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83章 你是什么人

第183章 你是什么人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55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8
    “他们最初计划是在皇城的。”云肖迟不断后退,此时更觉得断臂处生生的疼,疼得她冷汗直流。  其实这是西泠牧朝用灵压在压制她。  这个女人不简单,西泠牧朝也不敢大意。  “现在呢?”西泠牧朝面色铁青,森冷的说着,眼底是深深的杀意。  “现在……民妇也不知道,要不,我带你们去找找。”云肖迟五官都痛得扭曲了,另一只手紧紧按着断臂处,血在不断的溢出来,滴在地面上。  红的刺目。  “不必了。”西泠牧朝凉凉的说着。  “可是……”云肖迟的痛意更深,整个人倚在墙边深深喘息着,眸底的惧怕清晰可见,现在她已经没有精力去算计什么了。  西泠牧朝的灵压已经让她一动也不动了。  “都有谁与黑暗森林合作了?”西泠牧朝也急,反手一扬。  云肖迟惨叫一声,整个人突然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的落在地上,惨叫声传遍整个王府。  惨叫过后,云肖迟吐出一大口血,整张脸都扭曲了,整个人更是缩成一团,一只手臂紧紧搂着身体。  这痛意,让她无法承受了。  却还清醒着,清醒的感受着这痛苦。  “太子……”云肖迟要说什么,又吐出一口血来。  一直都躺在床上昏迷着的百里昌被云肖迟的惨叫声惊醒了,有些茫然的起身看了看四周。  先是看到躺在血泊里的云肖迟,愣了一下:“肖迟,出什么事了?”  再一抬眸,看到了西泠牧朝。  更是僵在那里,随即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站起来,就跪到了西泠牧朝的脚边:“太子殿下,你一心求娶月儿,应该不想月儿出事的,黑暗森林的人今天要对月儿不利,太子殿一定要救她……”  西泠牧朝深深看了百里昌一眼:“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月儿可是老夫的女儿……”百里昌一脸无奈的说着:“她也是……老夫的夫人,还请太子殿下手下留情。”  “这种夫人,还不如没有,这样下去,早晚家破人亡。”西泠牧朝见百里昌如此说,也只摇了摇头:“黑暗森林的人准备在哪里动手?”  “应该在城门处。”百里昌也算反映快,因为他们都知道黑暗森林的人无法进到皇城。  “好。”西泠牧朝没有再废话,转身就走。  只是到了城门处时,整个人晃了几下。  城门紧关,城门处,还有燃着的火苗,四周的花草树木都毁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看不出来是什么人。  一看这里就发生了一场恶战。  “月儿……”西泠牧朝喊了几声,回应他的只有风声。  天色很暗,很压抑。  西泠牧朝挨着检查了所有的尸体,没有看到百里玄月,这才放心了一些。  只是这样更让他没有头绪了,他不知道百里玄月会去哪里。  突然城门动了一下,西泠牧朝忙闪身躲了起来,城门大开后,一队人走了出来。  躲在暗处,西泠牧朝看得真切,来人竟然是白大学士。  他看到地上的尸体时,也愣了一下。  只是这些人已经面目全非,他一时间也分不出来是什么人,只是恶寒的抖了一下:“真是晦气,一出门就看到这些……”  白大学士一边说一边招呼自己手下的人继续向城外走。  西泠牧朝则轻轻眯着眸子,再看了一遍那些尸体,以他的眼力,断定这些人是黑暗森林的人,一定不会有错。  如果说黑暗森林的人死在这里,一定与百里玄月有关的。  其它人也做不到让这么多高手都死在这里的。  再检查了一下这些人死的方式,西泠牧朝就更确定是死在百里玄月手里的。  只是百里玄月怕是也身受重伤了,这些尸体里面没有她,那么她会去哪里?  这样想着,西泠牧朝便向白大学士一行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这些人与黑暗森林的人联手,要对付百里玄月,那么他们这时应该是去找百里玄月的。  走到城效的一处山脚下,西泠牧朝听到前面有吵闹声,忙又躲了起来,面上有些紧张,他怕百里玄月真的会有什么事。  虽然百里玄月那般待他,他还是无法放下,即使赏诗会已经结束了,只要百里玄月没有嫁人,他就不放手。  他可是西泠的太子殿下,他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没有到手过?独独百里玄月,让他费尽手段心机,却一无所获。  当然他也明白百里玄月不是某一样物品,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  就像方如蓉说的,需要的不是手段也不是地位,更不是身份,而是真心。  肖以歌的身份地位也没比西泠牧朝高,不过百里玄月明显对他不一样,就是因为他对百里玄月一直都是真心真意的。  不管什么发生了什么事,都是以百里玄月为主。  一处山洞外,白大学士有些慌张的看着倒下去的那些随从,不敢再派人进去了。  这山洞与白日里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无法走进去。  走到洞边,便都被暗器射死了。  “北冥皇子……”白大学士试着喊了两声,一脸的焦急,他寻不到百里玄月,也寻不到肖以歌,便来了这里。  他觉得北冥大皇子应该知道些什么的。  唤了半晌,里面也没有动静。  倒让躲在暗处的西泠牧朝起了杀意,这几个人,自己只要抬抬手,就能置他们于死地。  这个白大学士一心要对付他的月儿,真是该死。  这样想着,西泠牧朝便准备动手。  