此时也心口冰冷,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王爷,今日世子殿下去了府上,后又去了学士府,再回到王府后,与老爷和夫人一起出门了。”此时一个暗卫附在百里玄夜的耳边低声说道。  暗卫每说一句话,百里玄夜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也参与进来了。  而且还与白大学士有关系,看来这一次让白心琴和百里玄冰一起进天牢,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间接的让云肖迟与学士府走到了一处。  “白大学士竟然也参与了进来。”百里玄夜冷声说道:“这苏家和白家必须要尽快铲除了。”  “白大学士!”西泠牧朝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想来,苏家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的确!”楚洛城也眯了眸子,看了看赛场上的百里玄月,叹息一声。  他的心头也是矛盾重重,百里玄月,只是长的与那人一模一样,却不是那人。  如果他插手了这件事,就会与百里玄夜系在了一处,想脱身就难了。  “皇上或者会站在我们这边的,这可是除掉白大学士的良好时机。”肖以歌低垂着眉眼,掩了眼底的情绪,面色更是冰冷。  想到东离弦借肖太尉的手欲要除掉自己时,他的心更冷。  这一次,他要借云肖迟的手搅乱朝庭。  以此脱离东离。  为了百里玄月,他也要离开这里了。  黑暗森林一行,不能再拖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