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90章 这个不是什么理由

第190章 这个不是什么理由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9
    肖以歌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依照两人的交情,他怎么也想不到百里玄夜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百里玄夜,你这是什么意思?”肖以歌的拳头不由得握紧,然后又松开,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百里玄夜其实也在心中叹息,毕竟他也不太愿意相信百里玄月信里的内容,可是他却不得不相信。  毕竟百里玄月的修为是做不了假的,一个没有灵根,没有天赋灵气的人,一下子成为了渡劫期后期,任谁也难以相信。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百里玄月真的是下凡的上仙之女,如她留给他的信中所说,专门下凡渡劫来的。  想到这里,百里玄夜不由得看了一眼肖以歌,自己可是愿意让他照顾百里玄月一生一世的,只是若是成了情劫,怕只能是缘尽于此,或者……成为对方的痛。  “回答我!”肖以歌看着百里玄夜眼神里的怜悯之色,不由得咬着牙关问道。  他不喜欢这像是谜题一般的拒绝。  他要知道答案,百里玄月对自己的态度他也明白几分的。  若即若离,却还是带着爱意的。  “你们之间的距离太大了。”百里玄夜犹豫了一下,眼神里带着躲闪,至于百里玄月的身份,他是不能透露的。  “没关系,我不在乎!”肖以歌听到这个,似乎松了一口气,若只是因为百里玄月昏睡不醒,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他会想办法让她醒过来的,一定会的。  百里玄夜一愣,看着肖以歌的样子,不禁为难起来。  “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你认为本王配不上你妹妹不成?!”肖以歌瞪着眼睛,似乎随时可能动手一般。  大红色的衣衫在风中飘扬,竟然有几分落寂。  主要是百里玄夜的表情太直接了,让肖以歌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咳咳,月儿说,你的修为太差了。”百里玄夜委婉的开口道,只是轻轻的指点,希望肖以歌放弃。  肖以歌闻言,不由的一阵气恼,他当然也明白里玄月的不凡之处,而且他正在努力为百里玄月寻找办法,打通七经八脉……百里玄月的修为的确是太高了。  不过,此时竟然被这么一个理由拒绝,实在是让肖以歌郁闷不已。  “月儿醒了?”肖以歌突然抓到了一个重点问题。  百里玄夜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不是什么理由!也不算是理由。”肖以歌怒气冲冲的说道,他不信这话是百里玄月说的,当然想到百里玄月醒了,心情也好了几分。  百里玄夜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奇怪的样子,的确是修为相差不少啊。  按理说,他的修为在化神期,而百里玄月却是渡劫期,这其中可是差着好几个级别呢——炼虚期、合体期、大乘期。  而且不光是如此,每个阶段又分为前、中、后期,这么一算,相差的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了。  “咳咳!”许是也想到了这个,肖以歌也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是啊,修为的确是相差太多了。  “你该知道,月儿的身体有异,虽然她已经到了渡劫后期,可是每一次激战过后,她都会伤重,她这样随时会有危险!”肖以歌一脸的赤诚,罕见的解释起来。  “哦。”百里玄夜一边狠狠皱眉一边点了点头:“只是……你能阻止月儿离开吗?本王不能。”  一边耸了耸肩膀。  表示无能为力。  肖以歌也无奈了,以手抚额,一边叹息一声,咬了咬牙,就那样瞪着百里玄月。  “我明白,不过月儿会有危险的,我必须去找她,黑暗森林的人一直都在盯着她,以白青和白泽这两个家伙的能力根本无法护月儿的周全!”肖以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出来,甩了甩袖子,有些急了。  他总是不明白百里玄月的心思,永远也无法理解。  这让他总有一种失落感。  本以为可以用圣旨将她束在自己身边的,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用这样一个方法躲开自己。  即没有惹到东离弦,还光明正大的逃婚了。  百里玄夜的眉头轻轻锁在一处,有些迟疑的叹息一声,百里玄月拖他办好这件事,似乎要搞砸了。  一边在心头念了一句,月儿要去的地方正是几天后自己要去的。  不能告诉肖以歌,指点一下总是可以的。  他当然希望肖以歌能护着百里玄月,可是,现实太残酷。  谁能与天抗衡?谁能与命争?  “月儿去了西边。”百里玄夜想了半晌,才说了一句话。  他的话落,肖以歌立即就消失了。  整条长街,空荡荡的,只有百里玄夜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长街上,不少的摊位都散乱在地上,周围没有半个人影,他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转身走了。  