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82章 好疲惫

第182章 好疲惫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43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8
    站在一旁的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都咽了几口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他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高手,什么是狠辣,什么是无情。  这百里玄月平日一副无害的模样,此时却如此的可怕,更像来自地狱的修罗。  “对待敌人不能手软。”北冥玉封上前,轻声说了一句,面对百里玄月这样的作法,他没有半点反感,反而觉得理应如此。  这黑暗森林的人的确不能留,否则后患无穷。  “月儿……”肖以歌红色的身影从高处降了下来,城门已经关了,他也只能从天而降了。  眯着眸子,向声音来源处看了看,百里玄月猛的吁出一口气来。  被这么多高手围攻,她也会紧张的,此时也觉得双腿一软,就要坐下去。  肖以歌纵身上前,抱了百里玄月,反手又给了黑衣领头人一击,也是灵气逼人,狠辣无情。  本来想要尽最后的力量反击百里玄月的黑衣领头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几滚。  此时的黑衣领头人就像一个大火球,滚到哪里,哪里便烧了起来。  “闲王殿下来了。”北冥玉封上前一步,招呼一声。  “原来北冥小皇子也在。”肖以歌真的意外了,又回过头来看南月锦华和南月锦年:“这一次多谢几位了。”  便又低头看百里玄月:“月儿,我来晚了。”  一脸的担心和愧疚。  “没有关系,反正这几个人,我能解决。”百里玄月也深深的叹息一声:“就是有些累,原来……杀人也有累的时候!”  这是她在天庭时从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只因为这个身体没有灵气和灵根。  “哈哈哈,是敌人太多了!”肖以歌笑了笑,一边摇了摇头,反手搂了百里玄月,眼底却满是担心:“你没事就好。”  说话间,像火球一样滚动的黑衣领头人突然发疯,大叫一声。  “不好!”肖以歌的反映也极快,将百里玄月的身体一放,便拍出双掌。  “他要自暴!”南月锦华和南月锦年也反映过来,双双出手,与肖以歌逞三角形攻向了黑衣领头人。  黑衣领头人的确是要自暴,只是不等他冲破丹田的灵力,肖以歌,南月锦华和南月锦年的攻击已经到了。  如泰山压顶一般,压得黑衣领头人无法喘息过来。  下一秒,黑衣领头人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他身上的火苗还在燃烧着,没有熄灭的意思。  “月儿。”白青和白泽已经上前扶起了百里玄月,都是一脸担心。  百里玄月的身体情况,他们还是知道的,经过这样一场大战,怕是要伤了心脉了。  都是一脸的担心。  百里玄月除了觉得累,倒没有其它感觉,只是抬眼看了几个人一眼:“我没事,就是有些乏……”  头一栽,便闭上眼睛,人事不醒了。  “月儿……”肖以歌也惊了一下,狠狠皱眉,他也知道,百里玄月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再这样撑下去,怕是有一天睡过去后,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他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刚刚那样危险的时候,他竟然没有赶过来,让百里玄月一个人面对着强峙的敌人。  这样想着,肖以歌有些恨自己没用了。  若是他的修为可以再提升,就能好好的保护百里玄月了。  “快送月儿姑娘回府吧。”北冥玉封也是眸底一紧,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这城外并不安全。”  “走。”肖以歌抱了百里玄月低喝一声,已经纵身飞向了城墙。  至于这里的一切,他们没有时间去处理,现在百里玄月也没多少时间了。  若不是肖以歌,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送的那些宝贝,百里玄月的命根本吊不到这一刻,而刚刚那样一场激烈的打斗,百里玄月怕是要伤了全身的经脉了。  一旦全身经脉破损,神仙也无力回天。  南月锦年,南月锦华,白青和白泽随后也飞向了城墙。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上没什么行人,他们几个人这样飞进来,倒是没有人注意到。  “月儿怎么了?”远远飞身而来的百里玄夜也红了双眼。  “没什么,就是累了。”肖以歌没有时间与百里玄夜解释,便轻声说道,避开他继续向闲王府走去。  他要给百里玄月疗伤,镇南王府一定是不方便了。  有云肖迟在,她一定会想办法阻拦了。  北冥玉封也紧随在肖以歌的身后,更是嘱咐了百里玄夜一句:“拦住百里夫人,不要让她伤到月儿。”  聪明如百里玄夜当然明白,深深看了一眼肖以歌消失无踪的方向,才一咬牙,回了镇南王府。  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也随百里玄夜一起去了镇南王府。  在城中寻了一圈的西泠牧朝此时也接到了消息,却反手将送消息的人,一掌打飞了:“没送的东西。”  百里玄月已经危在旦夕了,他的手下才送来消息。  这让他如何接受。  