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92章 取舍之间

第192章 取舍之间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9
    深深的皇宫,皇室的庄严和豪华,通过建筑物,便已经展露出来。  厚重的皇权气息,让人惊悚,似乎里面隐藏着难以知道的秘密,让人望而却步。  一座宫殿之内,东离弦坐在皇位上面,皇位很高,似乎无声的在向所有人述说,皇权的至高无上,没有任何可以凌驾于其上。  而在堂下站着的,却是神色微微有些憔悴的苏相,显然前一段时间的闭门思过,依旧残余着不少的影响。  而他的一旁,却是白大学士,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派神游天外的感觉。  或许是前一阵子险些站错了队,走上了通敌叛国的道路,让白大学士的言行似乎更加谨慎了几分。  他也不清楚东离弦知道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内心其实满是忐忑。  “两位爱卿,这么晚了还来觐见,有什么事情吗?”东离弦的脸上挂着笑容,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皇帝,高高在上,他的念头,你永远也猜不出来是什么,所谓“伴君如伴虎”,正是如此。  尤其是肖太尉的死去,甚至连满门都受到了牵连,更是让白大学士心中不安,肖太尉的下场似乎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于是,白大学士偷眼看了一眼苏相,只见他正在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得心中暗恨。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老狐狸竟然还坐的稳,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皇帝东离弦这一开口,苏相却是开口了:“皇上,臣这些日子闭门思过,深感过去的一些行为的偏颇,心中甚为愧疚,方知国家利益应该高于一切。”  “哦?”东离弦微微挑眉,不知道苏相这个老狐狸又在卖什么关子,不过,总有一种老谋深算之感。  “皇上的文治武功,当世罕有,做出的决断也是意义深远,是臣下所不能及的,前日臣听闻陛下赐婚于闲王和百里玄月,今日竟然发生百里玄月逃婚之事,此等抗旨不尊,蔑视皇上的事情,实在是让人痛心。”  苏相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下东离弦的反应,却见对方的脸上平静无波,没有丝毫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哦?不知道爱卿可有什么建议吗?”东离弦的手指在皇位的扶手上轻轻的敲打了两下,心中恍然。  这个老狐狸,莫不是想用违背圣意的罪名来对付百里玄月和百里玄夜不成?  苏相微微有些憔悴的眼眸里透着一丝深邃,却是说道:“皇上,微臣认为既然百里玄月逃婚,那么必然是不认可这次的婚事啊,不过,年轻人敢作敢为,却是可以原谅的。”  他的这句话一出,不光是东离弦,就是一旁的白大学士,心中都是微微一震,有些摸不准苏相的心思了。  这家伙,难道转性了不成,竟然没有趁机打压百里玄夜和百里玄月?  白大学士心中纳闷,这家伙不会是被他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子苏思浩给传染了吧,竟然会给百里玄月说好话?  东离弦的心思急转,苏相可是老狐狸,就连自己,未尝没有几分忌惮,毕竟对方身为相国,这么多年来,暗地里隐藏的实力盘根错节,想要一下子拔除的话,很是困难。  当然,若是真的将对方一下子拔除的话,那么对于东离本就是一种损害。  眼下,四大国的实力里,东离的实力最为弱小,若是再内乱,那么恐怕自己的邻居们,南月和北冥,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吧。  这么想着,对于苏相,东离弦自然有了其他的心思。  “哦,那你认为该如何处置才好呢?”东离弦好整以暇的问道,对于帝王来说,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帝王的手段,单方面的打压和削弱,只能是削弱自身。  苏相微微抿嘴,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微微沉吟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既然现在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那么不如取消这次赐婚?”  这话一说出来,东离弦心思立即一转,却是顺着说了下去:“皇命怎么可以轻易收回呢?朝令夕改,作为皇帝的威信岂不是全都失去了!”  “皇上,这并不会影响您的威信,这正说明您关爱您的臣民啊!