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85章 逃走

第185章 逃走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8
    “我会处理的。”百里玄夜心乱如麻,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  “等月儿醒来吧。”肖以歌也明白百里玄夜的难处和矛盾,叹息一声:“月儿说如何时处理便如何处理。”  “好。”百里玄夜也只能点头,他也没有头绪了。  或者百里玄月的直接能让事情更好处理一些。  “我这里有一颗仙丹。”北冥玉封似乎考虑了很久,此时才云淡风清的说道:“给月儿姑娘续命吧。”  他修习的是治愈术,对毒药丹药一类的最敏感,也最感兴趣。  所以,他收集的宝贝全是续拿仙丹内丹一类。  “这……”肖以歌犹豫了一下:“北冥小皇子如此恩德,不知何以相报了。”  若是有人用一颗仙丹救他肖以歌的命,他一定不会这般在意的。  但是救的是百里玄月,他就是万分感激了。  百里玄月比他自己的命更重要。  “只要小皇子有需要,本王定当全力以赴。”百里玄夜也大声说着,平时冷着脸的他,也有些激动了。  连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二位王爷严重了,月儿姑娘与我有救命之恩,一颗仙丹不算什么,只是……”北冥玉封顿了一下:“要有人替月儿姑娘炼化,否则以她的经脉,只会被撑暴。”  “我明白。”肖以歌也一脸犹豫,他也明白北冥玉封迟迟没有拿出仙丹的原因。  “我们三人联手如何?”百里玄夜的面色有些僵,终于看到了一点点希望,却面临着更大的危险,一个不慎,怕是会要了百里玄月的命。  “三人……”北冥玉封的身体又僵了一下,轻轻皱眉,他在考虑肖以歌和百里玄夜的可信度。  肖以歌和百里玄夜都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等着北冥玉封。  北冥玉封的修为有多高无人知道。  他们也明白,北冥玉封不想在他们面前暴露实力。  “好。”半晌,北冥玉封才用力点了点头:“现在就动手吧,月儿姑娘的身体扛不了太久的。”  他倒是极关心百里玄月。  若不是因为百里玄月他一定不会暴露自己的修为的。  只在百里玄月等不了,若是西泠特朝在这里就好说话了。  不等北冥玉封的话落,管家便又走了进来,一脸的无奈,一边深深看了肖以歌一眼:“王爷,西泠太子求见。”  北冥玉封倒是脸色一松,他正想着有西泠牧朝在,自己就不用插手了,他就真的来了,来的太是时候了。  “快请他进来吧。”肖以歌也想着有西泠牧朝在,又多了一个帮手。  不多时西泠牧朝,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一起走了进来。  几个人的面色都相当难看,一进来,就能嗅到火药味。  让在坐的几个人都有些意外,肖以歌轻轻皱眉,看向西泠牧朝:“这是……出什么事了。”  “你问他们。”西泠牧朝的脸上满是怒意,一边愤愤的抬手指着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他们竟然和黑暗森林的人勾结,还不承认。”  “什么时候的事情?”百里玄夜的面色极冷,眼底带着一抹杀意,直直瞪着南月锦华,这个女人要嫁给自己,或者也只是权宜之计吧。  刚刚看到她对百里玄月那样关心,心头还暖暖的。  此时却满是恨意了。  “王爷,这件事,你应该清楚,黑暗森林的确有拉拢南月之意,不过我们已经拒绝了,那封信,还在你们手里。”南月锦华也不急,沉稳有余的解释着。  这时百里玄夜才记起了什么,一拍额头,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刚刚太激动了,就是因为太在意百里玄月了。  “真有此事?”西泠牧朝的脸色也变了变,有些无奈的瞪着百里玄夜:“这种事情你还能记错吗?”  也顾不上太多了,看了看走廊深处:“月儿呢,月儿怎么样了。”  “月儿……”百里玄夜的面色又暗了暗,却看了看肖以歌和北冥玉封。  北冥玉封倒是面色极正常,很沉稳,轻轻点了点头,一颗仙丹而已,若是有炼药师,这东西根本不算什么。  倒是肖以歌拿的很稳,站在那里看着几个人没有开口说什么。  他现在倒是很欣喜这几个人都为了,他们所有人联手,炼化这颗仙丹,百里玄月便能更好的将仙丹吸进七经八脉,这样对百里玄月身体的恢复极有好处。  见此百里玄夜便说出了仙丹一事。  西泠牧朝,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二话不说,都同意帮助百里玄月炼化这颗仙丹。  而北冥玉封也没有退出,只是在炼化仙丹的过程中,没有催动全部法力,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修为。  人们也明白,这个北冥玉封不会露出真实的能力。  倒也不计较什么。  