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77章 打感情牌

第177章 打感情牌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5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7
    肖以歌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青,众人也都看他,特别是西泠牧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是没能如愿以偿,不过,肖以歌也没好过。  心底也十分解气。  百里玄夜也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他一定不会强迫百里玄月的,不过,一旦皇上下旨,谁也改变不了。  这时东离弦的脸色也是五颜六色不断变化着,他也没想到这千百年的死局,竟然是百里玄月解开的。  脸色最难看的就是苏妃了。  皇太后还不知道结果,如果知道了,估计会气得晕厥过去吧,毕竟这一切都是她一手安排的。  没能达到目的不说,反而让她的敌人名扬天下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东离弦拿着棋局传给百官,所有人看了一圈,场中都是抽气声,赞叹声更是不绝于耳。  “看来,月儿将死局破解了。”百里玄夜也看到台上的动静。  “真的?”最不相信的就是楚洛城,顾不上众人在说什么,向高台走去。  此时皇太后也凑了过来,看着那盘棋,脸色一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  “怎么会这样……”皇太后气的全身发抖,双手指着棋局,咬牙切齿:“她一定是做了手脚,一个傻子,怎么能破解盘棋局……”  真有晕过去的冲动。  “百里王府大小姐胜两局。”此时苏妃不情愿的说着:“不过,方如蓉方掌门连胜三局,是西泠未来的太子妃人选。”  说这话时,眼底一片冷芒,瞪着人群中的百里玄月,这赏诗会她与离愁公主,玲珑仙子可是费尽了心机,没想到,最后,他们三个人谁也没能如愿。  心下暗恨。  却什么也做不了。  其实连西泠牧朝都安排了几个人替代百里玄月,不过,是百里玄月太过狡猾,才一一过关,而且过的很漂亮。  让人们抓不到任何把柄。  甚至想说她有意的,也没有理由。  苏妃的话落,西泠牧朝猛的收了手中的扇子,转身就要走。  他要是愿意娶方如蓉,何必千里迢迢的跑来东离选妃……“太子殿下。”南月锦年却笑了笑,直接拦了西泠牧朝:“这赏诗会选妃可是太子殿下提出来的,愿赌就要服输。”  虽然百里玄月不嫁给西泠牧朝也不会嫁给他,他就心情极好。  “是啊,太子殿下,快上台上去吧。”肖以歌也笑了笑,不管百里玄月说什么,只要她没有成为西泠未来的太子妃,他就是胜了。  接下来,就看他的能力和手段了。  当然,也看东离弦如何做了。  能一子破了千年死局,怕是百里玄月懂的不只只一点点。  棋局,往往就是战局,所以,肖以歌现在怕的是东离弦打其它的主意。  “我想,还是先寻找一下世子吧。”西泠牧朝此时真希望自己没有来过东离的赏诗会,虽然没有世界末日的感觉,却也心生凄凉。  看到百里玄月一脸的无所谓,他的心就疼了。  早知道就直接下聘礼,求娶百里玄月。  只可惜,他对百里玄月了解的太少了,那时天下人只说百里王爷的大妹妹是个傻子,却是王爷最在意的人。  也因为这样,他想着将百里玄夜最在意的亲人除掉,让百里玄夜痛不欲生。  如果他能早些下定决心,在百里玄月还装疯卖傻的时候看清这一切,就不会是现在的结局了吧。  一个傻子,若有人求娶,一定是高兴都来不及。  又怎么会有人反对。  “世子的事情一定要处理,不过不是现在。”肖以歌也正了正脸色,他怎么也不会让西泠牧朝这个时候跑掉的。  事情已成定局,只要他的太子妃人选定下来了,百里玄月就没有危险了。  至于西泠要如何处理,他当然管不着,只是这东离的赏诗会不能这样破坏了。  为了这场赏诗会,可是耗尽了心血。  更是事件不断。  甚至连黑暗森林的人都引来了这里。  这是肖以歌最不能容忍了。  而且西泠牧朝来东离本来就是目的不纯,最初还派人偷袭过自己,更在天牢里动过手脚,所以,不能轻易放过西泠牧朝。  方如蓉的面上不似平日那样兴奋,反而带了一抹忧伤,她没想到西泠牧朝会如此厌烦自己,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要逃跑。  她的心也疼,生生的疼,疼得她连呼吸都困难了。  视线落在百里玄月的脸上,方如蓉知道,全是因为这个女子,只是她却恨不起来,这次赏诗人会,若是百里玄月全力以赴,怕是无人能压过她的风华。  