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93章 无奈的应对

第193章 无奈的应对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9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9
    见到肖以歌沉默,东离弦却一点儿也不着急,静静的坐在皇位上。  他的手指无声的划动,眼睛望着宫殿的门口,门开着,可以看到远处的天空,深远而无限,看不到尽头。  东离弦当然看得出来,这是苏相的阳谋,在他,这是个选择问题,而在闲王,也是一种选择。  “我的闲王啊,你该怎么选择呢?”东离弦很有兴趣知道这个答案。  取舍,很难。  可是,这种令他和闲王肖以歌生出间隙的阳谋,还是让东离弦对苏相的心中生出一种难以控制的杀意来。  不过,这股杀意还是被他收敛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作用,苏相暂时还有用,他还不能够死。  苏相也不急,低着头看地,局已经下了。  挑拨,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有人一定要吃下这个果子,这是阳谋,不是阴谋。  阴谋可以解开,阳谋只能硬接。  接不下来也要接。  所以苏相一点儿也不着急,只是低着头,甚至连打量周围人的反应的意思都没有,结果已经很显然。  这就是阳谋的力量。  “这么多年活在阴谋里面,现在看来多么可笑,阳谋才是最厉害的,一出惊人。”苏相的心中划过一丝轻笑。  那笑,不是得意,而是明悟。  而白大学士依旧苍白着脸色,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他呆愣愣的注视着地面,不时的看一眼苏相。  他终于知道了,这是被苏相摆了一道,而且,后果似乎有些重。  现在的白家已经危如累卵,可是自己却不能不依靠着苏相,甚至白大学士自己还担忧,自己险些叛国的事情。  若是苏相知道了的话,那么这就是自己的硬伤。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白大学士心中叹息着:“苏相,果然是老狐狸,这样的阳谋就这么扔出来,可是,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此举,的确是可以引起东离弦、闲王肖以歌和镇南百里玄夜之间的矛盾,可是苏相有什么力量应对这之后的事情呢?  阳谋,虽然只能硬接,可是使用阳谋的人的实力,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没有实力支撑的阳谋,只能是一个笑话,还是那种不好笑的。  白大学士毕竟身为谋臣,转眼之间,便已经想通了一切,可是他却只能沉默。  他的地位现在很微妙,不如不动,静观其变为好。  “只是,被苏相利用了,恐怕闲王肖以歌的恨意自己也承受不来吧!”白大学士无声的喟叹,有些茫然无从的感觉。  自从被肖云迟那个女人诓骗,白大学士已经有些惊慌了,这在乱局之中,显然是极为不利的,以至于现在还有些反应迟钝。  与这几人的反应相同,百里玄夜也是沉默不语,似乎有种莫名的感觉,当初东离弦赐婚的时候,恐怕就已经对现在的局面有了预见了吧。  曾经的拜把兄弟,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可又是无可奈何。  “也不知道月儿走到哪里了,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百里玄夜略带着几分担忧的想着,可是一想到百里玄月那高大渡劫期后期的修为,就略微放下了心。  可是即使是如此,他依旧是难以全部放下对百里玄月的担忧,毕竟自己这个妹妹,惹事的本领实在是太强大了一些。  本来在东离的都城里面,惹出事情来还好说些,一旦到了外面,估计一定怕是弄出个天翻地覆来吧。  可是,虽然百里玄月爱惹事了一些,但是一想到她,百里玄夜还是忍不住从心中生出了一丝笑意。  那一丝笑意,暖暖的。  即使百里玄月是那仙界上仙的女儿,可是在百里玄夜的心中,她永远只是自己的妹妹,自己要去维护的妹妹。  这种感觉,炙热无比。  安静的宫殿,没有一丝声音,似乎连风都静止了下来。  “皇上。”闲王肖以歌终于开口了,他的表情略带着几分严肃。  这种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是极为少见的,这也表明了此刻的闲王不再是那个惫懒的闲王,而终于开始认真了。  “月儿将会是我的妻子!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去改变的。”肖以歌的这句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  可是,这句话一出来,除了苏相没有丝毫的表情之外,其他的几个人却是脸色微变。  