直到天大亮,几个人才疲惫的收了法力,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百里玄月。  这一次,白青和白泽也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都是一脸焦急。  不等几个人散去,大太监安顺便送来了圣旨。  正是给百里玄月和肖以歌赐婚的圣旨。  皇上倒是言而有信,没有耍什么手段。  西泠牧朝,南月锦年,南月锦华和北冥玉封都在房间里听着圣旨。  表情各异。  只有西泠牧朝最痛苦,脸色铁青的瞪着外面,好在没有冲出去,他知道就算冲出去也没有用。  赏诗会是方如蓉赢了,他没有理由留住百里玄月了。  心中一阵懊恼,更是心痛不已。  肖以歌直接接了两分圣旨,一脸的笑意,给了安顺大大的一袋银票,足有几千两。  可见他多么高兴。  这是他这一生,最最高兴的一天,那种心情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  不过百里玄月还在睡着,就是安顺宣读圣旨的时候,她的嘴角扯了扯,眸毛轻轻跳动了一下。  只是众人都在听圣旨,没有注意到。  一连三天,闲王府都是热闹非凡的,人们都是来贺喜的,更有来看望百里玄月的。  北冥玉封,西泠牧朝,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都回了皇家别苑。  方如蓉在听说皇上了下旨让百里玄月嫁给肖以歌之后,就更安心了。  当然她也很担心百里玄月迟迟不醒来。  这一次云肖迟伤的最重,黑暗森林损失最惨,所以暂时都安分了下来,不敢轻举妄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以歌看着一直昏睡着的百里玄月,狠狠皱着眉头,这几日一直都守在床边。  白日里接待客人,夜晚便眼睛也不眨的守在百里玄月身边。  不断的和她说着话,从相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说的十分详细,竟然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只是床上的人就是不无所动,静静睡着。  第十天头上,北冥玉封又来看百里玄月了,也有些不可思议,仙丹都没能救醒百里玄月,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随后西泠牧朝也来了几次,都是一脸的悲伤。  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看来……是命该如此。”百里玄夜也一脸的悲痛,深深看着百里玄月。  直到一个月后,来看百里玄月的人几乎没有了,人们都已经绝望了,只有肖以歌还日夜守护在她的床边。  白青和白泽都快看不下去了。  这一天,皇上下旨,让肖以歌入宫商议政事。  肖以歌这才有些不舍的出了王府。  “终于走了!”肖以歌前脚刚出府,百里玄月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深深吁了一口气:“他再不走,我就要疯了。”  床边的白青和白泽一脸无奈:“月儿……其实闲王真的很好,对你……”  “好了,不必说了,我都明白,不过时间不多,我们快些离开这里。”百里玄月二话不说,跳下床就走。  “我们要从后院走,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百里玄月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看着四周,好在这闲王府够大,佣人也不多。  很顺利就出了王府。  “可是我们走了……王爷回来一下子就会发现了。”白泽眯着眸子,无奈的说着。  “一会儿你送一封信过来,就说,镇南王府接我回去了,让肖以歌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百里玄月眼珠一转,笑着说道:“这一切,我自会安排好的,等到肖以歌发现不对劲,我们已经不在东离皇朝了。”  “好吗?”白青还是不忍心,又回头看了一眼闲王府。  “总比让我嫁给他好吧,我一旦进了这王府,就很难再出来了。”百里玄月不满的说着:“你们什么时候竟然这么在意肖以歌的感受了?你们要考虑的应该是我的感受才对啊。”  “是是是!”白泽只能陪着笑,拍了拍白青,让他不要再说了。  离开东离皇朝也好,不然被黑暗森林的一直盯着,也是麻烦事。  “好吧。”白青没有再说话。  他们不能参与百里玄月的决定。  百里玄月将一切都交给了小忆,便和白青白泽连夜出了东离皇城,当然三个人乔装打扮了一番,百里玄月也失作了男子,三个人倒是风度翩翩。  一辆马车便出了城。  没有任何人阻拦。  他们出城的时候,百里玄夜,肖以歌和楚洛城还在宫中与皇上商议政事。  北冥玉封,南月锦年和西泠牧朝也准备离开东离各自回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