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80章

第180章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31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8
    “月儿!”白青忙上前,想替百里玄月挡一下,却是这整个山体都在塌陷,他们都只能一起掉下去,挡也没用。  北冥玉封倒是四平八稳,还在给白泽疗伤,根本不在乎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自己会被埋在这里。  “土系法师!”百里玄月冷哼一声:“金丹后期,这等修为也敢来东离叫嚣。”  眼底的不屑根本不加掩饰。  “百里玄月,你不要太嚣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时候,本宫直接去黑暗森林领赏就够了。”北冥玉宇咬牙切齿,他最恨别人说他的修为差了。  每次他都在想,北冥玉封的修为还不如自己,凭什么他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北冥玉封竟然是治愈术,他这个皇弟藏的太深了。  太可怕了,他今天一定要将北冥玉封留在这里,绝对不能再让他回去北冥了,那样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出头。  百里玄月眯着眸子,笑了笑,这土系法术她也是见识过的,想来东离弦就是一个土系魔法师,而且修为极高。  只在肖以歌之下,绝对在北冥玉宇之上。  她没有动,是在想着,一会儿北冥玉宇如何脱身。  这山体塌陷,他也一样会被埋在这里了。  想着想着,百里玄月就笑了,笑得肩膀都颤抖了,直直瞪着北冥玉宇。  这笑让北冥玉宇觉得毛骨悚然,一时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停了手上的动作,再四处看了看,才瞪着百里玄月:“你笑什么?该死。”  “你想与我们同归于尽吗?有这个必要吗?”百里玄月还是笑,看着北冥玉宇脚下的地面:“你死了,谁替你去黑暗森林领赏啊。”  一脸的揶揄,真想捧腹大笑,却怕这个家伙一发疯,真的自杀……她也能出手干掉这个家伙,只是怕北冥玉封会有意见。  看北冥玉封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若是自己杀死了他的亲哥哥,他能不算帐吗?  这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  北冥玉宇的脸色更黑了:“你竟然敢耍我……”  他知道百里玄月是有意如此的,既然她知道有土系魔法师,就应该了解土系法师的属性,虽然他也站在这里,可是这座山倒下来,死的一定不是他。  只是刚刚百里玄月那样一笑,让他有些吃不准发生了什么事。  “月儿姑娘,以皇兄的修为,还无法让这座山坍塌的。”北冥玉封此时才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面色更是云淡风轻,说话时很平缓,仿佛在聊今天的天气。  甚至没有看北冥玉宇,只是扶着白泽。  白泽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气色还是有些差。  百里玄月的笑容更深了几分,回头看了一眼白泽。  “月儿……”白泽一脸的愧疚,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百里玄月。  若不是他,怎么会让百里玄月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白泽,他欺负你了是吧?”百里玄月的火气一下子就窜到了头顶,咬牙切齿,虽然北冥玉封说以北冥玉宇的修为根本搬不倒这座山,却还是气沉丹田,催动法力。  突然山体又晃动了一下。  北冥玉宇的脸色猛的变了一下。  连同北冥玉封的脸色也大变:“木系法术……渡劫后期!”  这种震惊,让他们半晌都反映不过来,北冥玉封那要沉稳的一个人,竟然也变了脸色。  直直看着百里玄月,眼底带了几分不可思议,更多的却是疑惑。  “木火双修,渡劫后期……整个大陆也没有第二个人了吧。”北冥玉封就站在那里:“这样的修为,黑暗森林是怕了吧。”  北冥玉宇觉得自己有些幻听,更有些眼花了。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听错了,整座山体都被外面的花草树木束缚住了,就是再高级的魔法师来了也未必能是她的对手。  别说他一个金丹后期的魔法师,对上肖凝,就等于是在找死。  “北冥玉封,你这个皇兄还用留吗?”百里玄月正了正脸色,这才看向北冥玉封,冷冷问了一句。  只要北冥玉封说一个“不”字,她就让北冥玉宇从此从人间消失。  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木本就克土,更别说,百里玄月的木系修为远高于北冥玉宇的土系魔法。  北冥玉宇的面色一暗,直直看向北冥玉封,根本不等他开口说话,猛的跪了下去:“皇弟,我们可是一奶同胞的兄弟,血浓于水啊!”  他当然不想死,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完呢。  百里玄月的嘴角抽了抽,这种货色还想当北冥的太子,还真是异想天开了。  除非北冥没有人了,而且就这样的货色成了北冥的太子,未来的皇上,怕是北冥也在这片大陆上坚持不了多久了。  