每个人神色的改变,自然是理由各异,不尽相同。  首先,肖以歌还承认百里玄月是他的闲王的王妃,那么百里玄月逃婚的事情就必然会打上违抗圣旨的烙印。  其次,百里玄夜也会因为包庇和纵容百里玄月的逃婚,也会受到牵连,甚至连镇南王府内的一干人都脱不了干系。  而白大学士变了脸色的理由,却是略微松了一口气,自己刚才可是建议皇上取消赐婚,若是闲王肖以歌真的松口了,那么第一个记恨的就是他了。  可是,肖以歌竟然能不松口,这让白大学士由衷的感觉舒服了些许,毕竟他可不想被肖以歌惦记上。  东离弦的脸色变化,自然与这些人的理由自然不同,他却是为肖以歌这句话而心中不悦。  对于百里玄月,东离弦已经做好了拿下的准备,怎么可能真的将百里玄月让给肖以歌呢!  本来这次赐婚,就只是权宜之计,更别提东离弦甚至早就有过破坏婚礼的想法了,甚至还实施了。  虽然结果不太圆满,不过,毕竟婚礼没有成,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那么对于百里玄月,东离弦自然还有得手的机会。  东离弦甚至曾经想过,当自己最后得到了百里玄月的时候,不知肖以歌他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和反应呢!  不知道何时,百里玄月已经成了一个东离弦必然要得到的女人!  而刚才闲王肖以歌的那句话一出口,顿时让东离弦原本活动的心微微一沉。  若是肖以歌真的不松口,以百里玄月的丈夫自居,那么自己还怎么得到百里玄月呢!  宫殿内,随着闲王肖以歌的话一出口,不知道惊起了多少的波澜。  但是,闲王肖以歌明显没有在意这些,再次开口了:“不过,她的逃婚的确是我的过失,所以还请皇上暂时收回这次赐婚。”  这句话,简直如同一把钢刀,在肖以歌的心上不停的划动着,他的心都在不停的滴着血。  他讨厌妥协!  他曾经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向别人妥协,甚至不需要向任何人妥协,可是他错了。  这个世界,他终究不能够掌控一切,总有一些需要去顾忌,需要去妥协。  “真是不甘心啊!”闲王肖以歌心中自嘲。  不过,肖以歌的话,却是让苏相的心头微微一喜,不管怎么说,甚至不管肖以歌怎么选择,对苏相来说,结果其实都一样的。  而东离弦却是深深的看了肖以歌一眼,知道他话中的“暂时”已经是他的底线了,索性就不去提这一点了。  可是,场面虽然如此,但是有些话却不得不说。  “闲王,你大可不必如此的,不过是小人之言,勿要当真。”说着,东离弦还满是责怪的看了白大学士一眼。  那表情,似乎对于白大学士刚才说的话极为不满。  当然,东离弦的心中对于闲王的决定还是极为满意的,不过,这种姿态还是需要做出来的。  虽然已经让肖以歌的心中生出了一些间隙,可是能够少一点儿,还是好的。  不过,东离弦的话,却是让苏相心中暗中撇嘴。  这样的结果本来就是他东离弦心中期盼的,竟然还这样惺惺作态,难道真的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不成吗?  这样的话苏相自然是不会说的,看着眼前的局面的形成,他的心中其实还蛮自豪的。  这种操控着局面的感觉,的确是让他迷恋不已。  大权在握,将一切都置于自己的手中,这就是权力的味道,迷人而且诱人。  苏相有一种想要醉了的感觉。  “皇上,不必多说了,我意已决。”闲王肖以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将全部的思绪都放了下来。  他的脸色变得平和,眼眸也变得极为深邃,从他的脸上,却是看不出他的半点儿心思了。  一旁的白大学士早已经做了哑巴,低着头,嘴里跟吃了黄连一样,苦的恨不得吐出来,不过,在皇上面前,自是不会做出那么出格的事情来。  而百里玄夜却是深深的看了肖以歌一眼,似乎要透过他的脸,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可是他失败了,肖以歌似乎已经将一切心思都隐藏了起来,再也看不分明了,似乎连刚刚的愤怒,都已经烟消云散一般。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下旨好了。”东离弦见到此情此景,于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皇上圣明!”  “皇上圣明!”  苏相和白大学士相继开口说道。  当然了,白大学士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身后,肖以歌和百里玄夜那眼眸里冰冷的寒意,冷的似乎能够刺伤人的心。  “本就是敌对,那么就来吧!”苏相低着头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过,他本就有了准备,作为这么多年掌握大权的权臣,他早已经身经百战,敌人的敌意他早已经习惯。  何况,本来就是宿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