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76章 我不能嫁给你

第176章 我不能嫁给你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3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7
    “的确。”百里玄夜也轻轻点头,他也想过这一点,却不敢确定,现在的东离弦已经变了,他们已经琢磨不透了。  “第四场开始了。”南月锦年打断了众人:“这一次比的是琴。”  “琴……”肖以歌笑了笑:“现在再比还有意义吗?”  “的确。”北冥玉封也温和一笑,嘴角扯起一抹柔和,让人如沐春风。  “当然有意义,可以看热闹。”西泠牧朝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却咬牙切齿的说着:“你们还要赌吗?这一次,本宫买月儿赢。”  “好,我买方如蓉。”南月锦年也十分感兴趣,从怀中拍出银票来。  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们都没有带随从,说起话来倒也方便。  “大家如此有兴致,本王也凑个热闹。”楚洛城想了半晌:“我赌方如蓉赢。”  “我也赌方如蓉吧,月儿真……”百里玄夜知道接下来,一定不会太平,不如趁机放松放松,也凑个热闹。  “我当然要买月儿赢了。”肖以歌没有考虑,直接压了银票。  在他心里,百里玄月永远都是最好的。  这边几个人赌的不亦乐乎,另一边,台下也是掌声雷动,方如蓉正对着众人笑着,十分有明星范儿。  倒让百里玄月笑着摇了摇头,她早就知道方如蓉是有备而来。  其实她更喜欢现在的局面,至少方如蓉不会像南月锦华那样看不开。  若是南月锦华当初恳与百里玄月好好谈谈,好好合作,说不定现在的胜利者就是她了,现在落得一无所有,却成了镇南王的未来王妃。  百里玄月也知道,百里玄夜心里只有苏皇后,就算答应娶南月锦华,想来南月锦华也是独守空房。  想来,日子不会好过。  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子,不知道会如何。  想着想着,百里玄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这时轮到她上台了,看台下一处处的赌台,甚至连皇上和苏妃都赌了起来,百里玄月突然笑了一下,一脸的恶作剧。  看着那张琴,百里玄月揉了揉纤细的手指。  她虽然从小不学无术,可她是狐狸精的女儿,最擅长的就是学习了。  只要她用心,什么都能会。  素手轻轻拨过琴弦,一阵悠扬婉转的琴声划过天际……“青山不老,岁月无痕,试问寻芳处,怜取眼前人。王图霸业、千秋功过,不过红尘一梦……”琴声起,歌声也随之附和。  本来有些嘈杂的场地一下子静了下来,连东离弦和苏妃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台上的百里玄月,不敢相信,不可思议,全都写在了脸上。  甚至有半数人都石化当地。  西泠牧朝手上的扇子就那样捏着,半晌都没有动,眼睛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百里玄月,仿佛要将她刻进心里一般。  他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损失的太大了。  世间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女子,论貌,天下第一,论修为,无人能比,论才华……似乎只要百里玄月认认真真的去比试,也一样是无人能敌……他现在真想不顾一切带着百里玄月就走,带着她回西泠。  连方如蓉都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眼睛都不眨的一下看着这个女子,她明白,若不是百里玄月相让,她根本没有机会赢得什么西泠的太子妃。  心头也有几分感激。  “月儿……”肖以歌只是笑着,轻轻摇头,他就知道他的月儿永远都是最棒的。  手中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然后看向楚洛城和百里玄夜:“本王赢了。”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北冥玉封却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还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模样。  他自从到了东离,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安安份份的。  让人一直都琢磨不透,更猜不透,甚至也不会激怒他,一副随逸而安的样子。  南月锦年笑了笑:“本宫输的心服口服。”  他的眼底也带着淡淡的光芒,直直看着百里玄月,台上的女子仿佛是一声发着光的金子,如太阳光还要强烈。  刺痛了所有人的眼,却又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想依附于她。  那种风华,无人能比。  “月儿姑娘这是要让某些人生气吧。”楚洛城笑的张扬,也有几分光芒万仗的错觉,他的眼底一瞬间只有百里玄月的影子,再无其它。  “的确很气人。”百里玄夜也叹息一声,随即看向西泠牧朝:“只能说明,你没能打动月儿的心。”  