却在此时,山洞晃动了一下,洞口塌陷了下去。  动静有些大,白大学士离洞口有些距离,所以没有被活埋,几个在那边的随从直接就被砸死了。  这洞口一塌,整个山体都晃动了。  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撤,我们撤,一定是那些人在这里动手,毁了这座山洞。”白大学士其实不想被黑暗森林的人威胁的。  要是这些人都死在这里,他可就高枕无忧了。  虽然云肖迟也不是什么好鸟,他还有办法对付。  所以不怎么放在心上。  西泠牧朝也暗叫一声不好,要是百里玄月在里面,这山体一塌,怕是有死无生。  那样一场打斗过后,百里玄月定会大伤元气的,他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却知道百里玄月的身体情况。  一边想着一边冲了进去。  白大学士见一个人影快速冲了进去,还愣了一下,吓了一下:“什么人,什么人?”  却见自己那几个活着的随从都在,这才缓了缓情绪,更是一阵后怕,看来有高人在他们身后,刚刚还不知道呢。  想到这里,他也不想找百里玄月了,更不想找肖以歌了。  调头就跑,跑的比什么人都快,他觉得自己在朝堂上耍些手段还行,与这些人打交道太危险了,随时都能丧命啊。  他的那些随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没有死在里面,都吁出一口气,也向皇城的方向跑了过去。  进了山洞里的西泠牧朝躲过那些箭羽,在黑暗中摸进了进去。  却看到地上也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尸体,再一一检查了一遍。  山体不断摇晃着,西泠牧朝挨个寻找着,想要找到百里玄月。  他不想放弃,即使这山马上就要坍塌了,他也要找到百里玄月。  “什么人?”此时躺在那里没有动的北冥玉宇也低喝一声,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压压了过来,他有些震惊。  以为百里玄月他们又返回来了,心也沉了下去。  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打心里的惧怕了,百里玄月根本就是怪物,竟然有那么高的修为,他与之交手,的确只有送死的份儿。  “你是什么人?”西泠牧朝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也低喝一声,一把细长的剑已经抵在了北冥玉宇的脖颈处。  却细细一看,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原来是你,北冥大皇子……”  嘴角扯出一抹冷意,他这时也记起来了,刚刚白大学士喊的就是北冥大皇子,因为山体晃动,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的夜明珠也散落了一地,被尘土埋了。  富丽堂煌,宫殿一样的洞穴也被毁的差不多了。  “你,你是什么人?”北冥玉宇额头冒出冷汗来,他现在根本没有反击的力量了,感觉着脖子上冰凉的剑尖,直接冷战。  “你怎么在这里?”西泠牧朝的声音冰冷异常,他知道这个人在这里,一定不正常。  看来,三国在东离都有据点,都想做点什么呢。  南月的据点被肖以歌挑的差不多了,西泠的还在,就是最大的据点被百里玄夜封了。  这几位异姓王爷的确不简单。  只是这北冥的据点设在这里,还真让人想不到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北冥大皇子。”北冥玉宇也不想吃眼前亏:“这山体要塌陷了,再不出去,大家一起死。”  “这山体好好的,怎么会塌陷?”西泠牧朝更想知道百里玄月在哪里。  “还不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干的,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人,太可怕了。”北冥玉宇是没有胆子再惹百里玄月了。  真的太让他惧怕了。  渡劫后期的修为,这是怎么样的概念。  是他根本无法想像的,更是想也不敢想的。  “你再说一遍,我割断你的脖子。”西泠牧朝一下子便知道他口中的女人是百里玄月了:“她现在在哪里?”  “你放了我,我才告诉你。”北冥玉宇转了转眼珠,低声说道。  “你这是在找死。”西泠牧朝的手一沉,手中的剑已经割破了北冥玉宇的皮肤。  半点都不留情。  “我不说,你根本找不到她……”北冥玉宇也是打定主意,不然他就会死在这里了。  握剑的手紧了又紧,西泠牧朝眸底凌厉如冰霜,却还是没有动杀意,他要找到百里玄月,现在一一寻找已经来不及了。  整座天都要坍塌了。  “时间不多了。”北冥玉宇又提醒了一句。  他不想死,所以,他必须离开这里,就算一切都毁了,还可以重来。  他现在更想找到百里玄月报仇,是那个女人毁了自己的一切,不但阻止自己杀死北冥玉封,还毁了他在东离的据点。  这可他这些年的全部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了。  “好,你说,她在哪里。”西泠牧朝收了剑,冷声喝道,却还是随时准备动手,只要他想,一掌就能劈死重伤的北冥玉宇。  而且就算北冥玉宇没有受伤,以他的修为也不是西泠牧朝的对手。  相差太远了。  “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了,否则就算知道月儿姑娘在哪里,你也没办法去找了。”北冥玉宇说的一本正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