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87章 大婚

第187章 大婚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44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8
    人群里北冥玉封突然皱了一下眉头,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只是一晃而过,又消失无踪了。  顾不上其中,便开始穿过人群寻找起来。  虽然他也觉得奇怪,可是他相信自己一定没有看错,那个人是百里玄月,虽然换了红衣长袍,虽然扮作了男装,他也一眼便认了出来。  马背上的肖以歌也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刚才一抹红色险些闪到他的眼睛,竟然是那样熟悉。  想要弃马去寻找,看到身后的花轿,便又忍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看花眼了,他的月儿已经在花轿里了,怎么会在人群中看到呢!  看来自己这些日子太忙碌了,竟然有些眼花了。  西泠牧朝盯着那顶花轿,眼睛有些直,心头还是不舒服的,虽然平衡了一些,却还是放不下。  一旁的方如蓉却没有什么表情,她知道,这一生西泠牧朝都无法放下百里玄月吧。  她自己选择了,也只能面对。  必须走下去。  “你觉得月儿姑娘会醒过来吗?”南月锦年也看着长长的迎亲队伍,若有所思的说着:“其实很多人是来看热闹的。”  “这个难说,北冥玉封那日没有尽全力,这个人太过小心谨慎了。”南月锦年一脸可惜的说道:“如果就一直那样睡着,何必还要娶回府上。”  “这就是你不懂了。”南月锦华却眯了眯眸子:“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爱着的。”  “你……”南月锦年犹豫了一下:“你已经彻底放下西泠牧朝了?”  “早就放下了,他对我无情,我何必那样执着,而且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仰慕,根本不是爱,也不是喜欢吧。”南月锦华苦笑了一下,想想从前的自己还真是好笑。  就因为关于西泠牧朝的那些传说,喜欢的一无反顾。  真见了西泠牧朝这个人,也没有什么感觉,甚至没让她多看一眼。  只是那日在镇南王府看到百里玄夜时,她的心一下子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  这一次是真的无法自拔了。  “皇妹一直都是最清醒的。”南月锦年赞同的点了点头:“镇南王府也不太平,你嫁过来,也要小心。”  “我明白,百里夫人不好惹,不过以我的手段,也不怕她。”南月锦华刚刚也在观察云肖迟,断了一只手臂,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的气势却不一般。  让人不敢小觑,私下里人们都镇南王府的当家主母手段了得,看来不是谣传。  一定是有理有据的。  “嗯,她一直都与黑暗森林的人勾结,这件事……若东离皇帝不插手,怕不好办,你到时候,未必是她的对手,记得不要将自己陷入危险中。”南月锦年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百里玄月这样狠辣,都没能斗倒云肖迟。  自己的妹妹在南月也是有名的睿智聪明,八面玲珑,可是对上百里玄月,就差了太多了。  根本不是一个段数上的。  百里玄月无论是手段还是阴谋诡计,或者就直接耍阳谋,都耍的相当漂亮,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虽然将镇南王府搅得昏天暗地,乌烟瘴气,却还是没有搬倒云肖迟。  当家主母的位置,云肖迟仍然坐的隐隐的。  当然,百里玄月每一次动手,最惨的还是百里玄冰。  百里玄冰这一生的毁在百里玄月手里了。  怪只怪百里玄冰先对百里玄月起了歹意。  “嗯,王爷不会任她胡作妄为的。”南月锦华的心也沉了一下,这百里王府,的确不好住进去,她明白,自己嫁过来,也是独守空房的命。  只怕到时候百里玄夜不给自己作主。  暗算握了握拳头,看来她嫁过来之前,得多准备一下了。  “北冥玉封怎么了?”方如蓉突然疑惑的说着:“他在找什么人吗?”  此时西泠牧朝和方如蓉都走到了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的身边来,那日西泠牧朝挑了锦画流年,与南月锦年和南月锦华大打出手。  好在,锦画流年没有彻底被毁掉。  他们之间的仇怨还不算太深。  人们都顺着方如蓉的视线看了过去,也都一脸疑惑,沉稳如北冥玉封,竟然在人群中不断穿梭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苏思浩一脸的绝望,也在人群中,直直盯着百里王府出来的花轿。  如果不是出了意外,那轿子里的女子是要嫁给自己的,是自己的夫人。  可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意外,已经让他不得不接受了,以他的身份,根本求娶不到百里玄月吧,而且苏相也不会同意。  苏府与镇南王府,势不两立。  “肖以歌终于如愿以偿了。”楚洛城站在百里玄夜的身侧,也一脸的暗淡,语气里满是失望:“月儿姑娘真的不在意前皇后之事了吗?”  “这个……不好说。”百里玄夜现在就想逃走了,他真想马上就向东离弦请旨离开皇城,带兵去边境。  