他一直都不同意百里玄月嫁入西泠,这样的结果他是相当满意的。  更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本来势在必得的西泠牧朝只是用力摇着扇子,咬牙切齿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他真想发飙,可是这是东离,没有他发飙的机会,也没有他发飙的余地。  他只能忍着,再看了一眼方如蓉,没想到东离一行,他就要娶这个女人了。  一种失败感由衷而生,挥之不去。  琴声停歌声止,百里玄月站在台上,扬起一抹笑容。  寂静之后,便是雷一样的掌声。  连东离弦都一脸无奈的看着百里玄月:“这丫头,是在耍大家玩吧。”  “有这种嫌疑。”苏妃却是恨得咬牙切齿,她从东离弦的眼中看到了那种可以燃尽一切的光芒,他的眼中除了百里玄月,再无其它人了。  “你说朕应该怎么惩罚她呢?”东离弦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眼睛仿佛隔着苏妃看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眼底根本没有苏妃。  让苏妃的心更凉了。  她争了这么久,整个后宫都是她的,在后宫,她能一手遮天。  就是无法争到东离弦的心。  在东离弦的心里,自己始终是一颗棋子,一颗牵制苏家的棋子。  她也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妹妹已经是准皇后人选,出事后,皇上却没有治罪百里玄月,看来,东离弦的心底早就有百里玄月了。  “月儿姑娘胜。”  锣声再响,台下一片擂动。  “第五场是什么?”东离弦问向苏妃:“看看这丫头能不能再给朕一个惊喜。”  “棋。”苏妃无力的说了一句,她可没有半点兴趣看到百里玄月逆袭。  这就是在气人,能将人活活气死。  棋,绝对是难度的。  东离皇朝一张棋谱,千百年来,无人能破解,今天皇太后就想到了用在赏诗会上。  她一是要为难百里玄月,二是要让离愁公主难堪,三是给方如蓉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东离。  棋局一摆出来,人们都吸了一口冷气。  连东离弦都摇了摇头,想起身离开了。  苏妃却笑了笑:“皇上最后一场了,一会儿您还要宣布结果呢,就看看吧,这棋局虽然千古无解,说不定今天就有高人解开了。”  却是阴阳怪气的。  在她看来,在场之人,绝对没有人能解开这个棋局。  东离弦有些不痛快,想想还是留了下来,只要今天西泠牧朝不能将百里玄月领走,他还要下旨,宣布百里玄月和肖以歌的婚事。  虽然他十分的不愿意。  只是为了拉拢人心,也为了能平息前些日子肖以歌入狱一事,他必须这样做。  他也明白,没能一局扳倒肖以歌,对自己也是十分不利的,毕竟肖以歌对自己是没有异心的,他只是太忌惮这个人了。  不敢留他,只是有时候却又不舍得。  毕竟是生死之交的兄弟。  虽然今非昔比了,肖以歌为了东离,为了保自己这个皇位,也是不顾一切的。  方如蓉看着棋局,狠狠皱眉,狠狠叹息,她也很庆幸胜了前三场,不然,她今天输定了。  这棋,她根本一点方向都没有。  离愁公主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她堂堂公主,一场没赢,真的是丢尽脸面,最让她不能忍的,是上一场百里玄月竟然赢了。  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瞪着棋局,咬牙切齿,暗自握拳,双眼喷火一般,血红一片,偶尔会狠狠瞪一眼百里玄月。  如果百里玄月局局都赢也罢了。  偏偏她输了前三局,根本不可能是西泠太子妃了。  几个女子都已经弃权了,这棋局放眼整个东离也无人能破解。  当离愁公主也甩着袖子走下台时,百里玄月却动了一子,然后一脸笑意的转过头来,走下台,回到了自己的坐位。  很是轻松的样子。  “月儿……动了棋盘?”百里玄夜也不能淡定了,快速走了过去,看着宫女们将棋盘一一收了,扬着脖子又看了看。  一动十个棋盘,有九盘没有动过,审也不用审了。  唯一一盘动过的棋局,就是百里玄月的。  东离弦一脸的笑意,兴趣盎然。  连苏妃都一脸笑意,她是在笑百里玄月的不自量力,这本身就是来打击他们的,这个女子竟然敢动棋局。  若是解了也便算了,若是没解,只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东离这一盘棋可是名扬四海,四国皆知的。  宫女将棋盘摆在了东离弦的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东离弦觉得自己也石化了,就那样盯着棋盘,半晌都没有动。  “月儿……你怎么动了棋盘。”百里玄夜的脸色也相当难看。  “怎么了?比赛规则不就让我们破了这盘棋吗?”百里玄月也有些诧异,挑了挑眼角,一脸的不明所以。  “没关系。”肖以歌也走了过来:“我们就等着接下来的好消息吧。”  “什么好消息?”楚洛城也走来:“你确定月儿姑娘解了棋?”  “解不解得开,都无所谓,我是说皇上马上就会下旨赐婚了。”肖以歌只对这自己的婚事感兴趣,只要是让他娶百里玄月为妃,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百里玄月也突然记起了什么,猛的站了起来::“不可以,我不能嫁给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