闲王和镇南王联姻,恐怕有些危险了。”苏相的神情很认真,当然最后的一句话才是他的目的吧。  不过,似乎可以考虑一下?可是闲王那里会不会介意呢?  一直都忌惮三位异姓王爷,更是想尽办法打压,甚至想过借着肖太尉除掉肖以歌,只是被百里玄月破坏掉的。  但是,东离弦也知道,若是收回赐婚,闲王不发疯才怪呢!到时候,最后受害的还是他的东离。  闲王肖以歌隐藏的太深了,他的实力到底有多高,谁也不清楚,而他还是国家的靠山之一,一旦是惹怒,后果可想而知。  东离弦看了苏相一眼,这个老家伙,他这是要离间自己和闲王啊!不过,他说的危险却无法忽视。  自己的皇位是闲王肖以歌让出来的,东离弦始终无法忘记这一点。  对于自己相当于捡来的皇帝之位,东离弦心中冷冷的一笑,骄傲如他,这实在是感觉一种嘲讽啊!  “不知道白大学士可有什么建议?”东离弦却没有表态,而是转向了白大学士。  白大学士瞥了一眼苏相,苏相表情平和的看着地面,没有丝毫的示意。  “皇上,我认为这件事情有待商榷,不过,取消这次赐婚似乎可以……”白大学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雷霆之音骤然响起!  “白老匹夫,你找死!”面容狰狞,浑身带着狂暴法力波动的肖以歌从天而降,一道凌厉的飓风冲着白大学士而去。  飓风如同利剑,甚至连空气都被撕裂,发出啪啪的响声。  “闲王!”白大学士吓得面容失色,整张脸瞬间变成了惨白。  苏相整个人立即往旁边一闪,抬头看着屋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以歌!且慢动手!”东离弦低喝一声,一脸的不快。  这个肖以歌真的是越来越过份了,竟然在自己面前动手了。  虽然白大学士说了肖以歌不爱听的话,但是这是在他东离弦的宫殿里,肖以歌你这么直接动手,可曾想到自己在这里?  自己可是皇帝,东离的皇帝!  肖以歌终于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妥,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脸上带着怒意,眼神冷厉的看着白大学士:“小人,休敢胡言乱语!”  白大学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啊!  而这个时候,百里玄夜也出现了,只见他走进了宫殿,首先给东离弦施了一礼,然后就立在了一侧。  “镇南王也来了。”东离弦看了百里玄夜一眼,突然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儿意思了。  “皇上。”百里玄夜微微的颔首。  “正好谈到赐婚的事情,你既然是百里玄月的长兄,理当有发言的权利,她的这次逃婚实在是,唉。”东离弦微微摇头。  肖以歌阴沉着脸,一句话都不说,可是眼神里面闪烁着的都是危险和寒意。  百里玄夜看了肖以歌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白大学士,和一旁事不关己的苏相,以及高高在上的东离弦。  “皇上,小妹的事情,实在是微臣教导无方。”百里玄夜深呼了一口气,吐出了些许的沉重气息。  赐婚,本就是皇帝的旨意,自己的小妹百里玄月竟然抗旨不尊,而自己也暗中包庇,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犯忌讳了,尤其是东离弦这种比较敏感的人。  “苏相?”东离弦没有理会百里玄夜的认罪,而是转而望向了一旁的苏相。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老家伙反倒是开始沉默了,若是不拉他下水,这个事情还真是有些不好办了。  “咳咳。”苏相看了东离弦一眼,知道再不开口是不行了,轻声咳嗽了下,才说道:“皇上,这件事情的是非已经很明白了,还请圣裁。”  东离弦顿时哑在了原地,心中暗恨,还什么圣裁,他要是圣裁的话,当然是收回赐婚,然后让百里玄月嫁入宫中,做自己的皇后!  他又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白大学士,不禁更怒,真是不争气的东西!  可是,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东离弦的手轻轻的敲打着皇位的扶手,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承认这个婚姻,会让他感觉失去百里玄月,而不承认,那么肖以歌一定是难以安抚,到时候恐怕会出现什么乱子。  “以歌,你作为此事的当事人,可有什么见解吗?”东离弦还是决定将问题抛给肖以歌。  取舍,简单却也不简单。  这之间,代表着三位异姓王爷的势力和皇权的触碰。  肖以歌沉默着。  若是他坚持东离弦的赐婚,那么百里玄月和百里玄夜都将背上抗旨不尊的罪名,若是他承认取消赐婚,那么百里玄月就将不属于自己!  “可恨啊!”肖以歌的心中生出无比的为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