他终究还是说出了百里玄月的行踪,不光是因为肖以歌是他的好兄弟,更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妹妹出事。  毕竟,黑暗森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百里玄月要躲着肖以歌,可是她的身体委实是让人担心不已,而他自己也无法脱开身,那么指点一下肖以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且这指点,很大概,茫茫人海,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唉,月儿,大哥知道你心中更苦,你们这一生都注定是对方的劫。”一句轻声叹息,随着清风消散无痕。  在天空中飞行着的肖以歌却是充满了担忧,百里玄月竟然去了西边,难道她是要去黑暗森林不成?  想到黑暗森林中那数不尽的八阶以上的神兽,他的心中都带着胆寒,整个大陆上,八阶以上的修行者,只有百里玄月一个。  神兽的修为远远在人类之上,他们的八阶,绝对能与百里玄月的渡劫后期抗衡。“月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危险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肖以歌的眼眸幽幽,里面带着坚韧和坚定。  虽然平时他是一个油嘴滑舌,玩世不恭的人,甚至人称闲王,可是一旦他下了决定,那么任谁都无法改变。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就算是死,他也心甘情愿。  不过,他刚刚飞行了一段距离,这才想到了一个问题,若是这么没头没脑的找过去,那么找到百里玄月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唉,看来真的是一着急,什么都忘记了。”肖以歌知道,着急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于是立即返回了都城。  回到了自己的闲王府,肖以歌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不是因为别的事情,却是因为王府内依旧是大排筵宴,宾客席间已经坐满了前来观礼的宾客,似乎根本不知道新娘子已经逃婚的事情。  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才更让肖以歌生气。  “恭喜闲王了。”  “恭喜闲王。”  不少的人见到肖以歌,纷纷笑容满面的打起了招呼,脸色谦卑而恭敬。  “哼!”肖以歌冷哼了一声,这些人是诚心来给自己添堵的是怎么的?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都已经传遍了新娘子逃婚了的事情吗?  恐怕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整个东离都会知道他闲王的王妃跑了的事情,估计到时候,连他都要成为了众人的笑柄了。  原本上前来祝福的宾客,听到肖以歌的冷哼,不由的一惊,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礼节有问题?  而这个时候,闲王府邸的总管终于赶了回来,看到了肖以歌,赶紧上前来:“王爷。”  “将这些人统统赶走,看着就扫兴!”肖以歌大袖一甩,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内宅,他要准备些东西,然后就出发了。  至于东离,他还是要做些安排才好出发,毕竟这个国家,他无法放弃。  “月儿,等着我。”肖以歌坐在凳子上,转头望向了窗外,似乎穿越了无数的空间和时间的距离,望到了百里玄月。  远远的都城之外,一辆马车行驶在宽敞的官道上,扬起了一片尘土。  “哈欠!”马车里,百里玄月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一定是肖以歌那家伙在骂我呢,骂就骂吧,反正也不痛也不疼的!”  “月儿,你不会是生病了吧?”白青关切的问道。  “怎么可能?!”百里玄月摇头,以她的身体怎么可能受风寒影响呢!  百里玄月躺在马车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嘀咕了一句,然后才伸手摘了一个葡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白青无奈的摇了摇头,出了马车,来到了车前,和白泽坐在了一起。  两个人沉默的赶着马车,向着遥远的西方,奔驰而去。  西方,并不是西泠,而是黑暗森林,那个令人恐惧的地方,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  一向是圆滑的白泽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严肃,毕竟,黑暗森林给人的恐惧实在是太大了,那里简直是魔鬼之地。  白青见此,伸手拍了拍白泽的肩膀,眼神里满是鼓励,作为暗卫,他们没有自己,只有主人的意志。  阳光下,一辆马车渐行渐远,冲着遥不可知的存在而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