北冥玉封也轻轻皱眉,没有动,就那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北冥玉宇:“皇兄!”  他太了解他的皇兄了,心狠手辣,暴躁阴毒,惹到他的头上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他这个皇兄除了残忍无情外,便没有什么了。  论修为,不高不低,论手段,不算精明,论心计,似乎没有。  这样的对手,真的让他不屑。  所以,北冥玉封摇了摇头:“月儿姑娘,算了吧,他毕竟是我皇兄,我回去也不好和我母后交待。”  他们竟然是同一个母亲所出。  这让百里玄月更意外了。  这个北冥玉宇竟然如此不顾手足之情,一心追来这里要杀了北冥玉封。  现在竟然还要跪在这里求饶,真是不要脸中的不要脸了。  “好吧。”百里玄月也不勉强,毕竟是北冥的事,与她关系不大,只是想到白泽受的苦,又咬了咬牙:“不能整死,也得吃点苦头,敢动我的人,你也太胆大妄为了。”  “是我错了,还请月儿姑娘饶命。”北冥玉宇发挥磕头的功力,眸底却满是算计,他们本来与黑暗森林的人计划好了。  即使现在他不能杀了百里玄月,一会儿,黑暗森林的人还是能做到的。  他不如来个缓兵之计,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没了命,还争个什么劲儿啊。  主要是他没想到百里玄月有这么深的修为,更没想到她是木火双修。  就是十个北冥玉宇也怕不是百里玄月的对手。  “你的命饶了。”百里玄月挥了挥手:“可是白泽受的苦,你也要偿偿,而且是十倍的痛。”  一边说一边抬手挥出一掌,掌心还带着火苗,真气在空中飘荡了一下。  百里玄月与北冥玉宇还隔着几步距离,这一掌却拍得北冥玉宇整个人倒着滚了数圈,才缓缓停了下来。  同时北冥玉宇的身上多处燃起了火苗。  “啊……”北冥玉宇的惨叫声的不断,十分凄厉,他的修为被百里玄月这一掌也废的差不多了,此时后悔莫及。  北冥玉封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虽然刚刚替他的皇兄求情了,可是百里玄月这一掌险些就拍废了北冥玉宇,北冥玉封显然不怎么在乎。  看来,他对这个皇兄也没有多少感情。  “百里玄月!”北冥玉宇痛的直冒冷汗,握着拳头,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对视一眼,一边扶着白泽大步向洞外走去,白青则随有后面。  出了山洞,白青又将山洞的外面处理了一下。  不会被人轻易发现这里有变化。  “你的皇兄还真是奇葩。”百里玄月摇了摇头,已经收了法力,山间的花草树木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我已经习惯了。”北冥玉封也叹息一声:“生在皇室,别无选择。”  “嗯,这倒是实话。”百里玄月也有些感触,一边看了看白泽:“你是跟踪谁来到这里的?”  白泽的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了,治愈术,可以起死人而肉白骨。  不过白泽伤的不重,也看不出来北冥玉封的修为有多高深。  “夫人,老爷和秦世子。”白泽的语气也冷了下来,这些人要暗害他的主子,他当然不能淡定了,所以才会露出了马脚,被北冥玉宇发现了。  武士对上魔法师,一般都会吃亏。  更别说,北冥玉宇的身边帮手众多,武士也有十几个,双拳难敌四手,白泽才会落在了他们的手里。  “老爷……”百里玄月也有些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不过她已经听白青说过了,又叹息了一声:“骨肉亲情也不过如此。”  自己可是百里昌的亲生女儿。  从前痴傻,他不闻不问,现在,他又与继母联手要杀了自己。  心还是有些疼。  “月儿……”白青和白泽也都有些心疼了,深深看着百里玄月。  “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有你们就好了。”百里玄月又勉强的笑了一下:“我们快些回皇城吧,大哥他们一定急了。”  “好的。”白青白泽同时点头,对于百里玄月的话,再次感动不已。  北冥玉封也看了白青白泽一眼,他们对百里玄月的确是忠心耿耿,比一般的死士和暗卫都要忠心。  这种忠心不是被强迫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从骨子里发出来的。  这让北冥玉封也十分佩服百里玄月的手段。  这个丫头果然有过人之处,让他都深深的折服。  “我想,皇城已经出事了。”北冥玉封倒是不急不缓的样子,抬头看了看远方。  “嗯,云肖迟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吧,只是我人在这里,他们的行动可能会受到影响的。”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头,嘴角带着冷冷的笑,眼底更是一片冷清。  对自己无情的人,她也一样会无情的对待他们的。  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的确。”北冥玉封点了点头:“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应该是黑暗森林的人了。”  “不知道他们还要打什么主意,以云肖迟的贪心,一定会趁机拉大哥下水的。”百里玄月眯着眸子,一脸的危险:“我们要快些回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