一直在他身边的方如蓉则轻轻皱眉:“你的手下也都不是吃素,怎么会迟迟打探不到消息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本来已经乱了阵角的西泠牧朝这才正了正脸色,他太焦急了,以至于没有想到这一节上来。  他只怕百里玄月会出什么意外。  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他一定会疯了吧。  那样的话,就算拼掉整个西泠,他也要为百里玄月报仇的。  “一定是黑暗森林的人做了什么。”方如蓉又接了一句:“这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还有什么人……”西泠牧朝一边眯着眸子,一边在原地一圈一圈的走着,根本静不下心来,整个人都散发着冷冽寒意。  “白心琴和百里玄冰能被放出来,一定有人在东离皇帝面前说了什么。”方如蓉的心思还是比较细密的:“我们应该看看白家和镇南王府。”  “对了,你查到北冥玉封和南月锦年了吗?”西泠牧朝此时是十分的不淡定,有杀人的冲动,双眸都要喷出火来了。  “还没有,他们似乎都不在皇城。”方如蓉也狠狠皱眉说着,一脸的不自在。  自己的未婚夫如此关心在意另外一个女子,她情何以堪?  只是这个女子是百里玄月,她不得不出手相助。  若换成其它人,她一定会袖手旁观的,不落井下石都是仁慈了。  偏偏她对百里玄月生不出恨意来,没有百里玄月,她甚至连成为西泠牧朝未来太子妃的希望都没有。  所以此时也是尽了全力。  却一无所获。  “你去白家,我去镇南王府。”突然西泠牧朝下定决心一样说着:“记住,不能让白府的人出来,一个也不能。”  “好。”白如蓉也知道西泠牧朝的手段,这一次学士府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西泠牧朝这个人一向偏帮自己人的,不管百里玄月做了什么,只要有人敢欺负她,西泠牧朝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即使毁了全天下,他也在所不惜。  一边向白家飞身而去,方如蓉一边摇了摇头,自己就是喜欢这个男人,没有办法不妥协。  没有办法反驳。  白大学士根本不在府上,他也带了人准备去找肖以歌,只是这个人他一时半伙儿还找不到。  也有些懊恼。  计划果然没有变化快。  这闲王一向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他的行踪一向也是无人知道的。  这让白大学士的心头没底儿,王府里安插的眼线,已经给他回了消息,说是闲王一直都不在府上。  皇宫里也没有人,这就让白大学士没什么方向了。  就是镇南王府那边,云肖迟和百里昌也没能拖住百里玄夜。  即使云肖迟将百里昌打晕了放在床上,让人去找百里玄夜说老爷得了重疾,都没让百里玄夜回府。  相对来说,百里玄夜更在意他的妹妹——百里玄月。  若是百里玄月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顾及名声,一定会找云肖迟拼命的。  “看看你的好儿子好女儿,到了这个时候谁顾忌你的死活……”云肖迟也是脸色苍白,她不能再将事情搞砸了。  急的在房间里直跺脚。  她想去找皇太后帮忙,却是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  刚从天牢里回来的百里玄冰受了些刺激,什么人都不理,在那里一个人发呆。  或者是她听说,百里玄月能赢了两场,无法接受吧。  这样扬名的机会,她竟然没有抓到,全部搞砸了。  现在她的名誉一定坏的不能再坏了。  已经心灰意冷了吧。  再加上在天牢的时候死里逃生一次,也让她整个人性情大变。  云肖迟急的跺脚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声冰冷的低喝声:“夫人可知道,这百里老爷的女儿和儿子都去了哪里?”  这问话让云肖迟狠狠的僵在那里,整个人石化当场。  他们当初是计划着百里玄月与西泠牧朝一起的,不想,在赏诗会上就出了点状况,竟然让他们二人分了开来。  其实云肖迟和白大学士已经在尽量派人阻碍西泠牧朝的人了。  最后却是引蛇上门了。  “太,太子殿下……”云肖迟还是惧怕西泠牧朝的,因为这个人一直是她调查不清楚的。  更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主儿。  “还知道本宫是太子。”西泠牧朝冰冷的声音如寒冰灌顶,让云肖迟后退数步,不敢直视他。  “镇南王去了哪里?”西泠牧朝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冷冷瞪视着云肖迟,眼底的杀意一点点升腾着。  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民妇也不知道……”云肖迟用力摇头,她知道自己的行动一定是被发现了,不然也不会将西泠牧朝引来这里。  “你找死。”西泠牧朝的双手暴长,就要掐向云肖迟的脖颈。  “太子殿下……黑暗森林的人要对付月儿,怕是已经动手了……”云肖迟吓得花容失色,她少一只手臂,更无法挣脱西泠牧朝。  她只怕这个西泠牧朝一用力,掐死自己。  她不想死,一点都不想死。  “在哪里?”西泠牧朝冰冷的语气更像是什么东西刮着骨头一样,带着阴森可怖的感觉。  “在……”云肖迟咽了一下口水,惧意让她整个人如置蛇窟,她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之后,就是死路一条了!  眼珠更是不断转动着,想着脱身的办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