最后两场已经说明了一切。  百里玄月绝对是有意输了前三局。  以百里玄月的修为,骑术一定是相当了得的,她竟然说不会骑马。  天下人会信,可是真正知道百里玄月底细的她,是打死也不信的。  西泠牧朝双眼有些红,看着台上一身白衣如仙子下凡的方如蓉,再看一身绿衫如春日嫩牙的百里玄月,他的心口都隐隐做痛。  突然避开肖以歌,大步向百里玄月走去。  面色有些低沉,带着一抹坚决。  众人想阻拦,却还是慢了一拍。  肖以歌红色的身影便直接随了过去。  “月儿,你真的就这样讨厌我吗?”西泠牧朝站在百里玄月的面前,深情似水的说着,一字一顿,字字如刀割。  他说这话,觉得自己的心更疼了。  他这一生,从未这样在意一个人,从未因为一个女子如此疯狂过。  他做事是不择手段,可从未因为一个女子而这般的手段百出。  甚至连脸面都不要了。  百里玄月与百里玄夜说着什么,听到西泠牧朝的问话,有些差异的看向他:“太子殿下何出此言?”  “你……有意输了前三局,就是为了不嫁给本宫。”西泠牧朝明知道百里玄月不想嫁给自己的,但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前,他知道百里玄月不会干干脆脆的说出来的。  毕竟皇上在场。  “当然不是,书法,画技和骑术本就是我的弱项,我从小痴傻,对这些东西根本一窍不通,后来皇上下旨让臣女参加赏诗会,为了不给我东离皇朝丢脸,我才夜以继日的学习。”百里玄月说的很认真。  她的脸色很平和。  让人看不出来,她其实是在演戏。  这一番话,倒是得到了在场之人的全部认同。  几个月前,百里玄月还是一个又聋又哑的傻子,这是天下人皆知的。  要是一个傻子,才华横溢,冠绝群芳,更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说她夜以继日的学习,人们倒是也隐约相信一些。  学过,不至于一点也不会,不过,成绩不尽如人意,却是理所当然。  只是百里玄月这样一说,人们就下意识的认为,那盘棋局是百里玄月运气好,瞎猫碰死耗子碰上的。  连东离弦都犹豫了一下。  本来他是有心让百里玄月入宫的。  他想要一个人入宫,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能达到目的。  但是,若百里玄月根本没有天赋,他就不必大费周章了。  要娶百里玄月,必须过百里玄夜和肖以歌两关,他一定是过不去的,他能做的就是……苏妃也冷笑了一下:“皇上,你听到了吧,这个丫头根本就是胡乱走的,臣妾就知道一个傻子怎么能有这么高深的学识,都是装出来的。”  这一下苏妃是有几分解恨了。  皇太后承受不了打击已经离开了,她没有第一时间听到这个好消息。  冷着脸坐在那里不断偷偷打量肖以歌的离愁公主也面色一冷,眼底生出几分嘲讽,更在心下冷哼,一个傻子而已,这些男人抢来抢去。  真不知道这世界是怎么了。  “月儿……”西泠牧朝的表情更凄惨:“虽然方如蓉赢了,可我不会娶她为妃的,我的太子妃只能是一个人——百里玄月。”  他是来打感情牌的,他要用真情打动百里玄月。  毕竟肖以歌也是没有机会的,他觉得自己应该能争取。  北冥玉封淡淡一笑,轻轻摇头,他看得真切,百里玄月就是不嫁给肖以歌,也不会嫁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的。  这个女子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当然这是他的直觉。  也因为明了,所以他很淡定,从未像西泠牧朝那样做无意义的争取。  他觉得这场赏诗会根本就是闹剧。  “太子殿下,你得为西泠皇朝考虑。”百里玄月无奈的说着:“这样,我会成为西泠的罪人,将来太子登基为帝,后宫却无主,朝臣一定会反对的。”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此地?”西泠牧朝就差上前拉了百里玄月就走了。  他这一次输的太彻底了。  当然他更怨恨云肖迟。  若不是百里玄冰出了那样的事,再加上云肖迟的手段,偷梁换柱,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到时候,百里玄月就算弃了骑术,也一样能赢四场比赛。  那样,百里玄月板上钉钉是他的太子妃。  “太子殿下严重了,你与皇上的约定如何,臣女不知,臣女只知道,已经尽力了。”百里玄月难得的一本正经,让众人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丫头竟然如此沉稳,绝非一般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