一会儿,肖以歌看到新娘子被调包了,一定大发雷霆,他要如何面对?  想想都头痛,他的好妹妹,真是给他找麻烦。  只是想到百里玄月信上所说,又叹息了一声,这样做,对肖以歌也是好的,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现在就失去了,或者还不会太伤心难过。  “怎么了?”楚洛城觉得百里玄夜不对劲:“有什么不好说的。”  “月儿……应该是不在意了,不然也不会上花轿的。”百里玄夜只能敷衍的说着。  远远站在高处的东离弦面色也十分冷清,他的身旁是离愁公主和玲珑仙子。  因为东离弦的威胁,玲珑仙子答应入宫为妃,她也是别无选择,肖以歌那日太可怕了,她一直都不敢去想。  如果她真的在赏诗会上伤到百里玄月,自己一定不会像白心琴和百里玄冰那样幸运的。  想来,肖以歌发起狂来,连蓬莱掌门的面子都不给吧。  玲珑仙子是喜欢肖以歌,可她更惜命。  “闲王怎么就喜欢百里玄月那个野丫头呢。”离愁公主一脸愤愤,咬牙切齿的说着:“没有半点家教,不懂规矩,还是一个傻子。”  东离弦摇了摇头,这女人的妒忌心还真是可怕。  “对了,皇兄,贵妃皇嫂怎么没有一起来?我这几日都没有见到她。”离愁公主又想到什么,疑惑的问道。  “她在避门思过。”东离弦想也不想的回答:“你看到玲珑皇嫂就够了。”  玲珑仙子入宫为妃,甚至连一个仪式都没有,直接被送上了龙床。  这是玲珑仙子最不能忍了,却也生生忍了。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东离弦一直都在翻玲珑仙子的牌子,一时间玲珑仙子成了宫中的红人,宠惯六宫的苏妃势头下去了许多。  其实这一切并不是玲珑仙子想要的,只是她无法反抗。  消息送回蓬莱后,蓬莱竟然没有半点反映,本来计划要来皇城的蓬莱掌门也改变了主意,迟迟未到。  玲珑仙子明白,这是师傅在生气了。  气她参与了皇家的事,成了后宫的嫔妃也是活该了。  “皇上……”玲珑仙子倒是很会哄东离弦开心,面上总是温温顺顺的,论容貌,她不输给苏妃,更比苏妃年轻。  她能宠惯六宫,也是理所当然的,更因为她特殊的身分摆在那里,苏妃就是吃醋,也没有办法,打,打不过,斗,无法斗。  所以这一次苏妃栽了一个大跟头。  “闲王……”此时肖以歌骑着马经过,玲珑仙子的眼睛一亮,深深看着,口中不自觉的喊了一句。  她对肖以歌也是一往情深,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只能远远的看着了。  东离弦的修为与玲珑仙子相差不多,她刚刚的失态也一并看在了眼里,东离弦只是冷冷一笑,眼底闪过一抹冰冷。  他在想,肖以歌夺走他女人的心,那么,他一定会想办法夺走他的人……自从赏诗会结束后,东离弦就满脑子都是百里玄月的身影,与前皇后无关,只是百里玄月,只因为百里玄月的光谍芒在盛了,让他想忘记都不能。  这样的女子,若不据为己有,他这个东离皇朝的皇帝也不必当了。  所以,听说百里玄月一直昏睡着,东离弦一点都不急,如果就这样睡着,他不介意肖以歌娶回府里。  如果醒过来了,他一定不会让他们的婚事顺利举行的。  暗处,十几个暗卫都盯着东离弦,随时注意着他的动作,只要他一挥手,就会冲出来,搅乱肖以歌的婚礼。  而且东离弦还想着趁乱劫走新娘子。  只要能将百里玄月带走,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成了定局。  东离弦这个人一向狠辣,更心机深沉,他想要的,不顾一切,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的。  花轿一点点移动着。  北冥玉封寻了一会儿百里玄月,没有再看到人影,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站在那里不动了。  “怎么了?小皇子是看到熟人了?”西泠牧朝摇着扇子走了过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也顺着北冥玉封的视线看了看人群。  皇城的百姓都聚到这里了,万人空巷,要找一个人,有些难。  “看着有些眼熟,可能是我看错了。”北冥玉封摇了摇头,不确定的事情,他一定不会说出来的。  就是确定的刚刚的人是百里玄月,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至少不会说给西泠牧朝。  “花轿里的不是百里玄月。”此时有一个声音喊道,十分突兀,本来喧嚣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针落可闻。  说话的人竟然是百里玄冰。  远远看着肖以歌的白心琴也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百里玄冰会冲出来,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胡闹。”上方的东离弦低喝一声。  恨恨瞪着百里玄冰。  在所有人眼中,百里玄冰是不想百里玄月的婚礼太顺利。  “二小姐,请你自重。”肖以歌没有下马,而是居下临下的瞪着百里玄冰,这个女人还真是疯了。  “我没有骗你,如果王爷不信,可以现在就打开轿门看一看。”百里玄冰说的十分认真,信誓旦旦。  “请二小姐离开。”闲王府的管家倒是很有涵养,很温和的说着。  “你们怎么不信我,轿子里的人根本不是百里玄月,而她的贴身婢女小忆。”百里玄冰咬牙切齿的说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